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不同出版形式需要不同的商业模式,音频产品也不例外

2018年05月23日   作者:尼古拉斯·琼斯;韩玉 编译

百道编按】过去几年里,我们见证了有声书销量狂飙式的增长,这一图书格式也渐渐从边缘走向主流,然而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却少有人公开探讨。英国音频出版社Strathmore Publishing创始人兼总经理认为,大众出版商将纸质书的商业模式套用在有声书上并不明智,其他产业中已经有成功及失败的案例印证:不同的技术需要不同的商业模式。他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专门谈了这一问题。

 

上世纪80年代末,我服役于一家制作目录指南的技术出版社。CD出现时,我们将之视为把数据数字化的好机会,虽然当时它的成本并不低廉:一个CD刻录机成本超过3000英镑(现在已经7100英镑了),每个空白光盘本身是10英镑。鉴于数据的价值,客户最终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了我们的产品,结果是双赢的。

一些大众出版商认为这是一股应该跟随的技术潮流,但个人用户和商业客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人们想要的是结构简化、更日常、对用户更友好、可随意浏览的东西。出版商遵循他们现有的图书商业模式,却没有看到不同的技术需要不同的模式。他们损失了很多钱。

然后出现了电子书。用户友好性这一点仍然没有被照顾到。有些电子书你点开尾注之后无法返回;往近了说,去年我买了一本布克奖得主的电子书,每屏都有文字错误,显然这本书是被扫描转换的,没有经过任何人工校对。

阿歇特首席执行官阿诺德•诺里近期曾经评论说:“电子书是一种愚蠢的产品。”光看这句话多少会让人有点误解:诺里在整个访谈中透露出的意思跟我的观点相合:不同的技术需要不同的商业模式。

iPad面世后,大批公司砸钱开发交互式应用,对于这些应用的结构程序员也许很清楚,但终端用户未必能搞得明白。一旦新鲜劲儿过了,用户会更愿意从纸质书或互联网获取信息。

柯达在1975年发明了第一台数码相机,但柯达董事会没有想到未来胶卷业务会难以为继,数百上千万美元的收入就此消失。1990年,15年之后,他们也率先生产了相对便宜、能把照片轻松传输到电脑上的数码相机,准确地识别出了人们想把图片附在电子邮件中的市场需求。然而,柯达没有预料到的是低端市场上数码相机利润缩水的速度。对他们来说为时已晚。

在有声书世界里,亚马逊旗下的有声书平台Audible是目前英国市场上主要的音频产品发行商。他们正日益成为生产者兼零售商,其平台上的大多数内容是独家的。版权经纪有时候会受巨额版税诱惑,把音频出版权从其他权利中分割出来卖给他们。这么做短期内可能有利可图,但长远的结果是那些重要的新书只能通过一种渠道获取,好比说一本潜在的畅销书只在史密斯书店卖,而在水石书店买不到。

各出版公司的音频部门一致认为,市场欢迎竞争。出版商协会音频部也呼吁,英国需要“一个多元化、强劲的音频市场,有尽可能多的公司生产和销售有声书”。然而,作为极少数Audible的潜在竞争对手之一,邦尼旗下有声书服务BookBeat宣布撤销进军英国的计划,因为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内容来来覆盖其在推广上的支出。问题在于BookBeat是无限订阅服务,大多数英国出版商似乎不愿意接受这种商业模式,认为这将损害他们的收入流。然而数据显示,鉴于听众在音频上所花的时间,每月大约18个小时,订阅模式分账所带来的收益实际上跟直接销售图书差不多。

现在的消费者希望能试听不同的内容,从一本书跳到另一本书。随着千禧一代成为图书以及有声书的消费主力,这种需求只会增不会减。Netflix或亚马逊Prime(或者美国的Hulu)都向用户放开所有内容,消费者愿意为这样的订阅模式付费,而不是逐项购买。

电视行业将这些服务称为OTT业务:Over the Top,即流媒体内容提供商通过互联网直接向消费者销售节目,绕过传统上充当内容控制者或分发商的有线电视服务或广播公司。在英国的有声图书市场上,Audible正向着广播公司的角色发展,控制着订阅用户在其平台获取的内容。由于供应商不愿意接受其他替代性商业模式,从而消除了潜在的竞争,强化了Audible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有声读物需要流媒体化。这是消费者所期盼的,音频产品是时候走向OTT模式了。

(本文作者尼古拉斯•琼斯1995年创立音频和纸质书出版社Strathmore Publishing,迄今已出版1000多种书。他见证了有声书市场从利基成长为主流。)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