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人们用钱投票,为众筹图书把关

2014年06月06日   作者:亚当·戈莫兰;杨潇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众筹出版作为一种新兴的出版模式同样遭到了传统出版业者的质疑,无法为内容把关尤为业者所批评。来看看捍卫众筹出版的一方以实证所写就的辩词。

众筹出版把图书变成一种社交产品,这意味着图书的制作路径是从下到上,而不是从上到下。在传统的出版流程中,人们想要读什么是由相关负责人的看法决定的——或者更准确的说法也许是,他们的看法决定了人们想要买什么。

与之相比,在众筹出版过程中,决定权在个别读者或消费者那里。丹尼尔·华莱士最新发行的《猫的睡衣》(The Cat’s Pajama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一本在Inkshares平台上出版的儿童图书。华莱士先生是畅销小说《大鱼》(Big Fish)的作者,蒂姆·波顿还将这部小说拍成了电影。但当莱华士把《猫的睡衣》(他同时也为这部作品画了插图)投稿给出版社时,这部作品却没能得到出版商们的认可。也许出版商们认为,这部作品会使作者的个人品牌变得模糊。迄今为止,无论是在个人读者之中还是在各个书店,《睡衣》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书店已经开始批量订购这部作品了。简单来说,众筹图书就是由读者们来决定他们想要读什么样的作品,同时,在我们生活的文学世界中,读者们也会在作品的产生过程中扮演积极的角色。

读者和作者都会受到众筹出版的积极影响。一方面,读者的前期参与能够为出版提供内在动力。这不仅能让一些不起眼的作品进入市场,同时还能培育出一群文学传播者——人们会相互谈论有趣的作家和活动。这种帮助作品进入市场的高昂热情并不仅仅是多巴胺的原因——这种微型的文学赞助形式是非常有意义的,而文学赞助的乐趣也不应仅仅属于组稿编辑。另一方面,众筹能够为作者们带来更多的收益——Inkshares把70%的净收入都支付给作者——因为这里没有臃肿的出版机构,后者为了补贴自己通常会拿走75%的利润。这就意味着即便作品销量平平,作者也不会陷入需要救济的境地。

众筹出版带来了大众文学的解放,旧体制下的许多人错误地指责这将敲响文学品质的丧钟。他们的争论在于作品的筛选和品味引导——我们需要它们。筛选作品和品味的培养确实重要,但是传统出版商并不拥有对这些活动的合法垄断权。一方面,众筹也能够对内容进行筛选,因为人们用资金来投票,这是一种稀缺资源——我们支持的想法都是我们所了解并且关心的;其次,大型出版商主导文学流派的形成——他们想要那种能被预先分类的作品,这些作品在送达给经销商和零售商之前已经被贴上了毫无创意的标签,例如言情或青少年读物等等。这并不一定是坏事,但这却使他们之前声称对高雅文学的追求成为一句空话。

第三,至少在Inkshares上,成功获得众筹资金的作家都能与优秀的编辑和设计者进行合作。华莱士先生正在与金姆·凯勒共事,后者曾经在霍顿·米夫林出版社以及十速出版社工作,是一位顶尖的童书编辑。卡罗尔·戈登堡也许是美国最负盛名的童书设计师,他目前正在为《猫的睡衣》的排版和成书结构进行起草设计。大型出版商们认为,在图书出版中,优秀的编辑和设计者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但他们错在认为只有出版社才能将以上各方聚集在一起。

重要的是,如果众筹前景光明,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用这种初期的文学制造模式并推动其进一步发展?传统的文学内容是由上游制造的,现在我们将其扩展到众筹出版的平台上来了,这是我们所选择的方式。想象一下当图书出版时都会发生哪些美妙的事情吧:评论家和图书管理员们一拥而上;书店和图书馆的批量订购;作家与读者以及读者之间开始对话与沟通。在众筹平台上,这一切设想都有可能发生,并且正在发生。

理查德·纳什(据披露:他是Inkshares的一名顾问)的言论充满了自信,“书籍文化并非印刷拜物教,”而是“在故事和理念的表达过程中,不同的观念和风格不断碰撞、擦出火花——在同一文本内部以及不同文本之间、在人们写作、修改以及对文本进行反馈的过程之中,这种对话、争论以及叙事的力量时刻都在产生。”这样一种文学文化、对话以及思想的碰撞,正是众筹出版所必须要引入的东西。那些众筹图书将会是真实而充满活力的社交产品,同时也反映出我们的期望——读者的参与感得到加强,作者的收入也更加可观。 

作者:亚当·戈莫兰;杨潇 编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