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图书定价制将何去何从?

2014年12月30日   作者:罗格·塔霍姆;胡祥杰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图书价格问题在很多国家十分纠结,各国实践也各有套路。由于电商等新兴竞争要素的加入,全球市场上的定价策略都会因时因地而变,对于图书定价制的讨论在短期内都不会过时。

在这个世界上,图书的价格也是“因国而异”,在一些拥有高度自由市场的国家,比如日本和韩国,实行的是统一零售价的定价制;而其它一些国家在自由市场的运转上,控制则会更多一些,比如瑞士。就欧洲而言,其内部图书价格制度较为混乱——挪威采用了统一零售价,瑞典还没有,而匈牙利则正在考虑采用德国模式。

以上信息是根据国际出版商协会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篇报道而来的。但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会不断发生变化。拿波兰来说,目前该国没有统一零售价制度,不过管理图书市场的政府部门已经起草了一项法案,试图引进这一制度,主要针对发行已超过18个月的新书。墨西哥曾在2008年制定了特定图书定价制度,但是有人认为,这一制度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试想一下,一部风靡全球的小说,在一个国家获得的是一种待遇,在另一个国家是另一种,最后小说本身都会厌烦地喊到:“我再也不想任由你们安排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提到印刷价格,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一定会在未来某个时间重新燃起。

约翰森·阿特金斯

当然,也并非没有特例。正如麦克米伦出版公司国际发展部主管约翰森•阿特金斯所说:“在德国,网络经销商深知英文图书可以打折而德文图书则不行这一漏洞,比如英文版肯•福莱特会比德文版便宜很多,因此我们看到实体书店正在减少英文版图书的库存量,他们知道自己无法和线上销售巨头竞争。

兰登书屋前主管西蒙•利特伍德指出,在日本,图书的定价机制要优先于其他任何商品。“日本有图书净价协议。图书在日本的文化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书本用的纸张都非常精致可爱。图书是日本大众需求非常严苛的东西,这也导致了其出版价值非常之高。图书的设计、纸张的质量都在不同程度上体现了日本文化。日本人不会像生产大众市场平装书那样对待书籍。”

对于法国,利特伍德同样也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非常好奇,在大革命后建立的法国的县级行政单位(近似于英国的郡县和地区)是否与这个国家对书籍和书店的尊重有关。首先,这种清晰的地域区划引发人们对当地一些机构的自豪感,并产生地方认同感。法国人有着崇高的意志,他们有法兰西学院来保护他们的语言,人们对社区事物怀有坚定的信念,并且明白文明国家该是什么样子的。”

“类似撒切尔所做的改革并没有发生在法国。有意思的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试图逃避给图书定价(自从1995年《图书净价协议》失效后英国人就不再给图书定价了)。我们和法德从同一地方起步,但后来却抛弃了图书定价制。我认为这与撒切尔夫人有关,可以说是我们对70年代以来的僵化的社会主义基础设施抵触或反应过度,当时统一化的行动大大延迟了图书的发行和运输。”

所谓历史,大多不过是作用和反作用,就像钟摆从左摆到右一样。(法国大革命时期,国民大会分成了支持总统的左派和支持革命的右派。从那时开始,已经产生了作用和反作用的萌芽。)利特伍德补充道:“这是否就说明我认为自由市场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金油呢?其实并不是。而且,这样的想法也是十分荒谬的。我们一直都被这样一种神化的自由市场支配了想法——即很多人认为只要在价格上有所动作,我们就能有更庞大的读者群。”

迈克•阿伯特

企鹅兰登书屋欧洲销售主管迈克•阿伯特居住在法国,对那里的市场观察入微。“在法国,人们更多地认为书籍是一种文化,而不是商品,”他说道,“法国人比盎格鲁•萨克逊国家的人更加尊重作者和阅读。法国政府甚至会干预文化事件,这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保护和支持文化是政府的职责所在。自由、平等、博爱——你可以自由选择在哪里购买书籍,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另一家兄弟书店以同样的价格买到一本书。我认为盎格鲁·萨克逊国家和欧洲大陆国家之间还是有一道鸿沟——后者在对待文化的态度上更加统一。

有些人认为在法国创新没有多大的市场,弄得法国的书商很少冒险,这些人还认为就业法造成了严重的损害。艾博特答道:“不错,裁员的代价不低,但这往往会让雇主们更有创意。” (感谢老派文化朱晓对些段译文的贡献。——百道编注)

有人好奇在网上跨国购买书籍会产生什么效应,网络的发展世界变得越来越小,长期来看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国际危机组织(一个布鲁塞尔式的冲突防护组织)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简•玛丽•盖艾诺在《民族国家的终结》中提到,民族国家已经开始逐渐消亡了。 “从外部看,国家间是相互交织的,信息技术发展带来了“跨国”网络;从内部看,各个民族和地区间也建立了网络连接”。

听起来很深奥,但它可能还没对图书定价这样的具体事件产生影响。图书定价明年在英国可能激发出更多的讨论:2015年是《图书净价协议》运行20周年,它的产生给图书分类带来了一场革命性的改变,虽然你可能会说这场革命很快就被数字化革命的发展所淹没了,但此举至少在英国开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