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罗刹海市》不止是一首歌,还是一个充满中国元素和古典奇幻想象力的绘本故事

作者:张洁   2023年07月26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颠倒歌,唱颠倒,好作坏时坏作好。”朗朗上口的歌谣,瑰丽神奇的图画,充满浓浓“中国元素”的绘本《罗刹海市》一上市,不但立刻在小读者中掀起热潮,也让“陪读”的家长们不忍释卷。作为中国古典想象力的巅峰之作,《聊斋志异》中的故事千奇百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别出心裁选择其中的一篇《罗刹海市》改编成了绘本出版。从文字故事到绘本改编,其中需要的不仅是丰富的想象力,还要有一颗古今结合、天真纯粹的童心。如何让这些跨越历史的文字和充满现代感的线条图画达成和谐统一的呢?带着疑问,百道网专访了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责编刘洋,请她带我们探秘该书背后的故事。

《中国古典想象力绘本:罗刹海市》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清】蒲松龄 原著/一苇 改写/静荷 绘
出版时间:2023年04月

“鬼狐有性格,笑骂皆文章”。千古名作《聊斋志异》历来被视为小说中的翘楚之作,有“空前绝后”的美誉,其作者也被誉为“中国短篇小说之王”。在影视圈,《聊斋志异》早已成为改编热点,多次被搬上银幕,只是,那些影视剧的受众基本都是成年人。而这次,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同样将目光对准了“聊斋”,他们要为孩子们制作一本专属的“聊斋绘本。”

谈及选题初衷,刘洋告诉我们:“提到《聊斋志异》,我们首先会想到一些鬼怪狐仙的爱情故事。然而,作为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巅峰之作,蒲松龄的这本故事集里还有很多适合做多样化改编的空间。《罗刹海市》能成为其中可以做现代化改编的样本之一,有它的特殊性。当然,除了《罗刹海市》,《聊斋志异》中也有其他一些能够进行绘本化改编的作品,比如《种梨》《小猎犬》等。这些故事的共通性在于,它们都具备经典的、口耳相传的故事最直白的内核——善恶有报,同时也具备儿童趣味性和奇幻想象力。”

浙少编辑刘洋+女儿泡泡

超棒的想象力,准确抓住儿童的心理,这两点《罗刹海市》都做到了

在刘洋看来,只有六千多字的《罗刹海市》原文(原文6000多字,改编后的文字是近3000字)在整部《聊斋志异》中都算是比较独特的一个故事。历代《聊斋志异》手抄本中,曾有无名氏标注:“《罗刹海市》最为第一,逼似唐人小说矣。”蒲松龄一句为世人所熟知的名言“花面逢迎,世情如鬼”,也是出自这个故事。对很多读者来说,这篇文章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塑造了一个十分震撼人心的“颠倒世界”。而这,恰好也戳中了孩子们的兴趣点。

“我们认为,绘本想要吸引孩子,要么要有超棒的想象力,要么就要准确抓住儿童的心理。这两点《罗刹海市》都做到了。”

在《罗刹海市》这个故事中,“颠倒世界”对道德和审美的标准完全与我们熟知的世界相反,这样的设定让其充满了与儿童趣味性相吻合的滑稽特性。此外,故事的世界观完整、逻辑清晰:美少年马骥从平凡的世界出发——到达第一个奇幻的国度罗刹国(这里是以丑为美的颠倒世界)——接受更大的挑战,进入风波险恶的大罗刹海市——然后遇到知己龙女,进入理想之国海龙国——最后回归故里,实现团圆的结局。在此过程中,主人公的经历既跌宕起伏,又有足够的令人想象的空间,为图画的创作提供了无限灵感。同时,在故事之上,它还拥有对现实的思考:美丑的判定、理想与现实的价值判断、如何做选择等等。可以说,《罗刹海市》跟绘本这种载体不但几乎是“天作之合”,还大大提升了适读年龄段。

在综合考虑了故事的可能性、绘画的可想象性、创作的可执行性,以及通过绘者静荷构思的概念构图在脑海中形成了完整的绘本构想后,刘洋决定,一定要把这个奇妙的中国古典童话呈现给更多的小读者。

2014年入行后,刘洋开始做引进版绘本,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在此期间,刘洋发现,不同于“泡”在连环画等充满“中国元素”的读物中长大的80后、90后,如今的孩子徜徉在绘本的海洋里,拥有了更多的选择。但在绘本领域,国外发展速度更快、作品也更多样化,以至于市面上的绘本故事也多是现代的、唯美的,或者带有异国色彩的。刘洋时常感叹,其实我们国家也有很多很棒的故事适合做成绘本,原创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累积。让人惊喜的是,近几年,国内的专业绘本编辑成长显著,很多优秀的“中国元素”绘本粉墨登场,让越来越多的读者和业内人士都意识到了这股热潮的出现不仅符合市场需要,更符合读者和家庭的需要。对“中国元素”的自信造就了更多的绘本作者和更好的原创作品,同时,这些作者和作品也让“中国元素”持续为读者带来惊喜,为相关绘本带来热度,这是一场“双赢”。

当然,很多“中国元素”的故事原本更倾向于成人,想要“翻新”成能被孩子接受和喜爱的绘本,不能简单粗暴地做成“白话文翻译版”或“文字配插图版”。保留精华、贴近儿童,参与绘本制作的每一个策划者和创作者,都必须保有足够的信念感和目标感。如此,才能让一个好故事即便穿越百年千年,依然能够成为各年龄段读者心中的经典。

创作一件作品,是与自己的交流,与他人的交流

选择一苇和静荷两位作者,是刘洋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几年,随着国内原创动漫产业的飞速发展,优秀原创绘者层出不穷,每一位绘画者都有极其热切的创作欲望,真正好的故事文本却太少了。绘本是一种需要图文完美契合的创作形式——故事仅是一本绘本能够创作出来的可能性之一,绘画则是第二个可能性。绘本《罗刹海市》的诞生起源于图画。最开始,刘洋被绘者静荷的图画作品深深吸引,产生了请她来帮忙绘制绘本图画的想法。“我们没有好文本,总不能让绘者就这么冒险地去开始创作。于是,我开始寻找既懂传统文化,又懂儿童的改写作者。”

刘洋想到了一苇。她曾跟一苇合作过《卖香屁》的绘本改编,一苇对儿童语言和心理的把握准确到位,文字既有美,又有幽默和韵味。一苇的改写经验丰富、功底深厚,有十余年的民间故事整理重述经验,集结成册出版过《中国故事》3大本,文字功底也得到了“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奖项的认证。《卖香屁》出版后,因为有古味却不泥古,好玩又有童心收获了一大批小读者的喜爱,这是许多改编作品很难做到的。

刘洋带着这个选题找到了一苇。幸运的是,一苇也十分喜欢《罗刹海市》这个故事,还做了一篇细致的改写思路设计。一苇说,《罗刹海市》是《聊斋志异》中一篇独特的童话,可看作雄奇幻美的海洋历险记,也可视为探寻真善美之真谛的寓言,直抵人类生活的本质。在故事层面,情节奇幻、富有想象力,对孩子有吸引力;在思想层面,也有其深邃的哲学内涵。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富有独特价值,有必要做成优秀绘本,以绘本为桥梁,让当代孩子走进古典想像力的奇幻世界,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这是一次挑战。改编过程中,一苇遇到了双重困难:在语言层面,《罗刹海市》原文是文言文。做一个面对当代孩童的绘本,需要在语言上下功夫,寻找一种适合于当代孩子的语言风格,既要简明、准确,又要有童真、有韵味。在思想层面,《罗刹海市》作为产生于清朝的文学作品,不可避免地携带着与现代思想格格不入的封建观念。为了解决这些难题,一苇深入故事内核,发现“假面目”与“真面目”并非一时一地的隐喻,而是一个永恒的象征,这是一个历经迷惘,终于寻找到真我的故事。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以丑为美、颠倒黑白的社会现象是层出不穷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故事具有永恒意义,它是永不过时的。确立了内核和主线情节,人物形象也随之生动、丰富起来,绘本的主旨开始显山露水,改编的过程也变得顺利。在文字改编部分,让刘洋认为特别出彩的是,一苇将蒲松龄原文中没有的《颠倒歌》给写了出来。这首歌诙谐有趣、朗朗上口,让整个故事中深藏的讽刺意味达到了高潮。

文本改编走上正轨后,刘洋全情投入到与绘图作者的沟通之中,开始面临无数次让人“抓狂”的选择。单独看静荷自己思考而创作的概念稿,都让人特别惊艳。但是绘本作品不是单幅的画作,各美其美只会让它成为一本配文画集,而不是绘本。当绘者的个人作品所展现的画功、思考都十分契合作品,但是设定稿出来后完全与编辑的想象不同的时候,是就此放弃,还是继续坚持?刘洋和静荷就设定稿展开了不断的交流、磨合。正当大家精力几乎耗尽的时候,刘洋重新去翻看了静荷以前的画作,并建议静荷暂时抛开设定稿,直接进入分镜草图的构想中。分镜草图想要适合绘本节奏,很多绘者本人的想法就要被精简。

随着一次次的沟通,刘洋和静荷一步步达成了共识和默契。终于,在完整梳理分镜之后,静荷意识到了设定稿不应该是“浓墨重彩”地描绘,而应该结合故事的节奏进行调整。她找到了新的创作灵感,舍弃厚重,以轻盈的表现手法创作出了契合故事的设定稿。回望整个创作过程,刘洋和静荷不禁感叹:有舍才有得,还好没放弃。

“绘本的创作历程很长,这本书从策划到出版历时了三年的打磨。与文字作者、图画作者的磨合期,真的非常像与人从陌生的隔阂期走向熟悉的默契期。创作一件作品,是与自己的交流,与他人的交流,对于内敛的作者和编辑来说,这可能是彼此最大的困难了。虽然大家现在看到的《罗刹海市》绘本版并不能说做到了完美,但就目前的这个阶段,我觉得改写的文字作者、绘画的绘者,已经用了他们的全部热情和思考,共同完成了这部作品的改编。”

一个好选题,每个点都要“惊艳”读者

除了文字和图画,《罗刹海市》还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

首先是“给的足”。整整60页的绘本将这个300年前的奇幻海洋历险故事的线索完整保留了下来,几乎没有遗漏任何一个精彩片段。其中,主人公从“平凡世界”步入“奇幻世界——罗刹国”,和马骥与龙女相遇后,共同走进由四海蛟龙用神思和梦幻建造的大罗刹海市这两个最适合做“展开有惊喜”的情节特意设计成了拉页的形式,唯美又充满想象力;护封保持了颠倒世界的罗刹国的完整性,暗示着马骥在不同国度之间穿梭;内封用单色印刷,让读者也能见到绘者美丽的线稿;就连环衬都布置了很多小彩蛋,如竹林小怪分别从两个方向向中间页送礼物等,可谓是阅读乐趣十足。

其次,绘本中藏着很多小小的“艺术点”:山水图参考了宋朝古画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银壶参考了《中国古代民俗100图》;马骥唱歌的画面中能找到贵州的傩面和彩绘陶羯鼓;回归故土的龙船参考了元代王振鹏的《金明池争标图》里的龙船;甚至连普普通通的海棠花,都是因为有着“游子思乡和寓意爱人之间的离愁别绪”这样的花语,才得以出现在马骥与龙女离别的画面中。

《罗刹海市》另一个让人惊艳的地方是,它比别的绘本多了两位“作者”——配音员Cici和她的爸爸。这是一个很容易通过声效变得更加鲜活的故事。加上考虑到亲子共读的时候,近三千字的文字内容很可能会让家长读得口干舌燥,刘洋在绘本制作过程中,就留心寻找一些配音达人。小女孩Cici和爸爸的录音在一众音频中脱颖而出。Cici的爸爸是一位专业的配音员,声音很有磁性,录制过很多纪录片和广告。Cici从小跟爸爸一起录诗歌、故事,父女二人之间配合得相当默契,一起为《罗刹海市》录制了干音。刘洋又找来专业做录音的朋友帮忙加了音效,海浪的声音、市井闹市的声音、鸟鸣和风声,这些与文字契合的音效让人声临其境。

4月15日到5月15日,《罗刹海市》原创绘本插画展第一站在淄博市图书馆展出, 4月22日,《罗刹海市》绘本首发式暨新书分享会在蒲松龄纪念馆举行,《聊斋志异》中的经典故事以国风绘本的形式回到故乡。对读者来说,《罗刹海市》绘本版意义独特,它让“聊斋文化”变得年轻化、大众化,让孩子们可以进一步探索中国古典文学和民间故事,去领略中国传统文化之美。而对刘洋来说,《罗刹海市》的出版让她意识到,做绘本就像做电影,对文本的细抠,各个环节的细致谋划,都会让最终呈现的效果大不相同。如何让惊艳的“中国元素”在绘本中完美呈现,还需要策划人和作者的共同努力。

作者:张洁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