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新型口袋书,会改变我们阅读的方式吗?

2018年12月26日   作者:亚历山德拉·阿尔特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从精装到平装,再到大众市场平装书,纸质书越发往小而轻、方便携带的方向发展。企鹅兰登书屋旗下的Dutton现在更进一步,试图把在欧洲很受欢迎的一种新型口袋书引入美国,与在二战时兴起的大众市场平装书不同,这种新的格式支持上下翻页,纸张薄如洋葱皮,可单手阅读。

 

约翰·格林小说迷你套装  图片来源:Dutton Books官网

“书是人类能够施展魔法的证明。”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曾经说过。“取材于木的扁平之体,内页可灵活翻折,印着诸多黑色文字,传递趣味内容。稍稍一瞥即可一窥他人之思想,即便这个人可能已经亡故数千年。”

作为物体和技术的结晶,印刷已很难改进。自手抄本取代2000多年前的卷轴后,除了外观上的微调之外,书这种格式几乎没有别的演变。

所以当企鹅兰登旗下出版品牌Dutton Books董事长兼出版人朱莉•施特劳斯-格贝尔(Julie Strauss-Gabel)看到新型口袋书——一种口袋大小的、可上下翻页的迷你书,在荷兰以及成为广受欢迎的印刷读物——时,她受到了启发。

图片来源:Dutton Books官网

Dutton在10月份发行了首批口袋书,再版了约翰•格林的四部小说。这种书只有手机大小,纸张薄如洋葱皮,整书不及拇指厚,可以单手阅读,文本横向排列,可以像智能手机一样向上翻页。

这是一项大胆的实验,如果成功,可以重塑出版格局,甚至改变人们阅读的方式。明年,企鹅的青少年出版部门计划出版更多这种口袋书,如果受到读者欢迎,其他出版商可能也会跟进。

格林对口袋书并不陌生,多年前他住在阿姆斯特丹时第一次看到,其英文dwarsliggers就来自于荷兰语。在过去十年里,这种图书格式已经遍及整个欧洲,销售近1000万册,当代知名作家丹•布朗、约翰•勒卡雷、伊恩•麦克尤恩和伊莎贝尔•阿连德,以及阿加莎•克里斯蒂、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等经典作家的作品都出过迷你版。

当施特劳斯-格贝尔询问格林愿不愿意以这种格式在美国出版小说做市场测试,他立即表示很感兴趣。

“像很多作家一样,我完全不懂做书,也不了解那些让一本书与众不同的小细节。”格林说,“这不是玩伎俩,而是一种有趣的、不同的阅读方式。”

格林是全球畅销书《无比美妙的痛苦》(The Fault in Our Stars)的作者,在某种程度上是做这场实验的理想作家。他有忠诚的年轻粉丝群,纸质书销量超过5000万册,在社交媒体上影响力巨大,有Twitter粉丝500万,在YouTube上的视频博客也有310万订阅者。

格林四部小说——《寻找阿拉斯加》(Looking for Alaska)《那么多凯瑟琳》(An Abundance of Katherines)《纸镇》(Paper Towns)和《无比美妙的痛苦》——的迷你版分别售价12美元,套装48美元,将在巴诺、沃尔玛、塔吉特等连锁书店、大型商超,以及独立书店销售,届时会主要陈列在收银台旁的货架上。迷你书本身作为一种设计产品也可以入驻Urban Outfitters、Anthropologie等服饰家居设计店,拓宽出版商的客户基础。

Dutton出版公司和格林希望伴随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读者能够接受迷你翻页书的概念。

“年轻人仍在学习怎么才能喜欢上阅读,”格林说。“这种书比常见的纸质书更接近手机体验,但又比手机更像一本书。在手机上阅读的问题是不断有其他事情分心。”

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出版商已经尝试出版过平装书,偶然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39年,口袋大小的大众市场平装书进入美国,在全国各地的百货商店、报摊和药店销售。二战期间,向前线士兵供给图书促成了“部队版平装书”(Armed Services Editions)的兴起,因其开本小士兵们可以随身携带阅读,由此也为大众市场平装书收获了新的受众群体。

过去几十年里,出版业的重大进展主要是数字化,电子书和数字音频的演变。

近来,一些出版商试图通过“缩小”纸质书再版一批老书,希望吸引读者购买他们熟知、喜爱甚至已经拥有的书的新版本。三年前,为了庆祝品牌创立20周年,Picador(英国出版公司,隶属泛麦克米兰旗下——译注)把丹尼斯•约翰逊、杰弗瑞•尤金尼德斯、赫尔曼•黑塞和玛丽莲•罗宾逊等大作家的作品以小开本——长5 13/16英寸,宽3 11/16英寸——出版。这些书很受独立书商的欢迎,所以Picador在2017年又出版了希拉里•曼特尔、苏珊•桑塔格、琼•迪迪恩和芭芭拉•埃伦赖希的非虚构作品迷你合集,并计划明年秋天出版更多。

在看到格林两部小说的荷兰版本后,施特劳斯-格贝尔决定今年把上下翻式的口袋书引进美国。她惊讶于这种书的大小和精巧的设计,书脊可以像铰链一样摆动,翻页更为容易。她联系了荷兰的印刷厂商Royal Jongbloed,与之建立合作。Jongbloed成立于1862年,最初是一家书店,后来转向印刷圣经,并在2009年开创了上翻书(flipback)的格式,他们很快发现这种紧凑、携带方便的书有广泛的受众。迄今,Jongbloed仅在荷兰已经推出570种书,包括伊恩•麦克尤恩、乔纳森•萨夫兰•福尔、菲奥多•陀思妥耶夫斯基和菲利普•克尔的作品。

不过,把格林的小说做成英语版的上翻书难度不小。Jongbloed目前是世界上唯一能做出这种格式的印刷商,他们所使用的超薄耐用的纸张产自芬兰一个村庄。Jongbloed第一次做出来的样章看起来很凌乱,字母之间、词与词之间挨得太近。Dutton的设计者尝试了多种字体、间距后,给印刷厂发送了调整后的排版。像《那么多凯瑟琳》里面有脚注和数学方程式,版式改起来尤其棘手。

像格林这样的作家兼社交媒体大咖能不能让市场接受并喜欢这种新的图书格式,现在也还难下定论。对此,Dutton持保守乐观态度,认为假日零售季会是一个机会,并确定了50万册的首印量。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