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中国童书出版40年
发展、变革、创新及展望

2018年11月10日   作者:木舟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8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增长,中国童书市场也在这40年间实现了快速发展。在11月9日开幕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海内外童书出版人及嘉宾也围绕“中国童书出版40年”这一话题,对中国童书的发展,进行了回顾、思考和展望。

2018年11月9日,“中国童书出版40年:发展、变革、创新及展望——改革开放40周年与童书主题论坛”在上海国际童书展举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副司长许正明,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副司长董伊薇,上海市新闻出版总局局长徐炯,意大利博洛尼亚市市长Virginio Merola,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企鹅兰登高级副总裁Mallory Loehr、巴亚出版集团主席Pascal Ruffenach、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出席论坛。

中国童书出版在改革开放的40年间迅速发展,回望这40年,有成功的经验,也有需要面对的不足,在这次论坛上,与会嘉宾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剖析了中国童书出版的40年。

邬书林: 中国少儿出版取得长足进步的五条经验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在论坛上总结了中国少儿出版的这40年,并分析了其中的经验。

他指出,中国少儿出版品种从40年前的2400多种增长到2017年的4万多种,童书出版以两位数以上的速度连续增长了20年。2017年,中国童书继2016年28%的速度增长之后持续上行,2017年线上线下同比增长达21%,童书零售市场最大细分板块进一步巩固,童书比重已达大众市场的24%,占整个零售市场的四分之一。

2017年,少儿图书的总定价达175亿人民币,加上少儿报纸、期刊等,总量超过300亿。少儿图书的质量稳步提升,古今中外优秀的少儿经典受到空前重视,老中青少儿作家济济一堂。专业少儿出版社从1978年的2家发展到现在的30多家,有500多家公立出版社参与少儿竞争,少儿图书市场不断成熟,涌现了一批有理想、有追求、有水平的少儿出版社社长、总编和编辑,国际交流在不断扩大。中国少儿出版的国际地位在快速提升,中外版权贸易稳步增加。

中国童书出版之所以能实现快速增长,首先得益于良好的宏观文化环境。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战略任务,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方针,以及中国对文化教育、科技的重视,都为童书提供了更广阔的市场和增长空间。

其次,快速发展的经济和优惠的经济政策,为童书出版的繁荣提供了保障。从所得税先征后退的政策,到设立扶持优秀出版物的各类出版基金,以及对实体书店的免征税政策,都有效促进了包括少儿出版在内的出版业的繁荣发展。

第三,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同时中华民族有重视家庭、重视教育的传统,这为少儿出版的繁荣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有1.8亿人接受了高等教育,在校大学生3000多万,每年有800多万大学生毕业,中国重视教育的状况会进入到新阶段,加之鼓励二胎政策、新农村政策,这些都是少儿出版的利好消息。

第四,政府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少儿出版,促进了少儿出版的繁荣。40年来新闻出版部门实施了多个五年规划,上世纪90年代,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连续五次召开少儿出版工作座谈会,确定少儿出版的指导思想、方针政策,推动各项优惠的经济政策和文化政策的出台,保证了少儿出版的繁荣。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鼓励作家创作优秀的原创少儿作品。

第五,高远的文化立意,在内容上引领中国少儿出版的繁荣发展,用古今中外的优秀文化,辅导孩子的优秀成长,一直是中国少儿出版人的崇高追求。

这是中国童书出版的宝贵经验,邬书林指出,在未来,这五个方面还会持续不断地、与时俱进地向前推进。中国的少儿出版,虽然有很大的进展,但是比起世界范围内发达国家,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英国、美国少儿图书的零售市场占比目前是36%和33%,中国只有24%。但从另外一方面说,这恰恰表明中国的童书市场有大量的增长空间。

孙柱: 只有夯实内功,才能走进世界舞台中央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以“原创好故事,中国好声音,童书出版从走出去到走进世界舞台中央”为题做了主旨演讲。

他指出,中国童书出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外开放的主要形式是版权引进。据统计,1995-2004这十年期间,我国引进国外少儿图书的版权平均每年增长25%,引进图书占比从2.29%增加到20.5%,版权引进输出比多数年份都在10:1左右,最高的时候达到了15.5:1,这个比例从2005年起开始逐年下降,到2015年已经回落到1.9:1。

2016年中国作家曹文轩获得国家安徒生大奖作家奖,2018年,中国插画家熊亮进入国际安徒生大奖插画奖短名单。2014年中国开始参与童书展,到2018年,中国成为主宾国,版权输出数量持续上升,从2014年的153项到今年的858项,“走出去”已经是中国少儿出版的常态,并通过各类文化交流活动,彰显了自身的文化软实力。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与日俱增。在这个背景下,世界各国愿意了解中国、读懂中国的人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迫切,童书图文并茂、浅显易懂,且文化壁垒相对较低,更容易实现版权输出,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读者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

如何通过图书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对中国出版人提出的要求。近几年出版的《我是花木兰》《一起来读毛泽东》等图书,也是出版人在“中国故事的国际表达”上进行的多方尝试。要想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需要强大的原创出版能力支持。不断发掘本土作家,出版大量原创图书,是中国童书长期发展的基础。人文社科类图书、科普图书,将受到中国少儿出版界的持续关注,成为原创出版的重点,也是童书走出去的重要方面。

Mallory Loehr:  通过故事更好地了解彼此

Mallory Loehr是资深出版人,企鹅兰登高级副总裁。她在兰登出版社工作了28年,对于中国的童书,她认为许多都有非常好的艺术价值。图画书的优势在于,即使语言不通,也可以了解书中的内容。这恰恰是不同国家之间彼此了解的一个重要途径。而兰登也在规划一些与中国出版社合作的项目,她希望与不同的中国出版机构共同打造一些有创造力的图书,以故事和图书为桥梁,促进国家之间的合作和了解。

冯杰 : 共识、跨界和分享,传统经典品牌的再出发

成立于1952年的少年儿童出版社是中国第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其经典图书《上下五千年》《十万个为什么》《365夜故事》等持续畅销。在本次论坛上,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于产品经营的理念。

冯杰认为,对内容的敬畏是传统出版的精髓,也是奠定传统出版未来发展的基础。《十万个为什么》这些经典图书之所以经久不衰,是少儿社几代出版人对内容、品质坚定、执着、坚守的成果。具备文化属性的产品和服务,和不具备文化属性的产品相比,生命周期更长。

出版人不仅要心无旁骛地做好内容,还要应对日新月异的新媒体形式。新兴内容产业要求出版人不能只是传统内容的生产商,而应该是文化服务的提供商和文化空间的运营商,为此,传统出版应努力成为内容品牌的经营和投资管理者。

版权的重要性就在此刻凸显出来。冯杰指出,版权是传统出版的核心资产,资本是关联,目的是转化。内容的价值在于转化,文化建设某种意义上讲是文化转化能力的建设。2003年和2015年,少儿社分别创立了《上下五千年》和《十万个为什么》杂志,其中《十万个为什么》和美国地理杂志合作,2017年运用AR基础,使之成为一本真正的全媒体刊物。2017年,《十万个为什么》正式进入科学课程领域,丰富品牌内容的表现形式,目的是为了提高内容的转化能力,也完成了《上下五千年》和《十万个为什么》在十六类商标的注册,为内容跨界转化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少儿社也于今年启动了三年改革方案,成立了少儿科普事业部,将《上下五千年》和《十万个为什么》纳入事业部的经营管理范畴,条件成熟就推向资本市场。上述品牌内容的跨界转化,是事业部未来发展的重要定位。

Pascal Ruffenach:  阅读为你和世界筑桥

巴亚集团是法国最大的童书出版集团,有着150年的历史。集团主席Pascal Ruffenach在论坛上介绍了法国的童书市场以及巴亚集团的发展情况。法国的童书市场也非常有创意,图书、杂志、各类游戏以及多媒体产品为儿童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感知世界的方式。

巴亚也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2002年曾与浙江的出版社合作推出了面向3-7岁儿童的杂志。近年也与中国的传媒集团合作创立了巴亚桥,以“阅读为你和世界筑桥”为出版理念,为2-12岁的中国孩子和家庭提供优质的出版与教育服务,其名字的寓意也是架起中国与世界沟通的桥梁。

白冰:童书版权合作引进与今后的新趋势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以“童书版权合作引进与今后的新趋势”为题,分析了童书版权合作方面的趋势和问题。

白冰总结了改革开放40年给少儿图书带来的四个变化:一是品种增加,从每年的一两千种到现在每年4至5万册,动销品种25万册;二是产业化,全国500家出版社都在出少儿书;三是市场和资源从只有国内到有了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个资源;四是带来了全球的眼光和全球视野,学习了国外的出版、创作经验,各方面水平都大幅提升。

随着与国际交流的日益频繁和深入,中国童书出版从产品到合作模式都在发生积极的变化。

产品方面。图画书引进比例大幅提高;青少年奇幻类图书和前几年相比,引进种类开始减少,中国本土原创奇幻类作品的市场占比和品牌影响力在逐步上升;影视联动图书在引进图书当中仍然占据着较高的比例,而且在不断提升;最近一两年有创意的高定价的精品玩具书品种在上升。

原创图书的输出方面也有一些变化,第一,在输出品类方面,中国原创图画书还是主力,如《鄂温克的驼鹿》版权输出到加拿大和法国,《走出森林的小红帽》版权输出至法国、越南和埃及。第二,中国原创学习类漫画开始受到国外出版社的关注和欢迎。学习漫画类,像“酷虫学校科普漫画系列”已经输出到瑞士、越南、伊朗、泰国,腾讯也正在拍动画片。第三,输出更多的是动物文学类,如《黑焰》。此外,就是中国国学类、家教类、青少年励志类,输出品种也较多,在东南亚、东北亚市场有很好的表现。

版权引进合作模式的新变化和新趋势主要有:第一,版权合作的区域更加广阔。以前集中于欧美发达国家,现在中国的童书出版机构与北欧、东北亚、南美等的合作也开始逐渐增多。第二个是全媒体、全版权合作。由单纯的纸介图书版权合作,转向全媒体、全版权的合作,或者多版权的合作。从图书版权发展到数字版权、品牌授权及周边衍生产品授权的全方位的合作。IP运营理念已经渗透到版权运营领域。第三,共同创意、联袂开发,这也是版权合作模式的一个新的进展。由成书以后的版权贸易,转向为在立项初始阶段就联合策划、共同创意、联袂开发的版权合作方式,再到海外建立国际编辑部,在海外建立组稿中心,国内外同步出版已经成为了一个新趋势。比如像浙江少儿社收购澳大利亚新前沿出版社之后,2017年成立新前沿出版社欧洲公司,打造国际同步出版图书项目。 第四个模式,是设立合资公司,由简单的版权贸易合作,转向为与国外出版机构深度合作,共同设立合资公司(股份制公司),开发图书市场、共同分享出版资源。第五,是由政府牵头领导,由文化机构、文化企业具体落实的两国之间的互译合作项目,如“中俄经典及现当代文学互译出版项目”。第六,国内外合作设奖,推动原创作品走出去,优秀作品引进来。

版权引进和输出的新趋势,给了我们很多新的机遇、新的挑战和新的思考,但是在版权引进和输出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问题一,由于国内从事少儿出版的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引进版权成本不断增加,风险不断增大,势必影响中外图书出版贸易的健康发展。因此在引进版权过程当中,要避免不做调研、不加评判,只凭畅销书排行榜盲目引进的现象,尤其要避免跑马圈地、投资巨资引进版权但是卖不出去的现象。另外,还要避免在授权竞价过程中不做任何风险评估盲目加价。问题二,引进的童书速度过快、数量过多,导致翻译人才特别是小语种翻译人才的短缺和译稿质量下降。问题三,五年前或者八年前授权中国大陆的一批国外经典品牌童书正在进入重新签约的周期。哪些出版社在履约上做得不好,就会失去权利。问题四,很难做到纸电同步出版,有声书上市时间更是滞后。虽然我们出了不少政策打击盗版,但是中国图书市场的盗版依然有。所以要加大力量帮助国外授权方维权。

 张明舟:通过儿童读物,促进世界和谐

国家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回顾了中国童书出版的历史,并总结了改革开放40年来,童书出版的辉煌成就。中国童书出版与国际出版和组织的交流合作也在不断扩大和加深,如积极参加国际书展,举办主宾国活动等。中国也为世界各国的童书出版同行搭建新的更加具有活力的平台。比如BIBF,以及CCBF等。除此之外,优质的童书是了解一种文化最有效、最可靠的途径和媒介。中国童书也有越来越多的优质原创作品涌现出来,我们要积极融入国际平台, 推进中国童书出版国际化进程。推动真正优质的、有灵魂有营养、有趣味的童书创作出版和发行,让这个世界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够读到这样有灵魂、有营养、有趣味的童书,发展完整的人格、完整的世界观、宇宙观、价值观。

40年来,中国童书快速增长,并不断变革、创新,日益国际化、现代化。我们需要在回顾中总结问题,在对外交流中借鉴国外同行经验。增强原创能力,引进来,也要走出去,与国际童书市场携手向前。

(本文编辑:陶 阳)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