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国际视野下图画书的中国格调
海燕社“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探讨如何用绘本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2018年06月27日   作者:吴雪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海燕出版社的“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是一项定位于国际化、专业化和公益性的绘本专业论坛,旨在将热爱绘本事业、有着共同理想的人聚在一起,共同发现绘本之美,共谋绘本的发展与未来。6月26日,“2018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在郑州举行。欧尼可夫、郝广才、方卫平、王志庚四位重量级嘉宾齐聚一堂,深入探讨了“国际视野下图画书的中国格调”。

 

绘本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凝练于绘本中的中国文化不仅能让中国文化更好地走出去,更能让世界更好地倾听与理解中国故事。6月26日,“2018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国际视野下图画书的中国格调”在郑州成功举办。此次活动由中原出版传媒集团、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海燕出版社、河南省少年儿童图书馆承办。来自全国各地的绘本创作者、教育者、推广者、爱好者和出版人等300多人参加活动。为了让更多人参与,京东直播对论坛活动进行了全程直播。

本次“2018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是这一论坛的第二届,2016年,第一届“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在郑州成功举办。说起“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就不得不提海燕社的“金羽毛绘本书系”。这一书系从2015年开始策划,目前已出版近百种,被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金羽轻扬,放飞梦想”,金羽毛绘本书系努力为广大少年儿童的理想插上“金羽毛”,而“金羽毛绘本高峰论坛”则定位于国际化、专业化和公益性,将热爱绘本事业、有着共同理想的人聚在一起,共同发现绘本之美,共谋绘本的发展与未来,通过论坛的举办努力给绘本从业者美丽梦想的翅膀插上精美的“金羽毛”。

本届论坛邀请到了四位国内和国际一流的绘本创作、研究大师,围绕“国际视野下图画书的中国格调”这一主题分别进行了精彩的主题演讲。

关于图画书图文关系的五点思考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方卫平教授多年从事绘本研究,具有深厚的理论学养。他在题为《差异的艺术——关于图画书图文关系的一些思考》的演讲中,以学者严谨治学的态度,用深刻独到的眼光,通过大量的实例与理论思考对图画书图与文的关系进行了专业分析。

方卫平认为,图画书是图文共同参与的叙事,这本来是一种常识,但是从近年的业界发展来看,这一问题仍值得讨论。在演讲中,他从图文“差异”的五个方面入手,系统论述了图画书的图文关系。

首先,在方卫平看来,图文的“差异”是理解图画书艺术的起点。作为图画书创作两种基本“语言”方式的文字和图画,在表现方式上存在根本的差异。如果仅从同一的角度理解图画书的图文关系,视其为图画与文字之间简单的相互解释关系,就不曾真正在现代图画书的艺术世界里登堂入室。

第二,如果说文图合作的艺术起点是图像追随文字,那么,图像不满足于仅仅追随文字,而要寻求自身独特的“差异”表现空间则是儿童图画书的现代标志。

第三,正如马丁·萨利斯伯瑞在《为童书插图》(中译本译为《剑桥艺术学院童书插画完全教程》)中所说:“在图画书中,文字和图画的关系独特而又复杂,他们各自的地位需要进行全盘考虑和衡量,彼此补充而不是重复相同的叙述。”对图画书而言,文图之间“差异”的存在,意味着图像的介入必将给文本带来新的内容。文图的“差异”越大,它们创造的新内容也越丰富。

第四,文字与图像的“差异”叙事,带来了现代图画书艺术的巨大可能。现代图画书的艺术史,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图像在追随文字的同时,不断发现、发明、创造与文字之间的各种“差异”关系的历史。

最后,方卫平认为,这种“差异”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首先,“差异”会使一本图画书产生独特的游戏趣味。正如《莎莉,离水远一点》一书,从文字部分的内容来看,莎莉度过了一个普通又无聊的下午;而从图画部分的内容来看,莎莉则通过自己的想象力度过了一个有趣又刺激的下午。其次,“差异”还会使一本图画书表达出独到的意蕴。例如《山姆和大卫去挖洞》一书,文字和图画的差异促使读者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收获”。

因此,在方卫平看来,发掘图文之间丰富、精彩、深刻的“差异”艺术,是现代图画书建构其独特的艺术身份、面貌和价值的根本源头和保障。

这样创作中国文化绘本

俄罗斯著名插画家欧尼可夫先生是2018年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这次虽然是第一次来中国,但他的作品对于中国文化的理解和展现令人惊叹,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具有浓厚的中国风韵。海燕出版社已出版了他的四部作品《斗年兽》《十二生肖谁第一》《布莱梅乐队》《原来我有这么多》,也是中国大陆出版他作品最多的出版社。

欧尼可夫演讲的主题是《我生命中的中国》。他说自己对中国的印象要从童年谈起,当时他不仅接触了很多中国的玩具、日用品,同时对当年的中苏友谊宣传画印象深刻。当他进入电影制片厂工作后,他又开始接触中国文化,从《神笔马良》到《夜莺》,再到后来的《十二生肖谁第一》、《斗年兽》,他为众多中国故事绘制了插画。虽然从来没有来过中国,但是为了了解中国文化,他曾经购买过一本《中国古代史》。而且他靠想象完成的作品被很多中国读者认为“很有中国味”,在他心中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在分享自己的创作经历时,欧尼可夫同样介绍了自己创作过程中的一些“诀窍”。例如,他喜欢在图画中插入细节,这些细节不一定是文字描述过的,但它们可以赋予画面生动感和连续性。此外,还要注重生活化的内容,尽量根据现实生活中的情节来进行创作。

在对作品细节和生活化的强调上,来自台湾的著名出版人、格林文化发行人兼总编辑郝广才先生也有着同样的看法。郝广才多年来致力于绘本创作,作品充分展现了中华文化之美。其中,欧尼可夫先生的《十二生肖谁第一》、《斗年兽》等书,最初都由郝广才策划发行。他多年的创作实践、成功经验与深入的理论探索,为图画书中国品格的完美展现提供了很好的引领与借鉴。在此次论坛上,他以《金羽毛如何成为孩子的大翅膀──中国文化绘本的创作之门》为题,以自己创作、策划的中国文化绘本为例,为大家上了一堂“中国文化绘本创作课”。

在郝广才看来,想要做好中国文化绘本,关键要做到以下几点:首先,文化总是最直接地表现在“吃喝玩乐、衣食住行”之中,因此,创作中国文化绘本,一定要从这些方面着手。其次,在图画书的文字中,要充分发挥中国传统文学的文字特色,让孩子领略到文字的音乐之美。在图画方面,中国风格的图画并不是只有水墨风,关键是要从画面细节来营造中国氛围。

从历史中汲取图画书未来发展的力量

在一般人印象中,图画书迅速发展,品种大幅增多,规模急剧扩张,似乎是近年来才发生的事情。但是在听完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先生题为《视觉蒙童——新中国17年的图画书概观》的演讲之后,我们会发现,原来新中国的图画书发展早在1949-1966年就曾经历过十分繁荣的发展阶段,这一阶段被王志庚称为“我国第一个图画书黄金时代”。

据王志庚介绍,新中国成立后,儿童文学迎来了繁荣发展的春天。国家的倡导与重视,新社会制度的建立,使儿童文学创作活泼向上、生机勃勃。这一时期,产生了一大批图画书画家、作家和一大批专业的图画书编辑,他们创作出版了大量优秀的图画书作品。当时的图画书作者大多为专业画家或编辑,如丁深、严个凡、严折西等;文字作者多为儿童文学作家或编辑,如陈鹤琴、陈伯吹、贺宜等。同时,这个时期,创作者和学者们也开展了一些图画书的理论研究。例如,1954年,北京师范大学在穆木天教授的主持下,成立了儿童文学教研室;50年代末,浙江师范大学蒋风先生出版了《中国儿童文学讲话》等专著……这一系列儿童文学创作研究,促进了儿童文学的理论建设。

在王志庚看来,当时的图画书有着自己的“中国特色”。从插图来看,当时的很多作品都以传统风格的水墨画、工笔重彩为主,人物形象已经有所突破,很多作品吸收了苏俄的风格,带有解剖学的理论基础和素描的功底,构图也有一些透视法的规律性。这些图画书,与欧美、日本同期的作品相比并不逊色,甚至色彩上更为丰富,线条技法也更为流畅,尤其是表现动感、节奏,中国味道很浓。

从出版形式来看,无字图画书、折叠式图画书、立体图画书等都已经出现。甚至在当下十分火热的分级阅读、复合出版,在当时也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概念和形式,并且十分繁荣。例如,从当时的动画电影改编来看,有上百部儿童图画书故事被改编成动画电影。而在艺术手法上也有着木偶、剪纸、折纸、水墨动画等多种类型,十分多元。

在此次发言中,王志庚同时介绍,他不仅希望能通过这次演讲带领大家再次回到当年图画书的历史现场,同时,他也正在积极筹划重新出版一批“新中国十七年”时期的优秀图画书,既是向前辈致敬,也是为了助力当下及未来的中国图画书实现新发展。

(图片来源:海燕出版社,本文编辑:June)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