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王泳波:资源越复合,介质越丰富,渠道越多元,抗险能力越强

2020年02月19日   作者:林千惠 采/执笔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20年初,原本兴旺的春节档陷入停摆状况,大多数书店遭受重大损失,许多业务也因此停滞。疫情之下,未有完卵。在如此困境下,出版社如何应对、抗击?这样的疫情又带来怎么样的思考?疫情之后出版社又如何求变?百道网采访了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王泳波,勇面疫情带来的损失,探讨出版社的抗击,在疫情下其所发挥的社会服务功能与公共价值,以及出版社对数字化、线上化的思考。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王泳波

疫情影响,出版社的冲击与对策

每年春季举办的华东六少订货会本安排于2月25号在福州召开,但因疫情延期,六家出版社之前全力以赴筹办订货会,现在只能暂时停下来。这样体量庞大的订货会延后,对出版社的影响不言而喻。

王泳波告诉百道网,已经向苏少社营销部门布置好任务,做好网络销售。但他认为,仅靠一家或者几家出版社单独应付是不够的。因为个别出版社的力量有限,出版行业如若没有形成一个新的抗风险模式,应对此次的突发疫情会有一定的困难。他希望大家能够将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更有效的新系统,利用行业的力量来组合,实现资源的积聚。

“正如一句老话所说,一根筷子好折,一把筷子就折不断。有了这样的系统支撑,出版行业应对各种状况,就仍然能够正常、有效地运转,包括像这次的疫情、物流的问题,甚至以后可能遇到的物流、信息的传播方式发生的变化。”

他认为此次疫情,在客观程度上也为出版社及书店提供了理念上的启迪。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凤凰电商近几年来发展很快。苏少社借助凤凰自身的网络渠道进行数字化的经营,凤凰电商在抗击疫情阶段里,积极推进电子类图书的销售。更有规模庞大、形式复合的凤凰书苑电子书平台进行支持。王泳波感受到,资源越复合、融合发展越前瞻的出版集团和出版社,抗击困难的可能性手段就越多。

“疫”中前行,出版社的人文与关怀

出版社历来都是人文关怀的重镇,此次疫情,各出版社都在发挥出版与阅读的社会服务功能与公共价值。苏少社也不例外,在疫情之中,向读者和社会积极输送了温暖与关怀。

第一,面对可能呆在家中,无法上学的孩子们,苏少社体现了出版人的情怀和担当,向孩子们无偿推送小凤凰FM的图书音频。小凤凰FM及时上线了音频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护手册》,为孩子们科普相关防护事宜。疫情期间,新上线的精品专辑全部免费听,儿童音频读物如《阿古侦探社》、曹文轩桥梁书系列等继续定时进行内容更新。

第二,苏少社期刊板块也迅速展开行动,紧急组织稿件,结合自身栏目特点,在即将推出的出版物中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一番努力。《儿童故事画报》上的武汉之旅小书,在漫画之后的城市知识小百科部分,更新了相关的防疫知识。《凤凰动漫——新十万个为什么》杂志的“名人故事”栏目,专门策划了“战疫”英雄专题内容,同时,编辑部积极与小读者互动,在读者调查表上增加“你最想对‘战疫’英雄说的话”内容,将精选来信内容进行展示。《凤凰动漫——军事大王》杂志的“现代军事”栏目,将以医疗兵为主题做一期专题。《凤凰动漫——美少女小魔仙》杂志则在“小魔仙画廊”栏目向小读者征集以“战胜病毒”为主题的画作,向病毒宣战、为武汉鼓劲、为中国加油。《兴趣阅读·少年号角》作为江苏省少先队队刊,及时向小读者展现江苏省少先队员防疫抗疫的风貌和故事,提振信心,传递正能量。

第三,全面、系统地落实和推进产品数字化,通过数字化应用抗击疫情。在特殊的时期,苏少社公益性地向科技类、文学类、少儿类的用户推广产品。苏少社精选好书作品,将曾获得“中国好书”的《大水》《因为爸爸》《向日葵中队》《铜哨声声》,录制成电子书,准备免费推送给小读者。此外,《音乐》《美术》《书法练习指导》三科国家审定教材都已在“凤凰易学”微信公众号上上线,以配合教育部门,方便学龄儿童在家中完成部分学业。苏少社所属的凤凰传媒正积极地完成融合发展的组合,面向全国人民,尤其是所属疫情中心地带的湖北进行公益推广。

《曹文轩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大水》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赵菱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因为爸爸》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韩青辰
出版时间:2017年09月

《向日葵中队》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刷刷
出版时间:2016年06月

《铜哨声声》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邹雷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王泳波表示,这项工作不仅立足于此时,还会更长久、更持续地体现在出版业这个层面。从眼下的疫情,再到将来,苏少社会更努力地把线下书的内容,和线上的数字化的应用融合发展,达到更好的内容呈现效果,来服务读者、服务社会。

疫情思考,出版社的数字转型发展

近年来,数字化出版已成为趋势,但王泳波认为,在疫情特殊时期,数字化的效能凸显出来,是因为其是一个特殊事件。假期延长,时空特殊,物流停顿,人们无法出门。

在这种情况下,信息也不能中断。学生们无法不学习,人在家不能不看书、不获取资讯。此次,凤凰传媒面向孩子,出版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护手册,不仅印成图书,还将其音频化,在网络上推送,让孩子们能够足不出户,及时学习,知晓如何应对和防预疫情。尽管时空、物理、环境、交通、物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却不会阻隔信息的有效传播。通过数字化的方式,信息不再受物理条件的限制。这就是在此次特殊的环境时节下,数字化应用的价值和意义。

而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也早先为之,已经组合了数字化应用的平台凤凰书苑,大量的图书内容都已被数字化和音频化。下一步,凤凰书苑将进一步扩容,把内容变得更加丰富。出版社会更加不遗余力地去推进数字化出版的步伐,同时也会考虑更多元的发展,而不是仅止于纸质图书的出版发行。通过此次的疫情和凤凰书苑的有力作为,王泳波发现数字化的价值和意义更加凸显。

尽管对于整个出版行业,数字化运用在移动互联的经济模型时代里才刚开始,还没有形成盈利模式。面对此次的疫情,出版人更多的是出于情怀担当和奉献精神来运用数字化。但王泳波相信,等疫情过后,人们的生活、教育环境、阅读环境恢复正常,整个社会或者行业,包括政府会更加意识到数字化应用和融合发展对当今阅读独特的意义、重要性和价值。

而通过这次的疫情,出版社在体现自身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同时,也能进一步被启迪,如何更好地参与数字化应用,如何在互联阅读时代形成更有效的服务模式、盈利模式、信息内容、传播模式。

疫情思辨,出版社的“内容至上”

做数字化出版,并不是要和纸质书对立,双方可以并行交融,而其中的核心是内容。王泳波提起早年兰登书屋的4层结构模型:模型里,书业的内容是出版社的核心,周边是作者、编辑、读者三个要素。出版社紧抓作家,有专业的编辑团,有自己的目标读者群,形成不同的出版介质。这些介质包括纸书、电子书、音频以及其他多媒体,不同的出版介质又通过各种营销途径传播,比如实体店、网店、社群店、电台等等。从这个4层结构模型里,做数字出版的理由能被清楚地看到。

他表示,无论是纸书,或者数字出版、融合发展,核心的东西仍是内容。因此对出版人,对整个行业而言,现下最有价值的还是做出优质的甚至能够形成国际影响力的内容。在有内容的前提下,再进行多介质的开发、多渠道的推广,使行业更加蓬勃发展。

不管是数字化还是音频化,最终都是通过市场和渠道将内容推向读者,很多出版社不一定能做通整个产业链,但是在不同的产业链(出版环节、发行环节、网络销售环节)上,出版人一定要保有高度的尊重内容和开发优质内容的意识,尊重内容、呵护内容,尊重原创内容的价值,遵循游戏规则,不要滥授权、盗版产品。

(本文编辑:水英;编助:倩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