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变革中的美国书展:传递多元的声音,探索更好的未来

2017年06月21日   作者:韩玉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人们习惯以参展人流以及版权成交量来衡量书展的成败,但是在信息化、网络化的今天,书展作为版权交易平台的功能实际上在弱化,也许更有意思的是从书展会议议题的设置中了解行业趋势,以及各类专业人士对于行业现象的思考与讨论。因此虽然本届美国书展落幕已逾一周,但它所传递出的种种信息还是够我们消化一阵子。

 

2017年BookCon现场 图片来源:《出版人周刊》

听书比读书更轻松

美国音频出版商协会(APA)的米歇尔·科布(Michele Cobb)在此次书展上公布了美国有声书出版的部分销售数据,以及对消费者购买和使用有声书情况的观察。

根据对APA旗下出版商成员的调查统计,2016年有声书销售额总计超过21亿美元,同比增长18.2%,连续第三年增长率接近20%。

科布所披露的有关有声书使用情况的信息来源于爱迪生研究公司在今年1月和2月份对2000名消费者进行的电话调查。调查结果显示:

有声书消费者中女性(占比52%)多于男性(48%);

48%的高频听众年龄在35岁以下;

深度读者也会收听有声书。有声书听众在过去一年中平均阅读或收听15本书,77%的高频听众认为“有声书会激励你阅读更多书籍”;

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是专注地收听有声书,没有一心二用做其他事情。这一结果与大多数人的认知不同,科布强调“放松”可能是原因之一,一些消费者认为听比读“容易”,就像看一场电影要比读一本书“轻松”;

有声书中最受欢迎的类型是神秘/惊悚/悬疑、科幻/奇幻、爱情;人们最常收听有声书的设备是智能手机。

科布还在另外一场座谈会上表示,听书能够提升读者对语境的理解和对词汇、发音的记忆,这对有阅读障碍的人来说很有帮助。此外,随着有声书出版的逐年增多,参与有声书录制的名人也在增加,有些人是为自己的书录制音频,也有人只是担当别人图书的配音员。

社交平台的营销价值

书展第二天(6月1日),在一场专题讨论会上,Goodreads通信主管苏珊娜·斯凯瓦拉(Suzanne Skyvara)以实际案例展示了该平台在图书营销中的巨大作用。

斯凯瓦拉宣称平台用户已达到6000万,会员已标记了18亿种书的信息,并贡献了6500万篇书评。目前唯一可在规模上与之匹敌的阅读和写作平台是Wattpad。不过二者使命本就不同:Goodreads是读者社交和阅读推荐平台,而Wattpad则着重读者参与作者在线创作的互动。

以布莱恩·格林伍德(Bryn Greenwood)的《All the Ugly and Wonderful Things》为例,该书在Goodreads上获得28948位读者的评分,5033篇书评,在五星评分中得分4.14,成绩斐然,现在已经是纽约时报畅销小说,但在这之前这本书曾经被122家代理商拒绝,该书编辑劳拉·克拉克认为,小说之所以能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Goodsreads的支持功不可没。

Goodreads作者营销总监帕特里克·布朗(Patrick Brown)指出,“这部小说的出版方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团队灵活地将Goodreads平台上的多种营销工具进行组合利用,为该书培育了相当规模的读者,最终得到我们的编辑团队的注意,使该书获得了年度‘读者选择奖’的提名,由此为之带来了大宗销量。”

斯凯瓦拉从上述案例中总结了阅读社交平台上的营销四步:

1.及早为图书造势;

2.通过各种渠道部署推动图书进入“想读”“在读”“已读”等书单中,保持势头;

3.善用营销工具,比如出版当月,针对那些将图书列入“想读”书单的读者进行邮件直推;

4.考虑提供折扣价将读者的阅读兴趣转化为销量。

商业出版与道德和公民责任

6月1日,书展和美国笔会中心(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推进文学创作,保护言论自由及扶助国际文学社团。中心由全美作家、评论家、编辑、文学翻译家、书刊代理人等组成,现有会员3300多人。——编注)联合主办了主题为“对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该法案保障新闻和言论自由——编注)”(The First Amendment Resistance)的座谈会。来自不同行业的活动家和言论自由倡导者探讨了当今时代作者和出版商所肩负的道德和公民责任。

会议主持人、On the Media主播布鲁克·格莱斯顿(Brooke Gladstone)首先提到了西蒙舒斯特旗下保守出版公司Threshold Editions放弃出版英国极右翼作家、争议性人物米罗·杨诺普洛斯回忆录的例子。与会嘉宾、游戏开发人员佐伊·奎恩(Zoe Quinn)也算是言论自由的“受害人”之一,她曾遭受杨诺普洛斯的人身攻击,新闻网站Breitbart的一篇文章未经其允许就登出了她的裸照。奎恩认为,尽管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杨诺普洛斯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此人的言辞属于仇恨言论。她指出,那些愿意投钱出版杨诺普洛斯图书的出版商无疑会使他此前的仇恨言论“合法化”。

《纽约邮报》专栏作家、《Commentary》杂志编辑约翰·波德霍雷茨(John Podhoretz)对此表示认同。他说,之所以有出版商买杨诺普洛斯的书,并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有持久的价值,而是因为其有商业利用价值。如果它的商业价值丧失,或者这种商业价值会给出版社整体带来损害时,出版商就会把它毙掉。然而行内人很清楚的一点是,“你无法让米罗沉默。他可以把书放在亚马逊或者Medium网站上。没有守门人了。”

Black Lives Matters联合创始人帕特里斯·库勒斯(Patrisse Cullors)遗憾地指出,出版社最终放弃与杨诺普洛斯签约是因为他牵涉恋童癖,而非他多年来针对少数族裔所发的大量仇恨言论。这应该引发人们对于“商业出版的讨论,同样也该引起人们对于人道的对话”。

格雷斯顿提出了一个社会心理学现象“群体放大”(incestuous amplification)效应,指的是群体成员彼此之间不断重复相同的事情,就会导致该群体排斥任何与他们持有异见的人。库勒斯认为,正因如此,我们更该“与那些跟你有不同观点的人交流对话”。

 变革中寻求平衡

从参展人数来看,今年美国书展专业场(BookExpo)略显萧条,而大众消费场(BookCon)则喧嚷依旧。二者的反差让书展组织者励展公司承受了不少压力,加上BookExpo在时间上从原来的3天压缩为2天,这也让舆论认为,相比已经成熟的BookExpo,励展公司更青睐新兴的、成长中的BookCon。

而励展活动总监布莱恩·麦克唐纳回应称,励展因应市场变化对BookExpo和BookCon的定位做出了调整,对于由此产生的负面反应公司会积极接纳,“变革并非易事”,“为了把BookExpo尽可能办到最好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

上周三,麦克唐纳在在一封致参展商的信中透露,因为今年的申请流程更为严格,最终参加BookExpo的非出版人员数量为7425,主要是书商、图书馆员、零售商和媒体;而今年第三届读者狂欢的BookCon在两天内吸引了20000多读者参与,达到了其预期目标。

“和图书产业一样,书展也处在变革当中。BookExpo旨在为行业人士营造一个更为集中的专业环境,以促进有意义的互动交流,而BookCon则意在直接将读者和他们所钟爱的作者和品牌联系起来。

“过去几天证明了BookExpo和BookCon依旧是向最重要的受众——行业、媒体和读者——发布图书的强有力的平台。我们因BookCon而自豪,它为我们身处迅速变化的市场中的客户提供了价值,但是这些不会以牺牲BookExpo的B2B环境为代价。为行业服务比以往更重要、更关键。

“举办BookCon是为了支持、庆祝读者所占有的强势地位,同时也会持续为BookExpo输送价值。这两个世界在书展上共存,一方不会为另一方带来损害。正是二者的结合给予了美国书展无法衡量的价值。”

明年,美国书展的举办时间定为5月30日到6月3日,前三天为BookExpo,后两天为BookCon。“出版商首先与零售商接洽,而后面见终端读者,这样的端对端平台在美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始终确信这将是未来最好的方式。”麦克唐纳如是说。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