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献给中学生的“中国文学史”:像读小说一样读完它

2020年11月24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对于很多人来说,文学史或许并不“好看”。它意味着卷帙浩繁的史料,晦涩难懂的措辞,甚至在大多数时间只跟课堂和考试相关,鲜有阅读乐趣可言。著名文史学者、作家钱念孙先生撰写的《好看的中国文学史》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一部可以打破你以往认知的文学史。

《好看的中国文学史(上下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钱念孙 著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2020年8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好看的中国文学史》,作者是著名文史学者、作家钱念孙。在保证学术严谨性的前提下,钱念孙以章回体讲书的形式重新组织脉络,让读者不仅能从中了解中国文学发展的演进历程,感受大作家们的精神风貌,从他们对待生死、功名、家庭爱情等的态度中得到启发;还能了解许多与作品有关的趣闻佳话,像读小说一样读完文学史。

钱念孙表示,自己在写书时始终追求可读性和知识性的平衡,在涉及到大作家的时候,尽量把其最典型、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引出来做分析。“凡是中学课程上涉及到一些中国文学史上的名篇佳作,我相对都做了一些重点的分析。所以《好看的中国文学史》这本书很适合中学生、非中文专业的大学生去了解阅读。”

据了解,《好看的中国文学史》入选了上海书展组委会推荐的100种重点图书,《中华读书报》评选的30种好书,中国出版协会推荐的最新文学艺术本月好书榜(18种之一)。文艺史论家、北京大学教授朱良志表示,该书写法新颖,在生动描绘中国文学波澜壮阔发展历程的同时,细腻刻画一位位大作家的才情气概和人生风貌,融理论和形象于一体,汇学术和艺术于一炉,写得精彩好看,读来兴味盎然。     

        

钱念孙   

以章回体形式写作,尽显作家的才情气概和人生风貌

章回体原为中国古代长篇小说的一种外在叙述模式,称为章回体小说。它是中国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写作体裁,由宋元之际的讲史话本发展而来,一般多用来写历史故事或小说,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及《隋唐演义》《清宫演义》等等。后来,章回体也应用于其他领域,比如章回体历史故事、章回体新闻等。

翻开《好看的中国文学史》的目录,可以看到这本书最明显的特点之一就是采用章回体的形式来安排全书的结构。钱念孙为什么借用这种叙述形式来写文学史,或者宽泛一点说,他为什么用章回体尝试来写学术史,这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钱念孙表示,章回体的写法比较自由,既可以叙述故事、描绘人物,又可以援引例证、插话评论、阐发义理。这一特点,正符合生动活泼的写文学史的要求——不仅展示中国文学发展演进的历史过程,而且尽显一位位大作家的才情气概和人生风貌;不仅赏析那一篇篇脍炙人口的名篇杰作,而且写出它们在创作或流传中的佳话趣闻。

为了把读者带到文学史上大作家的人生境遇和创作情境中,让今人多少有些身临其境的感觉,本书的每一个章节都以“一段故事” 、“一首诗作” 的方式来讲述,以叙述故事、描述诗作精彩内涵的方式来展开叙说。对于如何选择人物故事片段、如何选择诗词文章,钱念孙坦言,这需要对文学史、对每位作家作品有整体把握和比较权衡,这里面包含一些研究心得和自己理解的东西。大体说,应选择最能体现作家性格特征的故事和细节,最能代表作家创作高度和特点的诗词文章来讲述,以便在有限的篇幅里较好凸显作家人生情怀和创作成就。

用章回体形式写作,钱念孙在目录标题中就“下了很大功夫”。他往往会把关联性、对比性的内容放在目录标题中,以章回体的互文形式把它的特点突出来,让读者通过标题就能够对中国文学史发展脉络有所把握。比如在写诗词史上的豪放派和婉约派时,他使用的标题是‘苏东坡雄豪赋赤壁 李清照哀婉叹西风’。他直言,这本书基本都采用了这样的形式。

注重严谨性:扎进故纸堆打捞发掘相关史料

钱念孙从开始撰写本书时就不断自警,努力做到既有章回体的生动性和趣味性,又要把握住学术的严谨性和科学性。

《好看的中国文学史》从远古神话起笔,经诗经、楚辞、汉赋、魏晋诗文,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叙说中国文学史数千年演变历程,力求线索清楚、详略得当;对各个朝代的杰出作家、经典作品和重大文学事件,尽量概括准确 , 阐释精到。钱念孙想避免两点短处:一是枯燥无味,晦涩难懂之弊;二是戏说历史,胡编乱造之短。

避免全书枯燥无味可通过以章回体讲书的形式,让读者像读小说一样读完文学史。那么如何把握住学术的严谨性和科学性呢?我们知道,文学史本身是客观的。几千年来,从神话到诗经,从先秦的诸子百家到楚辞、再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在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很多伟大的作家创造了优秀文学作品。他们用生花妙笔描绘了当时的社会现实,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钱念孙强调,客观地写历史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历史本身立足于现实,但经过了现代人各种各样的利害关系评定和眼光过滤后,一定程度上会产生扭曲。但作为学者来讲,应该尽最大的努力来避免这种变形。

用演义的形式写文学史,免不了要写作家们的人生经历和轶闻趣事,要写作品创作过程和流传过程中的佳话趣闻。对此,钱念孙不敢轻率采用道听途说,更不敢随意编造虚构,而是在认识历史、评价历史、编写历史之前,先依靠最早的原始资料来还原历史,扎进故纸堆里打捞发掘相关史料。这些史料有的见于正史、类书、诗文集,有的见于诗话、词话、野史、杂记,基本可说持之有故,有案可稽。

“我所写到的内容全部是有历史根据的,只不过可能过去的大学者在写纯学术性的文学史时,有一些史料没有采纳,比如当时作家写的各种各样的笔记,还有一些记录作家交往谈话的记录。”钱念孙如是说。在书中每一篇的结束处,他都有注释,说明了详细的参考资料来源。

文史普及读物,既要传达知识又要滋养心灵

实际上,在出版文学类作品方面,钱念孙坐享“大师”名誉已久。1989 年,钱念孙的第一部专著《文学横向发展论》问世,被选入上海文艺出版社当年影响较大的“文艺探索书系”出版,后来几次重印。相比较这部作品,《好看的中国文学史》和它有哪些区别呢?

钱念孙总结称,《文学横向发展论》是纯理论、纯思辨性的学术著作,注重提出观点和探讨问题。而《好看的中国文学史》是一个文学史的通俗读本——它并不着意对中国文学史上疑难问题的梳理和研究,只是用章回体或者说演义体的形式,把钱念孙心目中的中国文学史图景尽量明晰生动地描述出来。

钱念孙告诉我们,他的学术生涯,虽然几十年一直在读书、思考、研究这条道上或快或慢地赶路,但走路时很不专心一致,常常是东跑西逛,南张北望,看到东边风景好,还想看看西边的景致。这包括他既写一些学术著作,也写一些通俗读物,以及一些纪实文学作品;既钻研一些本专业的美学、文艺理论问题,也对古代文学、比较文学、现当代文学等有所涉猎;既对家乡地域文化如桐城文化、徽州文化,以及更大范围的江南文化颇感兴趣,又对不少社会现实问题牵肠挂肚,例如近年他就如何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解决乡村振兴中人才匮乏问题,提出并阐释君子文化、乡贤文化、告老还乡等议题。

“这样做的弊病显而易见,浅尝辄止,鸡零狗碎;但也有好处,就是能够从更广阔视角、在更多领域的对照比较中观察和思考问题,可能会触类旁通、它山攻玉等。”

做到触类旁通、它山攻玉,固然与钱念孙的本来兴趣广泛有关,但更多是他的生活经历所致。他曾先后担任省政协委员、常委,全国人大代表、省政府参事等,在其位则谋其政,这就使得他去接触社会现实,在调研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反映一些社情民意、写一些参政议政的议案和建议等,这些自然也反过来拓展和影响他的学术思考。

钱念孙指出,学者一面要沉潜书斋、钻进象牙塔,一面也要关注现实,关心国事天下事。这既是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也是知识分子的一份责任。

而作为一位文史研究员,在谈到创作包括文史在内的人文社科知识普及读物的经验时,他表示,关键要做到深入浅出。首先要深入,要自己确实弄懂弄通,保证内在知识营养含量高标准达标,然后琢磨如何用清晰流畅的语言表达出来,能做到富有文采更佳。这里有一个厚积薄发,熔众说于一炉,化艰深为平易的转化功夫。千万不能自己还半懂不懂就敷衍成篇。再有一点,对青年说话,要说自己体验过并真心信奉的话,也就是说"于我心有戚戚焉"的老实话,不要随着时风或时尚说人云亦云的大话、套话。

“写人文社科类的文史普及读物,应该不仅给青年以知识和智慧,还要注重给其心灵滋养和情感陶冶,让他们在阅读中获得悦心明智的乐趣。”钱念孙说。

他的作品也正是奉行了这种原则——因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王焰这样评价《好看的中国文学史》一书:“线索清楚,详略得当;对各个朝代的杰出作家、经典作品和重大文学事件,概括准确,阐释精到。本书构筑了沟通传统与现代、学术经典与大众文化的桥梁。”

 

(责编:肖歌;编助:丽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