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新媒体时代,出版社如何打造创新型刊物?
新蕾出版社《奇妙博物馆》有这些做法

2018年06月14日   作者:陈冰洁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当指尖触及屏幕便可获得资讯,当创作者和阅读者的交互在数据传输支持下短短几秒便能达成,传统刊物市场的发展似乎“哀鸿遍野”。不过在这样的局面下,新蕾出版社却选择“逆流而上”,为少年儿童传统教育创办了一本以博物馆为切口的新刊,这本新刊有何独特之处,新蕾社又如何在新媒体时代用全新的方式打造一本纸质刊物呢?让我们来听听新蕾社总编辑马玉秀怎么说。


封面图片来源:“新时代杯”2017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文轩儿童书店)

在大众媒体发展的今天,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早已不是少儿教育的唯二选择,未成年人与现实世界的接触越来越依赖媒体,媒体也逐渐成为少儿教育中不可缺少的一环。纸媒的诞生,让人们拥有了更多的获取讯息的渠道,特别是作为我国报业中的特殊类别,少儿报刊也因受众的特殊性承担着更多的教育引导责任。但随着新媒体的崛起,孩子的注意力逐渐被更能刺激感观的网络媒体和以手机为代表的“第五媒体”所吸引,少儿报刊市场似乎岌岌可危。且近几年随着精品出版理念不断被提及,同质化严重的少儿刊物在出版市场上逐渐处于劣势。在这样的背景下,新蕾出版社(以下简称“新蕾”)推出少儿新刊《奇妙博物馆》,在一片对纸媒,对童刊的质疑声中,找到了自己想要去的方向。借此之际,百道网专访了新蕾总编辑马玉秀,请她为我们分享新蕾在新刊创办上的所思、所做。

逆流而上创新刊,因为“对少儿出版事业充满敬畏”

过去十年,被称作中国少儿出版的“黄金十年”,但在马玉秀看来,这除了代表着过去的十余年,中国少儿出版业得到了飞速发展外,也代表了随着孩子阅读口味逐渐多元,对于读物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应该去做一些改变,来满足孩子阅读的多元需求。”马玉秀表示这也是新蕾会选择做一本新刊的原因。

而新刊之所以选择以“奇妙博物馆”为主题,则来源于两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来源于新蕾对于少儿出版事业的敬畏。作为一家专业的少儿出版社,“帮助少年儿童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是新蕾在工作中一直坚持的使命,也是其在出版创新上的动力源泉和信念支撑。据马玉秀介绍,这样的使命感和信念,以及对于文化自信的坚持,让他们在精品出版方面取得了不少亮眼的成绩,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香江的孩子》等两个项目入选国家基金重点出版项目,《纸飞机》入选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并入围中国好书,《泥土里的思念》入选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为儿童服务,为教育服务,这样的定位让新蕾练就了一双勇敢发现少儿阅读问题的眼睛。他们发现少儿出版市场长期以来儿童文学一家独大,长此以往这种板块的不均衡势必会导致少儿阅读上的“营养不良”。对此,新蕾选择通过传统文化板块的建设来做出市场上的突破,希望少年儿童能够从历史文化中汲取力量,古为今用,更好地担当起中华民族的百年复兴梦。同时,随着时代发展,读者阅读习惯改变,传统文化教育的形式也需要推陈出新,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带着“做出不一样的传统文化教育”的目标,新蕾将目光放到记录了中国数千年社会发展和文化变迁的博物馆,“这将是一个开展传统文化教育非常好的切入点,”马玉秀表示,作为历史文化的宝库,博物馆能为少年儿童传统文化教育提供源源不断地优质内容支撑。

而在之前的出版活动中,新蕾通过与博物馆社教行业专家、学校、老师的接触,早已感受到了博物馆、学校对于开展传统文化特色教育的高涨热情和迫切需求,同时也深刻体会到了推进博物馆教育的艰辛。正是有这样亲身的经历,新蕾才更要做那座能够连接起读者和博物馆的桥梁,缩进二者间的距离,让儿童能够通过阅读、通过了解博物馆继而爱上博物馆、走进博物馆,去亲身感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独特魅力。

其次,新蕾具有创办以博物馆为主题的新刊的优势。可以说,虽然这是一本新刊,但也体现了新蕾的厚积薄发。

据悉,新蕾于2012年启动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博物馆里的中国”。经过四年的打磨,这套书一举拿下中国出版政府奖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两个国家级奖项,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个项目之后,新蕾在博物馆教育出版上继续发力,与史家小学、国家博物院合作推出了一套面向孩子的传统文化读本:《写给孩子的传统文化——博悟之旅》。这套书荣获2017年度桂冠童书和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这也是少儿类图书的第一次入选。除此之外,他们推出的《亲爱的古代朋友绘本系列》入选中国原动力动漫出版工程,《博物馆教育实践探究工程》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虽然以博物馆为切入点的传统文化教育图书出版已取得一些成绩,但新蕾也从中感受到,想要真正解决在传统文化教育中面临的问题,让其在未来能持续充满活力地开展下去,还需要有平台的支撑。故而在2017年,新蕾搭建了“博悟中国——青少年传统文化教育平台”,该平台也获得了天津市文化产业基金的重点支持。在这个平台上,他们联合国家博物院及众多教育专家一起制作了一批面向教师群体的教学资源包,以加强在传统文化教育中的师资力量的培训,让传统文化能更深、更广地普及。

从图书出版到平台搭建,这其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及优秀的作者资源,成为了新蕾创办新刊的基础。所以尽管目前纸质期刊市场“哀鸿遍野”,新蕾也有信心逆风而行。正如马玉秀所说,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刊物出版形式,将传统文化教育变成一辈子的事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也希望借助期刊具有的孵化器作用,将编辑队伍、 作者队伍锻炼的更成熟,让更多的人加入到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队伍中来,让更多优秀的图书选题从中诞生。”

增强纸媒交互性,从整体到细节借鉴新媒体优势

对市场的了解和分析,是成功踏入市场的前提。在马玉秀看来,当下少儿期刊的发行情况总体来说是不好的,除了激烈的同质化竞争导致的刊物印数的下滑、出版低效之外,新媒体对于刊物的冲击是刊物发行不理想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新媒体对于书的冲击,更多是一种载体的冲击,但对于刊来说,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理念上的冲击”,马玉秀如是说到。在她看来,新媒体可以打破时空的界限,给用户带来更加多元的试、听、看的选择,具有更强的交互性。且在版面设计上,传统刊物固化的管理机制和结构造成的固定的出版时间、固定的版面信息量、编辑至上等缺陷处处可见。而新媒体以时间流分配信息,时效性强,重点突出,以读者体验为唯一标准,具有更强的服务意识,这些都是传统刊物所不具备的。所以,在新媒体发展的今天要去打造一本全新的童刊来面对现在的用户,就必然要从新媒体中汲取精华,在内容、栏目设置上用独特的方式增加与用户的互动,从编辑力上保证新刊常具活力。

马玉秀介绍到,在总体设计上,他们希望能把这本童刊打造成一座纸上的“私人博物馆”,就像真正的博物馆一样包罗万象,刊中的每个栏目都将成为一个展厅。这样,当读者翻看一本新刊时,都能像参观了一座全新的博物馆一样,得到不一样的愉悦和收获。并且,他们将分级阅读的概念融入刊中,通过每期开篇的参观路线规划,为不同类型、不同爱好的读者提供最适合他们的阅读方式。

在栏目设置上,新蕾社采取了以固定栏目为主,自由栏目为辅,整体呈3:1比例的期刊框架,同时突出“新颖”和“奇妙”这一主题。在固定栏目中,新刊将围绕博物馆、考古、历史、非遗、民俗等专题,为读者展示刊物所体现的独有的文化价值。例如每期的主打栏目“文明诞生记”,将邀约中国国家博物馆等众多国家重点博物馆的中青年专家学者,以各馆所长为基础,从不同角度展示中华上下五千年璀璨物质文明的精华所在,并剖析物质文明背后所蕴含的文化意义、民俗传统和民族精神。又如“考古大发现”栏目,邀约的作者都是各博物馆的研究员和考古专业青年学者。因为考古专业性较强,且目前市场上几乎没有适合儿童阅读的考古类书刊,故新蕾的编辑和作者一起,通过创编故事、设计游戏棋、绘制漫画等方式,把看上去枯燥的考古文化及近年来最新的考古成果,用好看好玩的方式展现给小读者,这也为传统文化教育做了一个全新角度的拓展。在自由栏目中,新刊通过展示一些如国粹艺术、自然生灵身上的文化符号等与文化密切相关的事物,通过互动游戏、有奖答题等互动的方式,为热爱博物馆、热爱科学和文化的小读者们搭建一个学习知识、结交朋友、开拓眼界、展示自我的平台。

在版式设计上,新刊整体保证视觉上的新颖,并且加入期刊读者需要的互动元素。在刊中,无论是面向师生的博物馆教育拓展包,还是为栏目配套的博物馆故事音频,亦或是能够线上互动的文博问答游戏,新蕾都尽可能地为这本新刊增加文化附加值和多维的阅读空间。并且,针对这本新刊,新蕾还全新打造了两位IP形象——龙奇奇和蛋妙妙,作为这座博物馆的代理馆长与读者进行交流,与其他博物馆的IP进行互动。同时,马玉秀表示,未来关于本刊的文创产品也将从这个两个IP形象大使身上产生。

新颖的设计,独特的栏目,这样一本刊物的创新与发展必然离不开强有力的编辑团队和具有实力的作者团队。

马玉秀告诉百道网,新蕾在2015年时成立了一个文化教育中心,在创办新刊时,新蕾社将整个中心的编辑力量都投入其中,不仅是因为这些编辑都具有做博物馆类图书的经验,更是为了通过集结所有人的智慧,让这本新刊变得更加有趣。且他们与全国几十家博物馆一直保有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社里拥有一批非常有经验的作者团队。马玉秀表示,这支编辑团队和作者团队便是《奇妙博物馆》新刊在未来能够一直保持创新、保持活力的源泉。

互联网思维做营销,做文博领域的市场培育者

新的期刊,需要新的营销方式。在过去做一本刊物时,传统编辑将读者视为终端,当一本刊传递到读者手中,便相当于为这次出版活动划下句点。但在新媒体编辑眼中,信息传递到读者时,只是一个有待后续的逗号,读者阅读的同时,可能会转化为传播者,让信息传播得更广泛;也可能转化为信息的反馈者,甚至是选题策划者或作者,直接影响接下来的选题方向或内容编排。在目前的互联网大环境中,如何将互联网思维融入营销,如何借鉴新媒体与用户间强烈的交互性来及时获得反馈,成为新蕾在《奇妙博物馆》新刊的营销上最需要思考的问题。

营销的前提和基础是好的内容,但是互联网时代的好内容,必须是以用户为核心的。故《奇妙博物馆》结合了网络传播速度快,范围广、时效性强的优势,搭建了自己的期刊立体交流群,着手于社群的维护与品牌的建立,在线上开展征集、调研、问答、互动等一系列活动,让读者和作者实现互动,从而使读者参与到产品的创作中去。

其次,文博领域是一个细分领域,新蕾作为这个细分领域的探索者,在营销发行中更为注重的是市场的培育与引领。据马玉秀介绍,接下来,新蕾将联合博物馆社教专委会、各家博物馆及特色学校成立博物馆少儿阅读联盟,为读者、学校、博物馆提供文博领域专业的知识服务。并通过在联盟内博物馆、特邀校、合作机构中设立少儿文博书刊阅读区、在特色商店免费陈列等形式,为新刊创造更多阅读场景。

再次,面对新兴网络媒体的发展,微信、微博、各种App的上线,出版业也在经受着进入全媒体时代的变革与挑战。而在全媒体环境下,只单纯依赖校网的传统发行渠道是远远不够的。马玉秀表示,在发行渠道上,《奇妙博物馆》将与“博悟中国——青少年传统文化教育平台”相互助力,通过汇聚资源,搭建专家、博物馆、学校和青少年读者的有效沟通桥梁,让新蕾在文博领域积累的资源落地,更进一步开发阅读、音视频、直播、教育课程等功能,为师生及家长构建更为立体的传统文化学习模式,实现线上线下联动发展。

最后,作为新蕾的总编辑,马玉秀希望他们全新推出的《奇妙博物馆》不止能够成为儿童阅读的有益补充,传统文化的有力抓手,还能够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华文化独特魅力的绿色通道。据她透露,目前期刊的英文版出版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中。

(本文编辑:C)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