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影响世界出版业又受人尊重,英格拉姆是如何做到的?

2021年05月17日   作者:莱茵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1964年,布朗森·英格拉姆花24.5万美元买下了田纳西图书公司并加以改造。1970年,英格拉姆图书公司正式成立时,只有18个员工,销售收入100万美元。其后,英格拉姆快速发展,成为美国最大的图书批发商、最大的按需印刷公司、最大的独立图书经销商,直至影响世界出版业的内容集团。到2020年,英格拉姆的营收,已超过20亿美元。不仅仅如此,英格拉姆对世界出版业的影响,是持续的,并且依然正在进行。

西蒙与舒斯特前CEO杰克·罗曼诺斯说,“如果回望美国大众出版的最近50年会发现,英格拉姆的演变,比出版业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重要。如果没有英格拉姆的支持和帮助,西蒙与舒斯特也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出版公司。” 企鹅兰登CEO玛德琳·麦金托什称,英格拉姆对出版业的经济和文化,带来了持续的冲击和抹不掉的印记。它是了解当代世界出版业必不可少的教科书。

事实上,英格拉姆影响的,不只是美国出版业。毫不夸张地讲,今天的英格拉姆已经渗透到全球书业的每一个角落。世界上超过90%的出版商、书商和图书馆,都与英格拉姆有业务合作。英格拉姆是许多出版机构的一级分销商。其“核心资源”数据库,为全球范围的电子书或印刷版书发送数字文档。

通过不停地重组和架构自己的业务,通过拥抱新技术快速创新商业模式和营销方法,英格拉姆在许多方面重新定义和引领了世界书业。不但如此,它还加快了书业进入现代分销体系、建设分销生态系统的步伐。这一点,甚至对全球商业,都是一种引领。几十年来,英格拉姆是如此重要,它获得了书业上下的一致尊敬。虽然英格拉姆至今依然是家族企业,但它始终为合作伙伴服务,在帮助合作伙伴成长中自己也成长,而从不以牺牲合作伙伴的利益为代价。

折射大众出版趋势的公司发展之路

正如公司50年的收入图表所显示的那样,英格拉姆的销售收入并非稳定地每年都在增长,而是起起落落。正是这些起落,反应了美国大众图书出版的趋势。从1990年到2000年的10年间,英格拉姆持续增长,部分得益于连锁书店的扩张。增长的高峰出现在2000年。那一年,因为零售市场的变化,英格拉姆的年销售收入达到了历史性的15亿美元。2010年以后,由于出版业正在经历数字化变革,英格拉姆的财务状况也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但是,自2016年以来,由于约翰·英格拉姆发起的一系列变革十分成功,公司取得了强劲的增长。

总体而言,公司的两个25年:1970年-1995年,1996年-2020年,分别展示了新业务如何帮助了公司的拓展。比如,2005年,新业务收入占全年营收的13%,而传统业务的营收高达87%。但是到了2020年,新业务的营收占比已高达64%。数字的增加是结果,也是表象,背后是在此之前书业从未存在过的高效准确的供应链管理,以及图书产业的迭代。

上世纪80年代,英格拉姆通过在产品线中加进了录像带和打包软件,经历了另一次飞跃。他们成立了两家互补性的公司,但至今仍在独立运作。到90年代,两家公司各自持续增长,销售额早已突破了10亿美元。

创新拓展,企业进步的不二法宝

从产业进步的角度,英格拉姆最重要的两项新业务是“闪印”和“出版商服务”。“闪印”始于1997年,其目标就是满足胶印机不屑的微量印刷,哪怕这种印刷只是一册图书。1998年1月,英格拉姆的“闪印”印制出了它的第一本书。到那年年底,其图书馆只有1500种书。在约翰·英格拉姆的支持下,“闪印”在不赢利的情况下坚持了6年,直到2004年,这一状况才有所改变。“闪印”快速地扩充了英格拉姆的图书书目数据库,如今这个数字已超过2000万种。

在“闪印”的基础上,英格拉姆发展出了“出版商服务”项目。2005年3月,英格拉姆为苹果树图书公司船运了他们的第一批图书。实际上,英格拉姆介入图书分销业务的尝试,早在1980年代末在与出版资源公司的合作中就开始了,虽然那次尝试并不成功。2016年,英格拉姆花3亿美元并购了珀尔修斯的分销业务。从此,英格拉姆内容集团的发展重心,从图书批发转向了出版服务。

这一项目在2020年发挥了巨大作用,确保了出版商在因新冠疫情供应链几乎断裂时,把图书及时送到读者手中。该项目在2020年,印制了1800万册书,当年6月的这一数字是400万册。6月26日那一周,《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前10名,有5本书,主要地是通过这一项目抵达市场的。“第三方分销业务”使任何网站和任何书店都可以销售英格拉姆的库存图书,他们只需要负责订单,然后英格拉姆的分销体系就可以最快的时间将书送到终端消费者手中。因此,到了2021年,作为一家书店,你只需要有顾客,以及与英格拉姆的关系,就够了;作为一家出版商,你只需要有书稿、支票簿和与英格拉姆的关系,就够了。

近些年,帮助英格拉姆很好扩张的另一项新业务,是始于2013年的自助出版。因为“闪印”的成功,那些非主流的小公司和不受重视的小作者,才能根据自己的需要,快速地想印多少册就印多少册,想怎么印就怎么印。2020年,单是自助出版这一项,英格拉姆就出版了700多万本书,销售收入超过1亿美元。

失败是成功之母,英格拉姆就这样影响了世界

一系列数字业务的拓展,帮助英格拉姆增加了收入,包括2005年创建的数字资产管理系统“核心资源”。但并非所有的创新都获得了成功,如英格拉姆的“互联网支持服务”。1996年,英格拉姆曾经为独立书店建立了一个售书平台,但是不到一年,由于扛不住亚马逊折扣的压力,英格拉姆放弃了这项服务。

1998年至1999年间,鉴于当时的经营压力,如美国出版“六巨头”的强势、亚马逊在零售市场日益增长的霸权,巴诺书店和英格拉姆讨论加强合作,以解决他们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在一次双方管理团队的会议上,紧密的业务合作变成了并购计划。巴诺最初的出价是4.5亿美元,亚马逊、鲍德斯和正在并购兰登书屋的贝塔斯曼得知消息后,也表达了收购英格拉姆图书公司的意向。因为另外3个竞争者的加入,巴诺书店的出价增加到了6亿美元。

巴诺是美国最大的连锁书店,英格拉姆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分销商。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巴诺和英格拉姆都是美国书业当时经营最好的两家公司,而且人才济济。两家公司如果合二为一,会给美国书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不言而喻。由于出版业的许多机构,从独立书商,到独立书店,以及美国书商协会和美国独立出版商协会,都强烈反对这一并购,最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没有批准这一计划。

“互联网支持服务”和与巴诺书店的合并均以失败告终,这虽然给了约翰·英格拉姆沉重的打击,却坚定了他将公司转型成新的英格拉姆内容集团想法、并为正在孕育的第三方分销体系提供了经验。据称,第三方分销体系在英格拉姆的业务构成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2020年,英格拉姆内容集团50岁生日时,一名当地记者为集团撰写的企业传记《家族生意:英格拉姆如何改变了图书的世界》正式出版。不少评论家和书业人士认为,英格拉姆之所以成功并伟大,是因为他们敏感地时时将新技术新思维带给书业,如90年代末期开始的数字交响,正是发韧于英格拉姆。可以说,没有英格拉姆,就没有后来的亚马逊。同时,英格拉姆依赖卓越的运营,在向他们的合作伙伴分销书籍的同时,还传递了新的价值。英格拉姆不断变革,这些变革造就了自己,也形成了其在世界书业的核心地位。比如,有人就将英格拉姆誉为“全球书业的基础设施”。

(本文编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