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阿歇特CEO:电子书是款蹩脚的产品,但数字化前景仍然可期

2018年02月28日   作者:哈尔辛姆兰·吉尔;韩玉 编译

【百道编按】总部设在法国的阿歇特集团是世界五大大众英语图书出版商之一,到现在有约200年的历史,拥有约翰•格里森姆、伊妮德•布莱顿、詹姆斯•帕特森、罗伯特•勒德勒姆和史蒂芬•金等等名作家。最近阿歇特印度公司庆祝成立十周年,阿歇特的董事长兼CEO阿诺德•诺里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谈了谈公司的发展战略和对出版市场的看法。

阿歇特出版集团董事长、CEO 阿诺德·诺里

每年出版逾17000种新书,2016年销售额达到28.26亿美元,阿歇特•利弗尔集团凭借这些成绩与企鹅兰登书屋、西蒙与舒斯特、哈珀柯林斯、麦克米兰并肩厕身世界五大英语出版商之列。总部设在法国,旗下作者包括约翰•格里森姆、伊妮德•布莱顿、詹姆斯•帕特森、罗伯特•勒德勒姆和史蒂芬•金。虽然印度子公司刚走完十年历程,但其母公司已经经营近两个世纪。在雄心勃勃的全球收购计划的支持下,这家出版巨头在各种形式的大众出版中都占有一席之地。阿诺德•诺里(Arnaud Nourry)自2003年以来一直担任阿歇特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近日他现身阿歇特印度公司的十周年庆,接受当地媒体Scroll.in采访,谈及阿歇特的发展战略及出版的未来。

阿歇特在全球有超过150个出版公司,诺里表示,“我们共享价值观,比如文化、教育、言论自由、服务作者、创意和革新等,但除此之外,每个公司有自己的定位、精神、发展和自由。这是我们在印度、墨西哥、日本、西班牙、英国或美国都能成为好出版商的不二法门。这些市场是完全不同的。有些书会在各地流通,但每个地方也都有自己成功的作品。当地市场的维度如此之大,不必处处都一样。”

诺里透露,阿歇特三分之一的业绩由法语图书贡献,覆盖法国、比利时、瑞士、加拿大法语区及其他法语国家,25%来自在美国和加拿大英语区,英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爱尔兰共同贡献了20%,10%来自西班牙语图书,另外10%来自世界其他地方。

阿歇特过去的重点和战略一直是出版法语、英语和西班牙语图书,进入第二发展阶段,公司决定尝试汉语、俄语、阿拉伯语等其他语言图书的出版。诺里并不满足于目前在中国市场上取得的成绩,阿拉伯语市场有巨大的读者人口因而潜力巨大,不过政治和军事因素不利于图书销售,“我们在俄罗斯获得了成功。当然,印度现在是最令我们振奋的市场之一。”

印度说英语的人口达数百万,包括所有接受英语教育的学龄儿童,诺里认为印度读者的增长潜力巨大。“在过去的几年里,印度公司的营业额翻了四倍,原因不在于价格的调整,而是卖出了更多的书。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意识到阅读给他们带来的价值和个人发展机会。”

阿歇特也会把少量教育书籍从英国出口到印度,但这并不是他们的核心业务。不过诺里确实认为,孩子们接触的教材越多,他们就越会购买和阅读儿童读物,等他们长大后,阅读成人书籍也会是一种愉快的体验。所以他很看好大众图书。

2014年,阿歇特赢得了与亚马逊的电子书定价权之争。诺里回忆说,2003年上任时,他就研究了音乐和视频行业的状况。“我意识到他们犯了两个错误。首先是产品的数字化滞后,助长了盗版的出现;其二是他们对产品的价格没有控制权,所以无法保障自身的营收,以及歌手和创作者的收入。”

在2006-2007年电子书兴起时,诺里坚定认为如果要涉入电子书市场就要掌控价格。“这不仅仅关系到营收,如果你让西方市场的电子书价格下降到2美元或3美元,你会毁掉行业所有的基础设施,陷书商、超市于困境,损害作者的收入。你必须与大型科技公司的利益及其商业模式抗争,以捍卫市场逻辑。2014年的战斗就是这样。我们必须这样做。”

“这并不是说我们反对电子书。人们需要支付比纸质书价格低40%左右的价格购买电子书。这么做行得通。电子书市场是在下行,但幅度不大,在部分国家的市场占比从25%降到20%。电子书的读者群仍然存在,目前的价格才能维系生态系统的运转。这绝对是关键,因为音乐产业在10年里丧失了一半营业额。我热爱音乐,但书籍事关文化、教育、民主,保持图书出版的多样性比音乐更重要。”

对于电子书市场的现状,诺里分地域做了分析。在英美两国,电子书市场在整个图书市场中的占比大约是20%,其他地方则是5%-7%,这些地方电子书的价格从来没有低到让电子书市场如此有吸引力的程度。他说,“我们在美国和英国所看到的(电子书市场)停滞不前或略有下降的情形是不会逆转的。这是电子书格式的限制。电子书是一个蹩脚的产品,它只是纸质书的电子副本。没有创新,没有改进,没有真正的数字体验。作为出版商,我们在数字化方面做得不够好。我们做过各种尝试,试过增强型电子书,试过开发应用程序、网站——在100次失败中仅有一两次成功。这里说的是整个行业,都做得不太好。”

诺里深信,内容和数字化结合能够有所创新,但这不是出版商的强项,出版企业里并没有相关的技术和人才。出版人和编辑习惯于挑选手稿,在平面上进行设计。他们并不真正了解3D和数码的全部潜力。所以在过去的两年里,阿歇特收购了三家视频游戏公司,以吸引不同行业的人才,探索彼此如何融合发展,在数字化上如何超越电子书,为消费者提供不同的体验。

亚马逊对出版业的影响是行业内的常青话题。诺里也承认,亚马逊在出版业扮演着重要角色。撇开此前双方的龃龉不谈,亚马逊是非常高效的零售商,能快速将书籍运送到世界各地,给出版商带来了真正的机会。而谷歌和Facebook对出版商来说只是广告和社区管理服务的第三方提供者,并不扮演核心角色。十年前,谷歌曾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有过数字化所有图书的疯狂之举,但出版商们群起“攻”之,阻止了这一行为。

虽说谷歌和Facebook也都是内容和免费内容的提供者,但诺里并不认为这会和出版商构成竞争。出版商永远不会免费提供内容,他说,“这不是我们擅长的。我们擅长甄选、策划、推广和销售增值内容,这与别人的做法正好相反。我认为我们和谷歌或Facebook不存在任何竞争。只除了一件事,那就是人们花在读书上的时间越来越少,转而都投入了社交网络。我们竞争的是人们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传递内容的方式需要更有吸引力。仅此而已。即使是自出版也与我们的业务相反:我们所做的是对三千份书稿说‘不’,而对一个说“是”,自助出版是对三千份书稿来者不拒,但却对值得投资和支持的那一份视而不见。话说回来,因为数字化,我们正在和所有其他休闲形式竞争。我们确实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法国1981年通过了《雅克•朗法》,规定图书零售折扣上下浮动不得超过5%,目的是保护所有独立书商,避免小书店因大型竞争对手大打折扣而走向绝境。这一法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法国的任一城市,不管是在书报摊、书店或者从亚马逊上下订单,都能以同样的价格买到书。而在英美并没有类似的法律规定,这两大市场上折扣力度很大,但也没有影响市场运行,独立书店各显神通顽强生存,这种环境反而能刺激一本书的销售,这是法国市场上不会出现的情况。也就是说,每个市场都其适配的运行方式,打折或不打折,只能二选一,能从折扣中获利的所有玩家都不会支持无折扣政策,习惯了打折的市场是无法转向无折扣的。

目前,在阿歇特印度公司的营收中,印度作家贡献了8%-10%。诺里希望这一比例能够持续增加,阿歇特有颇具吸引力的平台和声誉。他提到,印度公司在创立之初打造的成功作品主要是从美国和英国引进的图书。在英美市场上阿歇特通过收购公司来保持业务增长,因此外国作家的数量随之增加。“我们应该出版更多的印度作家,但我们在英美市场上的动作还是会直接影响印度公司。”

(本文编辑 晨瑾)

头条图来源:方所青岛书店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