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有温暖,有愤怒,透过《汪曾祺别集》的20张面孔,了解立体的汪曾琪

2021年10月12日   作者:刘瑞丽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读蜜传媒和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汪曾祺别集》(全20卷)以来,深受文学界肯定和汪迷喜爱。本套书面世背后,有怎样的机缘巧合,这套《汪曾祺别集》到底“别”在何处,百道网跟主编汪朗、编委会顾问汪朝(汪曾祺次女)和出版人金马洛聊了聊,请他们解读《汪曾祺别集》的魅力所在。

《汪曾祺别集(全20卷)》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汪曾祺 著,汪朗 主编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读蜜传媒的创始人兼总编辑金马洛,是一位资深的文艺爱好者。他曾在新经典、磨铁等公司策划过王小波、刘亮程、李娟、余秋雨、渡边淳一等多位中外名家的经典作品。多年前就读过汪曾琪作品的他,对这位文字中充满人间烟火气的作家十分喜爱。

2009年,金马洛认识了作家龙冬。龙冬是汪曾祺的忘年之交,用汪曾祺之子注朗的话说,“(龙冬和苏北)是经常到家里蹭饭的两个人,都号称是‘最大的汪迷’”。龙冬经常和金马洛聊到他和汪曾祺的交往故事。两代作家的友谊轶事,深深吸引了金马洛,同时他也存了一份心愿,希望有一天能出版汪曾祺的作品。

2019年,为迎接2020年汪曾祺百年诞辰,汪朗以及担任过多部汪曾祺文集编者的李建新,组织了汪曾祺生前的至交和亲友,以及研究、编辑汪曾祺十几年的学者、资深编辑等人,计划编一部新版汪曾祺选集。

选择出版方,成了当务之急。通过龙冬,金马洛联系到了李建新,两人深入交流后,脑海中慢慢浮现出《汪曾祺别集》的清晰策划思路,并向汪朗出具了一份详实、认真的出版策划案。这份策划案,打动了《汪曾祺别集》的主编汪朗以及其他编委,他们慎重讨论后,决定将这套书的出版方选定为读蜜传媒(浙江文艺出版社北京中心)。

2020年12月,读蜜传媒和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了《汪曾祺别集》(全20卷),深受文学界的肯定和汪迷的喜爱。百道网专访《汪曾祺别集》主编汪朗、编委会顾问汪朝(汪曾祺次女)和出版人金马洛,请他们为大家揭秘《汪曾祺别集》的魅力所在。

不同编后语,突出展现作家人生和编委个性

疫情期间,编辑《汪曾祺别集》的大多数时间里,编委们主要都是通过微信群商量、交换不同意见,而最后“拍板”的则是主编。汪朗表示,编委会的关系非常融洽,而且作风民主,这也是这套书保持较高质量的原因。

汪朗(左)

例如,考虑到剧本创作是汪曾祺的主业(汪曾祺退休前在北京京剧院工作),编委们特意编选了一本以剧本为主的集子。在起名阶段,编委之间出现了不同意见。一开始大家想用汪曾祺最有名的一部戏《沙家浜》作为书名,但是有人提出,这部戏无法代表汪曾祺所有戏剧创作的风格。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杨早提出可以叫“《闹别扭集》”,因为汪曾祺曾经说过他想和京剧闹闹别扭,对京剧进行改革,只是最后没闹过来;而汪朗提出可以叫《撞墙集》,这也是源自汪曾祺的原话:“跟京剧较劲,好像一拳打在城墙上,不见效。”这些名字各有道理,最后大家在综合考虑之后,确定了书名《撞墙集》。

除了每卷的书名外,《汪曾祺别集》每卷的编后记也各有各的风格,充分展示了编者的个性。汪朗介绍称,编者里有人对汪曾祺作品的看法不尽一致。比如通过抄写汪曾祺的《晚饭花集》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天下第一汪迷”苏北,认为汪曾祺是不可学的:“你别看汪曾祺写东西简简单单,但是除了他的文字驾驭能力外,他的学识和经历你都不具备,所以不要去学他,想学成他那样是不可能的。”对此,龙冬则持反对意见,他认为汪曾祺不仅可学,而且学他是很有用的,“读了汪曾祺的作品,你会对生活形成新的看法,而且借鉴他的写作和生活方式,你能在文学创作和生活态度上有很大飞跃。”汪朗指出,这种对待汪曾祺的不同看法,生动鲜明地体现在他们各自所编各卷的编后语里,让他自己读后也有不小的收获。

金马洛也认为,编后语体现了编者的不同主张,对读者理解汪曾祺作品的内涵有一定帮助。苏北的编后语采用了一种意象式的写法,他没有介绍汪曾祺的创作背景,而是讲述自己走了多少路后和汪曾祺的结缘经过,最后说,“汪先生比我们所有人都走得更远”。而龙冬是汪曾祺的十多年的忘年交,曾经在汪曾祺生前和去世后写过多篇怀念他的文章,他认为自己已经写尽了所有想写的话,所以这次在编后语中附上了一篇旧文。此外,徐强、杨早等各编委的编后语也都个性十足,而汪曾祺家人们的编后语一点不输专业学者,令人叫绝。

金马洛

编法独特,一键感受汪曾祺的所有情绪

汪曾祺作品的版权由次女汪朝负责,阅览过不同版本汪曾祺文集的她认为,这些已出版的选集在题材、版本等方面大同小异,突出的主题如“美食”“人间草木”等也较为重复,但是《汪曾祺别集》编法独特,把书信、诗歌等篇目放在每卷的前面,帮助读者更好地认识汪曾祺。

“《别集》确实别于其他书”。汪朝说,它能让读者更深入、全面地了解一个真实的汪曾祺。虽然按理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汪曾祺全集》在这方面的作用更大,但是《全集》内容太多了,一般的读者没时间仔细翻阅,所以在《全集》之上经过删减、浓缩的《别集》对人们来说更有阅读价值。“大家经常说汪曾祺很闲适、散淡,是个很爱生活、懂生活的人,这不过是以前的编选者有意突出了他的风花雪月、吃喝玩乐,其实我们家人都知道,他也有深刻的一面,有批判现实甚至是激愤的一面。”

汪朝(右)

《汪曾祺别集》第三卷《羊舍一夕》里收录了一篇汪曾祺在1980年反“右”期间写的文章《寂寞和温暖》,描述一个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下放去劳动的经历。当时反“右”内容是热门题材,王蒙、刘绍棠、从维熙等一批作家都写过这类题材,特别是从维熙的《大墙下的红玉兰》写得让人撕心裂肺,汪家人就建议汪曾祺也写写他的经历。汪曾祺写出了《寂寞和温暖》。没想到,汪曾祺讲述的当右派的日子,尽管不能说舒心,但却总是处处有人关心,从基层赶牲口的农民,到同事、导师还有党委书记,他们对主人公只有关爱没有打击。在家人的要求下,汪曾祺改了六遍稿子,最后第六稿还是和第一稿差不多。

“在市面上的反右题材作品里,右派当得最舒服的,可能就是汪曾祺小说里的人。”汪朗说,“汪曾祺是一个有很执着的信念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人间送小温’。实际上他过去受的苦、受的罪他记得很清楚,但是从来不愿意在作品里过多渲染,而是某种程度上有意地美化生活,忽略生活中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就是汪曾祺。”他认为,找出生活中最温暖或最美好的片段,拿出来呈现给读者,是汪曾祺的一种创作主张与人生态度。

当然,汪曾祺也有情感克制不住的时候,例如收录进《汪曾祺别集》第七卷《非往事集》里的短篇小说《天鹅之死》,就从侧面批判了文革结束、人们心中美感丧失造成的恶果,让汪曾祺在校稿的时候“泪不能禁”。汪朗认为,当汪曾祺不再收敛而是宣泄情绪的时候,他就不是汪曾祺了,这种写作和他的创作主张有所矛盾,“但是人不能老是藏着掖着,我相信读者通过《别集》慢慢琢磨,能够感受到汪曾祺的所有情绪。”

金马洛介绍,《汪曾祺别集》既有版本价值,又有很强的学术价值。1998年版的《汪曾祺全集》中有很多差错和遗漏篇目,2019年版的《汪曾祺全集》中也存在一些校对上或版本上的错漏,而《汪曾祺别集》基本避免了上述《全集》版本遇到的问题,而且甚至收录了2019版《汪曾祺全集》里当时还没有发现和收入的内容。《汪曾祺别集》的学术价值在于,不同于2019年的《汪曾祺全集》以汪曾祺作品的初刊本为底本,而是以汪曾祺作品的初版本为底本,即每个篇目在曾经首次结集出版前,都经过作者本人精心的选定与修订,可以说,是相对更干净、作者更认可的版本。

“《全集》是真正的研究者们必须要看的工具书,它想方设法地做到‘全’,而《别集》在某种程度上负责塑造汪曾祺这个人的面貌。二十本书,是他的二十张面孔,当我们将这二十个侧面放在一起时,就出现了完整、全面、准确、立体的汪曾祺形象。”有汪迷说:“《全集》是用来藏的,《别集》是用来读的。”这种说法,金马洛表示,很形象,很真实。

现世价值,读《别集》“物有所值”,跟汪曾祺学“躺平”自我调适

身为《汪曾祺别集》出版统筹人的金马洛笑称,出版《汪曾祺别集》这样一个大项目,必然是快乐中伴随着辛苦。他在策划这套书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在编委们和浙江文艺出版社审稿编辑的意见之间做协调,有时候还要两头都“挨骂”。

白话文自五四时期、简体字从1956年,才开始普及,汪曾祺跨越现当代两个代际,有自己所处时代的用字、用语习惯。但是根据编辑出版的现行规定,汪曾祺的作品中有一定量的不符合《辞海》或者《现代汉语词典》的“错别”字,如果不改过来,质检部门统计图书误差率时,出版社和责编就要吃亏,出版社被罚款,责编甚或被取消责编资格。所以审稿编辑们倾向于把很多已经不符合当下用语习惯的字都改掉。但是,另一方面,底本是汪曾祺确认过的初版本,编委会的成员们都抱着尊重作家作品原貌的心情,希望尽量不改。为此,金马洛要在两边协调,让双方各自都充分考虑,有所妥协。

“不过总体来说,经过多次沟通,浙江文艺出版社的编辑更多地选择了尊重编委会的意见,都是为了出好书,把书出好,都是多年从业的资深编辑,大家都非常理解、支持和配合。出版社的态度,也是高标准编辑水准的体现。”金马洛说。

《汪曾祺别集》编选专业、独特、有亲和力,而且出版形式也特别体贴读者,开本小,每册都不是很厚,可以随身携带,也可以放枕边、沙发边随时翻一翻。汪朗表示,希望这套书在紧张的一天之后能给大家带来心情的平复,“如果你把它放在枕头边,我相信它还能帮助你获得更好的睡眠。不敢说物超所值,至少物有所值吧。”

汪朗说,虽然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很快,压力较大,但是生活在汪曾祺时代的人也很忙碌。就像汪曾祺也很忙,只是他更善于自我调节。比如当时他工作的样板团是实行半军事化管理,一个礼拜只能回一天家,忙的时候个把月才能回一次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汪曾祺也能给自己找乐子,如给好朋友写信说:“我最近回不了家,但是等我回家了请你吃顿饭……我发明了一种汤……我发明了一道菜……我发现一本闲书写得很好。”

在下放去劳动的时候,汪曾祺和一帮人去刨大粪,晚上住在大车店的大坑上,农科所的农业工人们在那里闲扯,汪曾祺则一个人在看《杜甫诗选》。

“自我调适是汪曾祺的本性,是他的一种挺了不起的本事。即便现在的生活再紧张,压力再大,每个人还是有自己的活动空间,关键是要学会自我调节,让心慢慢静下来,让生活轻松一点,丰富一点,也会发现更多的乐趣。其实在汪曾祺的作品里总是不经意地透露出这些信息,希望读者们领悟到这些意思。”汪朗说。

汪朝也表示,如今这一代年轻人喜欢汪曾祺让她很意外,这大概是因为大家喜欢汪曾祺所看到的单纯、美好、温馨的世界,“我觉得他的文字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老头儿自己一定很安慰,他做到了‘人间送小温’。”

金马洛认为汪曾祺是一位心态好、内耗少的学者。“龙冬老师曾借用过一个时髦词——躺平——形容汪先生,他说汪先生有时候就很躺平,躺平在他的爱好上,他的写作上。他写文章是有讲究的随便,看似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实际上经过了仔细的思考和裁量。如果我在上大学前就读了比较多的汪先生的作品的话,我觉得我的心性、悟性、智商、情商都会更高一点。”

汪曾祺的多篇作品入选过小学、中学的课本和教辅,部分作品还是大学中文系的必读篇目。金马洛认为《汪曾祺别集》是一套可以传家的书,一代读完下一代也可以读,它的市场潜力还有很大空间。金马洛透露,他们正在筹备以《汪曾祺别集》为底本,编选一套更适合小读者集中阅读的作品。

名家作品的策划出版,始终是读蜜的重要方向,同时,作为浙江文艺出版社北京中心,读蜜也会把类型小说等畅销作品,特别是影视改编空间较大的作品,做得更多更好。

(责编:肖歌)

作者:刘瑞丽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