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92岁老兵创作实录性战争小说,被意大利出版商看中

2022年04月24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抗美援朝战争是我国建国之后经历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这场战争打出我国的国威和军威,对新中国的建设发展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以这场战争为素材的文艺文学作品均反映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坚强意志。2021年,山西出版传媒集团旗下北岳文艺出版社的《临津江的黎明》出版以来,好评如潮。百道网专访该书作者曹国臣、责编韩玉峰,请他们介绍本书的创作和出版故事。

《临津江的黎明(志愿军 抗美援朝 临津江)》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作者:李迁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

195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成立,抗美援朝运动自此开始。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得到了解放军全军和中国人民的全力支持,得到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配合。

经过三年英勇战斗,中国人民志愿军终于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一直驱赶至三八线附近,捍卫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安全与建设,恢复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与尊严。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伟大的胜利。1953年7月,中美双方签订《朝鲜停战协定》,从此抗美援朝胜利结束。1958年,志愿军全部撤回中国。

战争期间1951年秋至1952年秋,解放军在朝鲜半岛蜂腰部山区进行的阵地防御与反击战稳定了对我方有利的战略态势,给敌人以致命打击,敌军伤亡超过此前的历次战役。2021年,山西出版传媒集团旗下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临津江的黎明》一书,主要叙述了1952年春至秋志愿军一个步团的作战历程,其中重点描述了该团侦察队在临津江江畔的战斗生活。

本书作者曹国臣(笔名李迁)1949年参军,曾参加广西解放战役、抗美援朝战争,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东北任教,插队多年,之后调入武汉大学从事教学。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曹国臣先后在宣传股、侦察股工作,于朝夕相处、生死与共中熟悉了每个侦察兵的来去,他们的喜好、忧思与欢乐,逐渐爱上了这群活泼、勇敢、爱开玩笑的“夜猫子”;他们几乎每晚都活动在双方空当——临津江江畔的开阔地,有时也潜入敌人一线阵地内或其后方,捕俘、了解敌火力设置、雷区以及前沿的防御设施,有力地护卫了团前沿阵地的安全,为主力分队进攻开辟道路或进行侧应。

七十年过去,我们都已成为耄耋老人,但当年这群年轻侦察兵的一举一动、欢声笑语至今仍记忆犹新,难以忘怀,总盼望何时能将他们在临津江——这条朝鲜民族母亲河畔战斗生活的故事真实地记录下来,酝酿了很久很久,终于在纪念我军过江战斗七十年时,大胆地写成了这部实录性的战争小说。”曹国臣在本书末尾《书后的话》中如是说。

百道网专访《临津江的黎明》作者曹国臣、责编韩玉峰,请他们介绍本书的创作和出版故事。通过这本书,或许我们可以从九十二岁高龄的老人的言辞中,探寻到那场战争风貌的一隅,以及当年战士们的一段生活苦乐。

《临津江的黎明》作者 曹国臣


《临津江的黎明》责编 韩玉峰

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时,本书被列为年度选题计划

韩玉峰是在2018年编辑《此世今生未名情》过程中与曹国臣结识的。在编辑此书的过程中需要作者青年时期的照片和近照各一张,于是韩玉峰通过电话与作者进行沟通,如此与曹国臣有了联系,在稿件内容上有一些请益,一来二往便熟识了。

在交往过程中,曹国臣谈起自己手头有一部长篇小说,不知能否出版,于是寄来一封信,附上《临津江的黎明——一个侦察兵的实录》打印稿。韩玉峰看到这份稿件属于抗美援朝题材小说,市面上没有新近出版的图书,因此没有贸然答应出版,回答要“先沉淀沉淀,等待时机”。2020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做了重要讲话,对抗美援朝给予了高度评价,此后一些影视剧逐渐向抗美援朝题材进行倾斜,列入了拍摄计划。韩玉峰感觉到抗美援朝题材会成为一个市场热点,于是为这本书申报了2021年年度选题,北岳文艺出版社将其列入年度选题计划。

有趣的是,至《临津江的黎明》顺利出版的今天,这本书的作者和责编素未谋面,基本都通过电话联系。“作者已经九十二岁高龄,听声音,和蔼可亲,身体健硕,一副尊者气象,为人谦虚。”韩玉峰说。

老人家为什么要创作这部小说?这是一个让每一位读者好奇的问题。曹国臣告诉百道网,他对亲历的抗美援朝战争永难忘怀,“尤其是我军(39军)我团(347团)1952年近一年的临津江阵地防御反击战,几乎天天在战斗,我终生难忘。”战时,曹国臣即写过一些报道、特写。1953年,他曾参与《志愿军一日》的写作,“我青轻时期即爱好文学与写作,入北京大学学的也是文学专业,因此长期酝酿写成一部这方面的长篇小说。”

曹国臣,摄于1954年

在回顾我国解放后的战争小说(包括朝鲜战争小说)时,曹国臣发现它们大多是由作家或记者执笔,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专访或英雄纪事,加上受当时流行的人物简单化倾向及对人性论的过度批判的影响,他感觉这些小说的真实感、历史性与深度不足,因此更是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然而,曹国臣认为写作长篇小说只有实践经验是不够的,还需一定的政治、文化修养、文学修养,更重要的是较多的创作实践。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他自觉自己在这几方面具有一些条件,因此怀着热忱,用毅力完成了这次艰难而愉悦的创作。

实际上,《临津江的黎明》是曹国臣“求索”三部曲里出版的最后一本。该系列的三部长篇小说《红与黑》《三剑客——难忘的六十年代》《临津江的黎明》分别出版于2001年、2012年、2021年,内容反映了从1947年到1976年约三十年的时间。三部曲主要通过知识青年谢以简为追求社会真理而经受得长期的生活、政治和军事上的磨砺,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革命胜利和建国后二十余年艰难、复杂的奋斗、发展的历程,其中具体描述了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如1949年的衡宝战役与随后远袭桂南围歼蒋桂军团解放华南的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以及六七十年代历经十年的“文革”等。

本书叫作《临津江的黎明》,是因为战役的地点在临津江畔,而这条河与大同江、河江不通,它纵贯朝鲜半岛南北,是朝鲜人民的母亲河,小说中的主人公在这里经受了战火、创伤和感情上的纠葛。我军(39军)曾两度突破临津江,一次是1950年除夕,一次是1952年秋,两次都有重大战果。小说中这场战役的结束是在黎明时分,它不仅象征着这场战役的胜利,结合志愿军在中部战场(包括上甘岭战役等)的胜利,也象征着三年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胜利。

一部战地实录,一部有强烈真实感的“新真实主义”小说

《临津江的黎明》是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第347团的作品。韩玉峰指出,它通过小切口大视角弘扬了我军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与军人的献身精神,传播了正能量。本书重心在真实地、近距离地反映战争与人,即“战壕的真实”与“人性的真实”的结合,具体表现在军细菌战、毒气战、反坑道立体战的极端艰苦的条件下我军指战员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与献身精神,他们在最尖锐的矛盾中展示出的美好精神世界与丰富的人性内涵,并以生动的战例揭示了美军方认为我军指挥员缺乏主动行及战斗靠“人海战术”的缪论。

在韩玉峰眼中,本书有两大亮点。第一,这是一部志愿军侦察兵的战地实录,也是一部最可爱人的英雄赞歌。作品中心内容之一是反映团侦察队的战斗与生活,塑造了一些不同性格的侦察兵形象。作者本人当时在侦察股工作,参与了小说中的主要生活及战斗事件,并且将当时的场景做了还原。因此,它可以说是一部侦察兵的战地实录,避免了传统战争小说的主观编造、人性表现欠缺,以及公式化、概念化、简单化的积弊。

第二,这部小说很好地处理了艺术与现实。为求艺术的真实,作者采用了有限视角或定点透视的原则;高度重视人物主观心理的描绘与分析,部分地采用了意识流的手法。小说亦运用了象征手法,以揭示主题,如小山雀既是实物又自由与和平的象征。另如小说既点明我军番号,地点也大多加以变称(人名亦是如此);再如“满洲团”确实参加这个战役,遭受我军痛击。这有利于读者联想到百年来我国人民所受的屈辱,认识到抗美援朝战争对我国来说,本质上是百年来我国人民反侵略民族解放战争的继续。又如,作品反映了三山战斗与侦察队的侦察捕俘活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大多有一个或几个原型为参照系,加强了创作的典型性。

《临津江的黎明》最吸引韩玉峰的地方就是作者背景和题材。曹国臣的经历富有传奇色彩,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在侦察股工作过,具有战斗经验,使得本书具有现场感和历史感;再加之他为北大高材生,文学功底深厚,并从事文学创作,有多部文学作品问世,得益于此,这是一部非常好读的小说。从题材来看,这是一部反映抗美援朝的战地实录,又像是一篇篇作者的战地日记,里面充满温情,没有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没有像《长津湖》那样悲惨的场面。作者从一个侦察兵的视角去反映这场战争,每个个体都是鲜活的,有血有肉,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原型,具有典型性和真实性。韩玉峰表示,这就是作者所倡导的“新真实主义”的写法。

“求索”三部曲与“新真实主义”探索

曹国臣认为,“求索”三部曲大致都属于现在流行的现实主义非虚构小说范畴,但又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因此他称之为“新真实主义”小说。在《书后的话》中曹国臣写道:“这种小说与19世纪后期诞生的意大利的‘真实主义’、法国的‘自然主义’、日本的‘私小说’和二十世纪中叶意大利战后的‘新现实主义’艺术有一些类似的特点:如都强调艺术的真实性原则,反对人物与环境、事件的概念化、定型化;倡导文学的科学性、强调写作者的亲身经历或亲身听闻与自身的体验与发现;常使用第一人称写作和作品‘有限视角’的运用;非常注意挖掘人物深层次的心理活动;从题材上看特别重视反映普通人或小人物的生活命运,同情下层人民的苦难与无奈等等。”

“它们的缺陷与局限是:过分注意纪实性,注意细节的特殊性、真实性而忽略了文学的典型性;重视小人物的生活命运而忽略了更广阔的社会阶层及其积极斗争,因而作品常流露出压抑、悲观的情调,而自然主义的‘科学性’常常将社会规律与自然规律、生理规律相混淆……当今的新真实主义则由于作者自觉的科学的社会历史观、世界观使他们重视现实生活中基本矛盾与积极面,在重视纪实性(真实性)、人物、事件与情境的细节真实的同时,也重视它们的典型性和普遍价值;既重视小说的写实性、细节的真实也重视艺术的选择、加工,重视虚构对小说创作的重要作用,如此等等,使它避免了旧真实主义的许多弊端。”

“新真实主义”被曹国臣概括为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一个支流,其在艺术上有三个明显特点。第一,强烈的真实感:艺术的真实与生活、历史的真实高度统一、充分展示生活、历史本身的魅力,它的表现力与艺术的张力。第二,与此相关联,它非常强调细节与手法的真实,如小说叙述人与主人公的统一,定量(有限)透视法的运用,情节、语言、动作分寸的掌握等等。第三,突出心理的真实与深层复杂感情的揭示、挖掘。如它所派生的意识之流语言意识流手法,对刚请、人性复杂性和深层次的展露……“从‘求索三部曲’可以明显看到这种创作方法的运用和效果。我的部分短篇小说也可以看出这一方法的运用。如《生日》《未名湖回旋曲》《当她弥留之际》等。”

曹国臣表示,这种创作方法和手法比较有利于表述两方面的题材:一是历史性实践或其他重大突发、代表性的实践,某些历史人物……二是如日本“私小说”中反映的平民的、琐碎的但极深入的感情、悟性揭露等。这种创作方法的局限性也比较清楚:它在普通的艺术概括、典型化、作家想象力的驰展方面是有局限的。因此它不可能代替其他现实主义与非现实主义的方法。此外,这种创作应具有两个必备条件:第一,作者亲历该事件或详细掌握事件、人物的第一手资料;第二,作者应具有经常性、细致的观察力和感悟深度,两者缺一不可。“还应指出,它并非纯纪实作品,它是小说,离不开艺术虚构,仍需要对素材充实、润色、选择与剪裁,只是须在事件与人物真实的大框架下进行。”

归功于“新真实主义”的创作方式,在《临津江的黎明》中,这群可爱的侦察兵和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活泼和勇敢,都显得格外真实。其中一个场景让韩玉峰至今记忆犹新——主人公谢以简受伤,双眼近乎失明,被安排在一个朝鲜老乡金焕姬家养伤,在相处过程中,出现了朦胧的爱情,但因涉及纪律问题,谢以简在伤好后默默地离开了,重返前线。“故事叙述戛然而止,后来呢?读者会问,读者只能自己去想象了!这种发乎情止于礼的处理,既符合人物身份,也符合现实。”他说。

小说致敬七十年前临津江边侦察兵,历史图片弥足珍贵

作为亲历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作为这本致敬七十年前临津江边侦察兵们的小说的创作者,曹国臣又是如何看待这场战争的呢?对此他表示,这场战争实质上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战争的继续,是新国刚刚建立时西方帝国主义霸权势力企图扼制、扼杀我国革命和建设的一场卫国战争。“三年战争,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捍卫了新中国,维护了七十多年的和平国际环境。它也鼓舞了全球的民族的独立解放战争,自然它也极大地促进了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和革命化。”

曹国臣自己还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何我军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能不断战胜完全现代化,占有制空权、制海权的美帝国军队?他认为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如毛主席所说,这是由战争的性质决定的,这对中国解放军来说是一场卫国战争,他们的爱国之心坚不可摧;二是组织力量即共产党的力量强大,解放军有集体主义思想;三是中国军队有使用灵活的战略、战术的优良传统,这也是敌人所不具备的。

对于这场战争,我最怀念就是像小说里的石玉柱这样的天真可爱的同志。他们最后一次出去的时候我也参加了,‘石玉柱’最后完成任务、英勇牺牲,使我非常感动。这样的人物,我也希望得到业界和读者的关注。”曹国臣说。

《临津江的黎明》的封面上可见冉冉升起的红日、飘扬的红旗、静谧的临津江,它们预示着胜利的曙光,和平的到来。韩玉峰解释称,本书的封面与小说的结尾也较为呼应,三山(临津江的三座山峰,即122.9、155、134)战斗结束,旭日东升,红旗飘扬,还有波光粼粼的临津江:“谢以简眼中的旭日起了重影,正在下山的赵会忽然停下来回过头对着东方天空叫道:‘老爷儿出来啦!’”“赵会的远视眼透过过滤了的晨空,清楚地看到小岛峰顶上有一个红点——那是我军占领后插在山上的红旗”。“赵会再次看到了134山下那一角浮游着的、闪闪发光的跳跃的金色鳞片的临津江”。

本书内的插图全部由曹国臣搜集和整理,这些历史图片非常珍贵,且都与本书内容有相关性。书中数帧摄影插图取自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司令部政治部赠送的《抗美援朝纪念册》、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志愿军一日》及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抗美援朝战争史》,与这本纪实性作品内容有一定关联,中间一帧《山崖上敌人举起了双手》虽有些模糊不清,却为战场实拍,尤弥足珍贵。在本书出版后,北岳文艺出版社为本书做了大量推荐、宣传,目前已有意大利出版商决定翻译出版本书。

曹国臣虽然算一位高旬老人,但他身体健康,声音爽朗,笑口常开。谈到出版计划,他表示争取在今年完成他的中短篇小说选集《古今逸闻札记》的写作和出版。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