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出版要进入三高时代
技术在变,用户在变,介质在变,初心不变

2018年08月12日   作者:百道综合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8年8月11日上午,南方出版高峰论坛在广州市琶洲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本届南方出版高峰论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主办,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承办。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新形势下出版人的使命和担当”,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局长白洁,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马国仓,广东省出版集团总经理杜传贵等出席论坛并致辞。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中国出版协会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广东省出版集团和南方传媒董事长王桂科,中信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斌,译林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顾爱彬,喜马拉雅FM副总裁姜峰等6位主讲嘉宾进行主题演讲。本次论坛由广东卫视频副总监王世军主持。

 

这是南国书香节第二次举办出版高峰论坛。广东省出版集团总经理杜传贵在致辞中介绍到,今年的南国书香节新增了省际交流馆和国际交流馆新西兰馆。今年,除了主会场之外,分会场拓展到19个地级市。他用阅读嘉年华、文化盛事、文化高地、价值坐标、生活方式来概括了南国书香节的定位。

“书香节是读书人的节日,也是展示和检验出版人工作成就的大平台。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出版业取得了巨大成就,昔日的‘书荒’已成为一代人历史的记忆,当下琳琅满目的图书出版物有效地满足人们精神文化的需求。”本次论坛承办方之一的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编委会主任马国仓在致辞中说,广东始终是我国改革开放前沿和窗口,今天的论坛在广东举办,就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新形势下出版人的使命和担当这一主题进行研讨,其又有着别样的意义。

做强之路: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

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发表题为《发展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的出版业》的主题演讲。他用2017年中国出版的数据向大家描述了中国作为世界出版大国的现实,他的主旨演讲围绕着如何做强的问题展开。

要实现出版强国的目标,柳斌杰理事长提出要在“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三方面下功夫。

关于高品位,他表示,高品位的作品具有穿越时空的科学价值和文化价值。作家、科学家、内容生产者要创作有品位的作品;出版要传播先进、健康、正能量的信息;内容、视听作品、互联网传播要选择高品位的产品来影响社会。这样,我们的文化才能惠及当代,传之后世,才能留下经典的作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经得起市场的检验,经得起人民的检验。

出版的高质量则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出版工作的高质量;二是出版产品的高质量;三是出版企业的高质量;四是出版产业的高质量;五是出版服务的高质量;六是出版人才的高质量。讲到高效益的问题时。柳斌杰指出,出版既要讲求社会效益,提高国民科学文化素质,培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新时代提供优质的精神食量;又要按照经济产业的规律和市场规律生存发展,取得企业持续发展和实力,提高全体员工收入水平。关键是讲政治、懂出版、会经营、善管理,这样的领导班子和经理人才是出版业亟需的。

出版业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发展的行动方向,一是重构中国现代出版产业新体系,二是推动落实出版业发展的重大决策。

关于重构中国现代出版体系,柳斌杰表示,中国现代出版业态已经发生根本变化,呈现出印刷出版、电子出版、数字出版、大数据出版、智能出版这样业态交叉融合、同步渗透、内在竞争的态势。这就要求市场体系和管理体系要重构,要容纳多种业态的出版体系,打通各种业态的壁垒和障碍,汇聚在一个产业链上。把原来出版的产业环变成一个产业链,这就需要国家从顶层设计,总体规划,从法规、政策、制度、体制、技术、平台、渠道、市场、标准等十个方面来协调推进,共建共享,把出版业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的发展软硬环境打通。

另一方面,出版行业要贯彻出版业发展的一些重大决策,要打好深化改革的攻坚战;要推动融合发展;加强技术能力的建设;切实提高内容创新的能力;要开拓市场,加强优秀出版物的传播力;要建设自己的出版队伍,培养人才。

广东出版人的使命与担当

近年来,以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传媒为龙头的一批出版机构和团队,大力推进精品生产,重点抓好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和岭南文化的项目,《当代岭南文化名家丛书》《世界客家文库》《岭南文库》等大型丛书陆续出版,60多个项目入选了国家出版基金,20多个项目入选了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花城出版社的《这边风景》荣获茅盾文学奖,《平原客》《遥远的向日葵地》荣获2017年中国好书。

白洁谈到广东当地的出版成就时如数加珍,她表示,真正意义上的精品图书应该具备如下几个要素:在价值上体现了人类的进步思想,在学术上具备了科学性、有新鲜独到的见解,在装帧设计上做到了内容与形势的完美结合,给予人们美学的一种享受。

如何多出传世精品,让读者和市场所认可?她说:

一是要挖掘和抓住高端作者,形成优质作家资源库,高端作者决定了读书的品质;二是要坚持读者至上,紧贴当下的生活,找准阅读市场的需求;三是要精细打磨,以工匠精神出良心书;四是要培育高素质的编辑队伍,全面提高出版人的策划、组稿和运作能力。

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传媒董事长王桂科在演讲中说,中国现代出版业的开山鼻祖大多跟广东有缘,比如说张元济、王云五。他特别提及广东出版界的编辑大家岑桑先生,他是体现广东出版人使命担当的典范人物。岑桑今年92岁,一生从事编辑工作,他担任主编的《岭南文库》获得了国家图书奖。《岭南文库》开风气之先,成为全国做地方文库的第一种。

王桂科强调,出版人应该是“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应该具备“政治家的头脑、文化人的情怀、生意人的眼光”。二十多年来,广东出版人在多出好书、打造品牌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发掘整理岭南文化方面也不遗余力。《岭南文库》已经出版130余种。数十种几百册岭南文化题材图书相继出版,包括《岭南文化知识书系》《岭南中医药精华书系》《岭南世家中医传承系列》《岭南中医药文库》《岭南文化十大名片》《广府文化丛书》《客家文化丛书》《潮汕文化丛书》《容庚藏帖》《黄埔军校史料汇编》《广东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图典》《纸上端砚博物馆》《世界客家文库》《广东华侨史文库》《海外广东珍本文献丛刊》《大英图书馆特藏中国清代外销画精华》《葡萄牙外交部藏葡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档案》《中国珠江文化史》等。集团成立了粤港澳文化教育交流中心,拟建设岭南文化研究创作基地,通过这些载体和机构,打通岭南文化血脉,构筑岭南文化新高地,把粤港澳岭南文化发扬光大。

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新要求、新思路

中国出版协会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发表了主题为《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新要求、新思路》的主题演讲。李学谦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少儿出版提出新的要求,中国少儿出版业需要走出新的发展道路。

在李学谦看来,新时代向少儿出版提出了四个方面的要求。首先,对人才建设提出了新的需求。要求中国少儿出版业把握好自身战略定位,围绕新时代的人才需求来谋划出版;其次,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强调培养中国学生的核心素养,把强化民族性作为核心素养中一项基本原则,这就要求中国少儿出版业要用出版帮助青少年打牢文化自信的根基;第三,目前少儿出版面临着低端产品的产能过剩、产品结构不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出版物整体质量还难以满足新媒体时代少儿复合型阅读需求,内容生产和阅读服务相脱节等问题,这些都要求中国少儿出版业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四,少儿出版物的内容和形式更容易超越地域和文化差异,天然具有易交流、易合作的特质。所以在走出去方面,少儿出版应更好地面对国际市场,发挥走出去排头兵的作用。

针对这些新要求,李学谦向中国少儿出版业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要把培养担当民族复兴的时代新人作为少儿出版的根本任务。

第二、要以需求为导向调整优化产品结构:一方面要加快构建少儿出版的大众读物、校园读物、专业知识读物三大产品群,形成少儿出版新格局;另一方面要加强阅读指导和推广,形成出版物+阅读服务的少儿出版新业态。

第三、要在融合发展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首先,要在融合发展市场找准角色定位,并具备数字产品的生产能力;其次,要选好突破口,尽快推出能实现自身资源优势、具有市场前景的产品;再次,要应用新技术改造传统出版流程,实现全媒体出版,建设全媒体出版平台,打造全媒体产品的生产和推送能力;第四,要进一步发挥走出去的作用,通过优质的少儿出版物提升中国在世界上的文化影响力;第五,要建设适应新时代要求的少儿出版队伍,培养思想观念进步、懂教育、了解新技术和新媒体的新型出版人才。

出版是整个媒体的根基

中信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斌演讲中谈到了大众阅读的变化,以及由此给大众出版带来的新经济模式。

他指出,这些变化主要表现在环境的变化。每一个时代都有时代的主题,技术和科技是这个时代最主要的方面,科技进步的背后是为了提高生产力。王斌说,最深的把握就是人性的需求,人要通过价值活动、认知活动不断推动进步,这一过程中,我们对技术的渴望会更加强烈,而互联网已经把这个需求变得更加的显性化。

第二,要理解需求端的变化。一方面要看到知识在进化。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实用性的观点、知识观已经占了上风。此外,专业、垂直内容的价值是缺失的。新媒体产品的崛起,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市场,甚至从需求端改变了内容产生的机制。

那么,出版业为什么还卓然而立?我们存在的理由是什么?王斌指出,第一是阅读的社会价值认知。中国人对读书的尊重,对读书的价值肯定是我们这个时代出版人的幸事,这是一个庞大的社会基础;第二是两个制度的支持,一是版权制度,这种机制决定了到今天我们还依然不倒;二是定价机制,这个决定了产业的秩序,也就是产业链的完整性。

这个时代已经发生的变化,社会责任、国家战略将替代市场的单一驱动,智权时代,出版就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他提出,真正的流量要由好故事驱动,要由我们的价值内容来驱动,而不是现在所谓的眼球。他表示,流量已经开始向价值驱动转换,这是我们的机会。粉丝已经开始变成作者的引领力量;浅阅读已经进入了深度创作时代;融媒体创新最后真正争夺的是价值和影响力。

出版业的困局与破局

在论坛演讲中,译林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顾爱彬首先从一个出版人的角度分享对出版业发展的观察,他说,“第一点,我们出版界目前存在着普遍的焦虑,对于出版业的未来缺乏信心,失去方向,没有理想,没有长远规划;第二点,业界存在一种倾向,总是用单一的经济指标来衡量出版业,始终认为做出版赚不了什么钱;第三点,出版资源、渠道资源的抢夺,网店价格战,纸张价格的飙升更加剧了上述的焦虑;第四点,移动阅读,尤其是近两年兴起的知识付费等数字出版形态,模糊了一些出版人的视线,扰乱了人们的判断,误以为纸质出版到了行业的末日。”

在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顾爱彬表示,出版业应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把出版精品好书放在首位。为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译林出版社从未对编辑个人进行利润等纯经济指标的考核,而是对整个团队进行考核。关于译林出版社为何要这么做,顾爱彬解释道,“出版社对编辑个人经济指标的考核会导致出版人在选题策划与编辑出版上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企业的整体出版战略就无从谈起,无法凝心聚力,整体的出版品牌也无法塑造。而在社会效益考核方面,我社专门设置了出版品牌建设的效果。”

在分享了对出版业现状的思考之后,顾爱彬从五个方面谈了出版社应该如何应对这四大问题:

第一,纸质出版总的体量不会有大的增长,但就单体出版单位来说,出版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优质内容资源、市场资源会向强者倾斜,这种趋势其实已经出现,比如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中信出版社等等,包括一些民营书商。“强者越强,优者越优”这一发展趋势在出版业内已显示持续。

第二,出版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做出版最终目的就是出精品好书,传播优秀文化。出版品牌的基石是一本本经得起读者、市场、时间和历史检验的精品好书,而不是经济效益和经济规模。当然,不是说经济效益和经济规模不重要,任何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做法都不符合出版规律。从经济体量上来看,出版业是一个小产业,但是以文化贡献衡量,出版却是一个重要的大产业。

第三,网店价格战、纸张价格上涨,这是出版业发展中遇到的暂时困难。但随着业态的调整改革发展,这一困境一定会得到解决。

第四,移动阅读、知识付费只是新的出版形态,提供的是新的内容载体,并不会对纸质出版产生颠覆性影响。我们要做的是顺势而为,积极推进出版融合发展,但需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而不是心血来潮,盲目作为,甚至乱作为,尤其对国有出版企业来说。

第五,要有长远规划。出版经营管理者要有坚定的、正确的出版思想、出版理想、出版梦想和出版方向,要有清晰的发展战略、目标和经营思路,要站在战略的高度,冷静观察并正确判断行业的发展变化,描画企业发展蓝图。

喜马拉雅的秘密与平衡

喜马拉雅FM副总裁姜峰在演讲中谈到,喜马拉雅能成功的几个秘密在于:

第一,开辟了一个新阅读时空,这个阅读新时空有独特的优势。喜马拉雅借助技术达到了一个场景的优势,它是移动的、在线的、伴随的、平行的。

第二,打开了内容新格局。这个格局比较简单,一是知识技能,二是文化思想,三是智慧信仰。姜峰指出,跟其他的音频传播平台或者知识付费平台完全不一样,喜马拉雅做的是一个复合完全音频传播的内容,在整个文化层面进行组织和传播,这些内容。在2017年底以来,喜马拉雅加大思想类的书在平台上上线,也受到了用户的欢迎。

第三,在这个时空里,做出版要探讨一些新的方法,将传播的内容干货化、娱乐化,人格化。这些是互联网时代传播最鲜明的特征。

为什么要娱乐化?姜峰表示,娱乐是审美的,原来我们总以为娱乐是低俗的,其实娱乐也有一定的审美,只是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和审美趣味,用这种娱乐化的方式表达一些特别的内容。

姜峰指出,喜马拉雅最核心的是四大生态的平衡,即传统内容与互联网内容的平衡;自制内容与PGC、UGC内容的平衡;广告收入跟付费收入的平衡;内部生态与智能生态圈的平衡。现在,所有的传播已经不是把一本书卖到京东、当当、亚马逊就可以完结的一个时代,外面有更广阔的AI智能生态圈,我们要把内容往外去传播,靠技术传播得更远更广,才可能打造出更大的平台。

(本文编辑:水英)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