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重组后的圣智会“更像一个软件公司”

2014年04月08日   作者:骆双丽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圣智学习集团顺利走出了破产保护,但它不打算将收购作为公司的重要战略,而是寄托于变身得更像一家软件公司,从而带给圣智真正的转机。

 

圣智学习集团于4月1日宣布走出破产保护。背负着高达58亿美元的巨额债务,圣智学习在2013年7月以申请破产保护作为它的重组策略之一。今年2月,它与债权人达成和解,清理掉了40亿美元的债务,并额外获得17.5亿美元的退出融资。3月中旬,圣智的重组计划终于得到纽约破产法庭的最终批准。圣智在历经9个月后终于扫清障碍,顺利走出破产保护。

重组后的圣智能以明显减少的债务和更坚实的资金基础重回教科书市场,但它在学术出版领域仍面临着和以往相同的挑战。根据其“五年经营计划”,圣智在2015财年的收益仍将继续萎缩。它的目标是在2016财年削减1亿美元的支出,其中一半的开支节省会通过精简员工来实现。

在接受《高等教育界》(Inside Higher Ed)采访时,圣智学习的CEO迈克尔•汉森将这次破产称为“《破产法》第11章中的特殊案例”。“虽然减免了40亿美元的债务,但这毕竟只有一次,且可遇而不可求。坦白说,这并不能保证我们因此就获得成功。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这还只是艰辛之旅的起步阶段。”汉森补充道。

圣智学习集团并不是重寻业务开展方式的唯一出版商。圣智学习、约翰•威利父子出版公司、麦克米伦高等教育、麦格希教育和培生集团——几乎占据教科书市场半壁江山的五大出版商近年来都因印刷教材销量的锐减而被迫重组。但教科书市场并未直接转向数字化教学产品,而是因着学生转而选择更便宜的教材租赁和二手书变得更加分立。

此外,圣智的破产过程不仅涉及如何解决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和上千版权问题的谈判,同时还牵涉到公司文化的变化。汉森说:“我认为,这表明了我们集团前瞻性意识的提升,要知道,过去曾使圣智大获成功的模式如今已不再行之有效。”

汉森说,相较于传统出版商,重组后的圣智“更像一个软件公司”。现在,圣智的产品开发由5个不同的部门负责——一位总经理和一位首席技术官联合领导——每个部门对相关的学术领域都各有侧重(例如,一个部门负责评估定量分析能力的学科建设;另一个部门就承担培训业务。)

这种架构反映了圣智及其他出版商对“从传统印刷过渡到数字化”的预测。据圣智学习集团的经营计划,它的目标是在2018财年,其活跃用户数能翻一番,达到480万人。那时,该公司在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之前的调整收益中,会有40%来自数字产品——例如MindTap这个基于云计算的数字教育平台。

可是,一些行业分析师则表示,他们尚未看到任何一个出版商能在重组后发生全新的改变。

任职于某数字媒体的软件及出版顾问约瑟夫•埃斯波西托在其邮件中写道:“圣智、麦格希、约翰•威利等都算不上真正的软件公司。自命自己为软件公司而非出版企业很容易,但不管是何种形式,它的最终目的都是争取更多消费者。”

埃斯波西托认为,即使添加了软件工具和平台,出版商也仍在向同一个消费群体投资和销售内容。

他还在邮件中写道:“近年来,在高等教育出版领域(圣智是该市场的巨头之一)真正有趣的变化是,原本的教师选择教科书转向了机构选择教学方案。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但你并不是非得为此而变成软件公司。”

汉森说:“全新印刷版教科书的销售正在持续下降,但是,我们可以发现,这种减少并不是通过学生选择数字化解决方案来驱动的,而是因为学生逐渐转向了租赁图书或购买二手书。”

根据巴特农集团的分析数据,2012年,租赁教材的学生中有四分之三曾经购买过二手教材。教材租赁网站Chegg已把握住这个商机,一些新创企业也争相把自己打造成“Netflix”或教科书领域的“Redbox”。

Packback就是这些新创公司之一,3月底,它在美国广播公司黄金时段播出的“创智赢家”节目(Shark Tank)上华丽亮相。该公司的几位创始人也参与了红迪网(Reddit)的“自由提问”环节,他们坚信,Packback的宗旨是“修复不连贯的教科书行业”。仅几小时后, Texts.com的创始人也表明自己的使命是“试图修复各自为政的教科书行业”。

虽然圣智的运营计划中预测了“租赁增长会放缓”,但租赁市场的不断增长仍在困扰着这个一直以来都依靠销售获利的行业。

汉森说:“一旦圣智开发出了令人叹服的数字教科书体验,我们的转机就真的来了。这个市场真正的拐点是,学生愿意购买一套能替代教科书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汉森说,印刷教材的第一代替代品已经投入市场,但以目前的技术,它们只是“主要的功课解决方案”。未来的产品开发重点将放在帮助学生提高时间管理技能和促进教师高效工作上。但就目前而言,把数字产品与传统教材捆绑可能是使这些数字化解决方案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最佳途径。

“我很想以激进的方式推动那些不愿接受数字教材的人完成这次过渡——但我深知,有时他们也没有错。我们应正确地认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我们的使命是增强学习效果,而不是推翻教科书。”汉森说道。

同时,他认为租赁市场对圣智的意义并不大:“这些都是人们试图围绕教科书市场进行的分销模式创新。我认为,我们必须透彻地了解这个现象,但它将只是个短暂现象——坦白说,倘若我们尽快做好数字化转型,教科书租赁市场应该很快就会消亡。”

汉森说,圣智正对致力于学习分析及情境学习的新创公司抱以极大兴趣:“我坚信,一家公司不可能通过收购就走出困境,所以,我不想把收购作为我们的主要战略……显然,现在我们已重生了,我们的财务状况还能支持我们进行收购。”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