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社区—城市理想之设计》:讲述欧美城市社区的变迁

2021年08月13日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社区——城市理想之设计》是一部关于欧美社区历史、社会现实、形态类型的高水平专著,作者以其地理、社会学、区域与城市规划的学科背景,对社区这个城市中最重要的空间-社群-管理进行了多条线索的梳理,案例图文并茂,可读性很强。 

《社区——城市理想之设计》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作者:[美]艾米丽·塔伦
出版时间:2021年01月

作者简介

艾米丽·塔伦(Emily Talen)是芝加哥大学城市规划(Urbanism)教授,致力于城市设计、建成环境与社会公平关系的研究。她是古根海姆奖获得者,同时也是美国注册规划师协会会士(FACIP)。作者的其他专著有:New Urbanism and American Planning、City Rules、Design for Social Diversity (与Sungduck Lee合著),以及《写给规划师的城市设计 》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于2020年出版)。

社区——城·市·理·想·之·设·计

“社区”这一术语已经沦为便于地理定位之词。事实上,大多数城市声称由社区汇集而成,但这里的社区与之原初含义相去甚远,即一个与人有关的空间单元。

作者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力图消除普遍存在的对社区的误解,进而为理解“社区”真正含义提供洞见。社区意味着什么?这一概念如何形成而社区又该如何被衡量?社区经历了怎样的历史进程?作者为回答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多维度的综合视角。她努力在社会学、城市历史、城市规划以及各种可持续发展观点中找到平衡,使社区与21世纪理念和谐共存。

如果社区将在未来的城市中发挥作用,那么我们需要对社区的含义以及哪里可以被称为社区这个问题有更深刻的认识。社区不应该仅仅是一个标签,其作用也不应仅限于社会隔离。在大多数美国城市中,很多地区只是当代城市化中未能定义的城市扩张,对于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人们而言,社区除了代表地图上的某片阴影区域之外,是否可以包含更多的意义?  

本书旨在声援(in support of)相信社区应该与我们的生活真正相关的读者,即认为社区不是对地理位置的随意描述,而是一个为日常生活提供基本环境的场地。这样的社区应该可识别的、服务良好的、多样的和互联的,其首要意图不应该是社会隔离。

根据这个定义,美国的城市化大多不是基于社区的。这种情况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不断演变;在那之前,社区是城市体验的基础。社区往往向心而聚,有时亦有边界藩篱,混合着多种土地利用类型和人群,构成了日常生活的基础设施。社区并不总是一个和谐的环境,因此也不必多愁善感。但是作为一个物质环境上可被识别的场所和日常交换的平台,社区不同于纪念碑和奇观(spectacle),是与人相关的空间单元。

▲ 在20 世纪30 年代,基于1/4 英里步行距离的社区服务分配是公认的指标。资料来源:Hegemann et al., City Planning, Housing

当城市在工业资本主义下膨胀,技术革新降低了城市生存的需求时,这种基于社区的生存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城市生活不再局限于局部关系,更多的是关于流动和自由,社区也因此被重新定义。从对邻近的需求、需要真正接触的社会联系以及基于步行的日常生活中脱离出来,社区的定义变得更加开放而有着更广泛的诠释。

▲瑞典的Vallingby 是现代主义邻里单元中一个著名的例子。在设计上,它拒绝空间定义的街道,与瑞典社区规划的早期案例有显著差异,后者更多地建立在行人尺度上。资料来源:Johan Fredriksson,“Vällingby in Western Stockholm,Sweden,” CC BY- SA 3.0,September 20, 2014, WikimediaCommons

▲ 社区中心和它们的空间范围:针对芝加哥部分地区社区划分的初步建议。资料来源:作者自绘

随之出现了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尝试让传统社区回归。20世纪初,社会学家担心现代都市环境和社会的复杂性会对社区造成阻碍并且打破社区长期以来提供的归属感,于是他们加倍努力用看似最直白的方法将社区恢复原状:基于社会同质性的界定。当城市规划师将这些理论转化为具体形式,他们的社区方案无疑会导致社会生活与土地利用分离,这与社区人口与土地利用混合的历史经验背道而驰。但是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开发商和一些政府机构以社会分类的社区营利的想法,出售土地并刺激消费。因此而形成的对社区的特有理解意在消除一些矛盾,但实际上却导致了另一种局限且狭隘的对城市生活的理解。郊区社区的迅速扩张就具有这种起源于社会同一性(social sameness)的特点。

▲ 芝加哥规划委员会(Chicago Plan Commission)在1941年提出的由成组公寓楼构成的新的社区概念。资料来源:Chicago Plan Commission, Rebuilding Old Chicago

与第一种观点较为不同的是,第二种观点认为,对于一些城市居民来说,社区的概念失去了与生活的相关性,沦为一个地理定位的说法。对这些都市人而言,韦伯(Melvin Webber)所谓的“没有接近感的社区”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可取的,尽管这样导致了了无生机的社区。在这一新的概念下,雅各布斯(Jane Jacobs)在其里程碑式的著作《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所言,社区变得像情人一样珍贵。正是这种含含糊糊导致人们对社区的观念太过狭隘以至于对其产生明确的抗拒,这样一来,对社区进行物理上的划定似乎显得做作。最终,这一观点与学术探索相辅相成,预示着存在无数种方式能够将社区概念化,从对细胞结构的生物学类比到修辞手法的运用。从这些开放式的界定折射出社区的实际重要性大幅降低。

对于那些希望将社区作为城市生活中有意义的一部分来维持或成功复兴的人来说,以上两种观点都不那么令人满意。最终,选择在社区中生活的想法似乎降格为居住在缺乏多样性或无差别都市生活的郊区社区中,其之于社区的相关性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地名。对一些人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但界定模糊、形之不确的城市混沌构成了美国大多数城市的现状,对于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人来说,社区观念的缺失似乎是机遇的错失。定义明确且具有多样性的城市社区只是幸运的小部分,相比之下,其他社区缺少的是:场所感、归属感、社会连接度以及周边日常生活的存在感,由于社区是一个服务于日常生活的环境,因此居民们都会有某种使命感,即希望能改变社区或在社区生活中发挥作用。对于那些无法居住在社区中的人来说,他们想要体验的是一个现实的、相关的(relevant)的以及不依赖于排他性的社区理想,那远不是对社区的随意描述或营销卖点所能企及的。

▲ 理查德·纽特拉(Richard Neutra)在 1942 年提出的社区概念。资料来源:根据 Neutra,“ Peace Can Gain from War’s Forced Changes”重绘

▲ 珀西瓦尔(Percival)和保罗·古德曼(Paul Goodman)在他们的著作《共同体》(Communitas )中描绘的基布兹(kibbutz,以色列集体农场),是一种面对面的社区,所有的生活和工作空间都处于自给自足的和谐中。资料来源:Goodman and Goodman, Communitas

是否有可能建立这样一个社区,它不仅仅只是一个标签,而是能够摒弃隔离,不再是了无希望的时代错误?在21世纪的城市生活中,是否有可能将部分历史社区还原为真实且有意义的社区?

很多因素导致了传统社区的衰落,例如电子商务的兴起和小型零售业的消失、郊区的排他性和封闭社区的产生以及基于网络的社会联系,这些因素似乎超越了任何人的控制,但其他因素可能更多是因为忽视和混淆了社区的定义所导致的。我认为如果学者和规划师能够摒弃那些让社区定义变得混乱且漏洞百出的论战,社区的复兴将会受到更多的支持。从历史上看,社区似乎只是由技术限制和社会经济需求来定义的。在现代城市中,社区发展需要更多的努力。解决长期以来的争论将会使社区成为比情人和人口普查区更有意义的地方,这些争论包括社区设计、规划可能性、管治、社会影响以及社会构成。尽管这些争论充斥着专业术语,但它们也是社区居民生活体验的一部分。

图1:佩里设计了很多重复的基本邻里单元,其中一个是为工业区设计的。资料来源:Perry,Neighborhood and Community Planning

图2:Duany, Plater- Zyberk & Co. 在1999 年更新了佩里的理想社区模型。社区中心变为商店和公共机构,将小学转移到社区外围,与邻近的社区共享。资料来源:Plater- Zyberk et al., The Lexicon of the NewUrbanism

图3:2007 年,道格·法尔(Doug Farr)进一步完善了佩里的社区模型。法尔重点强调了绿色基础设施。用市政建筑取代了位于中心位置的小学。资料来源:Farr, Sustainable Urbanism

精彩书评

本书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呈现了社区是城市生活的中心的这种意义。塔伦教授认为尽管社区的定义可能飘忽不定,但其存在对于从根本上更新城市及城市生活的持续努力是至关重要的。

——霍华德 戴维斯(Howard Davis)

本书详尽地记录了20世纪至21世纪初这一时间关于社区规划的争论。作者引用的学术论文与专著范围之广令人印象深刻,书中也探讨了规划师与社会学家的不同观点。

——乔恩·塔夫德(Jon C. Teaford)

没有人不爱社区,但我们居住的地方却很少能真正结合人的尺度、宜步行性、社会化和多样性。为了理解社区进而设计社区,艾米丽 . 塔伦用渊博的学识分析了规划师们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争论。更重要的是,她独辟蹊径地为读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她之前的研究谱写了社区规划新时代的序章,这个新时代将对旧的理念传承创新,使真正的社区成为21世纪城市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罗伯特·费什曼(Robert Fishman)

密歇根大学Taubman建筑与规划学院

(责编:佑生)

(本文原载于: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公众号)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