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温泽远:一本小人书与一个出版社的文化传承

2016年01月06日   作者:王倩纾 陈大猷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一本小人书,一代人的情怀,一个出版社的文化传承。从辉煌到振兴再到拓展,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六十多年来坚守连环画的阵地,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要传承,更要拓展,未来的连环画不仅要在出版图书上下工夫,还要利用自身优势资源,进行连环画衍生品的开发和版权经营的拓展。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温泽远

 “一张小板凳,一本小人书”构成了许多成年人的童年阅读记忆。小人书也叫连环画,是中国独特的艺术样式,它集绘画、故事于一身,融文学性、艺术性于一体,承载着传统文明与当代文化的丰厚内容,许多人的传统文化启蒙和知识积累就来自于一本本的连环画。连环画反映的各种题材,许多四十岁以上的人至今提起仍非常熟悉,除了《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四大文学名著,也有《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东周列国》、《西汉演义》、《隋唐演义》、《中国成语故事》、《中国诗歌故事》、《中国戏曲故事》、《中国古代经典战役》、《孙子兵法》等历史文化普及类连环画;还有《渡江侦察记》、《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红岩》、《白毛女》、《闪闪的红星》、《霓虹灯下的哨兵》等现代革命斗争题材的经典连环画。其中有不少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看家之作。我们在采访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温泽远社长时,他对上海人美社的连环画出版历史和产品如数家珍。

辉煌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于1952年,至今已有63年的历史,成立之初,主要的出版产品是连、年、宣,即连环画、年画和宣传画,其中尤以连环画影响巨大。尽管在以后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上海人美社已经发展成为集连年宣、艺术设计、史论技法、视觉影像、大型画册及艺术教育书刊出版于一体的综合性专业美术社,但连环画仍然是给读者留下最深印象的出版门类。为什么这样呢?除了上海人美社在目前的图书细分市场上占有率很高以外,说到连环画中耳熟能详的精品,上海人美社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些精品是上海人美社老一代画家和编辑共同留给我们的财富。五十到七十年代,是上海人美社连环画创作最为鼎盛的时期,当时的创作力量也最为强大,许多全国知名的老画家都曾在上海人美社任过职,如刘锡永、赵宏本、钱笑呆、程十发、刘旦宅、顾炳鑫、贺友直、汪观清、丁斌曾、韩和平、王亦秋等,当时号称一百零八将。他们创作的连环画《三国演义》、《三打白骨精》、《渡江侦察记》、《山乡巨变》、《小二黑结婚》、《红日》、《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等已经成为连环画精品中的杰出代表,成为几代人的集体记忆。温泽远说,上海是现代连环画的发源地,在1949年之前就出版了数量巨大的连环画,但那时的连环画出版大多掌控在小出版商手中,内容和编辑质量良莠不齐。建国后,经过连环画创作的社会主义改造、出版社的国有化,画家们的创作热情空前高涨,连环画创作获得了新生,连环画的出版数量大幅提高,产生了一大批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作品。在文化读物匮乏的时代,连环画因其丰富的题材、生动的绘画,简洁的文字以及低廉的价格,受到广大民众的普遍欢迎,对提高民众的识字能力、文化修养和艺术鉴赏能力都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这个时期也是上海人美社连环画创作出版的高峰期,据不完全统计,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上海人美社共出版连环画七八千种。

但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情况发生了变化,新创的连环画逐渐变少了,连环画也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他向我们解释了连环画衰落的几个主要原因,除了日本动漫进入中国、更加多元的媒介形态传递丰富多样的娱乐和知识,抢占了连环画的受众和市场以外,大的社会形态的变化、画家创作环境的改变、优秀创作者的急剧减少也是连环画创作和出版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当时的一批优秀画家,都纷纷离开出版社,到美术院校、画院、美协等专门从事艺术创作的机构工作。直到目前,在中国从事连环画创作的优秀人才越来越少了。

振兴

进入21世纪,连环画重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一方面,是大众收藏热的兴起,使得连环画收藏又成为民间收藏的一个主要品种;另一方面,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紧抓国家大力提倡和普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契机,顺应收藏热的潮流,积极探索和研究连环画创作出版的规律,在连环画的编辑出版和市场开拓方面有了新的策略和考虑。比如,在读者对象上细分市场,在内容上将针对大众文化普及的题材和针对“连友”收藏的题材区别开来;针对不同的读者群设计不同的装帧和包装形式,在定价上将产品分成不同的档次,出现了“蓝皮书”“红皮书”“收藏版”“宣纸线装版”“优读本”“精选本”等不同读者定位的产品形式;在宣传上,通过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小书摊”这一回归传统的怀旧形式,争取让更多的人,特别是新一代读者了解和喜欢连环画,并通过连环画了解和喜欢中国的悠远历史和传统文化,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温泽远介绍说:“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连环画又成为我社重要的出版支柱之一。据开卷统计,我社连环画销量占全国同类产品市场的50%以上。” 连环画又成为上海人美社的金字招牌。

温泽远强调了连环画的出版要与时俱进,特别在出版题材和出版质量方面。题材上要具备经典性,有利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质量上要精益求精,有利于阅读和收藏。他说,现在上海人美社老连环画的重新出版并不是直接重印的,大多要经过长时间的修图完善,比如新近出版的《三国演义》小精装重新整理本,是编辑部在1957版原稿的基础上,经过近四年的重新整理、修补完成的,编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对于一些原稿丢失的作品,为了达到理想的出版效果,出版社要花费大量的精力,至于民国连环画的整理出版,编辑花费的力气就更多了。说到民国连环画,温社长讲,民国时期上海的一些民营出版商出版了大批连环画,其中不乏名家名作,近年来,出版社专门成立了工作室,派专人整理编辑出版,每年出版若干种,已经出版的如钱笑呆的《孟姜女》、笔如花《薛家将》、陈光镒《救亲王》、赵三岛《血战牛家坞》等,社会反响很好。民国版连环画,社会上已难得一见,择其优者整理出版,既满足了连环画爱好者的收藏之需,也有利于连环画出版史和美术史的研究。

作为中国连环画出版的重镇,上海人美社近年来也在加强中国连环画史的研究出版工作,出版了《新中国连环画图史》、《上海美术大系?连环画卷》,正在组织编写《中国连环画通史》,以便形成比较立体的连环画出版门类,进一步夯实在全国连环画出版上的地位。

拓展

温泽远认为,虽然连环画是“小人书”,但小人书在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梦方面的作用并不小。如何发挥连环画在这方面的作用,是连环画在今天能否进一步发扬光大的关键。温泽远介绍说,对于连环画来讲,光传承而不拓展是没有未来的。所谓拓展主要着力几个方面:

一是要有新创的作品。尽管限于各方面的条件,当前新创连环画的数量不能与从前相比,但每年新创作的作品一定要有,新创作品是连环画发展的生命。近年来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上海人美社编辑出版了《南京路上好八连》、《刑警803》、《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中国梦》、《名人家风家训》等。同时,为了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2015年还出版了一套30本战争题材的连环画《胜利日》,在上海书展上受到读者的追捧,推出不到一个月全部售罄。当然,连环画的发展不仅仅是继承,更重要的是创新。“毕竟,连环画是上一个年代当红过的图文并茂的出版形式。就如王国维说过的,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唐诗过后是宋词,连环画之后是什么呢?是绘本吗?”温泽远说,这是他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面对新的读者群,出版社一直也在尝试采用新的形式来改变和传承连环画,比如刚刚出版的绘本形式的连环画《法治“燃灯者”邹碧华》,无论在开本和编写体例上都有所创新;即将出版的《爱在上海诺亚方舟》,也是采取绘本的样式,并且全本彩绘。希望这种尝试能得到广大读者的认可。

二是要推动连环画“走出去”。近年来上海人美社做了多种努力以推动连环画走向国外,增强我国传统文化的吸引力和号召力。连环画包罗万象,文化历史、名著故事、戏曲经典、革命斗争、自然地理应有尽有,其图文并茂,老少皆宜,读者阅读起来格外生动形象,相比于纯文字的文化介绍,连环画更容易引起外国人的阅读兴趣,传播效果也会更好。温泽远社长告诉我们,近年来上海人美社也走出去一些连环画,其中比较突出的是《三国演义》法文版的输出。2013年《三国演义》法文版在法国的出版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据法国出版商FEI出版社介绍,《三国演义》法文版在法国的出版,引起了多家媒体的报道,出版当年就买了三千套,而且定价不菲。继《三国演义》之后,《红楼梦》法文版也已推出,相信也会有不错的销量。“我们社是连环画、年画、宣传画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单位,把连环画传承下去是我们的责任,同时我们还要将其所传承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带给世界。”温泽远说。

三是要学会利用数字传媒推广连环画。目前,上海人美社已经同亚马逊、苹果、掌阅等公司签订了连环画电子书的销售合同,利用Kindle、ibooks和iReader,以及手机销售连环画电子书,同时,也自己研发了“上海人美社经典连环画APP”,电子书自2015年上线以来,销售业绩超过预期,给连环画的销售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给海外读者购买和阅读连环画就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说起连环画的拓展,温泽远社长十分兴奋。他说,出版社对连环画的经营,不仅仅要在出版图书上下工夫,还应该把思路拓宽一点,比如可以利用自己所拥有的图像资源开发连环画衍生品,进行版权经营。总之,只要肯动脑筋,开拓发展的机会是很多的。

在谈及当前连环画的受众市场时,温泽远说:“一方面是家长给小孩子买,因为连环画中传统文化题材广泛,形式生动活泼,符合孩子的思维特点,更能激发孩子阅读兴趣,这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同时过去的好多连环画都是大画家的作品,这样的大师之作以后再也不会有了,看这些对孩子们艺术修养的培养也有好处。另外,从前的连环画出版受到印刷技术和纸张等条件限制,许多图书做得比较简陋,画面的质量也不够好。现在的连环画无论是纸张、装帧还是印刷都要好多了,很多成年人也会买来看。还有一种过去出版的配合当年的政治宣传的连环画,现在的孩子一般不大会看,这种主要是“连友”们收藏。中国有一大批“连友”,他们是我们连环画最忠实的读者,对于他们来讲,连环画已经不仅仅是书,更是一种情怀。”

(本文编辑 陈大猷)

作者:王倩纾 陈大猷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