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即将迈入2.0时代——学术出版要争当“走出去”工作排头兵

2017年08月20日   作者:贾志甜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第四届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高端论坛上,参会专家达成共识,认为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即将迈入2.0时代。2.0时代的到来,意味着“走出去”的内容理念、地域范围、路径平台,甚至整个出版行业的发展势态都将是另一番风景,另一番挑战,那么被裹挟在其中的单体出版社该如何应对急速的变化?如何从内容到路径快速实现华丽转身?又如何与国内出版社和国际出版商互相接力,实现双赢?

8月16日上海书展开幕当天下午,以“讲好中国故事与对外话语体系建设”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高端论坛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与会专家达成共识,认为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即将迈入2.0时代。

学术出版要争当“走出去”工作排头兵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周慧琳十分强调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性,他表示,学术出版“走出去”要主动服务国家出版“走出去”大局,争当“走出去”工作排头兵,与大众出版、教育出版等“走出去”形成合力。此外,还要不断完善海外阵地布局、拓展平台布局、工程项目布局,有效助推中国出版融入国际出版“朋友圈”,扩大学术出版“走出去”的影响力。

周慧琳重点提出了四个方面的改进建议:一,努力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讲好中国故事;二,拓宽国际视野,注重“走出去”效果;三,紧跟数字出版步伐,采取新形式、满足新需求;四,主动服务“走出去”大局,因势利导、形成合力。

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在《抓住社会信息化的机遇,提升学术出版水平》的主旨演讲中讲到,信息技术的革命性进步,深刻地改变着学术出版和研究工作,对出版业也提出了全新要求。努力提升中国学术出版水平,关键是把出版融入到经济、科技、文化、社会生活之中。要把学术出版走出去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考量,要从世界文明进程中吸取经验,要以高度的文化自信扎实推进。

提升学术出版水平,邬书林强调要紧紧围绕宣传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挥好出版的政治功能;要面向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战场,发挥好出版的经济功能;要围绕知识创新和科教兴国的国家战略,发挥好出版的科教功能;要反映时代心声,多出优秀作品,发挥好出版的文化功能;要加强国际交流,不断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发挥好出版的对外传播功能。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韩建民着重反思了中国出版的“走出去”,他认为当下的“走出去”有三大目标,第一,彰显实力,谋求与发达国家的平等地位;第二,讲好中国故事,拥有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第三,落地生根,将中国图书与国外读者相结合。

其次,是“走出去”亟待实现的四个转变。第一,主体理念的转变,政府对“走出去”的支持只是一个初始动力,要真正实现“走出去”还得靠市场主体,靠出版社自己;第二,从项目制向平台建设的转变,目前更多的是项目“走出去”,其实平台方面也大有可为;第三,拓展选题范围,策划适合国外市场的内容。现在国外很多国家和读者都十分崇尚中国的先进管理方式和管理理念。第四,是“走出去”地理路径的转变,要重点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亚太国家和地区等新路径。

韩建民表示,很多其他行业的理念比出版业先进,出版界应该向其他行业丰富多彩的“走出去”形式汲取经验。

 “在学术“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做精神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走出去既要讲当下的中国,也要讲以前的中国。”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金鑫荣认为,中国学术更好地走出去,就需要构建中国学术话语体系,要通俗地走出去,要有梯度地走出去,才能让西方读者更好的理解东方哲学、东方故事,东方精神和核心。走出去还应当着重归纳展现当下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内容,让国外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和经济走出去相比,文化走出去、学术走出去的路还很长。

厦门大学出版社社长蒋东明对此回应到,学术出版“走出去”实际上有自己的规律,提出的时机是与中国整体经济发展、文化发展紧密结合的,因此,当下是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的好时机,尤其是大学出版社应该成为学术出版走出去的重要力量,将改革进行到底,传承传统文化,弘扬时代精神。

清华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吴培华指出了学术出版的终极目标应该是“走进去”,他说,“我们拓展海外市场,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把书放进中国人在海外开设的书店里,或把书放到海外书展的书架上。就像在国内使用引进版教材教辅一样,我们应致力于让中国的图书走进国际主流社会,这才是真正的走进去。”中国的学术出版不仅要有内容魅力,同时也要彰显语言魅力。

听听“走出去”样板出版社怎么说?

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经理王雪凝表示,出版社将2017年定为为公司的国际提升年,致力于全面提高国际化和走出去的各项工作。

人卫社聚集了中国最好的医药卫生出版的资源,出版社将最具优势的走出去产品分门别类,从以下几方面进行了有序开发和扩展。

第一是中医药系列,中医药是我国特有专利,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和喜爱。对此,出版社针对性地推出了200多种中医药走出去的图书,主要输出国包括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印度、韩国、日本,涉及的语种有德语、法语、韩文、日文、英文等。第二是西医系列,人卫社组织编写了40余部面向国际市场走出去的著作,尤其是心脏解剖学图谱英文版,胆管癌手术英文版,影像学英文版等,都在国际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第三是公共卫生系列,尤其是《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刚一问世便由国际知名的爱思唯尔公司抢购了英文版的版权。第四则是期刊走出去,目前人卫社的英文杂志有肿瘤营养学杂志,全球健康杂志英文版预计9月份创刊号就将正式出版。第五是数字出版,人卫集团出巨资打造出了50余种走出去产品,尤其是人体3D解剖学数字版,受到了各国出版商的广泛好评,纷纷与之签署协议。

近年来,上海交大出版社“走出去”取得了突出成绩。《平易近人——习近平的语言力量》已输出英、日、韩、阿等多语种版权,《东京审判:中国的记忆与观点》入选“剑桥中国文库”,《大飞机出版工程》《转化医学出版工程》等学术精品输出对象涵盖世界上主要学术出版商,特别数十种精品图书走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得到国际读者的广泛认可。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党委书记、董事长谈毅表示,国际化不是学术出版的“标签”,而是全球化时代学术的生存之道。走出去也已经不是出版社的备选项,而是必经之路。学术出版要建立起“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学术自觉,以知识服务的价值创造为目标。另外,还要坚持质量为主的原则,在中外出版史上,有影响、有作为的企业无疑都是文化理性的倡导者。

大学出版社如何做好学术出版,如何以学术语言讲好中国故事,谈毅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学术出版要依托母体大学。一流的学术出版必须要有一流的学科、学者和学术做支撑。第二,认清需求,服务为重。学术出版的最终落脚点是满足用户需求,解决用户问题。第三,业内开放,业外合同。国际出版“走出去”,用一句诗来讲就是“百万雄师过大江”,出版社应形成合力,利用各自优势打造出海的“航母”,协同创新、高度融合、彼此促进。

华东师大出版社的王焰社长表示,走出去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品牌和内容,同时要有好作者、好译者。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版权输出总品种已达600余种,其中《华东师大版一课一练》无疑是最耳熟能详的亮点品牌,在市场上赢得了“教师不用不放心,家长不买不放心,学生不做不放心”的美誉,还输出到英国HarperCollins出版社,成为了该社 “走出去”工作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属于中华学术外译项目的《中国艺术哲学》则聚焦于学术人文,以外文形式在国外权威出版机构出版,并进入了国外主流发行传播渠道,该项目的成果代表了中国学术水准、体现了中华文化精髓、反映了中国学术前沿,是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学术精品。

国际服务商如何助力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在“十三五”科创计划提出的指标中,首个指标就是国家整体创新能力从现在的18名提升到2020年的第15名,同时,国际科技论文被引次数也要从第四名走向第二名。爱思唯尔出版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林国庆关注到了中国科技研究的每一个决策,他表示,作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分析服务的提供商,爱思唯尔将始终致力于把非常有影响力的中国内容带给国外的学者参考和运用。

林国庆说,面对海量的参考资料和数据,需要把内容和科技更好地融合和运用,才能为科研人员更快更准确地提供所需内容,让他们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做决定、提高效率。爱思唯尔已逐步将纸质图书出版与开放存取、数字出版相结合,促进学术出版的内容生产模式的数字化转型。此外,爱思唯尔还对内容进行大数据分析,使科研机构、学校等更好地了解其研究成果、寻求更合适的合作伙伴。

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表示,帮助研究人员、学生和职业人士找到并提供给其需要的内容是出版的重要目标。同时,当今的世界是数字化的世界,数字化更利于发现、获取、评估内容,并且成本更低,所以,建设聚集资源的平台既可以带来规模效益,又能降低成本。数字出版作为出版界新一轮风向,各大出版商纷纷希望在此抢占先机,很多大的国际化出版集团,差不多15年或20年前就已开始向数字化转变。

安诺杰表示,在数字化方面主要有三大步骤:第一,将所有内容进行数字化处理;第二,一旦内容数字化后,就需要结合用户需求利用丰富的新技术手段完善数字化平台;第三,收集用户数据,了解用户如何使用产品,是不是能够便捷地获取和使用产品,哪些国家使用率较高等,以便更有针对性地开发和完善数字产品。

建立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是优秀的科学类学术著作走向世界舞台的前提,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与中国的研究员和出版社等机构建立了坚实的合作,如与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合作的《细胞研究》,与上海交大社合作的《转化医学研究系列》。

“以往,博睿以法兰克福书展为主;近年来,北京书展对于博睿来说与法兰克福是一样重要的。”博睿出版社亚洲区总监莉斯贝思•卡尼斯的这一句话说出了多数国际出版商的心声。

博睿是一家历史悠久、拥有广阔国际视野的学术出版社,和中国学者及出版社合作出版了100多种图书、10多种期刊,同时还加强了原始文献研究资料的数字化的出版。

莉斯贝思•卡尼斯表示,作为已经有三个世纪的学术出版历史的出版商,博睿会坚持强项,也会在保持独立身份的基础上,努力争取一些商业价值。学术出版是博睿工作的核心,博睿专注于人文学科类图书的出版,且对中国图书关注度极高。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