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刘培杰:数字出版大势所趋,持观望态度只会错失良机

2018年02月09日   作者:赵慧明(采访)

【百道编按】哈工大出版社长期致力于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并取得突破性进展。百道网专访副社长兼副总编刘培杰,请他分享“数学数字出版综合应用一体化平台”“宇航科教一体化数字综合平台项目”的开发目标和平台模式,以及该社大力推进融合发展的动力与机制。


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 刘培杰 

哈工大出版社长期致力于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并取得突破性进展,“数学数字出版综合应用一体化平台”等5个项目获得国家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共获得资助款2700万元;“宇航科教一体化数字综合平台项目”等9个项目入选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2015年,该社入选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应用试点单位、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全国仅有12家出版社同时获得这两项殊荣。2016年,入选国家数字版权保护技术工程、国家数字“三个一百”工程。百道网专访副社长兼副总编刘培杰,请他分享“数学数字出版综合应用一体化平台”“宇航科教一体化数字综合平台项目”的开发目标和平台模式,以及该社融合发展的动力与机制。

百道网:可否请您谈谈“数学数字出版综合应用一体化平台”,以及它所能解决的用户痛点?

刘培杰:知识服务的出现是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出现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知识服务是一个对知识进行筛选、加工、匹配、分发等处理的过程。

目前我们在建的知识服务产品是得到文产专项资金资助的智能化数学知识服务系统,该项目依托我社丰富的数学内容资源和数字出版团队,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语义分析等先进技术,实现了智能化知识服务在数学领域的应用,对全国大学出版社和专业出版社提供知识服务具有引领作用。

我国数字化教育出版面临的共性问题是缺乏一个先进的、适用的智能化教学系统,导致优质的内容无法有针对性地推送给适合的学生;大量题库、课件缺乏统一整合与有数据支撑的持续改进;教师和学生的使用习惯无法培养;实现高效的混合式教学更是无从谈起。

只有解决了这个共性问题,教育出版业才能实现数字化的产业升级。此项目着重解决以上问题,以丰富的形式与可定制的技术呈现数字化教材内容,支撑教学过程,使得教学内容丰富、过程可控、科学测评、互联互通,减轻师生负担、提高教学质量,从而开创教育出版产业新局面。

百道网:有了这样明确的痛点分析,系统开发的目标也应该是非常清晰的了。那么,可否请您从多个维度分享这一项目希望达成的目标?

刘培杰:1)系统开发目标。围绕高校教学,开发一个B/S结构、数据驱动的智能教学服务系统,具备个性化的适应性学习辅导功能,并且利用互联互通平台、丰富的可选择内容支持协作学习与自主学习。系统达到以下标准:可用、易用、生动、高效、科学、精准、互联、互通。

2)内容开发目标。在系统的基础上,运用HTML5等技术开发优质内容资源,开发题库与学习辅导内容。链接到相关学科领域的前沿动态,完成多门课程的仿真学习系统。

3)使用效果目标。同时支持引领式学习与自主学习,能够实时了解学习状况、诊断问题、即时提供个性化方案、定制学习内容、提供可衡量学习目标。使用本平台的学生学习成绩平均提升20%,用户满意度高于90%。大幅降低教师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拓宽学生视野,提高应用能力与创新能力。

该项目以我社在全国资源数量和质量居前的数学学科为起点,最终建立我社的航天、材料、机械等理工科知识服务体系,对以学术出版和教育出版为核心的大学出版社实现知识服务具有标志性作用。这是一个基于知识网络与个性化知识发现的智能化知识服务平台,三个输出端口为云端口、PC端、移动终端。系统将先进的互联网IT技术与全新的教学理念相结合,通过智能化知识服务系统及数字教材,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个性化、全方位、相互协作的教学解决方案。包括知识图谱系统、个性化知识发现系统、知识评测系统、知识管理系统和智能教育服务系统。

百道网:除了“智能化数学知识服务系统”以外,贵社是否还有其他的专业数字平台也在建设之中?

刘培杰:我社承建的另一个项目“宇航科教一体化数字综合平台”是依托哈工大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有关方面设计的,打造的是一个全面完整的宇航专业数据库、宇航在线教育平台、宇航数字科技馆、宇航人才培训基地和宇航知识百科全书。

该平台是一款智能化泛在学习平台。平台根据国内师生使用习惯,融合了MOOC、SPOC等先进教学平台的理念进行设计,并基于学习数学理论、大数据分析技术,以及多媒体技术,通过智能辅导及增强型数字教材,为老师和学生提供个性化全方位的交互性教学解决方案。 

技术方面参考了国外相关平台的模式,并融合了国内主流平台的优点。平台采用HTML5技术、云计算构架方式,支撑教师和学生全天候无障碍访问,并进行教学和学习。使得老师和学生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通过多种终端设备,都可以对数学课程进行教学和学习,从而真正建立一所突破时间、空间、招生限制的学校。

平台围绕数学知识点,在数字教材的基础上,建立习题、课件、微课程等教学资源,使教材内容体系能够最大化共享,形成一套以电子教材为中心,辅有多种功能的数字教学体系,帮助老师和学生进行系统性、侧重性的教学和学习。

百道网:您如何看贵社在数字转型发展中的成绩或挑战?

刘培杰:党的十九大以来,面对全新的挑战和难得的机遇,我社始终坚定政治方向,牢记职责使命,坚持改革创新,勇立潮头、担当先锋。做强优质内容;坚持融合发展,壮大主流阵地;坚持协同发展。

数字转型发展也是一把手工程。在社领导的高度重视下,社领导班子意见高度统一,全社的不懈努力下,才有了我社目前取得的一些成绩。数字出版大势所趋,不进则退,持观望态度只会错过改革的发展良机。我社融合发展的动力,来自社领导对国家政策解读,来自对出版行业未来发展的远见,来自对全社数字化转型的全局布局,来自对改革发展的坚定决心,更来自全社克服重重阻力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的信念。取得现在的成绩,是全社努力的结果。

百道网:哈工大出版社能够在数字转型发展中取得良好的成绩,除了上述领导班子的认识统一,观念一致,全社齐心之外,还有哪些获致上述成就的原因与基础?

刘培杰:获得以上成就,应该说我们在以下四个方面有扎实的基础。

1,内容基础。哈工大出版社成立于1983年,是国内成立较早的大学出版社之一,承担国家及省部级重点图书近千种,获得国家、省部级奖项300余种;现已出版图书近万种,打造了航空宇航、材料、数学、电子信息、计算机、自动控制、电气自动化、机械、化学化工、建筑、土木工程、市政环境、外语、社会科学等多个学科的系列品牌图书,培育了一支以数十位院士为代表的优秀作者队伍。我社数学方向聚集了一批以院士为代表的优秀作者队伍以及众多国内外知名数学专家。我社已出版数学专业图书千余种,居于全国前列,并以每年150多种图书递增, “十三五”期间将出版新书千余种。两种图书获 “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奖,几百种图书分别入选国家出版基金、国家科学著作出版基金、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

2,团队基础。哈工大出版社长期致力于人才队伍建设,培养了一支百余人的编辑、发行、技术团队,呈现出年龄结构合理、学历层次高、基础扎实、经验丰富、学缘结构好的特点。近年来,为了适应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发展的需要,组建了一支数字出版人才队伍,现有成员72人,包括锐意创新的数字编辑团队,专业技能精湛且规模居全国首位的数学编辑团队及由哈工大计算机方向知名教授组成的专家团队。该数字出版团队承担国家文化产业项目4项、黑龙江省重点数字出版项目30余项。

3,实践基础。2013年,“数学数字出版综合应用一体化平台”项目获得国家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资助;2014年,“传统出版业务全流程平台数字化再造项目” 获得国家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资助;2015年,“宇航科教一体数字综合平台” 获得国家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资助,出版社入选“专业数字内容资源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和“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应用试点”单位;2016年,入选国家数字版权保护技术工程、国家数字“三个一百”工程;2017年,“智能化数学知识服务系统” 获得国家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资助。

4,合作基础。我社版权贸易中心与斯普林格、爱思唯尔、剑桥大学、莫斯科大学、培生教育、美国数学协会等国际著名出版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同时,我社是卓越大学出版联盟之一,为数字出版转型升级提供了更加丰富的资源与更大的扩展空间。

百道网:在出版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出版社对编辑的要求是什么?如何帮助他们具有全媒体出版产品的能力?

刘培杰: “全媒体出版”是中国出版融合发展趋势出现后形成的一种新兴出版业态。“全媒体出版”的出现,要求编辑能在书籍出版策划阶段自觉统筹书籍的纸质形态与数字出版等新兴出版形态。在媒体融合大趋势下,传统出版的编辑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仅仅满足于传统的编辑加工是远远不够的。我社侧重在出版实务创新实践中培养编辑、创作、策划、营销、管理人才,形成全媒体融合的多维视野,基于全媒体出版平台生产和制作新型数字出版产品。 

要适应全媒体出版发展方向,必须要调整编辑人员的选用、教育和培训。选用人才时,多选择年轻的,迅速接受新鲜事物、有创新头脑的出版人才,采取不同的薪资待遇,具体因岗而异,同时尽最大可能满足不同体制人员的薪资待遇相对科学合理。在人才方面大致采取三种模式:一种是直接引进经验丰富的数字项目策划人,第二种是根据具体项目、具体情况针对性地引进技术型人才,第三种是从我社内部发掘并培养有潜力的传统编辑向数字编辑转型。通过绩效奖金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提高数字编辑的工作积极性,保持良性循环,可持续的生命力。此外,通过定期的继续教育和定向的培训学习,培养编辑从选题策划阶段全盘策划产品,以及从约稿、写作到编辑、制作再到推广运营的全流程策划统筹能力、围绕全媒体数字出版的思维;提高编辑的综合素质和通用能力,包括分析思考能力和沟通能力。促进传统出版人才从单一的编辑加工向复合型出版人才转变,要适应编辑、加工、设计、整合以及新媒体传播技巧和能力。

在专业技能方面,提升编辑的内容把控力和数据分析能力。数字内容产品的核心仍然是优质的内容,因此传统内容产业对数字编辑的要求仍然适用,数字编辑要对内容生产本身有热情、有兴趣;其次,要对文化热点具有敏感度和判断力。

数字内容产品与传统内容产品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在于,所有决策都由海量数据来支撑,而所有决策的效果也都能通过数据得到即时反馈,因此数字编辑需要具备一定的数据分析能力,针对运营目标来提取数据,通过数据来拓展运营渠道,针对不同生命周期的用户进行精细化运营。

百道网:碰到编辑对此产生排斥的现象吗?怎么办?

刘培杰:与多数传统出版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相类似,我社在转型中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曾经在转型升级的起步阶段受到传统编辑的排斥与抵触。

2014年我社申报的“传统出版业务全流程平台数字化再造项目” 获得国家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资助。该项目是针对哈工大出版社数字化转型升级需求而设计开发的,结合社内现有数字化建设情况,本项目重点构建资源加工、资源生产、资源管理、发布运营、按需印刷五大系统。通过对传统出版流程再造,实现图书数字化的编、审、排、改、发和资源管理。同时支持将数字资源进行碎片化加工存储,为日后数字出版奠定基础。该项目运用最新的数字出版技术优化出版流程、节省出版成本、提高出版效率,达到资源增值,实现哈工大出版社的数字化全面转型升级,对专业类出版社全流程再造具有标志性作用。

以该项目为契机,我社积极鼓励传统编辑进行传统出版流程的数字化改造。使整个图书的出版流程,从约稿、到稿、三审三校、到印制审批、封面设计、出版全过程实现无纸办公,达到有效提高生产效率、减轻编辑工作量的目的。 同时,该项目还实现了成品管理和资源入库,为出版将自身的内容资源转化成数字出版产品,从内容资源走向产品设计奠定基础。

总结一下目前出版社的数字出版模式,主要有网站建设、原版式电子书、应用程序、特色数据库、在线教育平台和手机出版等模式。这几种模式看起来丰富多彩,但实质上都是建立在平台和技术的基础之上的,拥有纸质图书的电子版并不拥有数字资源优势,这些内容不能直接平移到数字出版的平台或产品中。要将出版社自身的内容资源转化成数字出版产品,依靠内容的解构、重组、再开发和增值服务,从内容资源走向产品设计。

为了将转型过程中的负影响尽量减到最低,我们首先从我社主力编辑部中抽调出年轻的业务骨干进行转型过度,从一个人转型带动部分人转型,从一个编辑部转型带动多个编辑部转型,最终的理想目标是实现全社数字化转型的软着陆。在转型过程中社领导班子统一意见,征求各编辑部意见,得到编辑部主任们的理解和支持,大家都付出了很多辛苦。这条途径的优势主要表现为传统编辑对出版精神领会透彻,能很好地把握出版本质,在此基础上掌握了数字出版技术,成为了我社数字出版改革的推动大军。

百道网:今年在平台和产品的推进上有什么新的规划或大动作?

刘培杰:我们首先是先用好、用活手里已经结项完成上线的大项目,在不断积累、重组原有技术、平台、经验的基础上,学习数字出版及涉及领域的最新技术,通过转化、吸收、融合,为我出版所用,在稳步发展的前提下争取有所突破。可以说,知识服务代表了出版服务未来的发展趋势,也是传统出版社数字化转型的现实需求,在大数据时代,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信息技术可以提高知识服务的层次、范围和质量,引领时代风气、传递核心价值、启迪大众智慧,是我们出版业的责任和光荣。今年我们将继续依托哈工大,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挖掘与其合作的新的契合点,力争生产出迎合新趋势、符合新要求、引领行业标准、填补行业空白、针对性强、功能完备的数字产品,为黑龙江省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添砖加瓦。

(本文编辑:水英)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