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百道环球作者专访|美国畅销书作家卡琳·斯劳特:从现实中取材,靠想象去丰盈

2019年04月09日   作者:文思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卡琳·斯劳特是美国知名的犯罪小说家、畅销书作家,出版的第一部小说即入围英国推理作家协会匕首奖“最佳惊悚处女作奖”。迄今,其作品累计在近40个国家和地区卖出3500多万册。在今年的伦敦书展上,百道网获得面访卡琳的机会,请她谈了谈创作犯罪小说的缘起和自己在创作上的一些想法。

卡琳·斯劳特(Karin Slaughter) 摄影:文思敏

2018年,美国知名的犯罪小说作家卡琳·斯劳特(Karin Slaughter)出版新作《她的过去》(Pieces of Her),很快制片公司Made Up Stories拿下影视改编权,确定由《国土安全》导演莱斯利·林卡·格拉特执导,首季8集已被Netflix预订。

这已经是卡琳的第18本小说,2001年她出版处女作《盲视》(Blindsighted),一鸣惊人,入围英国推理作家协会匕首奖“最佳惊悚处女作奖”,被翻译成27种语言出版。此后,卡琳的多部小说长期盘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其中2014年出版的《Cop Town》,获得爱伦坡奖提名。迄今,其作品累计在近40个国家和地区卖出3500多万册。在今年的伦敦书展上,百道网获得面访卡琳的机会,请她谈了谈创作犯罪小说的缘起和自己在创作上的一些想法。

一切源于对故事的热爱

卡琳出生于美国南部乔治城的一个普通家庭,有着丰富口述史的南部文化对她影响颇深。

父亲在她的阅读和创作启蒙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父亲很早就开始鼓励她读书,每读完一本,就给她买糖果。读的书越多,糖果越多。读得多了,就此开始尝试写作。卡琳的父亲本身就是个长于“讲故事的人”,小的时候给她讲了很多带有鲜明南部色彩的故事。正是这些口述故事塑造了卡琳人生的底色——对讲故事的热爱。

这些听来的故事也在潜移默化中形塑着卡琳的作品,她对故事结构的把握也受到很多童年听故事经历的影响。幼年时期她就写过一个姐姐被谋杀在房间里的故事,虽然稚嫩,但已经能构思出很多细节了。

成为一名职业作家之前,卡琳从事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工作内容大多普通得不值一提,但这些不同的体验却成为了她各种小说中的素材。其中对她影响比较大的是在剧院的工作。“在那里,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都是跟你在同一个圈层里的。这就好比,我们现在在书展上,参与到其中的都是出版业或者图书相关的从业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你们都在同一个层次里。我当时就在那样一个氛围里工作。”

能说得通的故事就是好故事

卡琳的作品偏向现实主义,血腥暴力穿插其间,风格冷硬,以至于被评论家认为像“男性写作”。很多读者都会好奇,作家没有亲身经历如何虚构情节和人物。对卡琳来说,小说中那些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靠的是想象,不断地想象。 她说,“那些人物和情节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奔跑。我会想象我书中的人物对案件的反应是什么,想象案件发生后小镇上居住的人们会怎么反应。我的意识里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细节,比如Sara和Jeffrey会怎么做。有本书里一个医生的角色,我在脑海里构思了三年。”

卡琳认为,人物塑造中最难的部分在于如何把他们个性化。“有的时候你会很混乱,比如Sara和Jeffrey(卡琳系列小说中的主人公)同时在作品里出现,写的时候得把他们区隔开,否则就成了同一个人物。每个人身上都带有自身的印迹,比如一个父母是医生的孩子,他的身上就会带有医生家庭的影子,你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他们的经历、背景与遭遇,他们身上的印迹决定了他们如何回应生活的细节。”

卡琳·斯劳特最新小说《Pieces of Her》

在关于人物与情节的权衡上,卡琳觉得,“重要的是人物如何回应我所建构的事情。无论是我的故事,还是李·查德(Lee Child,英国推理小说作家)、迈克尔·康奈利(Michael Connelly,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犯罪小说家之一)的故事,追究到底本质都是一样的——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某些人了结了它,就是这么回事。”

在她看来,好的作者写作时能兼顾“心”和“脑”。“有些人物你需要用‘心’去写,跟着人物的感情走,感受他们的情绪;但有时候你需要用‘脑’去写作,完全感受不到人物的任何情绪,把他藏起来,只能看到幕布前的他,触碰不到背后他的感觉。我希望这两方面我都能做好。”

那好故事的标准是什么?卡琳给出的答案是“make sense”,“能说得通的故事就是好故事。如果你要建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必有一个规则,世界里的每个人也必遵循相同的规则。”

在现实中获取灵感

2001年,卡琳出版处女作小说《盲视》(Blindsighted)。这本书获奖无数,为卡琳走上作家之路奠定了基础。此后,她几乎以一年一本的速度写书,逐渐构建起“格兰特县”和“威尔·特伦特”两大系列的作品矩阵。

在采访中,她并不掩饰对新灵感的焦虑。“真希望有无止尽的灵感来源,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幸运的是,世界上总是有糟糕的事情发生。我还是可以在现实的犯罪案件中找灵感。现实生活里总有各种各样的犯罪行为出现,我也会经常阅读和寻找”。

与律师、建筑师、医生等不同职业的朋友对话也在不断帮助卡琳塑造她书中的世界,一旦有什么想法,她会跟相关人士进行沟通,去想象他们的生活。她也时常翻看法律卷宗以及相关的犯罪叙述,这些文本都是她创作的主要源泉。

除了写作,卡琳也是一个忠实的书迷,她坦言写故事的初衷就是想看故事。卡琳喜欢超出自己生命体验的内容,除了李·查德、马克·比林汉姆(Mark Billingham)等推理名家的作品,她也喜欢阅读犯罪小说之外的故事。“比如我最近在阅读一套关于尼日利亚的小说,那些富有异国情调的设置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是我可能写不出来的”。

采访的最后,问及卡琳是否有幻想过不是作家,而是另外一种生活以及社会身份。她说,“我想我可能会在伦敦,做一个手艺人。我喜欢创造和编织东西,这其实跟写作是一样的。”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