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尽管图书出版业是安全地带
要在数字时代取得成功,我们必须成为“这类人”

2016年12月26日   作者:贝克·埃文斯;严榕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由英国《书商》杂志主办的Futurebook大会谢幕已久,但余音犹在。在这一平台上,出版商、技术公司、行业专家观点碰撞交汇,最终都聚焦在“人”这一节点上。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在出版中发挥人的才能与创造力,另一方面我们要充分理解用户的需求,这样才能持续创造价值。

图片来源:Thickstock

2016已经被公认为最糟糕的一年,出版业也未能幸免于难。阿歇特英国公司的蒂姆•希利•哈钦森(Tim Hely Hutchinson)在今年的Futurebook大会上做开幕演讲时谈及“图书市场正长期衰落”,让人感觉到是时候裹紧大衣抵御寒冬了。互联网文化专家安德鲁·基恩(Andrew Keen)甚至问与会人员为什么进入图书行业,他建议他们应该离开并寻找真正的工作。

很容易感觉到出版工作正受到威胁。由于技术能将读者与作者直接联系起来,出版商的中介作用被削弱。音频、视频和数字化的快速发展让书籍蒙尘。当虚拟和增强现实围绕着成熟度曲线你追我赶的时候,聊天机器人替代了人类对话,物联网连接起我们的设备,让人们成为了数据点。

虽然有以上这些情况,但无论是考虑消费者的问题,在用户中测试想法,吸引人才抑或是与初创企业合作,正是人——他们的洞察、技能、差异和弱点——推动着出版业的数字化革命。

经验丰富并备受尊敬的数字化顾问伊娃·阿佩尔鲍姆(Eva Appelbaum)在演讲中敦促我们让数字对话回到以人类为中心的语境下。我们也许正经历着动荡、混乱和破坏,但未来充满希望。技术正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因此我们现在是数字人类。她提到:“数字化不是孤岛、技术、渠道、格式、功能,也不是一个人抑或一个团队的责任。要思考数字化时代的思维、文化、技能和行为。”

阿佩尔鲍姆说,“要在数字时代获得成功,每个人都必须具备以下品质:好奇心、灵活、开放、接受未知。员工需要拥抱终生学习,抓住机会去改变。思维方式,而非技术能力,才是在技术(和政治)的快速更迭当中取得成功所需要的。说到出版技能,很多人都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减少了工作机会而感到焦虑。但是,出版业是一块安全之地,因为创意产业和创意技能是最不受此威胁的。因此让我们继续培育人类的创意才华吧。”这是十分令人鼓舞的消息,因为这为每个人都有数字化时代发展的机会,而不仅仅是那些有编程或交互设计等“硬”技能的人。

对用户的理解驱动着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创新。Bonnier AB 的首席数字与技术官安奇·阿尔内尔(Anki Ahrnell)提供了工具包来帮助出版商对技术带来的机遇善加利用。她强调要理解价值链,这不是抽象的商业概念,而是与作者和用户需求产生共情。“那些懂得如何利用技术去做更伟大的事情的人,那些能抓住机会、找到方法在价值链的不同环节——从供应商、合作伙伴到客户和终端用户——创造切实的顾客价值的人才是赢家。”

创业公司则强调要聚焦用户。在“创业公司是如何运作的”主题演讲中,创始人安娜·简·休斯(Anna Jean Hughes)分享了她是如何在餐巾纸背面构思出数字图书俱乐部应用The Pigeonhole的想法的。她表示,这款app的设计是为了强化作者的出版体验以及读者的阅读体验。她承认初创企业需要一定的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创造出提供更好体验的产品和服务,尤其是当初创企业生存状况恶劣的时候。

初创企业似乎比传统出版商更有优势,因为他们更接近用户及其需求。的确,许多初创企业都在解决问题。因为对科研人员面临的问题感同身受促使简·瑞切特(Jan Reichelt)创立了Mendeley,这一平台服务于科研工作者,在2013年被爱思唯尔收购。要想实现用户驱动创新,要么你自己有与用户相同的问题,要么与有这些问题的人关系紧密。

瑞切特敦促我们与社区建立联系,搭建相应的结构、系统并招聘人员来更好地理解用户需求,甚至弄清用户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提到了Mendeley如何在平台上拥有3500位顾问,当社区相互连接时,客户、用户和供应商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在“出版商和初创企业可以一起做什么”的讨论中,市场中的创新被不断提及。出版业和技术初创企业联合可以打造互利的生态系统,而合作模式可以有以下几种:

出版商通过授权为初创企业提供内容。

初创企业通过白标服务或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将其技术授权给出版商使用。

双方通过彼此的发行渠道接触市场并受益。

出版商为初创企业提供办公空间,挖掘利用他们的创业精神。

收购也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阿歇特英国收购Neon Play一事被反复提起。这不免让人担心出版商会把创新推给初创企业,一味购买专业技术而不是自己去开发。不过这种实力格局正在被打破。比如说今年早些时候,初创企业Storytel收购了瑞典最古老的出版商Norstedts。

从根本上说,图书和出版业的未来有赖于永续经营。安德鲁·基恩在闭幕词中提到了数字化革命如何摧毁了音乐、报纸和摄影行业。出版业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并且图书销量不断增长。然而,他认为这是由于幸运而非创新。

数字化为印刷创造了新的价值,在抓住这一机会上出版商很有优势。基恩表示:“在这个超级智能的新世界,我们需要的是人类的才华、创造力和直觉。出版商最需要的是运用这些人类特质去输出内容。”

出版商可以通过了解消费者想要什么以及人们的阅读体验来持续创造价值。贾马尔·爱德华·MBE(Jamal Edwards MBE)就是一个理解用户的极佳案例。他的书目标读者是那些很少读书的人,暑假期间他逐章发布了新书,成功引发热潮并跻身畅销书作家之列,原因就是戳到了读者的需求点。

这就是图书未来的支点所在,不是电子书与纸质书之争,而是要理解人们何时何地如何阅读。大众图书出版商增长最快的数字内容产品是音频书,就是因为这是用户想要的格式。作为未来的出版商,我们要建立一支有能力了解和预测读者需求的人才队伍。

Sourced: The Bookseller, The future of the book is... human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