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麦克米伦:承袭与创新中走过的175年

2018年05月16日   作者:萨拉·劳埃德;韩玉 编译

【百道编按】今年是麦克米伦成立175周年,泛麦克米伦数字和通信总监萨拉•劳埃德回顾了公司的过往,讲述了一百多年历史中麦克米伦人的传承与创新。

 

泛麦克米伦Twitter主页

175周年给了我们一个回顾公司起源的机会,纪念我们这么多年来所出版过的标志性作者,珍惜发展历史传承下来的财富,探究出身于遥远苏格兰岛上一个自耕农家庭的兄弟俩是如何创立他们的事业的。

丹尼尔和亚历山大•麦克米伦所传承下来的东西太多了:被爱读书的母亲凯瑟琳•克劳福德•麦克米伦所激发的对阅读的喜爱和热忱;将书籍与社会进步联系在一起的强烈道德感;非同寻常的创业热情。

尽管这两兄弟率直热忱,富有商业头脑和远见卓识,但他们并不独断专行,而是通过交流和协商来实现愿景。有关麦克米伦的历史最让我欣喜的发现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亚历山大在位于伦敦科芬园的公司总部召开的“烟草议会”。在这些会议上,从托马斯•休斯、托马斯•赫胥黎和赫伯特•斯宾塞到查尔斯•金斯利、霍尔曼•亨特、阿尔弗雷德•罗德•丁尼生,作者和思想家们汇聚一堂交流,讨论政治和社会问题,规划新的揭露时弊的创作和出版方式,激发创造力,引发辩论和进一步的教育。我能想象出当时的情景:烟雾弥漫的房间,椅子的刮擦声,还有谈话的嗡嗡声,玻璃杯的叮当碰撞声,想到那个时代会议能用“烟草”来定义,我不由笑起来。

吸烟已经不再是会议日程中的一部分,但人们聚在一起交换看法、传递灵感的传统延续了下来。今年早些时候,我们的品牌展示活动中集聚了作者、插画家、诗人、记者、消费者和其他朋友,大家一起表演、交谈、饮酒、庆祝,以及构思新项目。为支持独立书店周以及麦克米伦175独立书店创新奖,我们举办了Shore to Shore诗歌巡演等活动,也正是通过这些活动,我们让自己的信念——用社区和对话的力量扩大文学在人们生活中的影响力——落到了实地。

当然,我们没有止步于此:我们开辟了数字渠道,用多种新方式连接作者和读者,比如在YouTube上播出视频节目Book break,吸引了众多千禧一代的狂热粉丝,再如我们就肯•福莱特“王桥三部曲”最终篇《烈火之柱》(A Column of Fire)和数字阅读平台鸽子洞(The Pigeonhole)进行了合作。

我们一直在探索连接读者的新方式。

1859年发行的《麦克米伦杂志》是第一本由出版商制作的文学月刊,麦克米伦兄弟俩将之视为发掘新人才的平台。今天我们仍然在通过广泛多样的途径寻求优质人才,我们的编辑会去参加创意写作工作坊,或者在Twitter上花时间与未来的潜在作者建立早期联系,我们也会仔细研究数字趋势,寻找乔•威克斯(Joe Wicks)那样的社交媒体网红。

正如哈罗德•麦克米伦从加勒比海和非洲挖掘作者,并在1960年代创立The Nippers系列通过文学作品传达工人阶级的声音,在2018年的出版计划中我们也自豪地推动包容和多元化,比如收到热烈反响的两部处女作品——尼日利亚裔汤米•阿德耶米(TomiAdeyemi)的YA小说《Children of Blood and Bone 》以及凯特•克兰奇(Kate Clanchy)主编的诗集《England》,收录了她的学生所写的诗歌。

我们将继续寻找新的工具扩张人才库。

麦克米伦也在不断尝试新的格式;从为孩子们呈现新画风的《水孩子》和《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到如今引人注目的、精致新颖的绘本书目;从70多年前平装书品牌泛(Pan)生动夺目的设计到70周年之际对这一商业品牌的重新设计,再到2010年开创出版业务线Bello,这是首个由出版商成立的唯数字出版品牌……我们仍然在不断寻地找新的方式来吸引读者被分散的注意力。

(封面图片来源:“新时代杯”2017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钟书阁杭州店,本文编辑: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