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星空帝国》作者徐刚:星空中存在着一个国家组织

2022年02月10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星空帝国:中国古代星宿揭秘》以吟诵中国星象的《步天歌》为线索,配以作者创作的中国星官形象,通过图解的形式向读者揭示了中国古代星官体系的秘密。书中涵盖了历史典故、诗词歌赋、书画碑拓等中国特有的文化元素,又融合现代天文知识,既饱含文化色彩,又不失科学性、趣味性和生动性,是一部科普与人文相结合的佳作。百道网专访作者徐刚,请他介绍创作这本书背后的故事,以及中国古代星官体系的魅力。

《星空帝国 中国古代星宿揭秘 纪念版 赠送天文图》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徐刚 王燕平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

《星空帝国》作者之一:徐刚

因一本邮票题材图书结缘邮电社,走上天文科普创作之路

当描述小时候的生活时,徐刚表示,“那时候没有现在孩子们这么繁重的作业负担,业余生活也要贫乏很多,而夜空却比现在深邃清澈,所以夏夜里看星星是我的一大乐趣。”画画也是徐刚从小的爱好,同学、长辈们的夸奖使他越发热爱画画。他小时候看的第一部长篇动画片是《铁臂阿童木》,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后来他喜欢画宇宙、科幻题材的内容。初中后受当时集邮热的影响,他迷上了集邮,尤其喜欢专题集邮,于是又选择了自己比较熟悉的天文题材作为主要的收集对象。

工作后,徐刚坚持画画、集邮和观星的爱好,并且一直想将这些爱好结合起来。2005年,他参加了《天文爱好者》杂志举办的太空美术展,获得二等奖(一等奖空缺),这次获奖最终促使他走上了天文美术创作的道路。2012年,人民邮电出版社筹备《到宇宙去旅行》丛书,计划出版一本天文邮票题材的书籍,因为知道徐刚收集天文邮票多年,我国天文科普的领军人物李元就推荐他参与了此书的创作。徐刚因这本书结识了邮电出版社的编辑毕颖,并逐步走上天文科普创作的道路。

中国古代星官体系(或者说星座体系)不是现代天文学研究的范畴,它属于天文学史研究的领域,是科学史研究的一部分。徐刚介绍,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古代星座已经退出了天文学研究领域,目前以希腊星座为基础的国际通用星座是各项天文研究的基础,天文学研究需要统一的语言,使用统一的星座体系是必然的。中国古代星座在天文学史研究中也只是很小的一个领域,过去我们比较重视古人在天文方面取得的成就,加之古代星座主要供占卜使用,因此长期没有得到重视。近十几年才有介绍中国星座的专著出现。

徐刚对中国星座抱有兴趣,除了他从小喜欢观星,本就对星座知识比较关注之外,著名天文史学家陈久金先生《星象解码》一书对他影响至深。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接触到此书,却一下就被吸引住了。这是第一本介绍中国星座体系的专著,它把中国星座的划分与命名和中国上古的民族分布联系了起来,通过大量的历史典故与传说来论证作者的观点。

星座划分、天体坐标系统、恒星位置观测等是天文学研究的基础,是星座中科学的内容,但星座的设定则更多地属于文化范畴,它是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在星空中的映射。比如狩猎名族的星座中会有它们捕猎的对象,海洋民族的星座必然有大量与鱼有关的星座。中国古代星座经过长期演变,成为了大一统社会在星空中的反映。

随着研究的深入,徐刚发现,中国古代星座与中国古代历史、文化关系密切,天人合一的思想由来已久,不了解天文,对很多古代的文化现象或历史事件是不能完全理解的。如作者王力创作的《古代汉语》一书要专门附上一幅星图,就是因为中国古代星座知识对古代文学常识的理解会有所帮助。因此,创作《星空帝国》的想法在徐刚头脑中逐渐清晰。

星空中存在着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社会的国家组织

为什么书名叫做《星空帝国》呢?《星空帝国》是将中国星座体系比喻为星空中存在着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社会的国家组织。“这是很恰当的比喻,因为中国星座就是中国古代社会在星空中的反映,人们把中国社会的一切都搬到了星空之中,从皇家宫阙、军事要塞、帝王将相,到田垄沟渠、兵卒农夫、鱼虾龟鳖等等,事无巨细,应有尽有。”

徐刚介绍称,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要向读者清楚明了地说明中国古人的星空世界中有什么,如何在夜空中找到它们,它们是什么含义,有怎样的故事;帮助大家认识中国星座,了解相关的文化常识,加深大家对中国文化和历史的认识。当然,他在书中也会向大家科普一些相关的现代恒星天文知识。

科普创作主要靠平时的积累,积累够了创作时才能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星空帝国》的两位作者徐刚和王燕平之前就都有在杂志合作连载类似题材文章的经历,这本书就是在连载文章的基础上进行扩展而来的。连载文章受到版面的限制,插图较少,而这本书的定位是图文并茂,因此他们专门创作了很多插图,在这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思。

书中很多原创插图都是作者首创的,如第10页的四象方位关系图,第14页的天文分野图,181页、182页参宿的白虎与神将形象,207页的轩辕黄龙形象,都是作者根据古代文献的记载绘制的。而书中目录页后及24页、58页作者复原绘制的三幅汉代星图,虽然不属于精确的考古复原图,但通过完整补绘使画面焕然一新,仿佛让读者穿越回2000多年前,去体会汉代人所想象的星座世界。另外,定边郝滩星图的完整复原图和很多细节还是首次公开出现。

“不仅只是原创,作为一本科普书,插图首先要考虑的是科学性,书中每一宿开篇的图,每一个星点的大小、颜色、相对位置都是依据实际星空绘制的。认星寻星的半圆形星图也是严格按照投影关系绘制的,读者可以借助这些图来辨识恒星了解中国星座。”徐刚表示。

随书赠送的《天文图》以及星图版的《步天图》是两幅非常重要的图。《天文图》是第一幅带有中国星座形象的星图(之前的中国星图都没有星座形象,星座形象被认为是西方星图的专利),构图形式主要参考世界上现存最早的石刻全天星图——著名的苏州石刻天文图。它想向读者传达的是中国星官体系的组成,重点表现的是三垣与四象。三垣图案在图中为浅黄绿色,通过图案可以直观地了解三垣的含义,中央紫微垣是天帝居住的宫殿,太微垣是天帝处理政务的“金銮殿”,天市垣是天庭贸易市场。四象为东方苍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分布于图中相应的方位,它们是四方星象的代表,后来逐渐演变成镇守四方的神灵。

《步天图》与古代著名的认星歌诀《步天歌》对应,以图解歌,一边观赏星图一边吟诵歌诀,可将全天星宿了然于胸。《步天图》形式上主要参考宋代苏颂的《新仪象法要》星图。北天极采用极坐标投影,而赤道附近区域采用墨卡托投影,与《天文图》星空变形更小,星象更准确,同时这副图表现的恒星、星官、星座形象更多,着力完整再现天帝统治下的“星空帝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是人类文化在本质上相通,共性远大于差异

通过多年研究中国古代星宿,通过创作《星空帝国》,徐刚收获了对天文乃至生命的纵深理解,对不同文化差异与本质的领悟。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方学者很早就有“地理决定论”,徐刚认为这些用在星座上很合适,中西方星座的差异,可以从各自所处的地理位置、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来解释。

中国星座与古代中原地区的地理环境、农耕文明,以及大一统的中国社会模式是存在密切联系的。而国际通用星座从其发展看,两河流域的游牧文明与希腊的海洋文明,使得西方星座有很多与动物和海洋相关的星座。其实,除中西两大星座体系外,世界上还有很多民族拥有属于自己本民族或者是本地区的星座,它们也无不打上了其所处地理环境与生活方式的烙印,比如:波利尼西亚人将天蝎座想象成一个大鱼钩,生活在沙漠深处的贝都因人将仙后座及附近恒星看作一匹骆驼,而因纽特人则将北斗七星视为一头驯鹿等等。

但是徐刚指出,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中西方星座差异显著,大部分学者也都认为中西方星座是各自独立发展的,然而我们还是能从中发现一些相似之处。比如:天狼星与大犬座是非常相近的动物,北斗都被看作车辆,毕星团都与降雨相关,轩辕十四都被视为王者之星等。在世界范围内,各民族的星座也有一些共通之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昴星团普遍被视为七位少女。除此之外人们还不约而同地用星星来占卜未知,凭借它们来辨别方向。

这是因为,人们对星星的认识基于各自的文化,而这些相似性的星座,以及我们面对星空时的共同情感体验,又提示我们人类的文化在本质上其实是类似的、相通的,我们都生活在地球这个浩渺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之上,影响和塑造我们文化的大地、山川、海洋、鸟兽是相同的,所以面对同样的星座,我们才能产生类似的联想和情感。

徐刚还提出自己的想象:如果4.2光年外的三体世界真的存在,面对几乎相同的星空(4.2光年这个距离相对于整改宇宙来说太小了,就是在银河系的尺度上看,也是微乎其微,所以我们和三体人看到的星空几乎没有区别),三体人的想象和产生的情感肯定与我们任何一个地球人都大相径庭,这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生存的环境是完全不同的,必然造就出截然不同的文化,而且这又是一种完全与我们隔绝的不曾有过任何交流的文化。

“我们的地球家园,这个微不足道却承载着亿万生灵的星球,孕育出有着共同认知、情感、思维与智慧的人类。虽然拥有彼此不同的文化,但这些文化建立在同一个母星环境之上,并且从他们诞生之初就不断彼此沟通融合,我们文化之间的共性远大于差异。”徐刚表示,在当今社会,面对竞争和挑战,人类有着进行互利合作的文化基础,只要我们求同存异,消除偏见和误解,相互包容就能共同面对任何挑战。

徐刚在天文方面的关注点一直都在星座上,无论是中国古代星座,西方星座,还是中国民间星座,或者世界其他国家或民族的星座。他告诉百道网,下一步创作方向还是和星座相关,可能会有向小朋友介绍星座的绘本,或其他年龄段的星座读本。星座与星图是密不可分的,他本人也一直在进行中外星图的研究,并且坚持进行中国古代星图的复原性临摹和科普星图的创作。“本书送的《天文图》和《步天图》就是我十多年前的创作,曾令当时的天文科普圈惊喜,现在看来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方面。近年来我又陆续创作了一些中国星座和国际通用星座的星图,希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能与读者见面。”徐刚说。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