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研制优质数字化学习资源,高教社一直在路上——百道网访高教社社长苏雨恒

2020年03月04日   作者:刘晶晶 采;海蓝执笔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举国之力下,疫情蔓延的势头渐微,但是疫情对国人的影响却久久未能散去。各行各业持续发声,试图拨开病毒带来的阴霾。高等教育出版社社长苏雨恒在近日接受百道网的采访中表示,教材出版是高等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高教社”)肩负的重要使命和责任,我们将充分发挥自身资源,攻坚克难,尽量为学习者提供网络在线学习精品资源。


图片来源:“新时代杯”2019时代出版·中国书店年度致敬活动(华润凤凰九里书屋)

防控、生产两手抓

“此次疫情后续将给学校教学活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现在还不好说。”苏雨恒说道,由于疫情原因,现在大多数院校延期或者推迟开学,所以在教材使用需求方面,会有所减弱。

苏雨恒认为,每个出版社所面临的情况不一样,其产品销售模式也不一样。高教社一般是通过系统的经销网络来开展营销活动,因此,他表示:“我们还需要根据疫情走势,对整个产业链和业务链的影响进行评估,然后再考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对我们来说,目前主要还是市场需求变化的问题,也就是说学校正常的教学活动的开展和物流这一系列环节,它们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这是一个普遍的影响。”

“虽然疫情给我们的生产经营带来影响,造成困难,”他进一步表示,“但高教社始终按照中央精神和北京市要求,通过线上办公、居家办公等方式,积极开展复工复产,印务公司、物流部等生产工作也正在逐步恢复中。”

一方面,高教社切实把广大干部职工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在市场供应紧张的情况下,积极联系,多方筹措,将各种防护用品及时配发到员工和有关部门。每天严格执行公共区域全覆盖消毒,提升安防等级,对马甸办公区院落进行封闭管理,入口核实登记来往人员、车辆,采取体温检测措施,所有办公区严格落实所在地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的防控要求。严格执行抵京人员信息登记制度,加强对重点人群的服务管理。

另一方面,按照教育部统一部署,结合自身实际,及时制定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合理安排办公的通知,各部门、各下属企业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必要人员在岗,多数员工通过在线办公、居家办公等方式,保障各项生产经营工作运转。

简化平台开课流程,免费开放学习资源

“我们会想办法,尽可能减少疫情对教育教学的冲击和影响。”苏雨恒称,高教社在在线教育方面,有比较大的优势,也有众多的平台、网站和资源,所以将全力发挥其优势,为教育教学提供服务。 

按照教育部关于“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部署要求,高教社整合社内优质资源,免费为全国高等学校、职业院校提供慕课课程、教学服务及学习资源支持,并优先服务湖北地区高等学校、职业院校。在2020年春季学期,高教社将通过数字课程云平台,开辟相关业务绿色通道,助力高校教师方便快捷地开设在线课程。

对已达到出版标准的数字课程,提前实现在线共享,进入推荐共享目录,以供相关高校教师定制使用;此外,对于有在线教学需求的高校教师,支持便捷开通数字课程,以解决部分高校在线课程资源不足、校内网络教学平台受限等问题。

除此以外,我们还了解到,在教育部指导下,由高教社负责建设运营的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共享平台——“实验空间”将在疫情期间免费开放2069个实验项目,覆盖41个专业类中的255个专业和1561门课程。截至2月13日,实验总人次达21168次,日前全国共有38所高校开通使用高教社免费提供的在线智能实验室服务。平台将提供科普教育虚拟现实学习渠道,进一步推进相关项目资源的开放共享和高效利用,提升实际应用效能。

与此同时,在疫情防控期间,“爱课程”免费提供中国大学MOOC平台的8000余门优质慕课资源,已与1260余所高校进行疫情期间在线教学需求对接,提供在线教学服务方案;并为各高校教学管理人员和一线教师提供“高校在线教学解决方案、高校管理员操作、MOOC认证学习、同步/异步/独立SPOC应用、慕课堂、直播”等系列在线培训,参与培训人数目前已达5.5万人次。

此外,高教社文科事业部与爱课程、数字技术部联合开展“文科类教材辅教辅学资源免费开放月”活动,推出“课件+试题库+慕课+教学平台”组合服务,教师反响热烈,目前课件下载次数已逾10万。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看看有没有可能采取分期分批的方式”,苏雨恒表示,“通过我们的自有平台或者工具提供一些电子版的学习内容。”截止目前,高教社在这次疫情期间,已经分三批提供了近2000种电子版教材。

始终推进优质在线学习资源研发工作

此次疫情是否会让出版社加大对电子资源及音频产品的投入?苏雨恒表示:“首先,研发和制作更多优质的数字化学习资源,本来就是高教社多年来一直推进的一项工作,这也是我们高教社落实自己的融合发展行动计划的体现。”

“不难看出,这样的一个疫情,给我们提出了更多的这种需求,我相信这也会推动我们在在线教育的平台建设、工具建设、软件建设以及资源建设方面的工作。”他称,高教社将会加快数字化的脚步。

“将数字出版战略提上高教社的日程本身就是出版社已有的一种发展方向和战略上的安排,”苏雨恒认为,“目前,疫情对整个业态究竟产生了多大的实质性的影响,我们还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我相信,数字出版工作肯定会引起业界的高度重视。”

教育自有体系,非商业模式可改

对于网上所充斥的大量免费资源以及它们背后所体现出来的免费模式,苏雨恒说:“这个免费模式可能会对出版业有一点影响,但是这并不是实质性的。因为教育教学有它的规律性、系统性和整体性。教育教学内容一定是根据人才培养计划、专业设置方案和教学计划来展开的。所以这方面的资源提供不可能是零散的,不是什么样的学习资源都可以成为教育教学内容。”

“其次,它们不是一个概念,”他进一步分析,“打个比方,现在疫情防控居家期间,我们读的书、资源,这都是一种学习方式,但是这样的行为并不能称为系统的专业培养和教育教学,这是两个概念。阅读一些教学资源是一种学习,但是这些资源不能完全构成一个科学的教育教学体系,因为它跟人才培养目标、学科专业设置以及完整的教学课程体系并不是一个概念。教育不能说是你提供一点什么资源,它就被称作教育教学资源,这个概念可能过于宽泛,也不一定科学。”

(本文编辑:水英;编助:倩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