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在CCBF认识BOP大奖得主
它们很小,但充满勇气和智慧

2018年11月29日   作者:练慧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8年11月9日-11日举办的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中,CCBF与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BCBF)主办方设置了“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专区,同时请到了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BOP)的得主,与参展企业和观众们一同交流。


此次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中,CCBF与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BCBF)主办方初次建立密切合作关系,设置了“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专区,共有9家获奖出版社入驻。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BOP)是2013年起,由BCBF和意大利出版商协会(AIE)联合颁布的一项新奖。BOP奖颁发给过去一年六大洲中最具勇气和智慧,为童书出版作出独创性贡献的六家童书出版商。

“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专区里,CCBF的参展企业和专业观众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BOP奖得主,了解获奖童书出版商的出版理念,洽谈版权贸易合作的机会;BOP奖获奖代表也得以通过CCBF现场的展区和交流论坛,加深对中国童书出版市场的认识。

Planeta Tangerin出版社:拒绝公式并挑战读者

2013年博洛尼亚年度最佳童书出版社大奖欧洲得主是来自葡萄牙的Planeta Tangerina出版社。1999年,设计师Madalena Matoso和她的朋友共同创建了Planeta Tangerina,这时它还是一个面向儿童和年轻人的交流设计工作室。秉持着对媒体传播的兴趣,工作室多次参与青年编辑项目的创作开发,包括创作概念、内容编选、插图创作和所有平面出版物相关的工作。在建立成熟完整的出版框架后,Planeta Tangerina于2006年成长为独立童书出版社,并开始出版绘本。

Planeta Tangerin出版社认为,绘本是文字和图画两个模式相互融合后去除冗余的独特造物。读绘本则是阅读节奏和节奏的变化,是阅读场景、平面和细节的不同表现,是欣赏图文元素中不断建立的崭新联系。出版社成员遵循着两条“社规”:拒绝公式,并挑战读者。其核心团队仅有8人,包括经验丰富的内容专家、插画家和设计师,且每年只出版5至7本书。

小型出版商的规模让Planeta Tangerin出版社的图书在选题上极具勇气和创新。“我们坚信某个主题具有不可动摇的价值时,即使我们预判这个出版物的销售量并不会很好,也会倾注全部精力去完成这次创作。”出版社代表玛丽安娜·凡说道,“当然我们也会评估这个出版物给整体出版计划带来的风险和影响。毕竟我们出版社虽然很小,也是需要盈利的。”

与Planeta Tangerina相近的小型出版商在葡萄牙的童书市场中也较为罕见,仅有5至10家,可以说是一个非典型的小众群体。由于独立出版商的总数少、规模小、出书册数少,所以他们在葡萄牙的童书市场中并没有占据较大的份额,也没有出版过传统意义上的大众畅销童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欠缺影响力。

由于绘本设计与概念的独创性,Planeta Tangerina出版社十分频繁地受邀参加欧美国家的书展或图书奖项的颁奖仪式,获得更高美誉度的同时,他们也在更广的范围内推广自己的图书。在合作作者资源方面,与Planeta Tangerina合作的优秀设计师和插画作家来自世界各地,包括英国、意大利、巴西、法国等,这为出版社在作者常居地宣传绘本打下了基础。再者,Planeta Tangerina设计工作室的属性让它在聚集优秀作者的基础上,赢得了更多与博物馆、市政当局、机构和品牌的教育服务机构合作开办工作坊,聚集更多艺术家和设计师进行出版项目实验的机会。至今,Planeta Tangerina的许多作品以不同的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包括西班牙、法国、巴西、美国、德国、挪威、韩国、希腊、意大利、波兰等。

虽然Planeta Tangerina出版社是初次来中国童书展进行交流,但它的版权贸易负责人玛丽安娜·凡告诉记者,Planeta Tangerina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中,已经有20本被翻译成中文并在中国销售了。“在选择带到展会上展示的出版物时,我选择了尚未在中国翻译出版过的新绘本。这次参来到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也是希望有更多的中国读者能够接触,了解并欣赏我们的作品。”对于此次参展的最大目的,玛丽安娜·凡如此说道。

Tara Books出版社:延伸纸质书的形态与文化内涵

来自印度钦奈的Tara Books出版社是2013年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出版社奖的亚洲得主。根据印度图书出版研究所的统计,在印度近2万家出版社中,半数以上均为小型独立出版社,中型出版社有2000余家,大型出版社仅有25家左右。而Tara Books出版社凭借着独具创意的创始理念、对纸质图书概念的突破探索和综合多元的运营开发架构在众多印度小型出版社中脱颖而出。

Tara Books的创始人吉塔·沃尔夫(Gita Wolf)是一位视野独特的作家和出版人。自1994年创立Tara Books以来,她致力于探索纸质书籍的新形式,并寻找绘本的多元文化意义。作为当代印度出版界极具原创性和创造性的声音,她已经为儿童和成人写了超过20本书,多次获得重大的国际奖项,也是本次童书展中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家大赛评委之一。

坐落于印度南部钦奈的“图书大厦”(Book Building)是独立出版商Tara Books自2012年以来的家,这是一个办公室、书店、画廊和供来访的艺术家、作家和设计师居住的综合空间。Tara Books出版社的办公团队共有18人,是一个作家、设计师、纸质书籍匠人的集体。出版社以一种非等级化的模式运作,且成员受女权主义和其他社会正义运动的影响。办公室团队外,共有25名工匠在大厦内的图书制作工作室工作。多数图书都在图书大厦由办公团队和工匠制作生产,除此以外,Tara Books也与许多来自印度和其他地方的设计师、艺术家和作家合作。自成立来,Tara Books共出版了97本图书,包括儿童绘本、平面小说到摄影和书籍艺术。

推进实体书的边界延伸是Tara Books出版社一直探索和实践的宗旨,他们希望增强阅读文字和图片的奇特乐趣,重视内容、设计和制作方面的实验,并以完全手工制作的印刷书籍而闻名。为了扩展书籍内容与形式,为了构筑更加稳固的图书开发模式,Tara Books出版社开启了图书衍生的工作坊、展览、研讨会,并与印度当地的博物馆、出版社和文化机构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

在Tara Books出版的图书中,印度民间与部落艺术和女性艺术是两个特别突出的主题。“我们通过举办工作坊,聚集民间艺术家、聚集传统与当代女性。在工作坊内,我们与他们会有漫长而激烈的对话,会很深入,我们会一起探讨某些现象,并收获许多超出我们预计的内容。”Tara Books的专区负责人说道。

除了图书外,Tara Books也将图书衍生的艺术版画、卡片与文具的制作生产作为出版社额外收入的一种方式。其中,侥幸之书(flukebook)是Tara Books出版社销售的独具特色的文创产品。所有侥幸之书均在图书大厦的屏幕印刷工作室中诞生。它们的封皮均由Tara Books的工匠制作,以颜色和印花的不规则组合印刷而成,所以每一本都是意外的产物,独一无二的惊喜。

在专区现场,Tara Books的版权负责人向访客展示介绍了已出版图书《The Barber’s Dilemma And Other Stories from Manmaru Stree》,这是一本由东京设计师小沼真光绘制的绘本。“他的画给人轻松、快乐、简单的印象,线条仿佛是孩童的画一般松散又纯粹,但不幼稚。他的色彩与故事背后蕴含着可爱动人的儿童哲学,同时让成人深受打动。”

在跨国图书贸易方面,Tara Books出版社已将近60%的图书版权卖给了世界各地120家出版社,旗下的书籍和文具分布在美国,英国,欧洲,东南亚和澳大利亚等,共有20多个语言版本,但是均未进入中国。专区负责人表示,“希望这次在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里,能够与中国的出版人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Albur Producciones Editoriales出版社:中国绘本数量虽然庞大,但同质化严重

专区内,西班牙Albur Producciones Editoriales出版社的负责人说:“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中国上海童书展,我感受到中国的童书种类繁多。如您所知,我们专注于儿童绘本和儿童文学。但中国绘本虽然数量很多,却给我一种同质化的印象。从绘本所选择的主题,插图的设计风格,图片与文字的结合方式,到印刷工艺的选择,中国的绘本在这些环节上大都处于同一个框架内。我很期待看到更多元化的中国绘本,也希望能够让更多中国朋友读到我们的绘本。”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