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书店和作家的亲密关系:眺望那些以作家为岸的精神港口

2020年11月28日   作者:穆穆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作家生产文学,而书店售卖文学,作家和书店的关系,一向微妙而含混。如今,与“作家”相关的书店越来越多:店名带有作家名字的书店、以某个作家为主题的书店、作家自己开的书店。“书店”中的“作家”,“作家”中的“书店”,含混地交织在一起,使载满书的精神港口,成为纪念圣地,或者人文之灯,照亮路过的城市旅人们。

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一日千里,而随着经济的蓬勃兴盛,人们的文化需求也日益增长。愈发多的书店,开始驻扎在这片土壤上,而其中有特色的书店,更是数不胜数。过去三年,由中发协和百道网主办的中国书店大会,便聚焦于这些特色书店致敬:主题书店、社区书店、乡村书店、最美书店……

而即将举办的2021中国书店大会又会有哪些书店荣获年度最美书店、年度主题书店、年度社区书店等等称号,让我们拭目以待。结果出来之前,有些隐藏的特色书店精妙绝伦,让人既享受它们的外在美,又感受到附着在颜值之上的内涵美。

说到特色书店,如今,与“作家”相关的书店也越来越多:带有作家名字的书店、以某个作家为主题的书店、作家自己开的书店。“书店”中的“作家”,“作家”中的“书店”,含混地交织在一起,使载满书的精神港口,成为纪念圣地,或者人文之灯,照亮路过的城市旅人们。

要是谈及目前世界上最有名的一家作家书店,人们也许会想到莎士比亚书店。1616年,当莎士比亚在大不列颠的斯特拉福悄然逝世,也许他也想不到,除了他的一系列经典戏剧外,还有一个书店,会以他的名字在世界上流传至今。1919年,离莎士比亚故去三百零三年,在与英国相邻不远的法国巴黎左岸,莎士比亚书店声名鹊起。

电影《午夜巴黎》里的莎士比亚书店

它的诞生正逢一战快结束,那时,远在太平洋那头的美国作家们,迎来他们的迷茫时刻——未来如此渺小,希望几乎不可闻,当战争被打破“神圣”的光环,从海明威到福克纳,尚未成名的他们都陷入了颓废和反思。除了醉死梦生,他们并不明白如何支配他们尚年轻的生命。于是,他们来到了莎士比亚书店,在这里建构了属于他们的乌托邦,讨论写作、艺术与白日梦。

巴黎的这家小小书店,一楼卖书,二楼则是专为这些或迷茫或傲慢的作家们设置的会客室,他们在这里睡觉、讨论、举办沙龙……随着时间的推移,莎士比亚书店的名气越来越盛:在书店里活跃的作家成为世界闻名的文字巨匠,它帮忙出版的《尤利西斯》流传到千万读者手中,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之作。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作家已逝,莎士比亚书店却仍固执地钉筑在巴黎,里面人来人往,常有赤诚的作家迷或者游客前来拜访,当走进充溢着墨香的房间,踏上木质的楼梯,看着那些或大或小的书,墙上一个个作家的照片,一阵风从门口吹过,仿佛,一百年前作家的灵魂就从身旁游过,述说巴黎流动的盛宴。

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男女主角在莎士比亚书店门口

当人们谈起莎士比亚书店,无一不为它着迷,它其中所蕴含的百年的文学遗迹,穿越过似水年华,仍然无比生动。正是书店的故事,以及与书店所关联的作家们,让它永葆生机——作家和书店,交织在一起,有些暧昧,有些玄妙。

作家门罗

 再如门罗书店,位于加拿大的维多利亚港,它是加拿大知名女作家门罗所开的书店,多年以来,她在这里写作、生活,一本本书陪伴她度过漫长时光,使她笔下那些琐碎而生动的小镇变得越发尖利,最终赢得了诺贝尔评选者们的心。现在,这家书店成为了加拿大一张永不褪色的名片,入选了全球十大书店。

像莎士比亚书店和门罗书店这种作家与书店如此紧密的关系,并不是个例。现在,与“作家”相关的书店,即“作家书店”越来越多,在中国,这些作家书店宛如一座座丰碑,于大街小巷中崛起:它们有些是直接以“作家书店”命名;有些与莎士比亚书店相仿,以某个作家为书店名,与作家建立起独特的联系;有些以喜爱的作家为书店主题;有些则是作家自己做了老板,开起属于他们自己的私人书店。这使得书店,那载满书的精神港口,成为一个纪念圣地,或者人文之灯。

作家们合成的群体:名为“作家书店”的书店

作家书店

坐标:上海,陕西南路


片来自作家书店公众号

上海的作家书店源于上海的作家们,是上海作家协会所创办的书店。作家书店在外形上独占一栋小楼,近300平米,房内房外,都充溢着老上海的格调。装饰上,它是旧上海的老洋房风格,走进去,便感觉到独特风味;内容上,这个巨大的书店,所拥有的图书品种必然很多,将近三千种,且多是文学作品。上海作家协会的作家们的作品,被摆设在其中,专门设置了“专柜”:金宇澄的描述上海独特变化,文字绵密的《繁花》;王安忆那些关于上海和女性的一本本著作……上海,在作家书店,也在作家们的作品里。


图片来自作家书店公众号

这里是读者们的去处,幽静的环境,一本本或生动或温和的作品集;也是作家们的去处,沪上的作家们常在于此,于无数本图书的包围下,想出一个个关于作品的点子。作家书店,在上海里发出自己独特的光芒,并且将拥抱作家们那纯净的灵魂,一直于上海长驻下去,为这个东方的美丽之城,增添独属于她的人文魅力。

作家书城

坐标:广东省揭阳市进贤门大道东方广场对面3-4F


图片来自公众号作家书城

在广东的揭阳市,一家以“作家书城”为书店命名的“作家书城”悄然在七月开始营业。这是一架具有多功能的书城。亲子共读、成人读书、咖啡茶点,应有尽有。


图片来自公众号作家书城

书城分为多区,如文创坊,童趣园,位于三楼、文创坊选取优秀文创,而童趣园主要是为亲子共处所设,这里孩子们可以读书,在父母旁边玩耍。四楼则是图书苑和茶书房,读者可以在这里看书、喝茶,享受悠然的下午时光。

我的店名里嵌有你的灵魂:以作家为名的书店

博尔赫斯书店

地点:广州,北京路兴昌街


图片来自博尔赫斯书店公众号

广州,潮热的天,在人来人往间,发出一种模模糊糊的语调,与南美思考的灵魂正相适合。北京路兴昌街7号的这家书店,以博尔赫斯——那位迷恋中国古典文学《红楼梦》的阿根廷诗人命名。如果不熟悉他,大概也知道他的小说《小径分岔的花园》,当主角余淮在艾伯特的引导下开始翻阅那奇异的迷宫似的长篇小说,他便迷失在了时间的隧道之中。

而这家书店也许正与那部小说相似,它在时间的轨道里流浪,于一九九四年经营,如今已过二十六年。当走进这家书店,摆设的柜子里有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作家的作品,拥有着厚重而含混的书名与内容,承载着严肃文学的希望。福克纳、马尔克斯、布尔维诺……从美国到南美洲,博尔赫斯书店,正如同为艾伯特对在迷宫里失落的长篇小说的痴迷,十几年来,书店只专注于世界上那些最好的、最靠近世界本质的作家与文学家们——只卖书,也只卖好书。


图片来自博尔赫斯书店公众号

书店很小,大约几十平米,没有咖啡文创,也没有热闹的关于“网红”“概念”的一切,有的,只是堆砌的书籍,与小小的沙发、桌子,供读者们读书。店门旁边,有两个书架,一个书架是一些二手书,它们弥漫时间的气味,几乎都是人文社科相关;另一个书架,则是博尔赫斯书店策划出版的图书,其中最出名的,大概是“午夜文丛”,主要是对法国新小说进行推广。

从2013年开始,每月,店内会进行一次朗读会,从贝克特到后来越发多样的主题。博尔赫斯书店,在广州这座巨大而潮热的城市,宛如博尔赫斯之于西班牙语,借着自己的力量,撒播关于人文的光辉。

塞万提斯图书馆

地点:上海,安福路28号

走在安福路的梧桐树下,抬头看,在西班牙领事馆文化处二楼的窗户里,正掩藏着一家小小的图书馆——“塞万提斯图书馆”。说到西语作家,谁也无法忘掉塞万提斯,他写下《惩善扬恶故事集》,融意大利式的浪漫与对现实的讽刺为一体,更有名的是他那个和风车搏斗的堂吉诃德——十五世纪的骑士幻想者,一个不合时宜的天真梦想家,为世界文学增添了精彩一笔。而现在,塞万提斯来到了上海,进入了梧桐树中间。


图片来自上海塞万提斯图书馆公众号

但“塞万提斯图书馆”不止是塞万提斯。塞万提斯图书馆是以塞万提斯为名的,主要提供西班牙语图书的陈列馆。这家小小的图书馆里,塞万提斯就像一棵生长起来的树的枝丫,在它繁茂成长的同时,其他西语作家也显示出自己的魔力。这里有文学、艺术、绘画,关于西语文化的一切。是西班牙领事馆文化处为中国对那遥远的异域感兴趣的人而设,也为了那些远在国外,思念那潮热、艺术化的母语的人们而开。


图片来自上海塞万提斯图书馆公众号

在这里,有为读者们设的座椅,让他们在这里休憩和看书,有艺术,如时不时开展的小展览,焦点对准如毕加索这样的天才;有电影,那些异域的魅力故事在这里上演。这里,是关于塞万提斯,更是关于一切西语文化的一处小小的文化岛屿。

歌德书店

坐标:沈阳,和平区广州街81号


图片来自歌德书店公众号

远看歌德书店,它是一座红房子,在街道上色度较低的建筑里,它饱满的色彩使其十分显眼,这座遥远、复古、鲜艳的德式建筑,有几分哥特和新古典主义的风格,充溢着旺盛的生命力与沉稳感,正如同该书店用来命名的作家——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歌德,既有他狂飙突进时期“少年维特之烦恼”式的忧郁与活力,又有后期与席勒合作迈入古典主义时期后写作的“威廉·迈斯特”式的稳重与细思。


歌德书店文创产品,图片来自歌德书店公众号

歌德书店共两层,厚重的木地板,华丽的有几分欧洲巴洛克式的吊灯,在沉郁的书柜里塞满或厚重或轻快的书籍。从楼梯上去,不仅可以阅读图书,也能坐下来拿着图书,就着饮品与甜点,静静地享受在这个书店里度过的时间。这是书的美好空间,也是人休憩的美好空间,一个来自德国的诗意的栖息地。

阿克梅书店

坐标:湖南,麓山南路492号二楼


图片来自阿克梅书店公众号

当说到俄国,我们会说什么?在狂躁的暴风雪下,西伯利亚那冷酷的土地里,这个古老而沉寂的邻国,诞生出来的诗人们却忧郁而朦胧。“阿克梅”,是将迈入新生的二十世纪初的俄国的诗人们所构成的一个文学组织:阿赫马托娃、古米廖夫……这些优秀的阿克梅诗人们,穿越时代的洪流,经历时间与痛苦所带来的哀伤,最终抵达至现代中国,湘南地区湖南师大的麓山南路。

“阿克梅书店”slogan,图片来自阿克梅书店公众号

阿克梅书店的SLOGAN采用阿克梅派代表女诗人阿赫马托娃的肖像画,这便奠定了阿克梅书店的基调:关于文学,关于美的一切。不大的店面,放在桌上的留声机,墙上是俄罗斯诗人或者作家的照片,墙网上挂着吉他与一张张照片,黑板上写着店主对读者们的寄语,为读者们创造阅读的氛围。


阿赫马托娃海报,图片来自阿克梅书店公众号

在这里,有阿克梅派作家和诗人们的文学作品,如阿赫马托娃或者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歌、也有出色的但是在中国不为人知的外语作家们的作品、更有那些在时间的洪流里一直使人神往的群星们: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不是一家以阿克梅派诗歌为主题的书店,但它却继承了关于文学的精神。在这里,有书,有咖啡,有从阿克梅书店本身延伸而来的相关文创产品,但总之一句话,优秀的书店,立志为读者们找到更多的佳作。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作家主题书店

王小波:我的精神家园

坐标:杭州,彩虹城28锺1楼


图片来自王小波主题书店“我的精神家园”官方公众号“王二的书店”

没有人会不记得王小波,他也许不是当代中国最好的作家,但他一定是在这片绵密而严肃的土地上,所长出的最具有悲伤的乐观精神的那棵麦苗。他的特立独行好像一个拥有智慧的孩子的叫喊,戳破大人们的故作姿态。他的小说《黄金时代》《青铜时代》《白银时代》……使人们在某种荒诞的微笑里反省自我,进而被他折服。如今,王小波已经离开,但关于他的思考的一切,却仍然在严肃的大地上茂盛地成长,并仍然拥有许多簇拥。


图片来自王小波主题书店“我的精神家园”官方公众号“王二的书店”

2014年,他的书迷在豆瓣上宣布了一则消息,预备在杭州开一家以他为主题的书店。这就是王小波书店,“我的精神家园”的最初起源,其名字的由来也来自王小波《我的精神家园》一书。如今,这个精神家园已在杭州伫立了六年多。


图片来自王小波主题书店“我的精神家园”官方公众号“王二的书店”

书店专门设有提示栏,配之以对王小波的介绍,包括他的生平岁月,出版作品,以及他所推崇的国内外作者。走进书店,装饰简洁,灯光明亮,读者可坐在旁白的桌椅上慢慢翻阅图书。作为“王小波”书店,店里关于王小波的书自不能少:不同版本、不同出版社出版的王小波各式作品,被放置在书柜上,任读者选取。除了王小波的作品,也有各类文学小说读者可以翻阅。

除了书籍,这家书店亦有不少专属于王小波的文创作品:王小波作品《青铜时代》《白银时代》等被印上帆布包,灵魂好像就此被寄托在日常行程中;碗和杯子,上面刻有“时代三部曲”相关书名,用别样的方式对他进行纪念。

千彩书坊

坐标:上海,常德路195号一楼

张爱玲说:世人会原谅瓦格纳的疏狂,但不会原谅我。一九九五年,这位天才于美国的公寓去世,永远离开了这形态多变的世界。如今,人们对她那些传说的记忆有些褪色,然而,她笔下曾描写的世界却仍然鲜活,尤其是她爱着的上海。这所《倾城之恋》里白流苏曾寄居的都市,在去香港前曾看见的月亮,散发着昨日的味道,而她写下这一切时,正居住在上海常德路的常德公寓。

如今,在那座公寓一楼,以她为主题的千彩书坊在现代上海里盛放着。“读书,是我的生活方式。”这一句话,像一句座右铭,在大大的招牌上被雕刻。千彩书坊的内部,则像回到了上海上世纪三十四年代:吧台的老留声机、古典式的放书的书柜、一张张皮椅、咖啡、书籍。

 

图片来自千彩书坊公众号


图片来自千彩书坊公众号

这里到处都有张爱玲的气息:书架上是张爱玲的书籍,或颇受欢迎的《倾城之恋》《红玫瑰与白玫瑰》,或她的传记、研究著作,或一些大陆鲜少出版的剧作版本,如台湾玩皇冠出品的《张爱玲典藏系列》,百种与张爱玲相关的,为忠实读者们奉上;墙上有她的生平介绍,以她的一生作为线索,标记她在上海所居之地;除了生平,她的老照片或者画也和那些简介一起,静静地凝视店里的来客;饮品有“倾城之恋”这样的咖啡,略苦带甜,表现那发生在民国时的传奇爱情故事;也有与艺术家联名的挂耳咖啡,以张爱玲作为主题出售,原来人们贩卖的是上世纪的上海情调。

鲁迅书店

坐标:北京,阜成门

鲁迅在中国现当代,已经成为了一个绕不过去的文学人物。他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良心者,也是为促进中国文学发展而呕心沥血的开拓者。他的作品《呐喊》《彷徨》《世说新语》《朝花夕拾》《野草》,或言说中国宗法制乡村的愚昧,为乡土中国呐喊;或写知识分子的困局,试图找出一条前路;或娓娓道来自己的童年故事与亲身经历,在离去与归来故乡之间反思自身与中国……他是伟大的,没有中国人会忘记他。

他的故居,如今已成为向人们开放的博物馆,在这里,记录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有他生活的痕迹。而鲁迅书店,便设置在鲁迅博物馆的东南角,与博物馆一起,迎接人们的观看。只是博物馆的观看,是直接性的,人们直接呼吸院里的空气,看影响鲁迅的一草一木,而鲁迅书店的“观看”是精神性的,通过鲁迅的图书,读者回到过去,贴近他的思维脉络。


图片来自鲁迅书店公众号

鲁迅书店一进门,可看到鲁迅先生的大幅黑白照片,照片挂在墙上,先生端庄地坐在椅子上,凝望远方,思考中国的未来。

书店呈长方状,左右两侧摆着各式书架,上面摆放不同时间段鲁迅完成的巨著,其中不乏他的绝版书,亦有一些与鲁迅先生相关的展品进行陈列。除了售书之外,鲁迅书店也常做讲读活动,围绕鲁迅先生展开讨论,如“大历史1920年代:十字街口的周作人”,探讨鲁迅生命里面对变革的思想转变等。

阿来书屋

坐标:阿坝州达古冰川景区、双桥沟景区人参果坪、四姑娘山景区等地

生于阿坝州的阿来,他的小说,散发着黑夜和民族的独特气息,阅读他的小说,好似飞入河岸,到藏族身边,看到雪山和晴天。如今,一座座以阿来为主题的“阿来书屋”,在阿坝州,他的故乡开始被建设,主要设置在阿坝州的几个景区,如古冰川景区、双桥沟景区人参果坪、四姑娘山景区等地。


图片来自文明阿坝公众号

阿来书屋积极创新“景区+文化品牌”新模式,将阿来书屋与美丽的景区融为一体。一座阿来书屋建筑面积约70平米,拥有藏书1300余册,可容纳70个读者在书屋里就坐看书。这些书屋都是作为阿坝州图书馆分管,所有藏书都可以拉入图书馆藏书系统。

图片来自文明阿坝公众号

站在阿来书屋里,会惊喜地发现,阿来的书在这里应有尽有,《尘埃落定》、《空山》、《云中记》……那在书里写的那纯朴的情思,与古老的,民族的景色融为一体,为读者们带来阅读的多重感受。除了阿来,书店也提供阿坝州本土作家文学作品,宣扬属于阿坝州的独特风味。

渡边淳一书房

坐标:青岛西海岸新区珠江路新华书店传媒书城


图片来自青岛市黄岛区新华书店公众号

渡边淳一是日本的著名作家,以写男女小说闻名。走进渡边淳一书房,不难惊讶地发现,这里面处处都体现出了渡边淳一的风格。书屋结合日本风格,提取樱花、园林等要素,风格唯美、哀伤,充满日本风味。而里面摆放的小说,都是渡边淳一的著作。

图片来自青岛市黄岛区新华书店公众号

在这小小的书房里,不仅可以从低头的阅读之中感受到渡边淳一那太平洋彼岸的灵魂,触碰他的故事,也可以从这建筑之中,读取独属于渡边淳一的,或男女小说,或中间小说,或唯美的特点——那些风味都从这精致的设计中徐徐透露出。

梁晓声书房

坐标:青岛西海岸新区珠江路新华书店传媒书城


图片来自青岛市黄岛区新华书店公众号

梁晓声书房和渡边淳一书屋比邻而居,在这里,将看到一个来自中国北方的作家。作为在哈尔滨成长的作家,他创作出版过大量有影响的小说。他小说里的或是知青,或是白桦树……那些年代里的象征符号,久久地包围着阅读他的小说的人们。

图片来自青岛市黄岛区新华书店公众号

而梁晓声书房以建筑的方式,将这感觉还原——纯白色的调性空间,干净利落;枯树静静伫立在书房之中;还有北方标志性的炕,上面堆满了属于他的图书。从假窗户望去,外面似乎还是北方荒凉而遥远的冬天。梁晓声小说的特点,一一展现出。在这里,如置最北方,听着寒风呼啸,读他那从多年前的记忆里传来的文字。

以我的灵魂塑造你:作家开的书店

麦家理想谷、麦家理想谷II

坐标:杭州西溪创意产业园西门11栋;宁波鄞州区甬江大道1号宁波书城1楼西北角

说到麦家,大家绝不陌生,他是一系列著名长篇小说的著者,从《解密》,到《暗算》,再到《风声》,那些关于理想与革命的诗篇,诡计与阴谋的决斗,令人们印象深刻。也许正如他的小说中的理想主义者们,他对书店也怀有着理想主义的气息,于是,在杭州西溪,开了“麦家理想谷”。

麦家理想谷近300平方米,是麦家创立的一个公益性“书店综合体”,内有一万余册人文史类经典图书。正如名字所言,它是一个“理想谷”,天然,纯真——屋内气氛温暖,一棵大树攀岩在室内,与阅读的人们一起静静呼吸。这家书店有自己的脾气,它只看书不卖书、免费提供咖啡茶水等饮品。

此外,它还特别设立了文学写作营模式,每年由麦家亲自甄选并邀请8到12名“理想谷客居创作人”,免费在理想谷进行两个月的客居自由创作。

而麦家理想谷II,则建立在宁波,拥有400平方米空间,拥有2万预测经典文史哲类书籍,供读者免费借读,长期举行作家新书推广活动和文学沙龙。

鲍贝书屋

坐标:杭州西溪洪园邬家湾问溪路99号


图片来自公众号鲍贝书屋

走近鲍贝书屋,将被它的风情所惊讶。书店是历史长达200 多年的徽派建筑,古宅原是谢家宗祠,两百年前修建这座宗祠的人,为南朝诗人谢眺的后裔。店里店外皆设有作座位,供读者坐下读书,风格古色古香,同时又充满现代气息——在徽式建筑的外壳下,巨大的玻璃,密密麻麻的绿色植被,温馨的灯光,构成舒适的氛围。


图片来自公众号鲍贝书屋

这是由著名作家鲍贝所开的书屋,这里的书屋完全是她的私藏,有着较浓厚的个人气息,书店里有 2 万多本藏书,除了鲍贝自己写的藏书书,亦有她精心收藏的绝版书。书多以文史类为主,不对外出售。读者可以免费阅读一切书籍。


图片来自公众号鲍贝书屋

在蓝天下,坐在徽派建筑里,仰望四周,喝茶、看书……感受书屋的寂静和美丽。

单向空间书店(阿那亚店)

坐标:阿那亚小镇

“单向街”,这是法兰克福学派学者本雅明的一本书名,在本书里,他谈到了在这个机械复制时代下的艺术,他对未来有担忧,但更多的是直觉式的信心。而如今,单向街落户在中国许多地方,北京,杭州,又或者说,是阿那亚小镇。它,成了一家书店的名字。

单向空间,或者说是单向街,是作家许知远所开的书店。他写过大大小小的散文,也出过许多文集。单向空间的诞生,从考察他文人身份的角度而言,也并不惊奇。走进单向空间书店,极简的工业风,拜访分明的书,与恰到好处的灯光,使人沉浸入读书的氛围之中。

书店里,主要以法律政治、文化经济、文学艺术、历史传记类图书为主。此外,精品文创产品、咖啡饮品等也引人瞩目。书店亦结合了阿那亚社区属性,新增业主书墙、单向荐书、精选书单推送等社区型服务项目,极大的丰富了社区文化内涵。

这些作家书店,各有特色,在中国大陆绽放,为读者们带来别样感受。而不止作家书店,如今,在中国活跃的特色书店愈发多样,尤其是在这个特别的2020,许多书店在困境之下逆火重生,或锐意创新,或开启新旅途。那么,想知道这些书店有哪些吗?

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主办,百道网承办的“新时代杯”2020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颁奖盛典将于2021年1月13日在北京举办。今年大会的主题定为“2021年中国书店大会——阅读服务和书店未来”,书店人将汇聚一起共同探讨书店未来。

近日,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已经下发关于举办“新时代杯”2020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的通知,欢迎国内书店人积极推荐与参与。

(本文编辑:肖歌;编助:苏一)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