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编辑手记|我心归处是故乡

2022年06月07日   作者:张仲伟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力求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出发,利用生动而具体的事例来凸现移民运动、移民群体及个人在中华文化发展上的伟大贡献,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传统文化形成与发展的真实历程。本文系该书责编张仲伟所写编辑手记,他回顾了本书的出版过程,感佩作者的认真细致,也介绍了本书的亮点之处。

《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三晋出版社
作者:葛剑雄,安介生
出版时间:2022年03月

在中国人的语料库里“中国传统文化”永远是那个最熟悉的“生词”,我们因熟悉而无感,却其实对其根本不了解。在汉语的文化色彩中,“移民”似乎天生地是一个冷色调的词汇。天灾人祸,背井离乡的无奈;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痛楚。像发展的“阵痛”带来经济社会飞速的进步一样,移民的“阵痛”带来的是民族融合、文化互渐的繁荣。也正因此,以“移民”研究为切入点,甚至将“移民”作为解释工具,来重构“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路径,进而从更深层面阐释“中国传统文化”的要义,其重要性显而易见。葛剑雄、安介生先生合著的《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就是这样一部将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有机结合,做出“大文章”的“小”书。

“这不是一部‘简明中国移民史’!”

与安介生先生结缘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正师从行龙先生在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读硕士研究生二年级。因在我的研究方向上安先生是国内学界代表性的专家,我利用几个学术会议的空档多次向先生请益,受教良多。当时对先生的印象:他不但是谦谦君子,更是学问淹博的良师益友。

2013年3月,刚刚入职三晋出版社不久的我遇到了难题,山西省重点出版项目《山西专史》丛书中需要一些极具山西地方文化特色的“专史”著作来充实大项目。我立刻想到了研究生期间读过的安先生于1999年10月在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其博士论文《山西移民史》一书。我深知“博士论文”对一位学者的分量,安先生完全可以选择一家更权威的出版社,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先生的慨允。虽然后来因故我没能成为三晋版《山西移民史》的责任编辑,但在2014年3月见到上市新书的那一刻,作为编辑内心的那份喜悦与满足至今仍难以忘怀。

2015年,随着大型历史文献丛书《山西文华》出版工程的启动,作为国内研究张穆及其历史地理学的著名学者,安先生应约成为《张穆全集》的项目主持人。其间,一次先生来并参加学术会议,百忙中仍专门安排时间约我谈《张穆全集》的项目推进。我带了几册先生的书请他签名留念,当签到《四海同根》一书时,我“顺便”向先生提出重新出版该书的意愿,不想先生竟一口答应了下来。先生谦称要对这部“少作”好好修改一番,并指示我“不要急”。之后的谈话随着郝平老师的到访变得更加轻松,但在我谈到该书的“立意”时,先生突然一脸严肃地说:“这不是一部‘简明中国移民史’!”一语惊醒了“梦中人”,那时的我确实是把这本书理解为一部“简明中国移民史”性质的学术普及读物来思考、策划选题的。

移民活动是贯穿人类历史的,在中国,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都或多或少地牵涉移民活动。“移民”带来了人口的流动,经济、文化的交流,社会因此而繁荣。将“移民”研究作为切入点,以“移民”作为解释工具,重构“中国传统文化”的生成、发展路径,这才是该书应有的“立意”。事后,我一直“后怕”,为因自己的浅薄险些“作践”了一本好书而自责不已。

“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个移民文化。”

之后的几年间,因《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张穆全集》两书的编辑出版工作,我与安介生先生一直保持“热线”联系。一次就书稿细节内容修改的工作电话中,先生讲道:“做学术普及我们也是认真的。”

书稿一路编下来,先生的那句话我才真的深有感触了。书稿虽然在体例上沿用了偏学术性的“章节体”体例,但在许多方面,尤其是细节方面先生都很用心思。为使每一个大、小标题让读者读起来更有亲和力,先生“走心”地使用了“点题”式的标题设置,这样一来书中的标题既“俏皮”亲民,又点睛中的。为了增强全书的可读性,避免历史读物“时间+事件”的枯燥叙事带来的阅读疲劳,书中不但有意加大了文学作品作为参佐史料的引用比例,还专门在每个章节前匹配了与内容相应的文学名作片段或名人名言,用以调节读者的阅读节奏。

对于书稿结构,先生坚决反对单纯时间排序简单罗列的历史书写,认为历史首重叙事,以具体的历史事件为单元,用“事件”推动时序,辅以类型专题,点、线、面相结合,《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完全贯彻了这一理路。

在细微处的精益求精,恰恰可以反观出先生对“大问题”的看重,“小”书更要做“大文章”。一次与先生就书稿的“面议”中,先生谈到:“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个移民文化。”移民活动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叠加,使“本地人”逐渐成为一个伪命题,“故乡”成了每个人心底里的“精神家园”。中华文化就是在这样不断的“叠加”中将一个又一个“单色”的侧面,汇集成为一个“多彩”的中国。趋同的文化心理逐步转化为共同的民族心理,“中华民族”在这一过程中实现了最终凝成。《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就是在利用“移民”研究梳理“中国传统文化”的生成路径,进而为读者文化“寻根”提供一套科学的“解决方案”的学术普及读物。

不做“中国传统文化”的《答案之书》

一直以来,“中国传统文化”成为了一个泛化的概念,似乎什么内容都可以被囊括其中,相应的许多涉及“中国传统文化”的著作也都沦为“杂烩”,更有甚者成为了《答案之书》。“中国传统文化”成为一个玄而又玄,却又怎么解释都解释得通的问题。

2021年秋,葛剑雄先生莅并在山西大学发表讲演,蒙安先生和张俊峰老师的好意,我得到了一个面聆葛先生教诲的机会。我专门向

葛先生汇报了《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和《张穆全集》两书的编辑情况,老先生高兴之余当即表示:做这本书(指《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就是要让大家在搞清楚中国传统文化的源与流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中华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凝聚力、感召力的源头来自哪里。

《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中专设了海外移民的几个专题,本意是突出移民活动本身的“节奏”,打破行政区划及国界等人为区隔,使“目标对象”自身的特征得到更好的呈现。在后期的编辑加工过程中,通过与安先生的交流,我对这几个专题的设置有了更深的认识。移民身居海外,在他们身上反映出来的却是中华文化强大的融合力与凝聚力。中华文化本身作为“移民文化”的属性造就了其开放、包容、和平、共生等基本特征。从历史上中国移民活动的结果来看,和平与发展是永恒的主题。“一带一路”伟大倡议的提出,其深层次的文化根源与历史上移民活动所凝结起来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息息相关。

《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在梳理历史上重要移民活动的基础上,通过对“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间互动关系的关注,历史“照进”现实地为读者准确而全面的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源与流,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之源提供了必要的知识路径。

2022年3月,当《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编成付梓之际,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肆虐申城,在我们都为葛剑雄、安介生两位先生的安危焦急担心时,安先生电话联系我,告知我他一切安好,读书写作照常,谈到《移民与中国传统文化》一书的出版,高兴之余仍不忘叮嘱我:还是要静下心来,多做事。回首十五年来走过的路,感恩遇见,收获满满。

其实,每个人都是“异乡人”,“心”的归处才是真正的故乡……

作者:张仲伟

编辑:肖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