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上海人美社:重建一座“边城”

2014年09月01日   作者:治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这是一本干净到透亮的小书,拿起来就不想放下。

“边城”这个词,自从诞生那天起,就和淡淡的忧伤、清雅的纯净、清水芙蓉的自然连接在一起。

哪怕是已经习惯了喧嚣的城里人,一旦念叨着“边城”,仿佛立时就触动了那一抹暗藏心底的怀旧乡情,不由分说地,“哗”的一下就让边城边上、河岸渡头的吆喝声,拉到了感觉中那个曾经去过的小城、拉到了感觉中那个曾经爱恋过的姑娘的身边……这一缕穿心挠肺的乡愁,这一种似假还真的乡景,本来无可捉摸,本来应该存在想象里流浪,不成想,却在这本小书里呈现出了实景。

或许就这么说吧,这本小书重建了一座本应存在想象里的“边城”。

素净的书封,入手就有一抹淡淡的忧伤气息,偏偏封面也选用了净蓝色的细砂纸,这分明是把人一把拉进幽蓝的氛围里,“蛮横”地强化了伤感的气息,必须跟随着“边城”的感觉沉静下去。

其实这一切还都是序曲,都在为画家李晨沉稳静肃的画笔做衬托。应该喜欢李晨呢,还是应该怨恨李晨呢,这个人画出了本来应该存活在内心里、想象里的“边城”,还有那个曾经魂牵梦绕的“翠翠”,所谓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一眼看到李晨笔下的那个“翠翠”,就想说这就是想象里的那个“翠翠”;一眼看到李晨笔下的“边城”,就想说这就是想象里的那个“边城”。

一幅幅画作翻阅过去,仿佛走进了心心念念多少年的那座“边城”,仿佛来到了心心念念多少年的那个姑娘的身边,就不要用那些规范的、生硬的学术语言来描述这些画作了吧,生怕那些硬生生的词汇敲碎了“边城”里的砖瓦,生怕那些硬生生的词汇打褶了“翠翠”的衣角……这本小书的编辑也实在有心,把小说文字和图画分开放置,一边是如水的文字,一边是如梦的图画,文字有了想象的凭借,图画有了文字的延伸,真想就在这座“边城”里慢慢走下去,不再走出来。

“再次来到湘西,这一方天地即便已难免被现代工业文明所‘侵袭’,却依然不失其民风的拙朴与山水的灵秀。走遍小城的所有街巷、店铺、水码头,白日里热闹的集市,黄昏时寂静的河街,……便次第于心幕间铺陈开来。三三、阿金、黑猫、柏子、龙朱、翠翠……那些爱恨交织,那些壮美与苦难,那些无言的惆怅与朴实无华的赞叹,无不被这氤氲山水浸染得情境交融。”这是画家李晨的夫子自道,这也是“边城”得以重建的缘由。

正因为心目中有这么一种情怀,李晨把人们心中的“边城”挪移到了纸上;正因为心目中有这么一种追求,上海人美社的编辑把原本给娃娃们看的“小人书”做成了艺术珍玩,让“边城”能够在手边时时把玩,玩味沈从文优雅从容的惆怅,体味那抹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忧伤。

作者:治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