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美国出版界惊呼:向在中国印制的图书加征25%关税将产生灾难性后果

2019年06月30日   作者: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美国图书市场也受到中美贸易冲突影响,同样笼罩在加征关税的阴影之下。多位出版业和书业代表出席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举行的听证会,历陈征税弊端,美国出版创新有赖于中国高端的印刷和手工工艺,从天而降的关税可能阻断这一进程,关税可能成为压垮中小型书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关税带来的书价上涨只会加速整个社会阅读水平和识字率的下降。中国不可替代,中国向美国市场提供的质优价廉的印刷和装订服务是长期的专业技术生产的积淀,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全球专业化分工的结果。呼求美国政府将图书从关税名单中删除。

 

图片来源:Thinkstock

 加关税:美国书业阴云笼罩

6月17日,美国出版商协会(AAP)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图书销售报告。StatShot每月追踪AAP旗下1373家出版商的销售数据,据此报告中指出,所有出版商一季度整体营收2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608亿美元,增幅6.7%。今年3月,出版商所有版块(大众图书、学前至12年级教材、高等教育课程资料、专业出版和大学出版社)出版收入7.336亿美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1.405亿美元,增幅23.7%。

成绩虽然令人振奋,但美国图书市场也受到中美贸易冲突影响,依然笼罩在加征关税的阴影之下。就在报告发布同一天,AAP全球出版副总裁鲁伊·辛普森(Lui Simpson)致信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就特朗普政府将图书列入加征关税名单中提出反对意见,她言辞恳切,清晰地道出了关税将给书业乃至知识和文化的传播带来的损害,以及中美出版合作的不可替代性。

她指出,对纸质出版物——包括教材、童书、圣经及其他宗教书籍、大众小说和非虚构作品、科技和专业图书——征收关税与美国长久以来对教育、科学和文化出版物实施关税豁免政策相违背。图书是知识和信息自由交流的媒介,映射的是镌刻于宪法中的美国核心价值观,这些价值观的延续和传播离不开图书的自由流通。对图书免征关税是受到美国法律保护的,这一点即便是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中也有明确的条文约定。

辛普森在信中特别列出以下类别的印刷品应得到关税豁免:

单张印刷的书籍、手册、传单和类似印刷品,无论是否折叠

印刷字典、百科全书和相关丛书

非单张印刷的书籍、手册、传单和类似印刷品,包括但不限于教材、艺术图书、圣经、圣约、祈祷书及其他宗教图书,技术、科学和专业图书,小说和非虚构书籍

儿童图画书,绘画或涂色书

平版印刷的日历,全部或部分用纸或纸板印刷,厚度不超过0.51毫米

平版印刷的日历,全部或部分用纸或纸板印刷,厚度超过0.51毫米

非平版印刷的日历

听证会:出版人、书店人历陈征税弊端

6月18日,五位出版业和书业代表出席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举行的听证会,其中包括辛普森,以及美国书商协会(ABA)杰米·菲奥科(Jamie Fiocco)、独立出版公司Workman CEO丹尼尔·雷诺兹(Daniel Reynolds)等,他们共同发声,历陈征税弊端,呼求美国政府将图书从关税名单中删除。

几位代表在听证会上列举多条图书不该加征关税的理由,强调出版商和图书零售商已经是薄利经营,加征关税必然将推高书价,让部分书店和出版企业濒于破产。他们也重申这样一个事实:很多美国出版企业的产品只能依靠中国印刷厂商来印制。丹尼尔·雷诺兹再三强调美国出版商——尤其是童书出版商——在印刷上对中国的依赖。

辛普森进一步指出,图书加税并不能增加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筹码,反而会“给美国出版商及其客户,给美国的读者,给教育、宗教、历史和文化领域的美国声音的表达带来极大伤害”。

关税也会给图书零售业带来连锁效应。美国书商协会新任主席杰米·菲奥科直言,独立书店已经是“微利经营”,关税带来的书价上涨将“影响图书零售企业的财务状况,进而波及读者的权益”。而且从长远来看,“对图书加征关税会阻碍童书版块的健康与多元化发展”。阅读选择受限“毫无疑问会对下一代读者产生长远影响”。

听证会从17日一直持续到25日,将被此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各行业约300位企业领导者相继出席作证,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美国出版创新有赖于中国高端的印刷和手工工艺,从天而降的关税可能阻断这一进程。

在前述辛普森的信中,她详细阐述,出版和印刷一样是利润稀薄的产业,如此之重的关税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成本,严重损害广大中小型出版企业的盈利能力,致使他们缩减用工需求,无力支付员工的健康和退休费用,也没有能力为发展业务、开发新作者和创新产品投入资金。投资减少最终带来的结果是美国读者的阅读选择最终会受到限制。再则,如果小出版公司把这一成本负担转嫁到消费者身上,高昂的价格会让他们的图书在市场上失去竞争力,进而导致出版企业营收受损甚至倒闭。

大型出版公司同样会受到大的冲击,他们也许将因此而不得不裁撤产品线和员工,减少出版品种。同时,成本增加也会加剧大出版商对于风险的畏惧,因而更愿意在成名作家身上投入,致使新作者难有出头之日。加征关税给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也会抑制出版创新,削弱美国声音在国际思想市场上的传递。

当下,美国出版商正在探索和实验新的图书出版形式和创新的内容输送机制,以期增强书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减少大量“屏幕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于孩子们。而这些努力有赖于中国高端的印刷和手工工艺,从天而降的关税可能阻断这一进程。

关税可能成为压垮中小型书店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听证会举行前夕,美国《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 PW)主编吉姆·米利特联合福特汉姆大学加贝利商学院市场营销教授艾尔伯特·格雷克(Albert N. Greco)撰文指出,书店所背负的经济压力众所周知,上扬的租金和最低工资标准让他们对于书价极其敏感,一旦书价因关税上涨,很快将经由他们传导至终端读者。实体书店绝大多数是小型的私人企业,虽然近几年独立书店有复苏的迹象,但总体数量远少于往昔。根据《图书馆和图书贸易年鉴》,1995年,美国有近3万家书店,年营收112亿美元,到2017年减少至11432家,年收入约101亿美元,降幅10%。

辛普森也在致美国贸易代表的信中表达了这一隐忧。关税成本将有很大一部分传导至出版的下游。实体书店已经在电商巨头的倾轧下勉力求存,关税可能成为压垮中小型书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他们挤出市场,无法再发挥社区文化中心的作用,并造成一部分人群丧失就业机会。

关税带来的书价上涨只会加速整个社会阅读水平和识字率的下降

吉姆·米利特和艾尔伯特·格雷克共同署名的文章也揭示,对图书加征关税不符合美国的公共利益。自中国进口的图书包括各种类别,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给1到14岁孩童看的绘本。《人人皆有机会:在早期教育中弥合儿童阅读鸿沟》(Access for All: Closing the Book Gap for Children in Early Education)一书研究显示,“婴幼儿会模仿声响,辨识熟悉的声音,跟他们最初接触到的书互动交流……这些书播撒了阅读的种子”,让这些幼童有书可读是非常重要的。

2017年,美国1到14岁儿童超过6100万,他们所读的绘本多半来自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或者是家长从书店买回来的。而图书馆和书店都在财务上面临挑战。2017年,美国有16,862家公共图书馆,它们在所服务的社区中扮演着及其重要的角色,然而这些机构都有经费不足的隐忧。以纽约市的公共图书馆为例,非营利新闻机构The City报道,纽约220家公共图书馆亟需修缮,总计约有8.96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全国66768家中小学图书馆也是儿童绘本的重要来源,它们也同样面临资金问题。

辛普森还更进一步指陈关税对教育和大众阅读的长远危害。关税会让图书馆、学校和非营利阅读推广机构对其社会使命——让书到达更广泛的公众手中,提升民众读写能力——的践行大打折扣。这些机构都已经没有余力承担更高的成本了。由此带来的危害最终会穿透影响到美国教育系统——幼童会更难获得人生中的第一本书,希冀通过培训改善自身经济状况的成人却面临更高的教育成本。美国的低收入人群将处于更为不利的地位。以上种种对美国人文化水平、教育和未来生产力造成的消极影响将是巨大而且长远的。

社交媒体、视频游戏的迅猛发展已经侵蚀了美国人的阅读兴趣。关税带来的书价上涨只会加速整个社会阅读水平和识字率的下降。美国的优势和核心价值都将因关税而受到危害。

中国不可替代,中国向美国市场提供的质优价廉的印刷和装订服务是长期的专业技术生产的积淀,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全球专业化分工的结果。

辛普森也直白地告诉美国贸易代表,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寻找中国印刷厂商的替代厂家并不现实。美国本土的印刷厂满足不了各类图书的印制要求,一则缺乏相关的设备,二来他们没有具备特定印刷和装订技艺的工人。中国向美国市场提供的质优价廉的印刷和装订服务是长期的专业技术生产的积淀,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全球专业化分工的结果。各类四色图书、圣经、纸板书和一些童书的印制需要的不仅是专业的技术和设备,还有手工。比如,立体书需要特殊的机器来裁剪,然后必须由技艺娴熟的工人手工组装。此外,一些特殊的装订需要手工缝合书脊,也需要受过专门训练的工人去完成。这类图书的大批量印制除中国外没有替代选择。其他国家没有这样的劳动力,也没有能力在质量、效率和价格上同时满足美国出版商的需求。

要赶上中国的产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印刷厂家需要在新设备和员工培训上投入重金。实际进行商业生产并达到良好的成本效益需要耗费数年时间,而且现实地说极有可能是做不到的。印刷产业利润本来就少,如此漫长的投资回报周期,鲜有企业会甘冒其险进行投资。投资障碍如此之高,而回报又太过微薄,就当下而言,美国印刷产业本身就在萎缩。

再者,很多出版商已经和中国印刷商合作了数年甚至数十年,后者能够在书的生产制作过程中给出改进的建议,指出错误之处。建立这种程度的信任并非一时之功,在如今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出版商已经没有时间去找新的合作方、构建如此深厚的信任度。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