文 章

朱晓剑:国际庄最文艺的地方,这一家书店刷新了世界

2016年09月10日   作者:朱晓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朱晓剑专栏】话说不少书店看上去是相似的。但也有不少细节上的差异。比如北方的书店粗放一些,而南方的书店则细腻一些。说起石家庄的书店,印象中似乎不是特别多。刚好有位80后文艺青年韩松编微信公号“书店故事”,也编了个小册子《河北书店故事》,对书店再熟悉不过。又有对书店有研究的倚天兄,自然拜访书店有向导了。


抵达石家庄的时间已是晚上十点钟。跟韩松和倚天联络,计划第二天拜访书店,时间有限,只能选择一两家书店。韩松推荐了五元书店,乃是卖库存书的,特色不是很明显。于是就确定路线为籍古斋旧书店,这是卖线装书的店;再就是著名的晴朗文艺书店了。倚天兄说,庄里就这两家最有特色。

这里只说晴朗文艺书店。其位置在仓裕路的凤凰城一带,二环路边上,位置有些偏。但其店主晴朗李寒既是翻译家,又是诗人,前几年在网上相识。这书店自然以诗和诗人的作品为主打。店的面积有三四十平方米,书架上林林总总的诗集,将国内优秀的诗人一网打尽。

懂书的人开书店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效果。与晴朗李寒约着下午三点至书店,稍后他有短信说有点事情,改到三点半。韩松刚好送一册诗集来书店,顺便带路过去。若不是他带路,怕是要错过书店的吧。因是在书店门口并没有看见店招,只有一个简洁的广告牌也。

看到晴朗文艺书店,让我想起成都的小书店象形书坊来。进门的左手边即为前台,再前行拐个弯就窥见书店的全貌了。果然店里图书陈列很紧凑。随意看看,就发现有不少四川诗人的诗集,随意聊聊彼此熟悉的诗人,也是有意思的事。虽然时下的书店不景气,好在还有不少爱书人因缘际会开书店,也就铸就了一段段传奇,晴朗文艺书店即是如此,如非晴朗李寒的身份是诗人,恐怕难以有这样的书店出现吧。

书店有晴朗李寒手书郁达夫的一副对联:绝交流俗因耽懒,出卖文章为买书。书店亦不乏有诗人的题句,如东荡子的话语:“诗歌这种形式是人类惊人的发现和创造,它的到来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慰藉。它是一个动词,它一直在帮助人类不断认识并消除自身的黑暗,它是人类防患于未然的建设。”亦或是卡夫卡的语句:“我想,我们应该只读那些咬伤我们、刺痛我们的书。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的大海的斧头。”此外,书架上也有形形色色的短句,如曼德里施塔姆的“我想缄口无言,但黄金在天空舞蹈,命令我歌唱……”如阿赫玛托娃的“诗人不是人,他仅仅是灵魂——即便他是盲者,如荷马,活着,他耳聋,像贝多芬——他依然能看见,能听见,能引领所有人……”指引着读者走向书册。浓浓的诗情将书店的氛围一下子烘托了出来。

稍后,同行的成都诗人、作家一同来到书店,十多人在书店里就显得有些打拥堂了。大家看书选书,不亦乐乎。我跟晴朗李寒介绍同行的朋友。大家轻松地交流对话,倒也是难得愉快之旅。我选了李寒翻译的《我还是想你,妈妈》,以及一大叠日本浮世绘明信片,有次在西安关中大书房看到过,买了不少,这次不管是否重复,先买下再说。生怕错过了从此再难以相遇。

虽然这次的行程当中只是匆匆参观晴朗文艺书店,却也还是感受到石家庄书店的氛围,对我来说,书店行脚又多了一个驿站。随后,晴朗李寒在朋友圈晒大家逛书店的图片时说,感谢成都作家一行来书店交流,这是我们开店以来接待的人数最多级别最高的质量最好的作家代表团!

* 本文转载自头条号-朱晓剑专栏,经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朱晓剑

来源:百道网·朱晓剑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