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现在,圣智已经转型,与传统出版商大为不同

2016年08月10日   作者:瞿磊

【百道编按】圣智集团规模仅次于培生,是全球第二大教育出版集团。十年前,圣智还是一家传统出版商,教材销量非常惊人,而现在,圣智已经转型,与传统出版商大为不同。8月24日下午,在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举办的“2016全球出版五十强峰会”上,圣智学习集团国际总裁亚历山大·布罗赫将为我们深度解析这家凤凰涅槃的公司,它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以及在一个萎缩的市场里,是如何采取创新与进取的姿态迎头而上的。

盖尔学术图书馆


圣智简史

直到2007年,汤姆森集团还是一个重要的全球高等教育教材、学术信息化解决方案和参考材料的全球供应商。汤姆森(现为汤森路透)主要通过收购进行投资组合。1998年9月,盖尔研究公司和汤姆森集团合并,盖尔保留了其公司名称并且在很大程度上独立经营。2006年10月,该公司宣布有意出售旗下改名后的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的资产。

2007年5月,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被安佰深集团收购,更名为圣智学习出版公司。“这一名字反映了我们加强市场推广、为所有客户提供更好服务体验的承诺。”

2012年9月,这家在困境中挣扎的公司任命迈克尔·汉森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并宣称汉森“在出版业务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丰富经验”,相信在下一个战略发展阶段他能够胜任公司的管理之职。然而,圣智一直在亏损,截至申请破产保护时公司市值为40亿美元,负债高达58亿美元。

2013年7月,圣智因为负债累累而申请破产保护,以期赢得战略转型的时间和资金。仅用了9个月时间,圣智于2014年4月1日宣布走出破产保护。

在萎缩的市场实行发展的战略

十年前,圣智还是一家传统出版商,教材销量非常惊人,而现在,圣智已经转型,与传统出版商大为不同。圣智学习集团CEO迈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表示,放眼全球,教材出版商仍然是市场主力军,教材还是利润很高而且十分稳定的板块,但对圣智来说,需要不断创新,以客户为主导,以数据作为支撑,不断开发新产品。“很多公司认为创新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过去十年里,很多公司被兼并,我认为,市场还会继续优化。”

圣智学习集团是全球领先的创新型教育、学习、研究方案提供商,为大专院校、中小学、职业学校、专业人士及图书馆客户提供产品和服务,涵盖高等教育、职业教育、语言学习和图书馆参考四大领域。圣智学习通过在图书馆和学术市场的独特优势,提供从图书馆到课堂的完全整合型学习解决方案。

圣智集团规模仅次于培生,是全球第二大教育出版集团。谈到圣智与培生的区别时,汉森是这样说的:“圣智的出版业务更专注于高等教育阶段,专注于高中阶段之后的出版市场。”圣智的目标读者群是18岁以上的人群。现在,学习者的年龄跨度越来越大,除了20岁左右的大学生之外,40多岁的单身母亲可能也是我们的读者群,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希望继续深造,获得更高的学位。

中国是海外市场的重中之重

中国和拉美地区是圣智集团增长最快速的区域市场。圣智在中国市场经营多年,对中国市场的数字化转型及目前的数字化状态都非常了解,圣智集团高层希望中国市场能迅速发展,并对中国业务寄予厚望。圣智学习集团国际总裁亚历山大·布罗赫说:“对我们来说,中国从来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海外市场,而是海外市场中的重中之重。”过去几年,圣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一直在快速增长,尤其在初中英语教材市场方面,圣智学习与人民教育出版社合作出版的教材,市场覆盖率继续稳健增长。布罗赫表示,未来圣智学习在中国的发展重点仍然在英语教学领域,希望该板块继续有出色表现。

第一,研究领域:从2013年开始,圣智已与中国内地的一些出版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通过“圣智盖尔电子图书馆”中文平台,让中国研究人员能够从中获得参考书,也让西方国家中研究中国的人(包括汉学学者等)获得来自中国的参考书。圣智将很多中国文献通过数字化手段放到这个平台上,提供给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除原版中文文献外,对于类似“中国梦”这样受众更普遍的项目,圣智还会将它翻译成英文介绍给西方国家。

第二,英语学习:英语学习是圣智在中国最大的一块业务,也是过去几年增长最迅猛的。圣智会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学习者不同的学习目的,继续挖掘。目前中国的英语教学学习材料以纸质版为主,或是比较传统的教材,圣智计划更多引入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将英语教学这块业务做得更大。

第三,高等教育:圣智将建成更多数字平台,为高校的教学学习所用。汉森认为,目前而言,中国的高校教育数字化程度还在起步阶段,今后5年内中国高等教育的数字化转型一定会出现。圣智希望能好好把握这个时机,提高数字化学习解决方案在高等教育中所占比例。

在开拓海外市场的过程中,发生着一些实质性的变化——之前一些美国本土的内容会做一些修改,而现在,不仅仅是修改,而是根据这些市场的需要进行真正的本土化改编。这种内容本土化的趋势是与出版数字化的进程同步发展的。圣智已经开始向数字化内容提供商转型,有了更多基于数字平台的内容,因此,根据国际市场的需求进行内容的本土化改造,并不需要进行巨大的投入。从国际市场的本土化需求来看,仅仅过去三年的改编量要比过去二十年都大得多,而且这已经成为一个趋势。

在教育出版领域,数字化带来的冲击

与走在数字化转型之路前沿的教育出版商相比,大众出版商对待数字出版的态度并没有那么积极。汉森曾经服务于贝塔斯曼,在2012年就任圣智集团CEO之前,汉森曾任贝塔斯曼绩效运营执行副总裁,对大众出版也有深入的了解。他认为,教育出版商与大众出版商有很大不同,大众图书的数字化更为简单,只需要把内容放在一个数字平台上,小说仍然是小说,不论是纸质版还是数字版,阅读体验并没有太大不同。但在教育出版领域,数字化带来的冲击非常大,数字化可以完全颠覆老师和学生的教学流程和教学重点。

2013年,圣智学习的数字产品MindTap大获成功,实现了400%的市场增长。这也让其进一步坚定了加快数字转型的决心。圣智国际总裁亚历山大·布罗赫说:“在开发教材时,圣智学习首先考虑的是作为最终用户的教师与学生。”目前,圣智MindTap学习平台上共有550门课程的学习资料,美国共有2000多门课程,也就是说,MindTap学习平台提供的课程资料约占所有课程的四分之一。

“圣智曾出版了一本化学入门的教材,全书12章,共250页,按照传统的教学模式,需要一章一章从头到尾地学习。而在圣智MindTap学习平台上,学习化学这类基础学科,可以获得整体的科目学习方案,这个平台根据每个学生的水平定制专属的学习进程——可以记录学生的学习进程、掌握水平,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提供相应的学习资料,还能在线评估学生的学习效果。”与纸质书相比,数字平台大大拓展了教育出版的功能,也能更好地帮助老师和学生实现教学目的。

在美国的各大高校,老师可以自行决定教什么、使用什么教学资料和课程解决方案,圣智MindTap学习平台可以根据不同需要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这也是数字出版最大的优势。

数字化教学方案遭遇阻力

数字化学习平台在推广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阻力。在美国,70%的高校老师是客座教师,同时在几个学院担任教职。很多时候,他们上课前还在停车场坐在车里用电脑备课。与专职教授和终身教授不同,他们收入并不太高,教学收入需要支付各种账单。所以对这个群体来说,他们认为数字化课程学习方案会对他们的饭碗产生威胁,害怕失去自身的价值。对于这类顾虑,汉森表示,MindTap学习平台比较适合处于中间水平的学生,约占50%,而比中间水平进度更快或更慢的另外50%的学生,则需要额外的帮助。

老师们的另一个顾虑是无法应付学生们针对学习平台提出的各种问题,对此,圣智集团强大的客服队伍可以提供完善的客服支持。

数字平台的推广在学生当中并没有任何困难,因为现在的年轻一代,是与各种数字终端产品一起成长的一代,他们认为数字化的学习方式是自然而然的事。汉森表示,出版商也需要满足学生们的各种需求,比如,如果他们想要阅读纸质的学习资料,不必去花很多钱买一整本书,使用按需印刷,想要哪几页都可以。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