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吴兴文序《珠玉文心》:人与书的合体

2016年11月26日   作者:吴兴文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书评】全书透过朱晓剑的生花妙笔,文川兄的藏书票设计,好像微信的朋友圈,充满了书缘与人缘,不论是旧雨新知,都令人感到人与书的合体。

《珠玉文心(西京书话)》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未来出版社
作者:崔文川 朱晓剑
出版时间:2016年10月

回顾我从台北市光华商场、二间堂古书店,乃至于上海旧书市、北京琉璃厂,寻觅贴有藏书票的旧书,到加入美国藏书票收藏与设计家协会,至今仍感受不同的趣味。前者主要着重于老的藏书票,虽然是从原书主手中流出,但就像签名本、题赠本,有它独特的趣味,也是收藏家梦寐以求的佳本。后者有如爱书人在自己买到的书上,贴上自己的藏书票,所以后者的功能,和我们钤盖藏书章,有异曲同工之妙。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英美、欧陆各国纷纷成立藏书票协会,并且受到工艺与美术运动的影响,艺术家可以将构想委托工匠去处理,藏书票设计还不至于如此小题大做,不过也使马奈、马缔斯、克林姆特、比亚兹莱和柯克施卡等画家纷纷加入,从而吸引插画家和版画家的积极参与,各种会刊、个人作品集和专题画册陆续出版,形成收藏与研究的风气,甚至组织拍卖活动。

直到二次大战战火遍布,藏书票活动一度中止。1953年意大利建筑师曼特罗( Gianni Mantero ) ,成立国际藏书票联盟,刚开始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大会,后来改为每年举办,才改变以交流为主,商业化色彩逐渐淡出,藏书票逐渐在全球推广,艺术风格日趋多元。1988年中国藏书票研究会加入国际藏书票联盟,在李桦、梁栋、杨可扬、陈雅丹和沈延祥等人的努力下,藏书票成为爱书人多一种选择的收藏标志。

丙申年小满,在微信上收到崔文川发来《珠玉文心》的出版消息。从前只知道他为书友设计藏书票,如今才了解它们的整体蕴含。他自己身体力行,将对藏书票的热情,透过藏书票设计与书友们分享。这比参加藏书票展览、或竞赛活动,按照规定必须在藏书票背面或下缘,加上版印总数和编号,后来被人当作商业炒作,富有意义多了。

端午节前夕,他应邀参加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活动。当天上午,我前往他下榻的宾馆叙旧。接近中午时刻,他接到赵国忠来电,我和国忠兄也是多年的书友,便一起前往。下午到国忠兄家喝茶。走进书房,整面墙壁都是书架,他随手抽出陈万里《大风集》,然后现代文学的珍本,接连展现在我们眼前。他特别指出室外的一棵柿子树,只见文川兄心领神会,我尚不知其意。回家后翻阅书稿,原来是国忠兄很喜欢文川设计的一枚“梅阁”藏书票,但因室外没有梅树,遂以窗外柿子树为背景,指定他设计“赵国忠藏书”。这段过程也许只是小插曲,然而具有书房情景寓意,正是藏书票的真谛之一。

全书透过朱晓剑的生花妙笔,文川兄的藏书票设计,好像微信的朋友圈,充满了书缘与人缘,不论是旧雨新知,都令人感到人与书的合体。

作者:吴兴文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