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怎样做出更受市场欢迎的绘本?
韩国出版人有话说

2018年06月29日   作者:金真

【百道编按】如今,绘本在中国越来越流行,从儿童到成人,这种有着电影质感的图书形式,吸引了众多读者的喜爱。对于出版从业者来说,绘本独特的体裁带来了丰富多样的呈现方式,编辑在其中可以发挥的力量也就更大。如何提高出版社对绘本的重视度?在绘本宣传上又有哪些具体做法和创意?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韩国四季节出版社绘本组主编金真在第28届东亚出版人会议上分享的内容。本文原标题为:《“阅览”最纯粹的纸质书、华丽的媒体——绘本书》。

今天我想要特别在关于绘本书的体裁方面,介绍一下我们编辑组对书籍与媒体的连接上进行思考并实行的经验。

在多媒体时代,是否还有像绘本书这样具有柔韧性的体裁呢?从本质上来说,绘本书拥有十分简洁的文字以及丰富的图片。与一幅幅图片相衔接而撰写成的一个个故事产生了音律和节奏。经常有人说绘本书仿佛是一篇的电影。亦可以说特别象是可以触摸到质感的电影。

之所以首先对绘本书的属性进行介绍,是为了阐述其体裁已经与生俱来地拥有着综合媒体的属性。绘本书作为书的同时也是影像和音响。在阅览绘本书的连续图片时,脑海里会产生一个流动的连续影像,绘本书的文字大多数也以口语形式传达到耳中。因此,从书籍制作过程开始就要求绘本书编辑者动员所有感觉来进行制作。编辑者在经历这个过程的同时,比起“阅览”绘本书,更通过共感觉上的可能性来进行理解。

制作绘本书独有的独立频道

以上述理解作为基础,编辑者在书籍制作的同时开始考虑内容上柔韧的多样化。

介绍一下我们绘本组的例子。我们对此进行积极考虑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14年。在当时,读者要发现书还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媒体广告或舆论书评的效果已经变弱,出版社开始关注对自媒体的开发,正好这个时候,像脸书(Facebook)或Instagram等只要内容有魅力就能被积极使用的移动媒体已经逐渐具备影响力。我所在的四季节出版社当时也就媒体进行了活跃的讨论,我们组在“比起公司频道,发布仅包含‘绘本书’的频道会更有效”这点上汇集了意见。尽管要创建独立频道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开发更多的内容并承担对此进行管理的责任。但是从要求鲜明的色彩和概念的移动媒体的观点上来看的话,比起出版社的综合特性,创建色彩明确的个别体裁的频道进行集中的培养积累是远具效果的。正是从那时起,我们组的孤军奋斗开始了。

书籍、影像、音响,“阅览”绘本书

频道的发布成为了动力。特别是从流动着文本和图像的现代媒体的属性上来看,绘本书是比较容易接近的体裁。因为已经搭载着文本和图像,不需要制作新的图像。但是媒体不欢迎例行公事的方式,而是要求多样的“展现”方式。我们组在对书籍制作时经过检验而产生的多种方式的“阅览”进行积极实验上统一了意见。

首先,我们关注的是“能够在一分钟内阅览的简短动画”。也可以说是书籍预告片。比起一般书籍预告片来说与动画则更为类似。根据各绘本书的调子来制作,如果是抒情的,就更集中在背景音乐和音效上;如果是活泼的,就更集中在活动的动作上。尽管是由动画师来制作,但是影像仍然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书籍的调子,如果结构上有散乱的地方的话马上进行纠正则是编辑者的责任。

自最初制作的影像得到了积极响应后,到目前为止我们制作了数十篇的书籍预告片,作为稳定的“展现”工具,现在出版每部绘本书时依然会进行制作。

第二是运用媒体展开各式各样的读后活动。尽管个人认为绘本书是一种在独自欣赏的时候更能原汁原味体会的体裁,但是在实际现场一起进行绘本书阅览的情况也是很多的。目前这个体裁的读者层正在向成人扩展,但在很多情况下仍然传统性地被视作儿童读物的范畴。即,绘本书首先是母亲和孩子,然后是在聚会上或者在图书馆、学校里一起阅览的。

如果是特别有节奏的绘本书的话,我们会将制作的歌曲直接加工成音源文件,用二维码(QR Code)的形式和读者共享,通过用“主题标签”(hashtag)来获得反馈,然后进一步以多种读书活动的方式,通过由读者进行再加工的歌曲来重新获得反馈。另外,如果作家积极的话,通过拍摄作家直接创作的歌曲或戏剧等并进行数码化提供给读者。但是需要随着绘本书的不同,对于是否使用上述方式进行灵活的判断。例如绘本书内容属于比较安静的,那就倾向于选择能够安静地欣赏的方式来辅助。

作家影片和读者读书俱乐部,作者和读者相连接

以上介绍了编辑者在“展现”绘本书的方式上运用多种媒体来帮助读者进行“书的发现”的事例。在这里作者和读者也是不可或缺的。

经常与书的发现一同被讨论的就是作者。作者在呈现自我的时候往往是积极的或是消极的。如果作者本身拥有人际网络或粉丝,又或者具有相当知名度的话,作为出版社来说是非常欢迎的事情。但是这种情况并不是常见的。

我们关注的是通过出版社的频道来对作者进行宣传的方式。我们主要考虑的是,对作者进行何种程度的呈现,作者是否拥有书籍以外的其他资讯,以及运用何种媒体来介绍作者。但是,事实上这些考虑是在编辑者与各个作者实际进行书籍制作的过程中才能得到大致的答案。制作书籍的过程也是情感积累的过程。越是持续地对一个人进行观察,如何对这个人进行呈现的判断也越明了。

如果是用细腻的东方画来表现的绘本书的画家,就聚焦于具体展现他手执毛笔在宣纸上描绘的方式以及他使用的材料的细节上。对于熟悉插画的现今读者们来说,描绘传统东方画的画家手法本身就是陌生而又有魅力的。如果作家的日常生活富有独特性的话,就集中在将他的日常生活像短篇电影一样进行展示上。也在对作者的工作室不过度地、有效地展示方面下功夫。我们在过去三年间准备的作者影像采访以“#作家影片”这个标签进行了持续更新。

也稍微谈谈读者方面。在韩国,作家和读者间的距离在物理上来说正在逐渐拉近。这里的读者指的是那些能够直接参与和作家见面的少数读者。但是他们通过移动通讯来传达关于与作家见面的消息,也会讲述其中背后的故事。很多还会互相分享书籍阅读的感想。

我们关于绘本书书籍俱乐部的想法也是基于这点。尽管拥有着独特的个性,但是有着共同爱好而想要聚会的人们,如果在他们聚集起来轻松聊天的地方有绘本书的话会怎么样呢?大约在三年前,我们对想要准备4到5人为单位小规模聚会的成人们传达了提供绘本书的消息。对各聚会每个月提供2本左右的书籍,旨在尝试创造自由阅读绘本书的文化。尽管能够提供的书籍限定为我们出版社的绘本书,但是在聚会上也提出不仅是我们出版社的书还要阅读其他更多样的绘本书的建议。由于申请有150组以上,人数超过了500人,我们将当初为15组进行书籍提供的计划扩大到了60组。并且开设了能够分享书籍俱乐部意见的网络社区,从而一起畅谈书籍。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自认为最振奋人心的是,为大人们不是因为孩子而是自发地阅览绘本书的文化的扩展做出了一些贡献。将来也计划同书籍俱乐部一起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

再一次,回到书籍制作上

现在为止介绍了我们把重心放在绘本书上而经历的一些事例。这些是基于对书的热爱,抱着不管怎样先试试看的想法进行奋斗而得到的经验,也获得了作者和读者的好感,并取得了实际成果,现在我们在更为稳定的环境中制作书籍。

当今世界处于多样的媒体共存,日新月异的时代。传统编辑者的概念也在发生改变。但是尽管如此,编辑者对于一部作品反复不懈地投入又能够保持距离审视的韧劲和热情,比起任何时候都来得更重要。书籍制作的过程越细密,在这个过程中用编辑者的眼力对书籍周边的内容进行发现,以及对其用相符的媒体来搭载的工作上就越能获得力量。

因此,制作作为首位读者的编辑者自己能够满足的书,这是最为优先的事情。

金真(KIM JIN)

四季节出版社绘本组主编。

毕业于弘益大学美术大学艺术系,结业于同大学研究院视觉设计学科。1999年开始从业艺术图书编辑,2002年起编辑了以儿童为对象的绘本、儿童文学、青少年文学、儿童教养书等。2009年至现在,于四季节出版社任职绘本书编辑,专事绘本书创作。

(本文编辑:June)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