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怀旧的逆潮与品牌意识的新风,二手书店如何走出独特的路?

2020年11月26日   作者:穆穆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新书批量生产,获得人们喜爱的同时,一股潮流悄无声息地掀起:那就是二手书店。以旧面孔迎接与日俱进的新时代,用旧书面对川流不息的客户。二手书店的流行,是一种怀旧的逆潮,也是当下众多书店品牌白热化竞争中的另一种思路。不难发现,如今的二手书店与以往相比,更加年轻化、品牌化。

如今,中国的书店愈来愈多,种种吸引眼球的特色书店进入人们视野。过去三年,由百道网承办的中国书店大会,便聚焦于这些特色书店,年度致敬,关注时代出版:主题书店、社区书店、乡村书店、最美书店……

颜值高又有特色的书店令无数读者和消费者惊艳。而在一批批不断崛起的新书店中,兴起的二手书店格外引人注目,它们悄然无声地在城市里扎根,服务读者,将干净、古朴的旧书送到人们手上。

细看如今的二手书店,不难发现,与以往的二手书店相比,它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现在二手书店的店主,多是有着自己想法的年轻人;进入这些二手书店的读者们,有中老年顾客,更有忠实的年轻客户群体;而这些二手书店的装潢、运营手法和理念,都在变得更有策略性和品牌化意识。

二手书店如何摆脱人们对它的刻板印象,变得年轻化,重构自己的品牌形象?又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书店市场玩出新花样站稳脚跟?百道网专访AGORA阿果拉书店长冯宇、存在书店店长卡卡、风雨书店、人间食粮书店店长老板高贵兵。他们来自全国的五湖四海,有中原地带的河北、潮热的3D魔幻城市重庆、拥有许多文化展和艺术展的北京、以及人文气息厚重的杭州。他们开二手书店的目的各不相同,但对二手书店“年轻化”却出奇的一致。

为什么要开二手书店?


AGORA阿果拉书店是冯宇的梦想谷,像一个乌托邦

“AGORA。”冯宇认真地向百道读出这个店名。

以AGORA(中文音译“阿果拉”),作为一个二手书店的名字,听起来有些拗口。但这个名字对于他和他的合伙人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冯宇和朋友梦想中的二手书店,是得令人放松、让人感觉舒适的理想的空间环境,最好除了书,还能提供花艺,咖啡,艺术展品等等。而“AGORA”,在希腊语里,是“集市”的意思,正好完美传达出他们理想中的环境设想。再加上书店的LOGO就是个帐篷,店名和LOGO化学反应强烈,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冯宇开二手书店的经历,听起来像一个故事,一波三折。最初他从事的是电影行业,想开书店时,他特意找了个做书店的朋友聊了聊,结果对方当场“劝退”他,表示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很大。不过,朋友还是好心地指了条明路,那就是要做书店的话,建议他考虑阅读空间收费会员制。冯宇收到建议后,自己也琢磨了很久,发现问题确实存在,再加上他没什么经验,对接下来的事情一筹莫展。

正当自己束手无策时,他脑海中想到了二手书店。“二手书店,不管是它的市场,还是商业模式,我觉得都能行得通。”他说。一般来说,主打新书的书店,常常需要直面线上平台的竞争,线上巨头平台凭着体量,将毛利无限往下压,于是这些书店的利润空间很低,久而久之竞争力下降。而二手书不太相同,店主可以自己解决货源,自己定价,自己卖,毛利的压力相对没那么大。

这想法和河北邯郸的人间食粮书店店长高贵兵、重庆存在书店的店主卡卡有些相似。

人间食粮书店

高贵兵在河北的小城邯郸,开了属于自己的“人间食粮”二手书店。这个标题来源于纪德《人间食粮》散文的书店,被高贵兵寄予了“精神粮食”的希望。


存在书店

卡卡原先是先锋书店的职员,后来因为家庭原因,离职漂回重庆。他做过其他工作,干过其他活,但干来干去,他发现,他还是很想念图书。上半年,他在重庆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二手书店——“存在书店”。

高贵兵认为,做新书线下书店根本无法和线上平台竞争。没有人不知道网购巨店打折的冲击,作为书店老板,更是深有体会。卡卡讲了一位他的朋友的经历,一次就一本新书,朋友试着同时在两个渠道拿货:分别是出版社和线上平台。结果最后一对比,发现出版社拿的书,还不如在电脑前拿券抢购的便宜,真有够“魔幻”的。

“二手书的话,我是觉得它可能性更大。”卡卡说道。首先是价格,尽管二手书店也面临线上平台竞争,但价格不像新书平台那样压得死,相对来说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其次,如今图书市场如海坑,一本本新书从印刷厂里生产、售卖,品种如同洪水,淹没整个阵地。然而,里面好的图书好像大浪淘沙,大浪过后,最终发现真金只有几颗。在新书里寻找“真金”如此困难,那不如回首过往,寻觅那些已经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

装潢、选品、流通渠道都出彩,二手书店有新意


风雨书店

今年下半年,风雨书店在杭州度过了它的第三年。“让书再次流通起来。”这是风雨书店开店的初衷。几年前,二手书店相对少,形式也不多,于是,他想用一种新的方式,做一个不一样的二手书店。

谈到过去常见的那种二手书店,几位店长的印象如出一辙。

“印象中可能偶尔看到一些二手书店,里面有一个老爷爷,书很多很杂,什么都有。当然这样也是很有味道的,但在客户群等方面有点局限性,年轻人也许不太愿意逛。”风雨书店店长说道。这一语道破了以往的二手书店给人的印象,更多是功能的、随意的,缺少有序的管理——冯宇上半年曾特意去过上海的一家二手书店,里面有五万余册藏书,但这些书都不怎么分类,连老板自己都抱怨说,经常会找不到某本书。

而现在,这些年轻人经手的二手书店,方方面面都与以前的二手书店来了个大转变。

首先是书店装潢。冯宇表示,如今的二手书店为了适应年轻人消费观,大多数环境要求优美,有一定的舒适度,给人良好的阅读环境。

如AGORA阿果拉书店采取了下沉式书屋的方式,从楼梯走下来,读者便好像进入一个奇妙空间:进入店内,别有洞天,纯木色的地板,蓝色墙面,明黄、绿色的椅子,几种颜色跳脱形成多彩但和谐的画面。

人间食粮书店和存在书店则采用了极简风格装修。

存在书店坐落在潮湿的重庆山城,门口的绿色植物吸饱了氧气,干燥的灯光和洁白的墙壁烘干来客的情绪,小小的店面里摆着两排书架,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书在架子上一本接一本,而给读者的椅子在蓝色地摊正中。墙面上的照片,象征着店主人的喜好,卡夫卡、达利……展现自我的个性。

人间食粮书店一走进去,便看到与书店名心心相印的繁体标语:“要吃饭,也要阅读。”干净的大字在墙面上提醒每一位来客。

店内采用简洁风装潢,书籍被整整齐齐地排在书架上,分为“哲学”“历史”“文化”……店主自己写的“读书解困”,贴在桌面上,几只小猫玩偶,静静地陪伴桌子,清洗来客的心灵。

风雨书店分成二层,以及设有一个下沉式书屋。一楼,一侧是书架,一侧是带有时间气息的相机、黑胶。

进入下沉式书屋,里面有更多复古旧书与上世纪古着招待读者。

二楼,则是店主特设的“漫画区”,地板采用榻榻米式特色建筑,放满各式动漫迷们熟悉的人物手办:多啦A梦、鸣人、皮卡丘、大雄,比起旧书店,俨然像一个精致的惊喜嘉年华。

其次是二手书品相和选品。以往提到二手书店,大多数读者的印象是“寻宝”,许多书混在书架上,有品相好的书,也有封面破旧的书,找到什么,全凭用心和运气。但对于这些年轻化的二手书店来说,事情不再这样简单:他们会对书的品相、选品进行严格把控。像品相,冯宇介绍,阿果拉书店就很看重这一点,书店里的二手书在上架前都要做翻新,尽可能为顾客提供一本干干净净的完整书籍。

再像选品,各个书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标准。高贵兵表示,人间食粮书店的选品主要偏向于文学类,国内文学如现在的新潮派作家双雪涛等。每本书他都会上阵把关,他认可了,才会放到店里。存在书店的选品,则以选择世界文学里的优秀作品作为书店的标准,卡卡坦言,自己的标准严格,在选书时,他会先给书做个评价,包括书的特色、语言等。只有先说服了自己,才能说服客人。为了吸引读者,他还有意识地收集签名本、稀缺版本。风雨书店,主要是关注文学社科、艺术设计,其中,二手漫画,已经是书店的一大特色,从热门到经典,店里应有尽有。

最后是书籍流通渠道。借助网络,二手书店的流通渠道不再受到以前的交通、地理限制,范围扩展到全国。据卡卡回忆,以前重庆的阳光城是出了名的旧书市场,许多读者去那里淘书,常常能发现些精品。但随着网络时代来临,旧书市场的书逐渐不再如以往。许多书店发现了网络渠道,品相好、内容佳的旧书,他们都更愿意放在网上卖,获得个好价钱。

作为新生的二手书店,自然离不开网络。孔网、淘宝、微店……这些书店所熟稔的,自然成了他们的售书平台。而小程序,也成了他们的一个关注点。在他们看来,收书和售书,都可以完全在上面进行。冯宇表示,现在准备开一个小程序,和想要卖书给书店的客户交流,只要书合格,就可进行收书。风雨书店则是有自己的小程序,主要是将线上线下服务相结合,书店会员能在上面看到书籍信息,下单购买书籍。

如何玩“潮”二手书店?四个关键词与线上平台

从整个二手书店的领域和视角来看,新的二手书店与此前相比,无论是品牌意识,还是书店构造、流通渠道,都有明显区别。那么,当视角从宏观转向微观,从数据和论证转到更细微和感性的观察,当我们更深入地来到店主们精心照顾和爱护的书店,这些二手书店,它们有哪些独一无二的特色和独属于自己的品牌形象,如何玩“潮”二手书店,让二手书店不止于“功能性”,来吸引它的顾客们?这里有四个关键词和一个“线上”平台。

第一个关键词来自存在书店,即是“自由翻阅”。卡卡诚恳地表示,存在书店里有一项比较独特的业务,那就是“免费阅读”,书店里的书,只要读者喜欢,都可以免费阅读,即使是那些有塑封的书,百分之九十读者都可以拆开,自由翻阅。他希望,通过这种精神性的交流,能真正地吸引到周边那些热爱阅读的读者们。

第二个关键词来自人间食粮书店,为“以物易物”。这个灵感来自于过去,在商品经济未发展起来,货币未大行其道时,人们以物换物。人间食粮书店以此为由,决定也尝试着以物易物,读者到书店来,可以用自家的二手书换店里准备的粮食。

此外,如果买了店内的书籍,书店也会送些读者东西,比如自家刚种的新鲜花生豆。

“等于说是在物和货币的交换间绕了个弯, 我们的出发点,或者说是精神内容,是有人情味的。”高贵兵介绍道。

第三个关键词“复古”,来由于风雨书店。风雨书店除了二手书,还售卖其他的二手产品:二手唱片、写真、CD、磁带、相机、胶片。他们和二手书一样,穿过时间之河,带着磨损与精神性的痕迹,渡到当下。

 


AGORA阿果拉书店提供的咖啡

第四个关键词,是AGORA阿果拉书店的“生活方式”。“我那天和店员们开玩笑说,文艺青年三个必杀,图书、咖啡加花艺。”冯宇说。书店卖二手书外,还致力于为读者们提供一种“AGORA”生活方式。书店里有自习区,提供咖啡,做花艺、手绘。像10月末,店里就举办了万圣节主题花艺沙龙“女巫的餐桌”,邀请顾客们参加。此外,店里还有一些电影放送活动,冯宇也会请一些认识的导演前来。

除了线下对书店内容的充实,在线上,这些二手书店也都各自借助网络,展现书店的特色和气质。比如打开微信,这些二手书店纷纷开启了他们的公众号,记录日常、文学、活动。

风雨书店公众号“风雨书店”写下店里运营日常,自己所喜爱的童话家的宫泽贤治的故事,和粉丝们互动做赠礼活动,赠送独属于风雨书店的自制手提袋,留言里,读者们真挚地抒发对风雨书店的喜爱。

存在书店公众号“阁楼上的卡夫卡”记录店主的日常点滴,像朋友一样和读者们交流:他去上海收书,在重庆走动。不久前,他上海的一个朋友带来了一只流浪小猫,本来是托付卡卡找人收养,但最后,也许是缘分,小猫成了卡卡自己的。它在书店里窜来窜去,成为了书店的独特一景。

人间食粮书店在书店同名的公众号,耐心而细致地介绍书店里新到的签名书,从作者到内容,记录它的诗意;或者是他与顾客们的故事,细碎的平静在邯郸小城的日常里缓慢流动——生活、粮食、书籍。

AGORA阿果拉书店通过同名公众号,向读者们介绍自己为什么想要开书店的想法,从一个从电影业转行到书店的人的视角,诚恳地剖析自己;介绍AGORA阿果拉书店的活动,为读者们展现“AGORA式”的生活方式。

公众号外,还有微博、豆瓣、小红书,书店们都有针对性地开展了宣传……这些书店在虚拟数字平台上,借助网络,塑造独属于书店自己的,立体的、生动的、独特的形象。或文学,或生活,每个书店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品牌气质。他们的读者和顾客范围,也不再局限于重庆、杭州、北京、邯郸。只要是接收互联网下的人,都能看到他们的故事,聆听他们的想法。于是,二手书店不再只是家门口那家常去的,或是很遥远处的一个店铺,还仿佛是身边最亲密、最好的朋友。

二手书店的未来,它是流动的周转站

面对数字化和书店越发多样化的未来,这些二手书店还会又哪些规划呢?会有哪些想要在二手书店里完成的新尝试?当百道问起这个,他们的回答各不相同。

卡卡表示,未来存在书店在线下,可能会做一些店内的活动,包括新书分享会、签售会和读书分享会,此外,也可能尝试跨界,但他希望,在跨界的同时,书店能够保持自己的气质,因为对于一家书店来说,书的品质,才是最重要的。

AGORA阿果拉书店亦有期望和规划。书店未来希望借助商场平台,稳定两到三公里的客流,吸引人群。实际上,现在店里已有不少熟客,他们来到店里,不仅是买书卖书,也会坐下,喝杯咖啡,和店员或者冯宇聊一聊。

除了商业化的、计划性的规划方向外,他们对二手书店也有别的思考。书店不仅是将书当做商品的书店,还是有着玄妙缘分的场所,书与人的相遇,除了价格,还有一种冥冥中的注定——二手书店也不例外,它并不止于买书卖书。

高贵兵前去老人家路上所拍风景

上个月,高贵兵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老先生,他前去老先生家里去收书,看到约4000本的藏书。这些书是老人的宝贝,而现在,好像冥冥中注定流传似的,被老先生交给了高贵兵。

风雨书店也有类似的经历。有位老先生通过新闻知道了风雨书店,打电话联系书店,把自己的藏书一批批收藏整理好,包的仔仔细细送过来,并且附上一封信,里面详细交代书的内容、这些书是怎么来的。

“我希望这些书能碰到自己的有缘人,我们其实就在做,也将继续做这样一个平台,帮助书寻找下一个需要它的主人,就好像一个中转站。 ”最后,当风雨书店总结二手书店的使命和未来时,店长这样说道。

这些二手书店,各有特色,在中国大陆绽放,为读者们带来别样感受。而不止二手书店,如今,在中国活跃的特色书店愈发多样,尤其是在这个特别的2020,许多书店在困境之下逆火重生,或锐意创新,或开启新旅途。那么,想知道这些书店有哪些吗?

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主办,百道网承办的“新时代杯”2020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颁奖盛典将于2021年1月13日在北京举办。今年大会的主题定为“2021年中国书店大会——阅读服务和书店未来”,书店人将汇聚一起共同探讨书店未来。

今年活动将颁发九项年度书店致敬:“年度书店之都”“年度最美书店”“年度主题书店”“年度社区书店(含书吧)”“年度书店品牌(含连锁)”“年度乡村书店(含农家书屋)”“年度校园书店”和“年度店长”以及特别增设的“2020抗疫特别致敬书店”。

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已经下发关于举办“新时代杯”2020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的通知,欢迎国内书店人积极推荐与参与。

(本文编辑:肖歌;编助:苏一)

作者:穆穆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