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傅大伟:一次疫情不会改变读者阅读习惯

2020年02月10日   作者:杨子欣 采/写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疫情正在改变人们的办公方式,但一场疫情是否真的会改变读者的阅读方式?纸质书虽然面临很多挑战,但它为什么能够稳定发展,并在更长的阶段里保持发展?少儿出版发展有声书的前景与顾虑是什么?百道网为此采访了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


明天出版社社长  傅大伟

在家进入工作状态    

法定假期结束,很多出版社采取在家办公的方式,继续推进各项工作的展开。明天社社长傅大伟告诉百道网,明天出版社全体员工自1月31日起居家办公,进入工作状态。

他说,各编辑室和相关职能部门在家编校,进度一步也不曾落下。编辑们尽量不出门,必要时才会到社里取稿件回家看。需要发稿的,再把有关稿件放在特定办公室,大家分头去,尽量避免聚集,以减少疫情传播。

傅大伟解释,“这是为了贯彻疫情防控的要求,同时也不耽误工作。2月3日,我们股份公司还召开了一场会议,大家全部戴口罩参会。山东省教育厅要求把教育图书的相关内容,教科书、教辅部分内容在线上发布,让孩子们能在家里学习,落实‘停课不停学’的政策,现在我们都已落实了。 ”

因为孩子开学时间也要推迟,明天社就把教辅前部分章节放到线上。“这是我们作为出版人为这次抗击疫情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我们把教育类图书内容发布到网上,方便读者免费阅读、下载学习。此外,社里每一位成员都做好了个人防护,减少外出,避免对疫情扩散产生不利影响,保护好自己,就是最大的贡献。”

疫情期间,以远程办公模式监控大众图书的网上销售情况,1月28日以后下滑比较严重。明天社一部分教育类图书的征订情况今年也没有达到预期水平。“我们原来寄希望于春节后加大工作力度,把落下的工作都抢回来。孩子开学时间晚,但跟我们开工时间也差不多。虽然合作的印刷厂为赶进度已经开工,但现在看完全达到预期水平的难度就比较大了,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傅大伟无奈地说,“所以零售市场也好,教育类图书市场也好,影响都蛮大。”

一次疫情不会改变读者阅读习惯

多年来,傅大伟一直与很多少儿出版界同仁一起呼吁,网店不能无底线打折。

网店有网店的规则,实体店有实体店的规则。近几年有的网店售书折扣甚至比出版社给实体店发货的折扣还低,这让实体店无法生存。而实体店作为一个重要的公共文化场所,能给读者提供理想的文化活动场所,同时可以让作家与读者面对面地进行互动。所以明天出版社对与实体店之间的合作一直很重视。傅大伟谈到:“我们在实体店经常组织一些阅读推广活动,包括作家跟读者的见面会等。实体店也很欢迎,这种活动能带动很多销售。”

跟网店比,实体店是一个公众聚集的场所,此次疫情对所有行业都有暂时性的冲击,但很难对一个行业的模式产生根本性影响,比如出版业,它不会因为疫情就完全大量地转型到网络,将纸质书转成电子书。傅大伟解释道:“因为读者的阅读习惯不会因为这一次疫情就发生改变。美国人最喜欢接受新鲜事物,他们的电子书出版也是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就停了下来,现在呈下滑趋势,也没有直接取代纸质出版物,两者是并存的。”

正视纸书模式的稳定与发展

傅大伟表示,到目前为止,出版业融合发展未能达到预期水平,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传统出版业的思维就是销售产品,而融合发展的项目更多是产品加服务。此外,在技术力量、经营模式、商业理念等方面,传统出版业的从业者还没能针对融合发展的模式调整到位。但传统出版物这种产品终究未到消亡的地步,因为至少近十年来,传统图书市场一直呈整体增长趋势,没有理由说它很快要衰亡。所以融合发展需要推动,但传统出版业相关人士还没有自觉地、自愿地去主动探索,从事大量融合项目。” 

“对图书行业来讲,数字出版并没有像其他新媒体一样给经营者带来现实的有效收益。而能够通过新媒体形式获得收益的企业,也几乎看不到传统出版业的踪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某家出版单位在纸质书减少后,数字书或其他新形式产品能成为销售主流。而且从国际上来看,数字图书的销售从2019年开始呈现下降态势,纸质图书市场却在增长。” 

他认为传统出版业重视融合发展是非常必要的,但到目前为止取得明显效益的成功案例不多,或者说数字出版的成功故事还没有真正打动传统出版业者,所以多数出版社仍处于努力探索的阶段。一旦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有了稳定的销售收入,便势不可挡,就会产生像零售图书市场那样疯狂的竞争,压不住,也挡不住。 

少儿市场发展有声书有前景也有顾虑

傅大伟认为现在有声书做得比较成功的当属互联网和影视界、影音界以及广播界的融合,它们之间的结合是最成功的,把原来由电台广播的内容变成在互联网可下载,可在线收听收费、可销售的产品。在制作这些产品的过程中传统出版业只是发挥了一个资源提供者的作用,因此传统出版业并没有真正成为经营者和受益者。出版业如果想积极介入,这样的平台也存在,但商业模式、商业收益很不理想,只能靠理念来支撑。“你认为它将来会形成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不想等到它成功的时候再去做,但现实中由出版业者做起来的凤毛麟角。” 他一语道破两难境地。

“实际上我们现在也有做电子书,但因为在传统出版业,作者跟出版社之间长期形成了一种在全球都流行的合作关系模式,出版社跟著作权人之间的关系就是授权使用关系,要把纸质书变成音频都需经作家授权才可以。” 傅大伟说,“知识服务平台采取与作者合作分成的方式,一般不向作者付预付金,所以这对出版社形成一种压力,很难满足作者的预期。除非作者把音频作为一个推广渠道来宣传自己的作品,而不是真的把它当做一种产品来进入销售渠道。”

傅大伟还有另外一层忧虑,儿童文学内容大力发展有声书,让孩子只听不看,会产生什么后果?“数字阅读毕竟也是阅读,存在的问题是家长们通常不太喜欢让孩子一直抱着阅读器或手机看;而有声书化对童书出版社、对儿童文学来讲,存在一种困境,让孩子去听书,连书都不读了,孩子的读写能力都会退化。”

此外,还有要适合儿童年龄段的问题。比如绘本,孩子本来就不怎么识字,自己也看不懂绘本,配上音频后可能自己会看了。但因为绘本字数少,出版社如果请文字作者授权音频,支付的费用也很少,而真正付费下载音频,让孩子自主看绘本的人几乎没有。况且现在网上有很多未经授权而针对很多出版社的绘本制作的免费音频,所以出版社很难通过销售绘本的音频取得收益。 

傅大伟特别提到音频产品对于纸书销售的促进作用。“绘本配上音频,会对纸质绘本的销售有一定的推动作用,这是件好事。”所以对明天出版社来讲,音频书可以做,也可以推广,但涉及的品种并不多,涉及面也不是很广。他说:“我们必须尝试,并会积极进行推广,并观察它的效果,以便对出版社的产品战略能及时做出调整。”

(本文编辑:水英;编助:牛倩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