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以图片讲解知识,展现人类科学思想发展史中的高光时刻——《科学的画廊:图片里的科学史》出版

2022年06月15日   作者:约翰·D. 巴罗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科学的画廊:图片里的科学史》汇集了200余幅科学史上的图片,这些图片代表着科学发展史中一个又一个里程碑。从简单的图表到第一张世界地图,从手绘图、照片到计算机成像,本书回顾了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领域的历史转折点,以图片讲解知识,展现人类科学思想发展史中的高光时刻。本文系作者所作中文版序言以及前言,作者揭示了创作的动机、视觉发展带来的影响等。

《科学的画廊:图片里的科学史》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英]约翰·D.,巴罗
译者:唐静,李盼
出版时间:2022年06月

中文版序言

中国具有悠久的科学和艺术传统,一直强调优雅地表现信息的重要性。因此,我很高兴这本书能有中文版。自从英文版《科学的画廊》首次问世以来,世界已沿着“可视化”这条道路更快速地演进。技术创造出新的信息表现和分享方式,主导了人们的交互方法和科学出版物的常用形式。年轻人已经很难想象,在现代多媒体成为常见的传播手段以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如今,参加研讨会的演讲者们可以同时在不同的地方被全息展现成三维形式。不过,童书仍在为纸上的插图和设计提供舞台,不断让它们达到创意和魅力的新高度。优秀的教育者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形式使用图片和图像。可视化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把科学和艺术联系在一起:美术家和音乐家拥抱新技术,科学家则在医学、工程和设计作品中寻找美感。当我们展望未来时,更应充分地了解过去,这肯定会加深我们对图片和图像的认识,体会它们在发展、运用科学和数学时起到的重要作用。

前言

爱丽丝想:“要是没有图片或对话,书还有什么用?”

——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

书籍,尤其是科学类书籍,通常借助图片来说明文字。一图胜千言。图片改变了行文节奏,变换了文字风格,也使内容更加难忘。它们用具象的图像来传递抽象的思想。

但这并不是本书的目的。本书中与图片相伴的文字,讲述着如何让人类对宇宙科学的理解变得更深远、更生动。而图片,有时候以一种新颖而别致的方法记录下信息,有时候展现了完成创作或看待事物的全新方式,有时候只是讲述了一个文字力所不及的故事。

然而,本书绝不是一本“图片集”。书中的每幅图片都讲述了一个故事,这些故事要么意义重大,要么不同寻常,要么前所未闻。它们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的科学史长卷。

我创作这样一本书的动机,部分源于科学本身在社会学和技术上的演变。在短短几年里,不论是在面向同行的技术研讨会上,还是在面向公众的科普宣传中,科学的呈现方式已经变得极其视觉化。随处可见的PPT文件、网络视频、数码摄影和计算机模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图像在当今的科学中占据着重要位置。而在20年前,这在资金和技术上都是无法实现的。当今的科学中存在一种视觉文化,并且它还在迅速变化。

视觉化不仅深刻改变了科学的呈现方式,而且也深度渗透进了科学实践。微型计算机给科研带来了一场革命:一个科学家和小型研究团队首次能够以视觉化方式研究复杂而混乱的现象,而他们所需的不过是一个容易购得、价格又不那么昂贵的硅芯片“魔盒”。小科学也可以有大作为。全新实验数学的输出结果让科学研究变得天宽地阔。这种新方法的视觉效果极强,人们终于可以借助直接模拟技术研究复杂事物的发展。“发表论文”不再只依赖纸质形式了。

我们见证了科学史上的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没有遵循科学哲学家们曾坚信的模式——当然,这种模式现在不会实现了——这是一场由新工具、新视角和新思维方式引领的革命,无须推翻旧事物来迎接新事物。

科学的未来将逐步被人工图像和模拟技术主宰。技术设备的日新月异让符号图像越发难以存续。所以,无论是回顾过去还是展望未来,此时此刻都是一个有趣的时间点。我希望本书中的图片能够发挥出重要作用,帮助读者们理解科学,指导大家从数学和其他科学的角度来理解自然和自然规律。

遗憾的是,当表现较为特殊的复杂形式时,使用图片反而会弄巧成拙。我在写作本书时也逐渐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所幸一路走来,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他们不辞辛劳地帮我查找图片,搜寻第一手的高质量图片,并联系版权所有人。兰登书屋旗下鲍利海出版公司的威尔·苏金(Will Sulkin)、若格·汉森(Jörg Hensgen)和德拉蒙德·莫伊尔(Drummond Moir)为本书的写作提供了大力支持,并把我的黑白手稿变成了你现在手中拿着的这本书。我的孩子们虽然已经长大,但始终对我的书怀抱着不同寻常的兴趣,他们也许还期待着能随书发行一款电子游戏。伊丽莎白终于等到成书的这天了,没有她的无穷耐心和鼎力支持,本书是很难完成的。

许多朋友和同事也为我提供了帮助。他们与我讨论内容,为我提供文本、图片和资源。为此,我要特别感谢萨拉·艾丽(Sarah Airey)、马克·贝雷(Mark Bailey)、朱恩·巴罗–格林(June Barrow-Green)、纳丁·巴沙尔(Nadine Bazar)、阿兰·贝尔顿(Alan Beardon)、理查德·布莱特(Richard Bright)、罗萨·卡巴莱罗(Rosa Caballero)、阿兰·查普曼(Alan Chapman)、帕美拉·康特科特(Pamela Contractor)、吉姆·康西尔(Jim Council)、卡尔·德亚希(Carl Djerassi)、理查德·艾登(Richard Eden)、卡里·恩奎斯特(Kari Enqvist)、加里·埃文斯(Gary Evans)、帕特里夏·法拉(Patricia Fara)、肯·福特(Ken Ford)、玛丽安·福利伯格(Marianne Freiberger)、桑迪·吉斯(Sandy Geis)、加里·吉本斯(Gary Gibbons)、欧文·金格里希(Owen Gingerich)、谢尔顿·格拉肖(Sheldon Glashow)、爱德华·格兰特(Edward Grant)、彼得·欣利(Peter Hingley)、莎朗·霍盖特(Sharon Holgate)、迈克尔·霍斯金(Michael Hoskin)、马丁·坎普(Martin Kemp)、罗布·坎宁克(Rob Kennicutt)、保罗·朗可(Paul (Nick Mee)、西蒙·康威·莫里斯(Simon Conway Morris)、安德鲁·默里(Andrew Murray)、迪米特里·纳诺波罗斯(Dimitri Nanopoulos)、克里斯·普利特查德(Chris Pritchard)、海伦·奎格(Helen Quigg)、斯图亚特·拉比(Stuart Raby)、马丁·瑞斯(Martin Rees)、西蒙·罗德(Simon Rhodes)、阿德里安·赖斯(Adrian Rice)、格雷汉姆·罗斯(Graham Ross)、马丁·鲁德尼克(Martin Rudnick)、克里斯·斯金格(Chris Stringer)、罗斯·泰勒(Rose Taylor)、弗兰克·提普勒(Frank Tipler)、约翰·特纳(John Turner)、史蒂文·温伯格(Steven Weinberg)、约翰·A. 惠勒(John A. Wheeler)、丹尼斯·威尔金森(Denys Wilkinson)、罗宾·威尔逊(Robin Wilson)、特蕾西·温伍德(Tracey Winwood)和阿里森·怀特(Alison Wright)。他们热忱地为我答疑解惑、提出建议、提供有用的信息。

作者:约翰·D. 巴罗

编辑:柏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