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人人都爱苏东坡:《苏轼小品》品鉴

2021年02月23日   作者:百道网小编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中州古籍出版社2020年12月出版的《唐宋小品丛书》,精选唐宋时期八位文学家的散文小品,共有八册。其中的《苏轼小品》精选的小品文,是苏轼经历了万里飘摇、坎坷起伏之后的体悟,是他人生之路观风赏月的且行且吟。这些小品中,有他的惊悸和难过,有坦然与豁达,有人生中永难逃脱的孤独和空漠,以及无常世界中的疲惫应对,倾注了他对烟火生活的全部热爱。苏轼的才华、聪明、风趣,纵横捭阖,在这文字间,成为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

《唐宋小品丛书》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中州古籍出版社
作者:欧明俊主编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生于仁宗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1037年1月8日),卒于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终年六十五岁。他是我国历史上伟大的文学家,一直受到人们的敬仰和喜爱。他对诸子百家、中医中药、佛教道教、音乐舞蹈、饮食养生、天文博物等方面都有深湛的研究,可以说,“苏轼是全才式的艺术巨匠”。

苏轼年仅二十一岁便因嘉祐二年(1057)的科举名动京师,然而这不过是他起起落落人生的开端,“路长人困蹇驴嘶”才是生活的真相。但是他从未放弃过对文字的追求,磨难和才华的碰撞,成就了独一无二的苏东坡。就其小品文而言,其中有人生之路上观风赏月的且行且吟,有对妻子、弟弟、朋友真切的信任与思念,有赏评书画的精到,也有专注于种稻、酿酒的闲暇之趣,也倾注了对烟火生活的全部热爱。

他一生走过的地方众多,不管是任职的地方如凤翔、徐州、湖州、杭州、密州,还是被贬谪的地方如黄州、惠州、儋州,或是迁徙途中路过的名胜古迹、自然山水,都留下了不少笔墨。游记中有苏轼初入官场时在凤翔久旱逢甘霖与民同乐的喜悦,在《喜雨亭记》里,有在徐州放鹤亭与张天骥饮酒观鹤、看草木际天、千里一色的清雅闲放,《放鹤亭记》中也有因“乌台诗案”流落到黄州后的伤感。

虽然“平生文字为吾累”,但他的文字对得起经历过的苦难。当他在黄州的坡地上尽心尽力成为一名农民时,也能从黄州山中的一株海棠上看到造物者的深意(《记游定惠院》)。苦难不仅使其能与陶渊明真正进行对话,也使他的文字有了风花雪月外的自由与朴拙。他还是会在夜晚起身去看至美的月光、至丽的竹影(《记承天寺夜游》),也希望能放浪江海间看白云左绕、清江右洄。在《书临皋亭》中,他感慨“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用闲人之趣拥抱这世间万物。《临皋闲题》的一篇篇游记中能感知到清风明月间的白芷秋兰、纵情山水间的肆意、贬谪时光中的悲凉。他爱这世上的山石竹木、水波烟云,信笔写来才能起于当起、止于当止,犹如行云流水,达到了“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的境界。

在苏轼笔下,许多无生命的事物都与生命、岁月和情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酒、明月、江海、石头莫不如是。仅就酒而言,他笔下有酿酒、品酒、独酌、共饮,每一种都能够自得其乐,又能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似乎可以将所有的喜悦、悲伤都融入酒中。即便是石头,在他笔下也有不少新意:他用饼换来小孩子手中的怪石,然后收集起来送给佛印作为供品,僧俗对话间,颇有玄理。在《怪石供》中,苏轼还曾画怪石古木让贾耘老“饱腹”,谐趣的语言间可见他早已超越对物的热爱,更看重人与人之间的情谊。

苏轼的文中有最真实的人间情。他敬重自己的师长,《贺欧阳少师致仕启》的字里行间是为天下叹息身为老成大臣的欧阳修的离开,更深的意思则在为欧阳修明哲保身而喜,虽为骈体,读来却觉得有古文之风,潇洒自然。《记与欧公语》中,却又不失谐趣。《答秦太虚书》写家常琐事,平直动人,他宽慰他的学生秦观,虽“廪入既绝,人口不少”,但终究“胸中都无一事”。他爱他的朋友们,赤壁下、石钟山中、黄山上、安国寺内,都有他们一起谈文、写字、作画、唱词、喝酒的经历。

苏轼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情感依靠来自家人,他们往往因日常的琐碎生活入文。他会自得于妻子王闰之不仅能诊断出牛的病症,还能够对症下药(《与章子厚》);自嘲于收获大麦后吃大麦时的“小儿女相调,云是嚼虱子”(《二红饭》);欣然于和儿子苏过游白水佛迹院,爬山看瀑布、观火烧云、看山月(《游白水书付过》)。而弟弟苏辙往往是他的第一倾诉对象,他会向苏辙分享自己的文学见解,探讨陶渊明诗歌的“质而实绮,癯而实腴”(《与子由书》),也会分享生活的趣事和美食。拮据的惠州生活中,苏轼从屠夫那里买来羊脊骨剔肉而食,调侃这是尚在庙堂之中的苏辙体会不到的美味。《与子由弟》写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间,家人给予他度过人生苦难的力量。在无常的人生中,他们互相取暖、彼此慰藉。

《黄州寒食诗帖》《西楼帖》《枯木怪石图》《竹石图》既是苏轼个人才华的展现,也是他精当独到的鉴赏能力的来源。所以他的题跋将自己对唐代文化的感悟渗入到唐诗评论中,将自己的书法创作体会融入书法评论中,又将学画的经验运用到画作的评论中,最终又将文学与艺术融通。所以他评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书摩诘《蓝田烟雨图》》),他讲究画作的“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净因院画记》),他品评文同的“成竹在胸”,在《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中,他指出“贵神似而不重形似”,全都切中艺术的要害。

苏轼是善处困境的人,即便是经历南北奔走不定的困苦,身心都蒙受极大的伤害时,他也记叙了一地又一地的生活片段,他说“此心安处是吾乡”(《王定国诗集叙》)。苏轼在六十二岁的高龄,万死投荒之余远赴儋州时,仍能安于自己的内心。“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岛者?”谁又不是在人生的孤岛之中呢?看着这远离大陆的海岛上粗疏的竹木、细碎的雨水,坦然接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在儋耳书》中,他既不必为理想所累,也不看破红尘,只是庆幸“尚有此身,付与造物”。他还是活得那样有滋有味:酿酒、读书,彻底融入这“民夷杂糅,屠酤纷然”的人间生活中(《儋耳夜书》)。

从生活中得到生命的真谛,是苏轼经历了万里飘摇、坎坷起伏之后的体悟。在《苏轼小品》中,有他的惊悸和难过,有坦然与豁达,有人生中永难逃脱的孤独和空漠,以及无常世界中的疲惫应对。他的才华、聪明、风趣,纵横捭阖在这文字间,成为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读“明月几时有”,与他一起“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不管你的人生是得意还是失意,是高朋满座还是众叛亲离,是花团锦簇还是人走茶凉时,都能与苏轼的文字相遇。

(编辑:韩跃清)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