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中国锔文化》的出版,填补了中国锔文化研究的空白

2021年11月11日   作者:张湜,张澄宇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锔文化》以翔实可靠的历史文献及大量锔器实物照片,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阐述了中国锔文化的历史渊源、现有状况、工艺特征、美学理念、文化内涵、发展构想,是我国首部系统研究锔文化的专著。本文为精彩书摘,欢迎读者阅读交流。

《中国锔文化 传承中华文化》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山东教育出版社
作者:张湜,张澄宇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

20世纪70年代锔匠行业消失之后,当前健在的传统锔匠已寥若晨星。他们的技艺,他们的工具,他们的口述,展现着传统锔艺。这些世代传承的老锔匠,堪称中国锔艺的“活化石”。 

锔匠行业历史上遍布中华大地。近代锔匠分布较集中在山东省(代表人物如肥城市孙伯镇葛延振)、河南省(代表人物如驻马店市西平县吴家庄吴墨柱)、浙江省(代表人物如杭州市萧山区蜀山街道戚家池村蔡焕根,2003年9月12日参加央视《留住手艺》拍摄)、山西省(代表人物如忻州市五台县东建安村刘树藩,平遥、长治一带有民谣:平遥人拉洋车,长治人会理发,原平人来卖梨,五台人钉碗盘),以及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王铎寺、堤口一带。各地锔匠活动范围大体固定。如五台县东建安村锔匠活动范围主要在雁门关外,过黄河至宁夏,往东到张家口。上海锔匠则多是江西省景德镇人,锔匠锔瓷器钻孔时发出“吱咕——吱咕——”的响声,故有“江西人锔碗——自顾自”的歇后语。东北地区锔匠大都是随着 “闯关东”移民而去,祖籍以山东、河南、河北为多,代表性人物如辽宁抚顺的王振海,祖籍山东潍县(今潍坊市)。以上地区目前还有健在的老锔匠。这些老锔匠所使用的工具、所掌握的传统手艺,以及他们的口述,正在补写着中国锔补手艺的历史。

现已年过90岁高龄的葛延振老先生,是山东泰安葛氏锔艺第三代传人。他个头儿不高,身板还算硬朗,黝黑的面孔记录着几十年风吹日晒。他记忆力超强,思维清晰,有条有理。与他探讨锔艺的种种问题,是一种令人身心轻松的沟通。笔者曾多次拜访葛老,每每交谈总有很多收获和启示。第二次拜访葛老时,他85岁,已经许多年不碰金刚钻了。当聊得高兴 时,老人家竟说:“我今天拉两弓子,给你看看!”只见他坐到小马扎上,把一块蓝粗布往腿上一盖,两腿夹住一把有裂纹的紫砂壶,不紧不慢地拿起一个金刚钻,往锔弓的棉线上缠了两圈,再把金刚钻的钻头移到嘴边,沾了点儿唾沫。然后,他用金刚钻对准紫砂壶的裂缝,左手轻轻地按住钻帽,右手捏着长长的锔弓,一拉一送,金刚钻就飞快旋转起来。他气定神闲的拉弓动作,沉稳娴熟,节奏明快,像二胡演奏家在悠然自得地演奏一首乐曲。旋转着的金刚钻钻头周围聚起一圈粉末,他几乎是看也不看地一次次移动着钻头的位置,随着金刚钻的移动,在紫砂壶裂纹两侧出现两排小孔。葛老随手用镊子夹出一个个小锔钉,按在钻好的孔上,拿起小锤轻轻地敲了两下,锔钉就牢牢地固定在孔里。不多时,这把紫砂壶就已锔补 完好。作者吃惊地看到,每个锔钉的长度竟然都与孔的距离丝毫不差。 

图1 使用弓钻的锔艺大师葛延振老先生。

葛老告诉我,过去的锔匠虽然都是穷人,但锔匠也是七十二行当之一,是靠手艺吃饭的。过去的金刚钻绝大多数是铜杆,钻帽是用熔化的马口铁铸出来的。马口铁钻帽特别耐用,老几辈子的锔匠对这行有个说法,叫“铁帽铜身弯弓宽,中间夹着一道山”。“铁帽”,指的就是钻帽。“中间夹着一道山”,这道“山”就是锔匠要锔的活儿。锔匠靠它吃饭,在锔匠心里它比山还重哩!葛老说,在锔匠行里,同行之间都讲义气。过去锔匠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张三去哪些地方,李四去哪些地方,都走自家的路线。万一俩锔匠碰到一块儿,没有不谦让的。有这么四句话:“同行义气壮千秋,扛起生意任君游。东海西海为界限,走遍天下不犯愁。”当问他锔匠行业有没有“行话”时,葛老说各个行业有各个行业的行话,锔匠同样有自己的行话。他拿起一个盘钳说,比如这个东西叫什么?行话叫“辊子”。这个锤子叫什么?行话叫“端子”。这锉刀叫什么?叫“蹚子”。这挑子叫什么?叫……凡是祖传锔匠,没有不懂行话的。葛老笑笑说,现在 什么都有冒充的。干锔匠这行的,你问他行话,他听不懂,答不上来,肯定不是正经八百祖传的。 

葛老介绍说,金刚钻虽小,但制作技术要求很高,很少有锔匠自行制作,大都从制作商那里购买。当年,葛老到外地买金刚钻,总是多买一些,再卖给别的锔匠。他说,新中国成立前北京前门大街路西,有家叫“罗盛泰”的字号,老板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山西人罗秀奎。“罗盛泰”的金刚钻不仅好用,也特别耐用。后来,前门大街还有两家卖金刚钻的铺子,路东的一家叫“万庆和”,路西的一家叫“恒泰”,这两家金刚钻的质量,比起“罗盛泰”来,就差了一大截子。除了北京这几家,上海金陵东路150多号面向西南拐弯的地方,也有个卖金刚钻的铺子,是山西人马德泉开的,他卖的金刚钻质量也不错。再就是济南普利门里路北,有家卖鸡毛掸子的铺子兼卖金刚钻,那里卖的金刚钻是山东宁津县一个姓周的人做的。葛延振老先生介绍说,做金刚钻很有讲究,只有做得“铁包钻,钻包铁”,才好用而且耐用。 

葛老所说的对金刚钻的质量要求,这“铁包钻”比较容易理解,就是要求铁质的钻杆把那粒小小的金刚石包得极为牢固,钻孔的时候不会脱落。那句“钻包铁”应该怎么理解呢?笔者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放大镜下反复观察葛老送的金刚钻,终于明白了“钻包铁”的含义。原来,镶 在钻杆上的金刚石虽然极小,但其外形是不规则的。镶嵌在钻杆上的金刚石外露一端的直径,必须有个点要稍稍大于钻杆直径一丝儿。稍稍大出来的这一丝儿,起到了保护钻杆的作用。不然,钻孔的深度超过金刚石,就会磨损钻杆。钻杆磨损后,包不住金刚石,金刚石会随即脱落。金刚钻的制作难点就在于此。细想想“铁包钻,钻包铁”,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多么精练,多么到位!除了这种镶嵌金刚石的金刚钻,葛老说还有用优质钢经过打制后淬火的钻头。近代有了合金钢之后,就把合金钢焊接到45号钢钻杆上,利用合金钢的高硬度与45号钢的韧性。这类钻头体量一般较大,锔大缸、锔铁锅时必备。葛老说他只锔精细瓷器,不用这类钻头。锔钉一般都是锔匠制作,而锔大缸用的大铁锔钉需要铁匠锻打。经过锻打的锔钉不但强度高,而且耐腐蚀,不易生锈。葛老说,锔匠砸锔子看着简单做着难。锔钉不论大小,都要经过七八道工序。葛老向笔者展示他制作的小锔钉,材质有金、银、铜、铁、不锈钢几种,放在盛青霉素的小玻璃瓶里。葛老说,做锔钉要用最好的材料。金锔子用的是纯金,只有纯金才永远不生锈,18K金就不能用。他拿着一个青霉素小瓶说:“这是用不锈钢砸的最小的芝麻粒锔子。你别看它这么小,每一个都像麦粒一样饱满。”笔者看到这么小而且这么有精神的锔钉,真的爱不释手,一时脱口而出问道:“能送我几个吗?”葛老爽快地说了一个字:“行!”就随手拿了张纸,哗地倒出半瓶,边包边说:“我现在老了,手上没有劲,眼也看不清楚,再也砸不出这么小的锔子啦!”听了这番话,笔者象征性地捏了一点点儿,把剩余的锔钉全部倒回瓶子里。 

图2  放大镜下拍摄的老锔匠葛延振砸制的“芝麻粒”不锈钢锔钉。看上去虽小如芝麻,但每个的尺寸一致,而且粒粒饱满。

如今,年逾九十的葛老在家乡安度晚年。他把葛氏锔艺传给了儿子葛庆祥。葛庆祥自立门户,成为泰安市锔补技艺非遗传承人。2018年夏天,笔者去看望葛老,欣喜地看到墙上张贴着不少报道葛庆祥的剪报。葛庆祥告诉笔者,很多报纸、电台、电视台做过报道。

(责编:佑生)

作者:张湜,张澄宇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