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投身鸡血玉圈子十年,广西师大社集团总裁姜革文谈中国根文化

2022年01月13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国礼鸡血玉》作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总裁姜革文说:“红文化和玉文化,都是我们的根文化。”《国礼鸡血玉(修订版)》出版,意味着这种文化的弘扬和传播。百道网专访姜革文,听他讲述十年来,他是如何对鸡血玉“一见倾心,再见倾情”的。

《国礼鸡血玉(修订版)》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姜革文 著
出版时间:2021年10月

2021年10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国礼鸡血玉》(修订版)。“取下塑封,翻开书卷,一股油墨香味扑面而来。而一件件美轮美奂的产品,一幅幅摄人心魄的图片,还有满卷诗情画意的文字,如同看一件魅力四射的雕件,举座皆惊,心悦诚服。”书评人周祖为这样表示。

《国礼鸡血玉》是一本以图片为主的艺术鉴赏图书,也是一本具有相当学术分量的图书,初版于2014年。该书以鸡血玉被评选为第九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国家政要与贵宾指定纪念品为切入点,通过大量精美的图片,充分展现鸡血玉在质地、色彩、画面等方面所具有的无以伦比的材质美,鸡血玉与诗书画印相结合所呈现的文化美,以及雕刻师通过人玉沟通实现天人合一的和谐美。

2021年的修订版主要增加了两块内容。一方面,作者精选、增加了新出现的玉石品种、名家新创作的作品进行展示、介绍。另一方面,作者结合新的研究成果对玉文化展开了更为充分的论述。该书从鸡血玉的自然定位、文化定位、美学定位等多个维度进行深度挖掘和阐发,既论述了中国玉文化的悠远绵长与博大精深,又融知识性、史料性、趣味性及实用性于一体。

百道网专访《国礼鸡血玉》作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总裁姜革文,请他为我们介绍鸡血玉的魅力和这本书背后的故事。

《国礼鸡血玉》作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总裁姜革文

倾心鸡血玉十年,要赋予它更多的文化体温,弘扬玉文化

10年前,姜革文因为负责艺术品板块的业务而对美丽的鸡血玉“一见倾心,再见倾情”。2010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部分同志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参观了朵云轩。收藏能够提升大众的审美,能够营造美好的社会,对于企业而言更加关键的是:收藏能够升值。在这次活动之后,包括姜革文在内的集团同事们很受启发。

2011年,他们开始具体落实为经营广西状元红艺术馆,做鸡血玉的宣传、经营与收藏。经过筹备,2012年艺术馆正式成立,作为项目负责人,姜革文本着“要干一行爱一行”的决心:既然分管,就要学习。这样,他就和鸡血玉“杠”上了。

季羡林先生曾说:“如果用一种物质来代表中国文化,那就是玉。”从玉石的角度解读中华文化,是最为恰切的。鸡血玉的文化,其实可以分解为三个部分:玉文化、红文化、红玉文化。玉文化和红文化都有上万年的历史,但是,红玉一直没有合体。

姜革文介绍称,红文化和玉文化,都是我们的根文化。一是这两种文化源远流长;二是这两种文化本质上是价值文化,对所有人都有用;三是这两种文化,直到今天,都是能量很大的活的文化。非常遗憾的是,红和玉结合的红玉,非常非常少,在诗文中,有;在现实中,没有。从宋代以来,红玉人造,就是公开的秘密,乾隆皇帝还多次在诗文中提到类似的事情。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中国文物学会玉器专业委员会名誉会长杨伯达在文章中曾提到,他到故宫40多年,就没看到过真正的红玉。他在文章中展示的,也是用血染的、但是看上去就是褐色的所谓的红玉。

“对于这种情况我很震撼,同时心情很复杂。后来中国地质大学一位资深教授告诉我,现在还有一些不良商家,用化学药品造红玉,和古人的做法比,这些东西毒性很大。终于鸡血玉出来了,我们中华民族盼望一万年的东西,有了批量的东西,我真是开心!”姜革文说。

超越美丽而让姜革文动心的,是鸡血玉暗合的“道”。为了赋予鸡血玉更多的文化体温,让更多的人体验鸡血玉的心灵滋养,他孜孜不倦,广泛涉猎文献典籍,对赤玉进行考证,对红色文化进行探究,大力推广鸡血玉,弘扬玉文化。在初次接触鸡血玉仅两年的时间里,姜革文相继撰写并出版了《神奇的桂林鸡血玉》和《国礼鸡血玉》。这两本图书的出版,提升了鸡血玉的文化品位,扩大了鸡血玉的影响力。

三百多页全彩印刷,用选品和图片把“美”和“精”做到极致

在《国礼鸡血玉》中,“美”和“精”是作者选品的唯一标准。十一块鸡血玉国礼“随形珍品”,黑如点漆,艳若鸡冠,墨玉地上的鸡血如鲜花盛开,如彩带飞舞,如祥云升腾。书中那些温婉的手镯,俏丽的玉坠,稳重的印章,神采飞扬的画面玉,甚至是那些未经抛光的拙石,一个不少被放在了书的最前面,因为正是这些精灵让东盟国家领导人看到桂林不仅有美丽的山水,更有美丽的玉石。而国人也由此认识到鸡血玉无与伦比的价值。而书中分量最重是雕件,相比于七年前初版,雕件作品增加了一倍多。

这些年,受鸡血玉的吸引,从福建、广东、河南来桂林从事玉雕的师傅也成倍增加。他们的加入让鸡血玉雕形成了一个百花齐放的局面,作品设计更有创意,工艺也更精巧,雕件的质量也突飞猛进。难能可贵的是,收进这本书的作品几乎囊括了桂林市场上最好的鸡血玉作品,也包括一些国家级玉雕大师的鸡血玉作品,比如郭石林、宋世义、于雪涛等均有作品选入。而被选入的雕件几乎涵盖了目前国内所有的玉石雕大奖,如玉器百花奖、天工奖、神工奖、玉龙奖等。

书中含三百多页的全彩印刷,为了获取和排列这些精美图片,姜革文花了不少心思。第一,要自己设计,请玉雕师来雕。比如“桃之夭夭”“红豆生南国”等等,都是自己先有想法,再找人落实。

第二,需要对别人已经有的雕件,进行命名,有的是重新命名。因为书中原来有些雕件是没有名字的,比如“千里共婵娟”;还有书中的“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原来叫“落霞与孤鹜齐飞”,但是,雕件上明明是一群鸟,并且整体构图不是这样的;书中“海内存知己”,原来叫“送友人”。当然,也有按照原来名字不变的,比如“丝绸之路”。

第三,要对所有的图片进行分类,确定什么东西和什么东西组合在一起。有的组合相对容易,如白娘子与青蛇、蝶梦庄周与庄周梦蝶等等,但是有的就比较困难,比如,雕件﹒诗词篇句﹒柔情的部分,可以连成一个连续的爱情故事。

第四,编排设计。在第三章“色之魅”里,姜革文通过方与圆、点与线等方式来选择图片,这是别的书从来没有的,所以需要大量的思考。在第四章“艺之境”里,书法、绘画、篆刻和天然的鸡血玉进行“人神PK”,姜革文要组织艺术家创作,要选择对应的玉。而第五章“意之象”里,选择的是鬼神莫测的图案、文字。“不少人拿着他的东西告诉我:象什么、象什么。我的原则是:不需要反复思考,一眼就看得出来的才行,好比白居易找老太太听诗,太费事的,不选了。此外,雕件的呈现方式共三节,分别是诗词篇句、大美吉祥、文化故事,这些东西都很难借鉴,需要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我的水平本身有限,难免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姜革文说。

不只如此,姜革文还想尽办法把一些已流出外地的鸡血玉精品辗转要来照片上书。更有些一些作品是与他不期而遇再无法舍弃,比如68页的一幅“鱼籽冻手镯心”,就是他从一个不熟悉的商家的微信中取到的图。“正因这种不拘一格的唯美追求,使本书的作品具有了广泛的代表性,吸引人们的眼球也是理所当然。”书评人周祖为表示。

“进鸡血玉圈子就像编织箩筐,我乐意成为箩筐上的一个点”

为了使读者更容易理解鸡血玉里所蕴含的独特文化,姜革文介绍了三种鸡血玉。

一个是“海鬼”。古往今来,有很多画家画过屈原诗歌中的“山鬼”,原作指的是美女和豹子,有的画家画的是美女和豹子,也有的画家画成了美女和老虎、美女和狮子。而姜革文看到的雕件,是美女和龙。所以,他把这一雕件命名为“海鬼”,这个名字比山鬼有更加磅礴的力量。“作品很温婉,这条龙缺少一点恐怖气氛,对比度不够大,但是总体上还是蛮好的。”

海鬼

第二个作品是“九尾狐”。九尾狐的故事在学习强国平台的《大禹治水》里讲得很清楚,大禹的妻子涂山氏就是九尾狐。九尾狐原来是非常吉利的代表,在汉代有很多画像砖。后来象征超强繁殖力的九尾狐,慢慢变成象征超强的勾引能力了。这个雕件的红色和黑色对比鲜明,令人想象丰富。

九尾狐

第三个作品是“灵鹫山上娑罗花”。释迦牟尼的母亲是手扶着娑罗树,在娑罗树下诞生了释迦牟尼,可以想象当时鲜花落下来时,大家无比欢喜。后来,释迦牟尼在灵鹫山说法50年。玄奘法师对于灵鹫山有较细致的记载,灵鹫山也有很多佛教的圣迹。释迦牟尼80岁时(在当时的印度,80岁已经是很高的年龄了)的一天,他走进希拉尼耶底河里洗了个澡,然后上岸走到娑罗双树林中。他在两株较大的娑罗双树中间铺了草和树叶,并将僧伽铺在上面,然后头向北,面向西,头枕右手,右侧卧在僧伽上,最后就涅盘升天了。所以,卧佛寺的卧佛就是释迦牟尼圆寂的式像。他去世的时候,他的弟子们嚎啕痛哭。

“我找到原石给玉雕师,然后要求设计为灵鹫山上娑罗花。几朵小花,覆盖山岗,表示对一个思想者深深的敬意吧。不可思议的是,灵鹫,本身是写意雕的,没有想到,雕件眼睛的地方,竟然天然就目光炯炯的,比真的还传神。”姜革文谈到。

灵鹫山上娑罗花

除了介绍鸡血玉外,姜革文在本书中还为读者梳理了中华文化的根脉——红文化。红文化,其实就是吉祥文化。不同的民族,对于颜色的感受不一样,比如蒙古、满族等喜欢白色,所以故宫有红色对联,也有白色对联。“和苦难的对抗,对于神秘的尊敬,这些都是红色文化的根本。看起来当下科学发达,物质富足,其实,对抗苦难和敬畏未知是永恒的事情,因为世界上只有‘变’是不变的。良好的心理暗示在今天同样意义非凡。”

投身鸡血玉行业十年,玉文化研究专家姜革文在研究的过程中,也结交了无数身上加持“光环”的圈内好友。他发现李润岩(青山)先生的篆刻了得,居然人物雕刻也一流。要知道,人物是最难的,但是他雕的释迦牟尼像,让人感到庄严,也感到亲切,是令人致敬的。

法相庄严

他还发现蒋昌松老师有很好的文学功底,他的作品透露着浓厚的人文情怀。“比如《枫桥夜泊》,那块玉料本来不是特别出色,但是当他把客船、寒山寺等放上去,活了!”

枫桥夜泊

“根据我做图书发行的经验,要结交一个圈子里面的人,首先是找到这个行业有一定高度的人,就像编织箩筐一样,找到一个点,再一个点,然后,箩筐就像模像样了。当然,我也乐意成为这个箩筐上的一个点。”姜革文表示。未来他还会继续关注玉文化,不过,他的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琢磨出版社集团的正常经营工作上。

(本文除专访姜革文外,还参考周祖为的书评《<国礼鸡血玉>书评:爱一种玉,就像爱一个人》;另,图片由出版社提供)

作者:刘瑞丽

编辑:道之

终审:令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