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张在健:首届“凤凰文学奖”大胆评选未出版作品,是创新,也是挑战

2021年12月03日   作者:柏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一些三五分钟的短视频可以疯狂传播,一部品质优秀的原创小说可能读者寥寥,我不认为前者本身有多大的问题,但如果前者代替了后者,娱乐的、时效性的信息取代了深入的思考与高端的审美,这还是让人担心。”正是在这样的忧患意识下,“凤凰文学奖”应运而生。首届8部作品脱颖而出,大大激励了广大文学创作者。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作为承办方,社长张在健畅谈了举办“凤凰文学奖”的初心,奖项特色以及活动落地过程中的工作责任机制等。同时,他对“凤凰文学奖”给予厚望,希望其能健康运转,成为一大文学盛事。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社长  张在健

初心是繁荣原创文学,提升专业水准

百道网:“凤凰文学奖”是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发力原创文学出版的一项重大举措。这一活动为何能落地到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承办?

张在健:在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内部,每个专业板块都有对应的出版社,该出版社也代表着集团在这一领域的核心力量和最高水准,虽然偶有因为学科交叉出现的重复情形,但在传统的学科框架内,这个分工是清晰的,不变的。既然是文学奖,具体活动自然由长期从事原创文学出版、传播工作的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来承担。事实上,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在奖项的发起、策划,方向的选择、宗旨的明确,章程的制定等方面,都积极主动介入,是重要的推动者和参与者。

百道网:贵社承办这一活动的初心是什么?从策划到举办这个评选活动,集团给予了哪些支持,社里做了哪些努力?

张在健:承办活动的初心,是促进当下原创文学的发展繁荣,也促进我们自身专业化水准的提升。因为阅读方式的剧烈变化,原创文学在当前存在一定的挑战,创作依然旺盛,但在传播推广环节面临着一定困难,我们都有切身体会:一些三五分钟的短视频可以疯狂传播,一部品质优秀的原创小说可能读者寥寥,我不认为前者本身有多大的问题,但如果前者代替了后者,娱乐的、时效性的信息取代了深入的思考与高端的审美,这还是让人担心。“凤凰文学奖”旨在通过评奖活动,以及随后的出版推广等一系列工作,让好的作品、作家出现在大众传播的视野内,尽可能被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关注、阅读、评判,让好的作品可以丰富读者的内心,提升眼界与境界。目前它有多大的效果我们不敢武断结论,但我相信,如果类似立足专业根基的奖项越来越多,效果越来越好,那么我们每个人可以随之在精神层面变得健全而深邃。

举办这个活动,集团自然是全力支持,很多的细节都交由出版社依托专业经验来决定。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在这次评选中,一方面贡献着多年积累的专业经验,一方面也在探索全新形式下举办经典文学奖项的经验。摆在我们面前的课题很多,核心的是传播推广,还有奖项本身的与时俱进与完善,只有这方面工作做好了,奖项才可以持续。所以说,虽然颁奖等事务性的工作已经完成,但首届“凤凰文学奖”的工作远没有完成,大概只有到第二届“凤凰文学奖”工作进入纵深阶段,首届文学奖才算真正画上句号。

“评选未出版作品”,是创新,也是挑战

百道网:和其他文学讲相比,这一奖项有哪些独特性和创新性?

张在健:“凤凰文学奖”最大的特色是评选未出版作品,这其中存在着极大的风险与不确定性,充满挑战。但特色和创新,必须和挑战并存。评选未出版作品首先是基于出版集团自身的定位,在相关政策以及相关工作的圈定内,我们似乎只能评比未出版作品,同时,把文学奖的评选推前到作品完成、但未出版这一阶段,也是期待能最大限度避免因为出版工作的不平衡带来的对作品的不客观解读,避免印象、成见和人云亦云等情形,避免作者之外的因素介入,最大限度让作品本身来说话。当作品以最简单的装订形式出现在评委面前的时候,它附带的信息是最少的,文本自身的魅力居于第一位。我们的评选就是出于这样的设计,或许它存在不足和争议,但我们还是坚持在评选的最核心环节可以做出一些探索。从最后的结果来看,作为第一届,基本达到了预期的目标,正如毕飞宇主席所说,“每部作品都自带光环”,这可能是一句安慰人心的话,但他的另外一句话可以作为独特性和创新性的注脚之一:“这是评委们经历了无数痛苦抉择之后选出来的……”

权威评委坐镇,好作品是唯一责任机制

百道网:终评委里包括李敬泽、毕飞宇、池莉、丁帆、苏童、贾梦玮等著名的出版界、文学界人士。你们是如何选择评委的?对于站在第一线参与选本工作的评委团队,你们有怎样的工作责任机制?

张在健:评委的选择主要考虑的是权威性与代表性,权威性一方面指各位评委的创作成就、学术成就以及其他文学领域的成绩,更包括了评委在当下活跃程度、“现场感”,这个现场感的要求,是指评委本身居于文学创作、出版、传播、评论等工作的一线,有着切身的感受和自己的评价体系,当然也有着丰富的评奖经验和严格的标准。代表性指的是评委构成上的齐全,包括作家、评论家和文学活动家等身份,还有地域上尽可能涵盖全国范围的评委,以及尽可能包括各个年龄层次的评委。或许受制于权威性要求,评委相对集中在六十年代,但也包含了多位有代表性的七零后、八零后的评委。可以说,初评委和终评委两组专家,都具备上述要求。

第一线的提名评委,他们唯一的责任机制就是提名推荐他们视野之内的好作品。

百道网:从129部作品中选优,评选时你们最看重图书的哪些特点?符合“凤凰文学奖”好作品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今年首届“凤凰文学奖”大奖空缺?

张在健:“凤凰文学奖”的宗旨,是“促成好作品,发现好作家,树立好品牌”,这个宗旨能否实现,除了奖项的整体工作,特别是后续的出版、宣传等工作外,作家作品本身是核心所在,所以评选的标准也对应着这一宗旨,即好作品、好作家,好作品是第一排序——当然最后进入评选的作品很多绝对不是不好,而是在“未出版”等限定条件上不符合而暂时没能参评,在此,借本次采访表达我们的遗憾,期待后续的评选可以得到更多作家的支持。

大奖空缺是很多奖项的常见情况,虽然遗憾,但这是经由11位终评委投票选出的结果,我们期待第二届“凤凰文学奖”时出现大奖作品。

让获奖作品享受凤凰集团最优秀资源

百道网:如何让“凤凰文学奖”成为融创作、出版、传播于一体的全方位文学平台?

张在健:创作是作家自己的事,但在当下的阅读革命和传播革命影响下,作家的创作难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凤凰文学奖”希望能尽力提供一种好的影响,让作家在创作时,综合出版、传播等因素。事实上很多作家对此都有所考虑,“凤凰文学奖”力争让这种考虑变得更为具体和高效。评选之后的出版宣传等工作是真正的核心,它包含着精品出版工程,包含着广泛高效的传播工作,也包含着诸如影视转化、海外推广、读者交流等多方面事物。这些工作我们在日常的出版工作中都有所涉及,部分项目效果显著,而“凤凰文学奖”的一大尝试,就是试着把凤凰集团最优秀的资源相对集中在获奖作品以及部分参赛作品之上,努力尝试着形成一种凝聚力,甚至一个工作机制,为我们的出版主业,也是为当下的原创文学提供一份可供参考的经验。我们期待各方面对“凤凰文学奖”提出批评,唯有批评才可以进步完善;我们也期待“凤凰文学奖”能为同行业、为当下的文学事业提供一点触动和经验,期待在互相影响并且是良性的启发之下,可以出现一个创作、阅读与思考的“共同体”。

刚刚起步的“凤凰文学奖”,需要茁壮成长

百道网:作为承办方的社长,您对这一活动有什么样的展望或者建议,要长久办下去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一评奖将给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带来什么?

张在健:我不敢说什么建议,毕竟“凤凰文学奖”刚刚起步,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需要坚持的地方也很多。我的展望是它可以成为一个相对固定的“节日”,一个作家们的保留项目,一个既充满热烈气氛的文学盛事,又往往悄无声息的服务于作家作品的平台。出版工作说到底是服务作者和读者的,以往,编辑、出版者都深居幕后,努力推出好的作家作品,但随着传播方式的持续不断的更新变革,我们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创造一些新的方式、途径为创作提供支持,为作者和读者提供精准而生动服务。虽然事物的效果往往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我期待我们的工作、微小的革新与改变,能够让一批乃至一代作者、读者受益,即使是道义上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舞,也算是有做作为!

我期待“凤凰文学奖”能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带来更为专业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团队,在“促成好作品,发现好作家,树立好品牌”之后,加上“建设好团队”。有了这样的团队,即充满文学理想,保有专业理念,充满活力和时代感,不畏困难,那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作为一家地方文艺类出版社,可以在全国原创文学这个大舞台上,展现自身的风采,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柏云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