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作者自出版:可能与不可能的边界

作者:迈克·沙特金;骆双丽 编译   2014年05月23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传统的“出版商-作者合作”模式固然给作者带来了不少便利,但也存在种种限制,无法满足作者全部的出版需求。这块空白也就给了自助出版生存的空间,对于作者来说,什么时候仰仗出版商,什么时候自己操刀出版就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了。

作者什么时候才应该自助(或独立)出版?相信所有图书代理机构和出版商都在试图解答这个问题,作者自然也不例外。

答案当然不会是“永远不”,若有任何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答案是“永远不”,那他/她确实应该再更深入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出于一系列原因,多数时候,大部分作者的最佳选择就是答应与出版商合作。在你的手稿完成前先得到一部分预付稿酬作为创作的保障显然是件好事儿。当你对营销毫无下手之处时,有一个专业团队帮你进行市场营销,这肯定比你自己毫无经验地单干或花昂贵的酬金将营销工作外包给别人要强很多。若能使纸质书销售和电子书销售、线下销售和在线销售相结合,一定就更合你的心意了。而在你进行图书宣传和营销时,能有一条完整的供应链和足够的库存空间为你的销售提供保障,这当然更棒。当你正在专注于创作下一部作品时,你所签约的出版社则已将你出版的书变成了现金,这是不是也很令人惊喜?是了!上述这些就是作者与出版商合作的便利之处。

不过,迄今为止,出版商与作者间的合作模式仍只有一种,即出版商通常在提前支付版权使用费后就享有一本书的所有权利,然后,他们就能控制这本书出版的整个流程。一般而言,为一本书成名所做的所有工作,最终都能在它的各种商业渠道中获利。所以,出版商通常要求在支付预付款后就控制这本书的所有权利,作者也往往接受这一惯例。不过,这其中也有两个例外:一个是电影(好莱坞)版权——它很少控制在出版商手中;还有一个是国外发行和外语出版版权——出版商只是有时候享有这一权利。

后来,出版商掌握了垄断市场的有效方法,即对作者能出版哪些书制定一系列规则。但这无法满足那些没有达到出书篇幅或一写完就想尽快面市的图书的出版要求。此外,当一本书已不值得大量出版时,该书的重版计划也会很快被出版社淘汰。

基于以上原因,即便是已经成名的作家也在考虑寻找传统出版的替代品。

对于自助出版,大部分风暴是围绕着数字化如何改变了出版商和作者在版税上的关系而展开的——出版商往往会从电子书销售额中抽取25%的版税给作者,大多数新创出版公司或数字化优先的出版商一般愿意支付50%的版税,而若作者直接进入零售商的渠道,则能得到更高版税。对大多数作者而言,这几乎不成问题。对那些未收预付稿酬的作者,他们收到的实际版税则比合同中还要高。但不管版税的高低,编辑、封面设计师或营销顾问的酬劳都是由出版商承担的。

与版税问题最密切的是大量“复活”的再版书目。那些从传统出版转向自助出版的作者仍能或多或少地以之前合作的出版商为后盾,所以他们比那些毫无经验的自助出版者更有决定性优势。一些作家在为自己建立个人知名度和作品的知名度上做得非常成功。那些已在读者中建立了知名度的作品,即使其市场营销比从未涉足传统出版领域的新进自助出版作品更逊,其再版书目仍能获得更多的销量。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再版书目的自助出版还可以省去选题开发和文字加工等环节。

而且,即使在没有纸质版图书为其电子版促销的情况下,电子书销售也能令作者增加额外收入。

但是,对很多作者而言,传统出版方式存在的障碍可能根本与是否能赚更多的钱无关。作者经常动笔创作就是因为他们有想写的东西,他们既想要表达出来,又想要人们阅读它并对其做出回应。所以,有些出版商设置的“作品篇幅未达到印刷一本书的要求”或“无法在几周内出版”等障碍成为了令作者伤脑筋的关键之所在。

对已不再通过传统出版方式进行再版的书目进行自助出版,使那些连成名作家也很难找到出版商来出版的作品得以阅读等动机背后隐藏的事实是,大型文学代理机构正在引导作者走向数字化。目前,包括作家出版社文学代理公司(Writers House)、三叉戟文学代理公司(Trident)、柯提斯•布朗文学代理公司(Curtis Brown)等在内的知名文学代理机构都在向数字化转型。而瓦克斯曼•利夫文学代理公司(the Waxman-Leavell Agency)衍生的一个叫Diversion的新型图书公司则是文学代理中的另类,它建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其他代理商。此外,代理人理查德•柯蒂斯创办的EReads独立出版公司(最近卖给了Open Road)和律师经纪人亚瑟•克莱巴诺夫创办的Rosetta Book独立出版公司(至今仍在运营中)也是典型的数字化自助出版公司。

我们可以发现,纯自助出版和传统的“出版商-作者合作”模式之间的差别已越来越大,图书代理机构已意识到需要填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

传统出版商和传统交易的实力直接关系到书店的库存服务。在这段急剧变化的数字化转型期,线上份额迅速抢占了实体店的份额——实体书店经年累积下来的市场占有率仅在一两年间就被线上图书销售所取代了。Open Road就是数字出版领域占统治地位的巨头之一。

所以,传统出版商现在正开始试行数字优先的版权,相比于传统模式,它的优点在于可以同时处理篇幅短的书并实现快速出版。Open Road、Rosetta和Diversion等新贵已基于传统的“出版商-作者合作”模式与纯自助出版之间的差距建立了针对性的业务目标,相信两者的差距会越来越小。不久的将来,大型出版商也一定会实现出版短篇幅图书及使书快速面市的商业模式;版税也会相应地提高。此外,出版商也会提供更优惠的合同条款来留住作者。

如果一位知名作家自己掌握了自助出版的多种功能,那么他/她一定能赚更多的钱。而随着作者自助出版的增多,传统方式的图书再版将无可避免地出现萎缩。

在实体书店份额缩减的情况下,自助出版和新型的数字化优先出版将迎来更多的增长。数字化趋势已明显不可逆,大型出版商只能迎难而上,增强自己的数字化适应能力,例如:建立自己的数据库,了解目标消费者,增强海外市场分销及营销的能力,实现多语种出版等(所有大型出版商都已经在做这些工作)。

若亚马逊继续扩大其电子书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将加剧传统出版的替代性竞争者(即数字出版商和自助出版公司)的压力。亚马逊在自助出版图书上达到的市场份额越大,其他同类竞争者能争取的利润就越少,亚马逊一家独大的几率就会更大。

出版商一直(也将永远)都存在着多样性。但在未来的很多年中,即便自助出版出现持续增长,出版经济活动仍将继续集中在少数以英语为主的大型出版社。

作者:迈克·沙特金;骆双丽 编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