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面向东盟的桥头堡,广西教育社如何利用优势及资源锐化出版特色?

2019年11月25日   作者:西贝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广西是面向东盟的桥头堡,与东盟各国在文化上有天然的亲缘资源优势,加之我国与东盟各国语言各异,语言成了中国与东盟合作中沟通交流的第一障碍。于是,广西教育出版社的“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系列”精品应运而生。广西教育社究竟是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及资源,锐化自己的出版特色,出版语言辞书精品的呢?百道网就此采访了该社副总编辑吴春霞。

广西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 吴春霞

《辞源》的主编陆尔奎曾对张元济讲:“一国之文化,常与其辞书相比例。国无辞书,无文化可言。”在今天看来,辞书不仅承担着文化传播的作用,更是在经济贸易交往层面发挥了桥梁的作用。

辞书编纂出版动辄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这不仅要求作者和编辑能做到“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剑,产出好作品”,而且对出版社资源调配,整体把控能力的要求也极为苛刻。因此,辞书编纂被部分人视作吃力不讨好的活计也不足为奇。但终究关系到国之大计,必须要有出版社能义不容辞地将辞书编纂这一重任承担起来。

《现代泰汉词典》出版,广西教育社彰显辞书出版特色

2019年10月25日,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言辞书精品《现代泰汉词典》在南宁首发。该词典系2018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2013-2025年国家辞书编纂出版规划项目,由泰语词典界泰斗萧少云领衔主编、中泰两国语言专家联手打造。

据广西教育出版社党总支书记、社长、总编辑石立民介绍,该社从本世纪初就初步计划开展泰汉词典项目,进行了学术调研、市场调研、作者资源挖掘等工作。自2011年项目启动到正式出版,又历经近十年的积淀与耕耘。在此期间,作者、编辑和相关专家多次召开编纂讨论会,书稿也历经十几次编校、修改。

《现代泰汉词典》的诸位作者均为业界权威人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领衔主编萧少云,他曾担任周恩来、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翻译。

萧少云在泰国长大,1952 年进入北京大学东语系深造,师从国学大师季羡林。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务院外事办从事对泰工作。这些背景和经历,使他积累了关于两国语言文化的丰富资料,他也由此决心为中泰两国经济文化交流做出贡献。萧少云编写了国内第一本泰汉词典。几十年来,他发现相关泰汉词典没能及时进行修订,便决心要奋力编纂一部适合时代发展需求的全新泰汉词典,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这本《现代泰汉词典》。

《现代泰汉词典》共收录词目6万余条,除常用词汇外,还收录了许多当代新词汇、新术语、新释义和新用法,并附丰富例证,具有很强的创新性与实用性,对中泰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大有助力。

《现代泰汉词典》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广西教育出版社
作者:萧少云,龚云宝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深度利用地缘、人文优势,打造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系列

《现代泰汉词典》的十年出版历程,体现了广西教育出版社充分利用地缘和人文优势,锐化自己出版特色的发展之路。那么,广西教育出版社究竟是如何发掘这些地缘与人文优势并将其转化为自己出版优势呢?副总编辑吴春霞揭开了谜底。

首先,从宏观视角上提前占位布局。吴春霞表示,广西教育社基于自己的地缘、人文优势,以及国家需求,较早地布局了东盟板块,确保了后续能持续拓展出版格局。

广西是面向东盟的桥头堡,与东盟各国地缘相近、人文相亲。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设,特别是一年一度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的召开,为中国与东盟国家搭建了外交、商务经贸、人文交流等全方位合作的重要平台,为中国特别是广西的文化走出去提供了良好的机缘。“所以很早之前,我们在选题策划及储备时,就考虑要纳入有关面向东盟走出去的项目。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广西(合浦)作为海上丝稠之路始发港之一,更有条件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吴春霞说。

其次,在布局东盟板块的基础之上,敏锐发掘辞书出版项目。

辞书系列的缘起与广西教育社原副社长兼副总编辑孙梅有很大关系。吴春霞告诉百道网:“孙梅编审具有十分丰富的外语和辞书策划编辑经验。起初,我社仅出版了越南语、泰语的口语教程。后期随着国家对东盟国家的开放力度和合作力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广西在经济和文化等方面与东盟国家接触越来越频繁,且日渐深入,孙梅及社领导就敏锐地发掘到小语种辞书的出版前景。”

在打造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初期,为打开出版市场,广西教育社首先从受众面和需求量最大的越南语和泰语入手,以《新越汉词典》《新汉越词典》《实用越汉 汉越词典》《新汉泰词典》等辞书打开了市场,在此根基之上又逐渐拓展出其他语种的辞书。

广西教育社的四条建议

经多年耕耘,广西教育社的“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系列”已逐渐树立起品牌,截至目前已出版了6部辞书:《新越汉词典》《新汉越词典》《新汉泰词典》《泰汉分类词汇手册》《实用越汉 汉越词典》,以及近期出版的《现代泰汉词典》。

其中,《新越汉词典》《新汉越词典》是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新越汉词典》获得了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提名奖,《新汉泰词典》曾受到泰国诗琳通公主的高度评价。

众所周知,辞书编纂出版动辄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广西教育社竟出版了如此之丰富的语言辞书精品,秘诀何在?吴春霞总结了以下四点。

首先要抓好人才队伍建设。辞书是严谨、权威的工具书,故而对作者和编辑的要求都非常高。因此在培养和吸纳人才组成辞书编辑团队时,其素质和能力定是首要考虑因素,这是出版精品辞书的基础。

其次要抓好辞书相关资源的开发与维护工作,这是出版精品辞书的主要支撑。这些资源包括作者资源、编辑资源、市场资源,以及宣传推广资源等。

再次要根据出版社自身特点和地域优势来策划选题,要有明确的选题思路和敏锐的市场触角,找准定位,这是辞书出版的关键所在。

最后要抓好长期的统筹协调工作。相较其他图书出版,辞书的编纂和出版周期要长很多,而且编撰任务重,压力更大。因此出版社在各方面都要做好统筹协调工作。比如在精神层面和资金投入方面,都要对辞书作者和编辑者给予大力支持,这是精品辞书出版的重要保障。

以图书版权输出为驱动,拓展对外合作形式

在精品化战略之外,广西教育社也在深度利用地缘、人文优势积极探索“走出去”,延伸对外合作。

自2013年以来,广西教育社共有65个品种输出到东盟国家,主要是越南、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国。输出品种有教学教材、劳动技能指导、青少年读物、科普读物,以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图书等。

那么, 广西教育社是否在东盟相应的国家也找到当地合作出版的机会呢?吴春霞坦言, 广西教育出版社在面向东盟的版贸中,基本以版权输出为主,但近年来,在“走出去”的形成上也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如2018年《体育泰汉语》迈出了合作出版的第一步,由广西教育社与泰国达拉万出版社共同出版。该书是广西中职教材,由中泰两国的专家学者共同编写,主要围绕体育专业的教学与交流,精选知识点,以泰汉对照的形式,从“词汇”“句子”“对话”“阅读”等方面进行系统编写,主要供中泰两国师生进行体育学习交流使用。

在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编纂方面,广西教育出版社也努力在东盟国家寻求合作,但由于经济、文化发展所限,难度较大。吴春霞说:”近几年通过到东盟国家走访调研,我们了解到对方尽管在语言辞书方面有所需求,但在组织编纂上力量明显不足,更多地还是得依靠我国专家。不过,我们还是充分借用了东盟国家一些专家学者的力量,比如聘请他们帮助我们编写词条、审稿。此外,我们还组织了一支由学者、华侨、留学生等组成的外编队伍。”

与此同时,广西教育出版社也在积极转变单一版权输出模式,争取以图书版权输出为驱动,加深对外合作,在东盟地区建立文化产业经营实体。

今年,广西教育出版社启动了一项重要的“走出去”工作,即打算年内在老挝挂牌设立一个代表处。吴春霞说:“由于东盟部分国家和地区对外国文化机构的设立有诸多限制,因此我们采取设立代表处的方式来搭建一个平台,其功能作用就是宣传推广、聚集人脉、增进交流和寻求合作,进一步拓宽“走出去”的渠道,扩大文化影响力。”

(本文编辑:水英、杨子欣;编助:牛倩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