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李景端专栏】又一故人驾鹤去

2022年05月23日   作者:李景端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李景端专栏】著名外国文学研究家、翻译家,苏联文学专家戈宝权的夫人梁培兰因病去世后,李景端回顾了戈宝权的工作经历,特别提到特殊时期他对《译林》杂志创刊的力挺。同时,谈及戈宝权的三段婚姻,尤其是第三任夫人对戈宝权的照料以及主动承担编纂《戈宝权画册》和《戈宝权纪念文集》的任务。

李景端

获悉老友戈宝权夫人梁培兰女士,因病不治辞世,悲痛之余不禁引发诸多回忆。 

戈宝权1938年参加革命,解放战争时期,他以《大公报》记者身份,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先后在上海和重庆从事地下工作。解放战争胜利后,被党派往莫斯科,接收国民党驻苏大使馆,出任我国首任驻苏临时代办。曾经随刘少奇同志访苏,担任过毛泽东、宋庆龄等多位领导的翻译。此后长期从事对外友好活动,并翻译了普希金、屠格涅夫、高尔基等大量俄苏文学作品,是我国资深外交家和翻译家。 

在拨乱反正时期,戈宝权极力支持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前,《译林》杂志创刊时,遭到一位外国文学权威上书高层领导,指责《译林》“堕落”“趋时媚俗”。是戈宝权撰文《把窗口开得更大一些》力挺《译林》。也是得益于戈宝权的引荐,才使我结识了钱锺书、卞之琳等多位知名专家。戈宝权堪称是《译林》最早的支持者,也是我进入翻译圈的引路人。所以对戈夫人的辞世,确实令我无比悲痛。 

说起戈宝权的婚姻,似乎挺有传奇性。他有三次婚姻,第一任妻子郑兴丽,是位有成就的歌唱家,戈宝权是在莫斯科与她相识,才子佳人,很快相恋,1950年他俩结为夫妻,育有一女,但不幸婚姻变故,戈郑二人在1961年离婚了。此后有朋友把女翻译家陈敬容介绍给戈宝权,两人交往中,陈敬容常叫女儿代她给戈宝权带话送信,谁知这个过程中,女儿竟爱上了戈宝权,结果这位女儿,成了戈宝权的第二任妻子。这桩婚姻,既成为当时文坛的一桩佳话,也难免招来不少议论。也许毕竟有年龄较大的差别,加上性格、爱好等未必协调的因素,戈宝权的第二段婚姻,又以双方离婚而结束。 

“文革”期间,社科院外文所女会计梁培兰的丈夫,突然失踪。就在她彷徨、失意的时刻,老实、敦厚而且单身的戈宝权,慢慢走进了她的心,两人从相识、相知、相爱,终于相伴走在一起成为夫妻。 

戈宝权的这位第三任夫人,虽然只是一名与文学和翻译不沾边的会计,但在照顾好戈宝权的同时,对戈宝权的事业,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戈宝权是位书迷,平身唯一爱好就是买书。“文革”期间他每月只有25元生活费,他却用15元来买书。90卷的《托尔斯泰全集》,他坚持出一卷就买一卷,终于花了10年工夫把它买齐。戈宝权没有什么家产,只有藏书两万多册。现代文学馆和外文所都希望要到这批藏书。1988年我获悉后,极力向他们游说把藏书捐给家乡江苏。戈老夫妇都是江苏人,得益于戈夫人梁培兰的首肯,这批藏书终于捐给南京图书馆,并专设“戈宝权藏书室”。后经梁培兰的内助,又把省政府发给他们的奖金,捐给《译林》代管,设立“戈宝权青年文学奖”。为保证戈宝权有个安定环境,少受干扰,梁培兰希望回南京找个地方写作。经过江苏省出版局和宣传部的努力,梁培兰的这个愿望,最终得到了实现。 

戈宝权晚年患帕金森综合征,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梁培兰悉心照顾。更难得的是,戈宝权去世后,梁培兰主动承担起编纂《戈宝权画册》和《戈宝权纪念文集》的任务。值得一提的是,梁培兰有着大度的胸怀,她在编《戈宝权画册》中,没有忘记收进戈宝权第一任郑兴丽的照片,因为她毕竟是戈宝权一生中的一段历史。梁培兰暮年眼力已经衰退,但她仍致力于收集、整理戈宝权的手迹、遗稿,希望能保存和出版完整的《戈宝权文集》。如今戈宝权和梁培兰先后驾鹤西去,但他们的风范,将永远留在后人的记忆中。

作者:李景端

编辑:柏云

(本文原载于:上海《新民晚报》)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