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李学谦谈中国少儿出版结构调整(二):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五个根本问题

2019年05月10日   作者:陈楠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李学谦在参加2019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少儿出版结构性调整与高质量发展”高峰论坛时,发表了题为“结构调整:
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李学谦就当前中国少儿出版存在的趋势性问题进行了针砭时弊地分析。本文为其演讲的第二部分,深度剖析当前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少儿出版结构调整的具体任务。本演讲的第一部分请移步《李学谦谈中国少儿出版结构调整(一)》

 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国际少儿读物联盟分会主席  李学谦

2019年5月7-10日,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承办的2019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在南京召开。

本届大会的主题为“聚力高质量,展现新作为”。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国际少儿读物联盟分会主席李学谦,全国 36家专业少儿出版社代表,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绘本插画师,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版人、阅读推广人、图书营销专家和发行界人士共计600余人参加会议。会议召开期间,除集中展示参会出版社的重点图书,还举办了“少儿出版结构性调整与高质量发展”“新时代原创儿童文学的创作与出版”高峰论坛。

李学谦在参加“少儿出版结构性调整与高质量发展”高峰论坛时,发表了题为“结构调整:
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李学谦就当前中国少儿出版存在的趋势性问题进行了针砭时弊地分析。他表示,当前中国少儿出版应该高度警醒增速放缓、码洋虚增、收入下降、库存加大的问题,并深度剖析当前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少儿出版结构调整的具体任务。

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内容创新能力不足

目前,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一个问题是内容创新能力不足。从2018年少儿图书畅销书排行榜中可以看出,入榜图书中没有新书,出版时间最晚的是2016年出版的《米小圈上学记》,还有5种图书出版时间超过或接近10年。少儿图书对整体市场的贡献率不断下降,无论是新书码洋贡献率还是新书册数贡献,在整体市场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小,从2008年开始降到30%以下,到2015年降到20%以下。

而这是整个少儿业的情况,即每年造了不少新书,但是新书对整体市场的拉动作用、贡献率在下降。李学谦指出,这是内容创新能力不足造成的,导致新书的市场接受程度不高,新书的市场贡献率不高。

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产品结构不适应需求的变化

第二个问题是产品结构不适应需求的变化。李学谦指出,儿童文学图书品种数在实体店和网店都占30%左右。其次是卡通/动漫/绘本类图书,品种数在实体店和网店都占20%左右。这两类都是虚构类图书,品种占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品种总数的50%以上。数据显示,2018年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动销品种超过27万种。据此推算,市场上儿童文学图书动销品种超过8万种。

李学谦,在大会现场抛出了行业的关键性问题:真的有这么多儿童文学图书可读吗?又真的需要这么多儿童文学图书吗?

而在虚构类图书产能过剩的同时,非虚构类图书出现的问题是供给不足。最近三年,低幼启蒙、游戏益智、国学经典、少儿英语这几类图书销售额每年增长15%以上,说明这几个方面的阅读需求持续增长。但这几类图书品种都不够丰富,低幼启蒙图书品种数在实体店和网店都只占8%左右,游戏益智占9%左右,国学经典和少儿英语各占3%左右。科普百科类图书品种虽然占比较大(实体店17.32%,网店17.5%),但以引进版权图书居多。

为什么?李学谦认为,是因为非虚构类的图书难做。类似DK类的科普图书对编辑能力的要求非常高,要求编辑有整合知识,有向读者提供结构化知识的能力,对便捷获取知识的要求很高。虚构类的图书更多是考验作者的水平和能力,而非虚构类图书考验的是编辑的能力,但目前中国图书业能做虚构类图书的编辑很少,能把科普书做好,能把百科知识类的图书做好的编辑不多,因为要求编辑有向读者提供结构化的知识能力。但遗憾的是,我们很多编辑没有这些能力。

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发行渠道单一

第三个问题是发行渠道单一。李学谦举例表示,美国、日本、英国、德国等出版强国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少儿图书发行体系,校园渠道、零售渠道、读者俱乐部、政府采购等渠道各有侧重,相互补充,有效对接了大众阅读需求、校园阅读服务需求、个性化阅读需求、公共文化服务需求。

反观中国的图书发行渠道,以大众零售渠道为主,零售渠道又过度依赖网络书店。目前,网络书店少儿图书销售码洋已占零售市场销售总额的60%以上,几成一家独大之势。李学谦认为,这种畸形的渠道结构,不仅不能有效地覆盖读者需求,而且通过名目繁多、愈演愈烈的打折活动,严重扭曲了供货商、经销商、消费者的关系,恶化了出版生态环境。

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服务滞后

第四个问题是服务滞后。2017年我国出版少儿图书4.2万种,其中新书2.28万多种,每天有60多种新书上市。此外,2017年零售市场少儿图书动销品种为27.7万种。李学谦表示,面对茫茫书海,“选书难”已经成为孩子、教师和家长共同的迷茫。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教育服务中心2007年11月在做了一次大范围的儿童阅读状况调查,覆盖34个省、市、自治区,回收有效问卷10万多份。调查发现,“不知道看什么书”在影响孩子阅读的因素中位居第二,占34.63%; “阅读书目多,学生差异大,不知道如何选书”的困扰在教师中位居榜首,占47.21%; 35.14%的家长反映“不知道给孩子买什么书”。面对读者的普遍困惑,出版社、书店的服务供给普遍停留在产品营销宣传的水平上,缺乏分层次、个性化的指导,针对性、有效性不强。

中国少儿出版供给体系存在的问题:不能满足复合型阅读需求

第五个问题是供给侧不能满足复合型阅读需求。

李学谦认为,纸质读物在少年儿童阅读中的基础地位难以被新媒体所替代,这一点中外出版界、教育界都有共识。但是,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应用已经深入到生活的各个领域,新媒体的应用场景日益广泛,不可能不对孩子的阅读行为产生影响,使他们产生“纸质图书+新媒体”的复合型阅读需求。

近年来儿童听书市场发展很快,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五次国民阅读调查报告,2017年未成年人听书率为22%,与成年人听书率基本持平,但有声读物供应商主要是新媒体平台,少儿出版社参与度不高。另外,随着网络动漫平台的强势推出,少年儿童动漫作品接触习惯出现整体向线上迁移的趋势,少儿出版单位在这一点上反应迟缓,处于被动状态。

以上五个方面的原因归结起来,实质是少儿出版的供给体系不能有效满足少年儿童阅读需求,不能灵活适应少年儿童阅读需求结构的变化。因此,少儿出版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全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结构调整,实现高质量发展。

那么,中国少儿出版机构应该如何进行结构调整呢?百道网将于近期推出《李学谦谈中国少儿出版结构调整(三)》,深入剖析少儿出版结构调整的具体任务,敬请期待。

(本文图片来源:李学谦《 结构调整: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PPT;本文编辑:安宁)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