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亚马逊布局OER的真正动因

2016年04月18日   作者:韩玉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3年,亚马逊加入K-12教育板块战局,但直到今年年初进行Amazon Inspire(AI)平台的内测,才算是有了实质性动作。AI服务于教育工作者,为其提供免费共享教学资料的平台,旨在提高开放性教育资源(OER)的可发现性。亚马逊承诺该平台永久免费,而以贝佐斯精明的商业头脑,业界纷纷猜测其布局OER背后真正的动因是什么。

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四大科技巨头早已在不同程度上涉足出版业。不过在K-12教育板块,此前只有苹果和谷歌在跑马圈地。Facebook不涉这一领域可以理解,本身教育工作者就不想让学生在在校时间接触FB,不过亚马逊的相对低调反倒让人有些费解。

早先亚马逊在K-12领域也有过一些非战略层面的动作。2013年,亚马逊收购在线数学辅导平台TenMarks,算是给自己贴上了K-12内容提供商的标签。但自此之后,TenMarks就罕有消息。去年夏天,亚马逊中标成为纽约市学校系统电子书提供商,但由于亚马逊未能妥善照顾到有视力障碍学生的需求,项目被暂时搁置。直到上周才有消息传出说双方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纽约教育部将在4月份审批合同。这份合约预计将在未来3年给亚马逊带来3000万美元收入。这项交易表明亚马逊最终也进入到K-12战局中标明自己的领地。

今年2月,新闻报道亚马逊正在名为Amazon Inspire的教育平台进行测试。该平台建基于开放教育资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OER)之上,供学校和其他教育从业者上传、管理和共享教学材料,旨在促进教育资源的可发现性。

所谓OER,指的是教育工作者可免费获取的内容。OER的开发往往由财力雄厚的机构如盖茨基金会等赞助,近来其获得了联邦教育部的支持。OER的版权使用通常遵循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只要用户遵守特定的基本法则就可以免费分享内容。

鉴于学区可因此节省大笔购买教材及其他材料的费用,OER愈发受到欢迎。几年前,OER刚出现的时候,感觉到威胁的出版商还可以说这些免费内容的质量不如专业出版的课程教材好,所谓的“一份价钱一分货”。但现在有资金的支持,OER的质量大幅提升,出版商的指摘也就有些站不住脚了。

此外,OER推广的另外一个障碍是资料的难于发现。Amazon Inspire正是冲着这一痛点而来,亚马逊的用户友好型检索以及用户评论,加上海量免费内容将给查找资料带来极大便利。

根据亚马逊公共关系副总裁、前TenMarks联合创始人安德鲁·约瑟夫透露,Amazon Inspire正在部分学区进行内测,将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内向更多用户开放。在此平台上,用户既可以上传管理、自出版自己的教学资料,也可以共享别人的资料,还可以像亚马逊网站那样对平台上的资料进行评论及打分;学校则可以把整个数字图书馆上载到该平台。

3月上旬,亚马逊教育公司低调发布了“亚马逊教育申请名单”,教育工作者可以在此页面进行注册,等到新的资源共享平台上线后将获得提醒。在该页面上有这样一段文字:“教育的未来是开放的。不久之后,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将从一个革命性的平台上免费无限获取一手的教育资料。”

亚马逊在OER领域对自己的定位应该引起谷歌和苹果的注意,随着OER日益变得重要,教育出版商就更夜不能寐了。

2014年,苹果进军K-12市场,很多学区大量购买iPad,却不知道能用这些设备来做什么。来自谷歌的激烈竞争,加上出了几次重大事故——尤其在洛杉矶学区,一个iPad安装项目失误导致硬件和软件失灵,培生所提供的配套课程也受之牵连——苹果在这块市场的发展势头大大放慢。那之后,谷歌的Chromebooks取代iPad成为学校的硬件标配,特别是高年级学生。

相较于iPad,Chromebooks有好几项优势:更便宜;全键盘;网络内容访问优化(苹果仍然把用户限制在其封闭的软件和内容生态中)。此外,谷歌为老师和学生免费提供一套有助于课堂互动的教育工具——谷歌教育应用(Google Apps for Education),大大为Chromebooks平台增值。

亚马逊承诺Amazon Inspire平台永久免费,其如意算盘是什么呢?谷歌相信,一旦老师和学生对谷歌的依赖增强就有可能转化为消费者,因此Chromebooks中学校的普及使用最终会从战略上获利。这也正是亚马逊将自己定位为OER信息来源之一的原因。

谷歌是各种信息的绝佳发现平台,亚马逊却是用户查找产品的所去之处。最初在我们的印象里,亚马逊只是个卖书的地方,现在从尿布、电灯泡到电动工具它无所不卖。杰夫·贝佐斯在传记《The Everything Store》中透露,他的野心从未止于书,书只是因为便于运送、可替代性弱等特性而成为亚马逊打入消费市场的敲门砖。现在,OER是亚马逊用来打开教育市场大门的钥匙。

至于贝佐斯布局Amazon Inspire背后的利益动因,我们可以做此猜想:

只要书能带来消费者并带动他们购买其他产品,亚马逊并不关心图书销售这条业务线是否赚钱。同样,如果Amazon Inspire成为教育产品最重要的来源,那它是否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在短期内就不那么重要了。而且,亚马逊完全可以把付费教育产品(包括电子书管理工具Whispercas、云计算服务平台AWS、Kindle直接出版平台、School Lists、Amazon Business以及Kindle阅读器、Fire平台等硬件产品)也放在Amazon Inspire上,与OER免费内容搭配销售,或者动用所有营销工具(如“购买这件商品的顾客还购买了……”的推荐算法)去推动教育产品的销量。

无论贝佐斯的真实意图如何,对于教育用户而言殊无坏处。如果这一平台能够刺激学生的兴趣,激起他们主动学习、阅读的欲望,就算是成功。如果学生选择去亚马逊购买更多相关图书,也不能说是件坏事。再者往好的方面想,如果这是块有利可图的领地,竞争者会纷涌而入,亚马逊不会完全掌控市场,退一步说,即便它仍然是市场主导者,那也是个与学校、教师、学生共赢的结果。也许输的只会是一本教材卖300美元的出版商。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