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作家虹影深度对谈——“女性”“苦难”“记忆”与我们生活的世界

2016年04月21日   作者:文讯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4月8日-4月9日,四川文艺出版社邀请著名华人作家虹影与梁平、洁尘、何小竹分别就“苦难”、“记忆”、“女性”与现实世界等话题展开了精彩讨论。

苦难记忆与现实生活


虹影与梁平对谈

衡量一个人或一部作品是否出色,对苦难的理解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对苦难的理解很犀利,对重庆的描写,让人身临其境,非常的细致。虹影介绍道,《饥饿的女儿》其实是在特别忠实地回忆1980年前的重庆的老百姓的生活,是写自己的生活和生命的经验。她说,只有我们知道了以前的过错和灾难的源头,才能知道我们应该走一条怎样的路,面对这个时代不再犯错。

虹影认为,任何一种艺术,只有到了一种极致、真实、自由的状态,它才能呈现真正的美。“在《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中我把我的灵魂都撕开了,解剖我自己。”所以作家都是带着好奇,又带着一种经验的累积,是从不同人的故事里来创造这一个故事。

梁平说,我们每一个人经历的苦难,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挣扎,我们每一个都会有,只是不同罢了。他比较欣赏,或者说比较惊讶的是,虹影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女作家,她把她的现实生活中的残酷和血淋淋直接端出来。她能够把她自己的生活经验、生命体验,那么闲适、优秀地呈现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优秀作家才能做到的。

>>>点击此处链接查看虹影与梁平对谈完整版<<<

女性生活与世界的关系


虹影与何小竹对谈

虹影说,在写《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以及现在的《你照亮了我的世界》,也是深刻感觉到女人是有很多难宣于口的苦痛的,因此和尊重女性的男人探讨女性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是有意义的。其实文学就是人学,最根本的还是和我们这个世界的关系。在对谈中,虹影指出写作让她忘记在这个人世间的不公平和冷漠:“写作对我来说一开始就是一种冒险,而这种冒险能让我忘记在这个人世间的不公平和冷漠,这种生存环境。这是种挑战,也是刺激,使我感觉到这种那么多人不喜欢的东西,对我和世界却是个不偶然的事物,所以我要继续做下去。”  

何小竹说虹影是天生的作家。他总结虹影的作品在当代作家里有两点特色:一是个人化的叙事,这种叙事造就了作品的时代感的叙事,而很多男作家在心里总装着一种很宏大的情怀,在写作中不自觉就会把这种情怀带进来,而虹影是用女性天然的敏感来写作。但这点不是最主要的,有那么多女作家,为什么没有人写出虹影这种力度的作品呢?这就是第二点特色,她是为写作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是天生的作家。

>>>点击此处链接查看虹影与何小竹对谈完整版<<<

女性记忆与我们的生活


虹影与洁尘对谈

一个城市就会创造一种人。文字是一个人内心十分真实的表现。虹影说:“当我写《饥饿的女儿》时,我并没有想表现一种地域性,写《好儿女花》也主要是写灾难之后人们的反应以及我们在平和的年代触及到的以前的创伤,也并不是在暴露谁、揭露谁。我其实是想表现那一个时代所有人的生活实质,写一个真实的重庆,真实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真实的母女关系。”

在那个年代,食物的饥饿、精神的饥饿以及性的饥饿使得那多人的生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活下来的人都是幸存者。这是在阅读《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时不容忽略的背景。

一个作家在现实不能做的事情,在他的作品中他是可以做的。因此作家有创作的快乐。作为一个作家最大的快乐是在于他创作的不同形象,并且这些形象可以影响那些完全陌生的人。

洁尘说,虹影的文字,不仅读者喜欢,也让同行羡慕。她的语感、语言的转折、停顿节奏以及作品的框架是别人无法模仿和超越的。至于对虹影作品的评价,他认为《饥饿的女儿》是新时期中国小说的巅峰之一。虹影在写作中也显现了一种特别的勇敢,这是很多写作者不具备的一种勇气,这样的特色也是和她重庆女儿的气质相吻合的。

>>>点击此处链接查看虹影与洁尘对谈完整版<<<

《饥饿的女儿》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虹影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好儿女花》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虹影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你照亮了我的世界(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虹影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本文编辑 大猷)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