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Netflix要拍《百年孤独》?旺盛的内容需求推进影视与文学的共生

2019年05月08日   作者:杰森·布格;韩玉 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 在HBO、迪士尼相继宣布上线流媒体平台,苹果发布进军原创影视内容的计划后,Netflix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版权内容的流失也将给这家流媒体巨头带来更大的用户增长压力,促使其不断在原创内容上加注,文学出版也成为Netflix愈加倚重的内容来源。

图片来源:Netflix官网

过去一年,Netflix密集采购图书影视改编权,基于数十本小说、短篇小说集、漫画小说开发影视作品。大约50部文学作品正在被改编为剧集,只有少数有望搬上大荧幕,其中包括约翰·瓦格纳(John Wagner)的《纽扣人》(Button Man),伊恩·里德(Iain Reid)《我想结束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自由职业插画家尼蒂·格纳尼(Nidhi Chanani)的《披肩》(Pashmina),罗伊斯·劳里(Lois Lowry)的《威洛比家的孩子们》(The Willoughbys)。

Netflix目前拥有1.39亿订阅用户,这些文学作品为这家流媒体巨头提供了未来几年的电影、剧集、动画素材。主管原创剧集的副总裁马特·特内尔(Matt Thunell)说,“一本书里所凝聚的创意是无可替代的。”

早先图书改编就在Netflix的影视开发中占据一席之地,如帕波·科曼(Piper Kerman)的《女子监狱》(2013)、杰伊·亚瑟(Jay Asher)的《十三个原因》(2017)、丹尼尔·汉德勒(Daniel Handler)的《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2017)等。Netflix国际原创内容创意副总裁凯利·卢根比尔(Kelly Luegenbiehl)透露,“我们有专门的开发团队日以继夜地读书、找书。”

Netflix长期委托文学出版咨询公司Maria B. Campbell Literary Associates(MBC)为其寻找作品。2017年,双方延续独家合作的模式,后者承担书探的角色,为Netflix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适合改编的英语和外文图书。特内尔说,“我每周都会跟他们通电话,交流纽约的热销书、新书等。”现在,Netflix的高管还会参加伦敦书展、法兰克福书展等版权盛会。

MBC也帮助Netflix跟出版商建立了更为深厚的关系。比如,他们正在改编弗兰克·米勒(Frank Miller)、汤姆·惠勒(Tom Wheeler)的小说《诅咒》(Cursed),同时与出版公司西蒙舒斯特协商这本书的出版日程。“这是我们渴求的一种合作关系,”特内尔说,“在前期就跟出版商建立联系,制定双方都能受益的策略和计划。”

Netflix也在探索和作者建立新的合作模式。2018年夏,他们与美国惊悚小说家哈兰·科本(Harlan Coben)签署多年期独家合作协议,计划将哈兰的14部作品改编成剧集、电影,面向Netflix的全球用户播出。Netflix会在世界范围内寻找电影公司进行合作,从新的角度开发哈兰的作品,制作适合各地观众的影视剧集。如果某部作品被海外电影公司改编制作,Netflix会在其平台上面向所有用户推出,不会再针对英语市场单独制作另一版本。卢根比尔表示,“看当地电影公司拿这些原始素材怎么针对本土市场进行改编,这很有意思。”

Netflix还对其他一些作者的作品库有采购的兴趣,但卢根比尔没有透露具体的名字。去年11月,该公司宣布和罗尔德·达尔故事公司(Roald Dahl Story Company)达成协议,计划把儿童文学作家罗尔德·达尔的诸多作品制作成优质的系列动画。

Netflix在开发影视剧的过程中也孵化了一些文学出版项目。《鬼妈妈》的导演亨利·塞利克(Henry Selick)与Netflix签约拍摄原创停格动画片《温德尔和怀尔德》(Wendell and Wild)。剧本将由编剧兼导演乔丹·皮尔、作者克莱·麦克劳德·查普曼(Clay McLeod Chapman)和塞利克一起打造。同时,塞利克也正在联合查普曼为西蒙舒斯特创作同名图书。

在讨论如何改编波兰作家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Andrzej Sapkowski)的《巫师》系列奇幻小说时,卢根比尔力劝制片人不要只拍一部。她在当时就发问,“我们怎么把八部小说塞到一部电影里去?素材如此丰富,可以做的事情那么多。在多次沟通后,制片人们后来也认同用这些小说素材拍摄系列电影。”

文学代理公司New Leaf创始人乔安娜·博尔佩(Joanna Volpe)说,“Netflix的管理人员会对书进行深度研究讨论。我们之所以能看到那么多优秀的改编作品,是因为他们真正读了这些书,抓住了这些书的精髓。”博尔佩是作家李·巴杜格(Leigh Bardugo)的代理人,Netflix近期购买了巴杜格《影与骨》三部曲和《Six of Crows》系列的改编权,计划将两个系列融合打磨为一部剧集。

New Leaf影视主管Pouya Shahbazian是在2012年首次向特内尔推荐了这些作品。但直到在Netflix工作几年之后,他才从公司的资源数据库里又翻出来重新进行评估。

Netflix把全球观众划分为一个个的“同品味用户群”(taste communities)。《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指出这家流媒体服务公司有近2000个这样的用户群。Netflix对于用户统计和用户群的划分大多秘而不宣,但在今年1月给投资者的信中公布了几项用户数据。根据乔什·马勒曼(Josh Malerman)小说《蒙上你的眼》(Bird Box)改编的电影在上线前四周内就被8000多万家庭用户观看。

“有一个同品味用户群我宽泛地描述为爱情和超自然的交叉受众,”特内尔提到,比如《暮光之城》和《吸血鬼日记》的粉丝就属此类。“我们还没有迎合这部分观众的原创剧集。这让我在多年的等待之后有了签约(巴杜格作品)的信心。”

今年1月,八集的《影与骨》开拍,新剧集结了Netflix两大口碑剧集的幕后人物:《蒙上你的眼》编剧、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埃里克·海瑟尔(Eric Heisserer)和《怪奇物语》执行制片人肖恩·利维(Shawn Levy)。特内尔坦承,“在Netflix,我们想把所有买回来的内容制作出来,我买《影与骨》就是因为我想把它拍出来。”

《影与骨》这类畅销作品当然有其魅力,但Netflix并不是只找畅销书。“人们是不是喜欢这个故事是因素之一,”卢根比尔说,“这是我们想了解的一点,但绝不是我们最终拍板的决定因素。”她提到,根据土耳其作家N. Ipek Gökdel的小说制作的超级英雄奇幻剧《保护者》就是非全球畅销书成功改编一例。“这本书甚至没有被翻译成英语,但我们的制片人从中看到了鼓舞人心的东西。”

《保护者》用土耳其语拍摄,并推向了全球用户,上线一个月内观看的家庭用户超过1000万,Netflix已经续订了该剧第二季。

前不久,Netflix获得了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改编权,前提是他们要在马尔克斯的故乡哥伦比亚用西班牙语拍摄。“过去,主流观点认为所有演员都要说英语,剧集才能更被国际市场接受,”但以卢根比尔的实际经验来看,原汁原味的外语影视剧能够引起全球观众的共鸣。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她的团队开始寻找展现异域文化的外语作品。“我们会继续在书里寻找新的声音,现在我们已经向非洲大陆拓展了。”卢根比尔补充说,“那儿有众多伟大的文学作品。我们在积极寻找,希望能挖掘到此前因为没有合适的平台而无法触达国际读者的故事。”

无论是特内尔还是卢根比尔都认为,文学作品是一种不可替代的资源。特内尔说,“我喜欢书的原因是书中所展现的令人惊叹的风景,讲述的神话故事,以及影响世界的潜力。这在我每天所听到的推荐案里是很难找到的。”

原文链接:The Netflix Literary Connection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