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国家出版基金:为了文化的尊严

2014年02月12日   作者:庄建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国家出版基金成果展在第八届深圳文博会重点展位亮相,吸引读者驻足。

在2012年香港书展上,国家出版基金成果首次在海外展示。均为资料图片

“你只能到网上试着购买《史记》修订本了。”中华书局的答复,让参与了《史记》修订的王华宝没有想到。自2013年10月19日面世,不到两个月,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中率先出版的《史记》修订本首印已经发罄。

如春雨,悄然潜夜,润物无声。

据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自2008年实施以来,这项被称作“国家出版基金”的投资,逐年增加,2014年规模已达4.5亿元,累计投入达19亿元,资助出版具有文化传承与积淀价值的图书1200余项。6年间,投资如蛹化蝶,催生近800种精美图书,飞进图书馆,飞到书桌上。

《本草纲目》的出版故事

寒风中,李时珍又一次来到村口,以期待的目光投向远方。耄耋老人,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已经让他等了半生。

一生采药,尝百草,鉴别、记录药性……用心血与生命铸就的文字,还放在家中。年轻的时候,他与那位刻书的好友就商定,药书他来写,朋友帮他刻印成书。

晚年的李时珍,山爬不动了,药也采不了了,却时常站在村口,等待云游他乡的朋友兑现承诺。可朋友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离开人世时,老人遗憾满怀。

后来,那个终于回到家乡的朋友,兑现了承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成为中华医学历史长河中高悬的启明星。

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蒋建国的办公室里,李时珍《本草纲目》的出版故事从蒋建国略带湘音的话语中缓缓流出。

“国家出版基金的设立,就是为了让今天的学术著作、经典作品出版不再有李时珍当年的困惑。”蒋建国说,“任何精神文化产品,都根植于中华文明的沃土,根植于人民群众的智慧。国家出版基金说到底,是公益性基金,是公共服务事业的一部分。要通过对基金的管理,强化它的公共服务职能与作用,真正把它办成国家工程、政府工程、公益工程、精品工程、民心工程。”

《本草纲目》的出版故事挥之不去。蒋建国从故事中引申出来的责任感,成为人们理解国家出版基金的一把钥匙。

重若泰山的国家意志

“我心怀中国梦,无比自豪地站在祖先宽阔坚实的肩膀上。”广东汕头的高中生李玉婷抒发着自己的情感。“我的中国梦,梦里中国的每一条街道都能干净,每一片景色都能以文明礼貌为支撑,每一方土地都有文明的影子……”湖北荆门龙泉中学的蒋欣玥也诉说着自己的梦想。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我的中国梦》,聚集了众多孩子的梦想。

在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承载强军之梦驶向大海深处之时,全面反映“辽宁舰”和舰载机研制、建造、试验、试航、训练的长篇报告文学《强军之梦——辽宁舰纪实》的选题,进入主题出版申报。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新理念。已经进入主题出版申报程序的图书《逐梦中国——从〈共产党宣言〉到中国梦》,勾勒出中国共产党人追求中国梦的历史图景,在历史回望中呈现现实思考,以期对如何实现中国梦做出科学的回答。

一部部体现国家意志的资助项目,彰显了国家出版基金的鲜明导向。“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党的十八大召开前后,国家出版基金集中支持了相关重大主题的出版项目。这些深刻阐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改革开放理论的出版物,成为出版基金国家意志的集中体现。”中宣部一位负责同志指出。

在已经出版的资助项目中,著名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胡华的文集,让人们看到了老一辈党史学人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努力,看到了他们在思想、理论、文化制高点上建立起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我们家这十年》,以小视角承载大立意,阐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微观西藏》(汉英版),以全新的“微博体”还原真实的西藏。“十八大主题出版”项目《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在国内外产生积极影响;《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研究》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基本原则和现实路径;《变局与突破:解读中国经济转型》(中、英文版)为国外读者了解中国经济打开了一扇窗口。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贺耀敏认为,资助项目引导了哲学社会科学的出版方向。学者夏春涛说,国家出版基金有鲜明的导向,这就是在社会思潮多元的情况下,鼓励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传播正能量的精品力作的出版,反映了政府在文化软实力建设上的眼光,为社会注入了人文精神、时代精神、民族精神。

印在历史上的文化履痕

这些没有乐谱、代代口耳相传的多声部古歌,2000多年间,飘荡在白云轻盈的苍穹,回荡在牦牛成群的草原。如今,凝聚着古老民族灿烂文化的“活化石”,在一部《千年古歌——羌藏多声部民歌》的DVD中永存。

北京山顶洞的石珠、骨坠,辽宁喀左东山嘴体型肥硕的女神像,内蒙古赤峰碧绿色龙首璜形玉饰,青海大通彩陶盆上的舞蹈纹和岩画上的狩猎纹;红山文化、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中国美术全集》以考古发现为笔墨,一路讲来。

一张地图在书页上铺开,起自蒙古高原、洛阳、东部沿海的3条不同颜色的线,分别经过草原、沙漠、海洋伸向孟加拉湾、阿拉伯海、红海……《中国丝绸艺术》从5000年前驯化野生桑蚕娓娓道来,讲述中国丝绸为世界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

《中华海洋本草》从古籍、方志、医籍和本草专著的浩渺中捡拾,对我国海洋药物资源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调查与整理。世界上最早应用海洋药物治疗疾病的中国,有了第一部海洋本草。

《全乐府》辑录历代乐府诗,将乐府诗兴衰变化的过程详尽展现,使宋代郭茂倩《乐府诗集》“宋以来考乐府者,无能出其范围”旧说不再。

当千部《原国立北平图书馆甲库善本丛书》呈现在国人面前,105岁高龄的钱存训先生“欣喜无似,感触良多”。他以过来人的激动在贺词中写道:“此书刊行,旨在弘扬文化,嘉惠学术,薪火流传,厥功至伟。对我而言,更具特殊意义。当年奉命参与抢救,冒险运美寄存,使这批国宝免遭战祸,倏忽已七十余载。其间种种,仍历历在目。”甲库善本是民国时期国立北平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前身)的宋元明早期善本专藏,多宋椠元刊、秘抄精校、珍贵稿本以及名家批校题跋之本。日本侵华时,为避战火其随故宫珍贵文物南迁上海,后又分批转运美国,寄存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拍摄成缩微胶片。抗战胜利后,这批运美善本转运台湾,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这些在兵燹之中历经辗转,保存于今的珍贵善本,终得化身千百,承传薪火,嘉惠学林。

一批重大的学术研究成果,为中华民族当代思想文化大厦添砖加瓦。

《中国法律思想通史》是我国首部由个人独著的中国法律思想通史。《中国语音学史》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研究、总结中国语音学学术史的专著。《中国当代医学名家经典手术》首期500部手术视频,荟萃了我国著名临床医学专家先进、成熟、具有临床推广价值的手术,让欣然应允出任编委会名誉主任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想起自己年轻时,摸黑走几十里路,去县医院观摩一台手术的经历。

顾炎武、王国维、顾颉刚、费孝通、爱因斯坦等中外学术名家的作品结集出版,为中华民族的思想宝库增添了中国当代学人的贡献,也添加了世界其他民族的成果。

而深度发掘和系统整理学术研究成果的项目,则勾勒出不同领域文化、学术、思想的发展脉络。《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100卷)全面呈现中国近代思想大家百年学术成果;《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重新审视中国本土的思想资源与文化根基,被北京师范大学郭英德教授评价为“足以体现出20世纪以来我们为世界贡献的中国智慧”;《东方文化集成》系统发掘和整理东方文化精华,被誉为“一套具有战略眼光的丛书,是对一百多年来东方文化的总结”。

一批引进翻译图书的出版,在中国读者面前展示着人类文化的丰富多彩。被誉为阿拉伯文化象征和文明里程碑的《安塔拉传奇》,现在有了唯一的中文全译本。世界权威建筑通史之一的《弗莱彻建筑史》的出版,让国人得以在西方建筑的镜像中,观察思考自身建筑学的研究和发展。

一批深度挖掘、整理的文献,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集》(56~78卷)、《满铁档案资料汇编》等等,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扎实的史料。

资助项目并非全是大部头。美国著名科普作家达娜·德索尼的《我们脆弱的星球》,只有十几万字,却剖析了人类活动对地球和自身生存环境产生的影响,以期唤起人们拯救“脆弱的星球”。220余万字的《中国流人史》规模不大,却是迄今为止我国流人史研究领域最系统的权威著作,学界评价其开拓了我国边疆历史研究的新领域,填补了文化研究中的空白,为流人史乃至流人学这一新学科发展奠定了基础。

不止这些。远远不止。

雪中送炭的温暖力量

虽说常常是夜以继日地看书稿,中国轻工业出版社编审马静却累并快乐着。20年心血倾注所在,《中国饮食文化史》的编辑已接近尾声。

中国饮食文化悠久璀璨、博大精深,但仅有的传史却都出自国外学者之手。1991年,“首届中国饮食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学者萌发了撰写一部中国饮食文化史的宏愿,马静是积极倡导者之一,她所在的中国轻工业出版社承接了这一选题。

囊中羞涩,启动经费只得八方筹措。“没有经费,选题就无法往下运作,多年来作者队伍就靠着一个坚定的信念维系着。他们中,有的毕生致力于饮食文化的研究而皓首穷经,有的还没有看到成果问世就已经离去。”马静感慨。

为了挽救奄奄一息的选题,她曾四处奔走寻求资助。“促使我坚持做这套书的原动力在于它的价值:中国饮食文化根植于中国根深叶茂的农耕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中的一脉精华,不管多苦也要把它做出来!是国家出版基金成就了我们20年的文化坚守。”马静倾吐着心声。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福春也没有想到,在30年甘于寂寞、用生命写出《中国新诗编年史》之后,书的出版会这样快。

近300万字的《中国新诗编年史》,被专家们认为是迄今为止资料最丰富、史迹最确切可信的中国新诗史长编,它将始自1918年1月,止于2000年12月中国全境新诗所发生的事件,包括新诗运动、社团流派活动、重要诗集出版、诗作发表,以及诗学理论、新诗批评的言论集萃都纳入一个逻辑系统中。北京大学教授谢冕称赞刘福春“以一人之力,造百年之功”。人民文学出版社新文学史料编辑部主任郭娟告诉记者:“国家出版基金的专家们慧眼识珠,使《中国新诗编年史》成为我社第一个获得基金资助的项目。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基金的资助,对具有文化积累价值的严肃的、小众的、学术的著作的出版,给了很大的助力。”

2004年,87岁的吴阶平因心中挂怀已久的《中华医学百科全书》一事,致信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信中谈及:“我作为老医学工作者最为关注的就是我国医学科学领域权威参考书的缺失……我国医学领域,至今没有足以延续下去的成规模的经典百科全书。”如吴阶平所说,编写《中华医学百科全书》于国家、于医学迫在眉睫,所需人力、物力、资金十分惊人,以一家之力显然难以支持。

由多位院士发起的这一工程,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1年其被列入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此书是一部全面总结医药卫生领域基本理论、基本知识与最新进展的通用医学参考工具书,首卷《基础医学病理生理学》于2013年出版。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项目主管于谦告诉记者,“6000多名医学专家参与了全书编纂,如果没有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全书出版绝不会有这样的进度与质量”。

湖南科技出版社1995年策划的《爱因斯坦全集》,从第5集起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对此,湖南科技社“喜出望外”。该社总编室主任林澧波说:“国家出版基金给予的更多的是荣誉,我们十分珍惜。参与全集翻译的,是范岱年、刘辽、许良英等著名学者,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使全集出版基本与国外原版同步。”

参与过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评审的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王明舟指出,国家出版基金在文化传承、文化积累、学术出版方面发挥的作用已十分明显,一大批具有文化传承与文化积累价值的著作,没有其支持,很难面世。

6年来,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项目已经蔚为大观。说到国家出版基金,出版人用的频率最高的词是“雪中送炭”。炭火的温暖,升腾起文化的尊严,烘暖着学者的激情。

风清气正的基金运行

马静是第一次来基金办,离开这里时,她装着汇报资料和晚上回家要看书稿的两个重重的大包,一个背在基金办李主任的肩上,一个压斜了项目处小范的肩膀,两人将马静送到电梯口。“咱是来求助的,人家还这样认真接待咱。”马静心里暖暖的。

“去了几次,大家一见如故,聊项目,听建议,很快,我就明确了推动原创这一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方向。”这是国防工业出版社总编辑邢海鹰的感受。

作为基金委的办事机构,基金办没有决策的职能,不定项目,不定资金分配,只负责组织专家评审,组织监督项目实施。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描述,就是“服务”:为出版社服务,为专家服务。

国家出版基金管理有严谨的工作机制,简单地说就是“专家客观评审”“基金委民主决策”。基金办有一个专家库,所聘专家严格测评,实行淘汰制,每年参加项目评选的专家随机遴选。“在项目评审过程中,基金办不参与意见,所有的权力都赋予专家组。项目上与不上,资助多少,都依据专家的建议。这样一来,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与激励,促使我们将自己的身份和专家的角色严格区分,只要坐在项目评审会议室,我们就不再是社会人,而是基金办的专家,国家项目、资金的审定者。环顾左右,专家们在这一点上做得都很到位。”一位专家告诉记者。

几份评审意见,专家的工作状态可见一斑。

 “该项目所涉及的诸如铁观音茶、粤剧、民间故事等题材的出版物,已经汗牛充栋,实在没有再重复的必要了。”

“一套儿童读物,用东方绘这个名字不伦不类,所选内容芜杂,概念不清,而且同类作品已出版多种,重复严重。”

“雅鲁藏布大峡谷腹心墨脱县地理构造特殊,中国从事这个领域研究的专家学者非常少。作者连续17年不间断地从事相关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所采写的文章大部分都成了绝唱,为国家抢救了一段重要的人文史。本书的出版将成为研究雅鲁藏布大峡谷历史、人文、风情等方面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对整理、保护和弘扬该区域民族文化,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读后感慨颇多,此类书的创作态度本身就值得肯定和鼓励,更何况书的水平与价值非常难得,此项资助对于传世之作的问世具有特殊意义。”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份评语。

“记得10年前,前往甘南考察,被花儿会的气氛深深地陶醉。现在终于看到这部书了,犹如空谷听足音,他乡遇故知!非感情相亲,更有学术认同。该项目的意义、重要性和特点在于:建立了花儿源流史体系;建立了西北花儿文化圈,介绍了其产生、流变的地理路线图;将作为民间文化的花儿研究放在我国历史文化的大背景中,与传统文史联系起来,贯穿了祖国传统文化这根主线;考证翔实,以大量历史的、现实的文献资料,阐明了原始社会花儿的胚芽状态、汉魏六朝的生成期、唐宋的形成期和明代的定型期以及清至民国的繁荣期等等;观点新颖,所提供的资料很新鲜、很完整,梳理归纳绘制了花儿形成演变的全景图,这在学术界尚属首次。目前书稿已脱稿,正在修改中,值得资助。”

这些评语,传达出的是对文化的尊崇,对学术的尊重,对职责的敬畏。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有立项评审、实施中的年度检查,最后还要通过专家结项验收。记者见证了结项验收。验收审核内容,包含了思想文化价值、质量进度保障、廉政保障等,其中一项审核是基金资助项目低价入市。“花纳税人的钱,就要让纳税人受益。”在这一点上,没有含糊,没有例外。

而国家出版基金委的工作又是怎样的呢?专家评审意见,是基金委民主决策的依据。“到现在为止,基金委没有利用决策权自己定项目,没有把专家评审下来的项目再提上去,也没有对专家核定的资助额再进行调整。”基金办一位负责人说。

有了制度和严格遵循制度的专家、决策、办事队伍,国家出版基金的运行风清气正。对于资助项目,在出版社那里,记者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服气”。

旗帜集聚的优质资源

在国家出版基金扶持精品、鼓励原创的旗帜下,学术、文化、选题、人才的优质资源正在集结。

汪忠镐院士发火了,因为《中国当代医学名家经典手术》中漏了他的血管外科手术,这是国家项目,他看重这个平台。项目承担者人民军医出版社上门约稿的当天晚上,汪忠镐打来电话,“第二天有一台手术”。手术录完了,片子制作人要做后期,汪忠镐却叫停了:先护理,再康复,半年以后,疗效经受住临床的考验,再进行片子的后期制作。汪忠镐珍惜的,是国家项目的声誉。

承担这一项目的人民军医出版社发现,国家项目的魅力如此强大,“名刀”们竞相承担拍摄,积极争取手术名额。

在国防工业出版社,记者看到,国防工业领域一批一流专家正在成为该社基金资助项目的主编与作者,一批一流选题已形成项目申报梯队。“社里的项目申报计划已经排到2016年了。”

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副处长庞劭勤告诉记者,2009年时,广东省还只有一个资助项目,如今,年获批项目10多个,年资助金额高于以往数年总和。广东人民出版社基金资助项目《清车王府藏戏曲全编》的出版,历练出了一支年轻的古籍整理出版团队。“有了这样的经历,我们面对高难度的古籍整理作品,不会再胆怯。”该社年轻的副总编辑柏峰感慨。

国家出版基金不仅为中国出版业注入了资金,更提升了整个产业发展水平。在一个个资助项目的带动下,出版社的选题策划加强了,财务管理规范了,出版的质量意识进一步加强,出版物的品牌群正在形成。

记者了解到,基金资助项目几乎都是出版社的“一把手工程”,举全社之力而为之。对书稿一字一句地审改,是每一个项目的担纲者都在做的“功课”。

录制器官移植学科郑树森院士的手术,摄制组来来回回去了8次杭州。《中国当代医学名家经典手术》首批500台手术中,有146台是多次往返才录成的。项目负责人说:“我们的项目挂着国家的牌子,拿出来的产品就得不脸红、不心跳、不汗颜,得是前人没有、当代急需、后代受益的产品。”

“做国家项目,是一个成长过程。我们的观念、管理水平、工作状态、工作节奏、产品品质都在发生变化,与国家项目的要求接轨。”在百年商务印书馆,编辑、管理者这样说。

曾经的出版让我们今天还能读到孔孟老庄之书,仍然可以在绵延不断的中华民族文明长河中领略这个民族的生存之道,感受她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韧性精神、栖居诗意、宽广怀抱和伟大心魂。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当代学人与出版人,正在把体现当代中国智慧的精神文化之水,汇入中华文明5000年的漫漫长河。(光明日报记者 庄建)

原文标题:为了文化的尊严——写在国家出版基金实施六周年之际

来源:《光明日报》(2014年02月11日01 版)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